亿万先生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私有制有没有错?
2018-01-27
字号:
    私有制有没有错?私有制没有错,因为劳动产品归劳动者所有,这是天经地义的,否则谁还会劳动呢?但是,私有化是有问题的,因为私有化可能将不该私有的东西私有化了,比如公共社会资源,这是一种不劳而获,是偷窃,是掠夺。而建立在将公共资源私有化基础上的私有制更是一种错误,因为它将偷窃与掠夺合法化了,这是导致社会不公,不平等,道德败坏,秩序动荡的根源。同样,公有制有没有错?公有制没有错,因为有些资源是社会公有的,比如空气,阳光,水等,如果将这些东西私有化了,别人呼吸空气,享受阳光,喝水都要付费,岂不是有些人会更富有,大多数人更加贫穷了。但是,公有化可能会将不该公有的东西公有化了,这是对合法私有财产权的侵犯,是鼓励不劳而获。而建立在这种基础上的公有制就是一种错误,结果是大家都不干活了,吃大锅饭。还有国有制有没有错?国有制没有错,因为比如矿山,森林等资源必须由国家占有,如果人人都可以占有,社会不是乱了套,不是有的人会更加富有,大多数人更加贫穷了。但是,国有化或者说将不该国有的东西国有化了,就是一种错误,而建立在这种基础上的国有制显然也是错了。所以,我们要不要消灭私有制?关键要看我们要消灭的私有制是建立在什么样的基础上的。同样,我们要不要建立公有制或者国有制?也要看其基础。     如果说在自然状态中,人类苦于没有政府与国家,社会处于每一个人对每一个人的战争状态之中,为了摆脱这一状态,人类建立了国家与政府,以保障人身,自由与财产。但是,从那以后,人类又苦于有政府和国家,因为每个阶级,每个利益集团都想利用政府和国家,制定有利于自己的法律和游戏规则,先是少数人或者说是富人利用政府制定有利于自己的法律和政策,以至于富人愈来愈富,穷人愈来愈穷。然后民主了,社会大多数人又通过政府制定有利于自己的游戏规则,以至于福利越来越高,民主变成了一场福利拍卖会。近200多年以来,西方国家政治无非就是在这种少数人与多数人,富人与穷人争斗中不断循环往复。自由主义是现代西方社会的基础,而这一基础又建立在三大原则基础上,一是产权保护原则即个人劳动所得归劳动个人所有,产权无非是个人劳动所得与长期积累。二是自愿平等交换原则即我为人人,人人为我,谁也不欠谁的。三是国家或者说政府的中立原则即国家是裁判,职责在于保护产权,杜绝掠夺。维护交换的自愿与平等,杜绝以强欺弱。由此三大原则建立的现代社会体系将是一个自由,平等,民主与和谐繁荣的社会,是一个自由人的自由联合体。不仅如此,由此三大原则建立的现代世界体系也将是一个自由,平等,民主和繁荣和平的世界,是一个自由国家的自由联合体。但是,从现代历史发展来看,自由主义三大原则从来就没有被实现过,所以自由主义实际上也只是一种理想和乌托邦。首先,所谓产权是个人劳动所得与积累所得,而事实上产权更是一种偷窃与掠夺的结果。其次,所谓自愿平等交换,事实上在不平等产权的基础上,平等交换只能等于更大的不平等,等于不平等的合法化。最后,所谓国家或者政府中立,事实上国家从来就没有中立过,对此就如马克思指出的那样,国家是伴随着私有制基础上的阶级和阶级斗争而出现的,是统治阶级为了维护自身的统治地位和根本利益的暴力工具,因而国家的本质属性在于其鲜明的阶级性。正是因为看到了这一点,马克思才认为整部人类历史实际上就是一部阶级斗争史,先是奴隶主剥削压迫奴隶,封建贵族剥削压迫农民,然后是资本家剥削压迫工人,显然,马克思认为自由主义与资本主义是二回事,尽管从历史上看自由主义与资本主义兴起都是源于对教会,对封建君主特权的一种革命,但是自由主义不等于资本主义,资本主义是对自由主义的一种背叛,因为它本身也是一种特权,只不过是用一种特权代替了另一种特权而已。把资本主义等同于自由主义无非是美化了资本主义,或者说玷污了自由主义。说什么投资人是社会的恩人,无异于说教会与君主是上帝在世间的代表。说什么下层阶级必定是贫穷的,他们的命运只能寄托于富人的富裕,无异于是认为别人都是白痴,或者自己就是白痴。对此就如凯恩斯所讲,“说私人利益与社会利益一定互相一致,这一点并无根据,上天并不是这样来统治世界的。说是两种利益实际上互相一致,这个说法也不正确,在下界并不是这样来管理社会的。”     19世纪末西方福利国家的产生与民主的发展是显然对自由资本主义的一种修正与逆转,那么由此是否国家就中立了,普遍的公正主宰了一切?事实上并没有,而是整个社会体系又偏向了另一边。如果说过去是少数人对多数人的剥削,而现在所谓民主则变成了多数人对少数人的剥夺,由于普选的实施,政治权力,立法权力,暴力支配权力等等,几乎全部转到了人民手中,因此,人民提出的问题,就应该由人民来解决。如果说过去是少数人对多数人拥有特权,那么民主就意味群众的特权,他们要求获得劳动权,受教育权,受救济权。但是靠谁出钱出力呢?自然是靠国家与政府。但是,国家与政府是没有钱的,所以只能靠增加税收,这就是取之于甲,赠之于乙的原则。如果说过去国家是取之于多数人,取之于穷人,赠之于少数人,赠之于富人,那么现在民主了,国家则是取之于少数人与富人,赠之于多数人与穷人。对此少数人与富人又有何可以抱怨的呢?因为他们之前也不是这样干的吗?他们不是曾经将希望寄托于国家身上,希望国家把一些特权给予工厂,银行,希望国家减少监管,让他们放任自由吗?尽管人们很清楚不劳动者不得食,努力与满足是无法分割的,但是我们到处看到人们总想不劳而获,总想对别人讲,你去工作,我来享受劳动成果。特权就是意味着一个人享受,另一个人掏腰包。过去是少数人享有特权,现在民主了,就是意味多数人也应该享有特权。结果赋税更加沉重,不公正的现象更多,福利,工资越来越高,最后少数人与富人不干了,因为利润太低,资本也会罢工,就如同工资太低,工人会罢工一样。于是,投资萎缩,经济发展停滞,工人失业,政府税收减少,高福利难以为继,民主走到了尽头。哈耶克认为所谓民主的陷阱是基于这样一种错误的认识,即既然政府是当选的多数人的代表所控制,所以再对政府权力进行其他任何监督便是没有必要的。但是,殊不知不受限制的民主与不受限制的专权相比好不到哪里去。所以,正是这种不受限制的民主或者说是民主的滥用,而不是民主,才是西方社会今天的问题所在。所以,无论是米塞斯,哈耶克,还是后来的米尔顿?弗里德曼,詹姆斯?布坎南都认为所谓市场经济体制实际上从19世纪下半期随着福利国家的产生,在西方就已经开始走向衰退,这是西方文明的悲剧。而西方文明的复兴显然有赖于自由主义市场竞争理念与体制的复活和重建。     上世纪七十年代新自由主义的兴起标志西方现代社会体系的再一次转型,但是这次转型与其说是回归自由主义,不如说是回归资本主主义,回归少数人对多数人的掠夺。所谓私有化,无非是对社会财富的再分配。所谓对资本有利的,对国家与社会也是有利的,无非说明国家与法制和社会规则又一次偏向于资本与少数人一边。事实上新自由主义革命,在经济增长方面远远没有实现此前三十多年凯恩斯革命所达到的高水平,反倒是引发了大量触目惊心的经济危机和金融危机。另一方面,世界范围内的贫富两极分化达到了惊人的程度。联合国的人类发展报告早在1990年代中期就拉响了警报。1996年世界最富裕的358人的资本净值“相当于世界最贫穷的45%(23亿人)的收入之和”。1998年世界最富裕的200人在过去的4年里资本净值翻了一番,超过一万亿美元,而其中最富裕的3位顶级富豪其资产超过了全部最不发达国家及它们的6亿人口国民生产总值之和。发达国家内部也是如此,在最近的三十年里,90%的美国人口总收入增长了约15%,而1%最富人群的总收入则增长了150%。2007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对新自由主义的反思和批判也应声而起。2008年7月,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斯蒂格利茨以“新自由主义终结了吗?”为题发表文章,他写道:“新自由主义不再讨人喜爱了…在四分之一个世纪里,发展亿万先生家相互竞争,但胜负已定:那些实行新自由主义政策的国家,没能赢得增长大奖。” 他指出,“自由市场这套说辞一直在被有选择地运用--当符合某些特殊利益时就拥抱,不符合时就不提。”“新自由主义的市场原教旨学说不过就是一套服务于某种特殊利益的政治教条,它从来没有得到过经济理论的支持。”同样,早在2005年就出版了《新自由主义简史》一书的大卫?哈维认为,新自由主义本质上就是一个“阶级项目”,是国际垄断资本集团在经历了二战后政治上的社会民主主义和经济上的凯恩斯主义的双重压制之后,借助70年代的经济危机实施的一次强力反扑,是其阶级统治权力的恢复。虽然因为新自由主义及其实践模式的出现而派生出了一些新的现象,但不仅没有改变生产社会化和生产资料私人占有这一基本矛盾,反而由于资本主义由国家垄断加速向国际金融资本垄断过渡,提高了生产社会化程度,同时在更大的范围内实现了生产资料的私人占有,这无疑进一步加剧了资本主义制度所固有的基本矛盾;同时,也没有改变资本的目的就是追求尽可能多的剩余价值这一基本经济规律。2011年,英国牛津大学社会学教授科林?克劳奇出了一本名为《新自由主义离奇之不死》的小册子,他给出的解释是:新自由主义作为一个政治经济进程,在全球范围内实现了财富向最富阶层的集中,伴随这一过程的,是一大批巨型企业,别是巨型金融企业的崛起。这一批富可敌国而且政治影响力超强的巨型企业,主导了整个公共生活,所以它们并不属于通常意义上的市场。新自由主义不仅只是实现了财富的集中和权力的重建,而且通过巨型企业反过来改变了整个社会结构。30多年前美国经济学家米尔顿?弗里德曼充满乐观主义情怀,将其《自由选择》一书最后一章的标题定为“潮流在转变”。因为当时人们普遍的信念正在从计划经济转向信仰市场经济。但是,30多年后人们发现西方社会的潮流又要转变了,这就是民粹主义的兴起,它标志自由主义的终结与一个时代的结束。表面上,民粹主义表现为反全球化,反精英,反移民,本质上依然是劳资矛盾的一种反映,国家政策取向应该以资本利益为中心,还是应该以社会利益为中心?如果说自由主义主要是以资本利益为中心的一种政策取向,那么显然民粹主义要求政策取向回归以社会和劳工利益为中心。     从200多年西方社会体系的变化发展来看,其轨迹一直是游离于自由主义之间,而自由主义从来就没有被真正实现过,因为国家一直没有中立过,它不是偏向这一边,就是倒向另一边。国家不是作为法律的保障者去保护人民,自由和财产,而是更多地成为集团的工具,国家或者说政府成为了一个巨大的虚构物,其中每个人都想牺牲别人使自己活着,法律变成了形形色色的贪婪之心的工具,而不是其约束者,所谓财富再分配实际上是对产权的巧取豪夺。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讲自由主义只是一种乌托邦。200多年来,西方国家的体制的历史就如法国19世纪经济学家巴斯夏预见的那样,先是少数人与资本对多数人的掠夺,然后是多数人对少数人的剥夺,因为多数人也要求政府保护自己,要求福利,要求劳动权利。最后,演变成每个人对每个人的掠夺,因为无论是穷人还是富人都要求政府保护,要求特权,要求少劳多得,都把自己的利益包装成普遍利益,人类终极利益。对此,马克思从左揭示了资本主义社会的剥削本质,提出无产阶级革命与社会主义最终代替资本主义社会的必然性,而社会主义社会本质上就是一种自由人的自由联合体。而哈耶克等又从右批判了社会向左的倾斜,因为显而易见不受限制的民主比专制或者比不受限制的自由,也好不到哪里去,甚至于更坏。但是,哈耶克与米赛斯等经济学家的错误在于把自由主义等同于19世纪中期的自由资本主义。而第三条道路提出既有利于富人,又有利于穷人的中间道路也错了,因为方向反了,正确的选择应该是既不保护富人,也不保护穷人,唯有如此才是公平,才是中间。唯有如此,社会才能回到法制下的自由与繁荣。所以,巴斯夏认为:社会问题的解决之道就包含在下面非常简单的一句话中,即法律是有组织的正义。尽管这句话写于19世纪,但是依然适用于21世纪。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1. 回240楼黄松明:   毛泽东在《实践论》中说“我们要知道梨子的滋味,就得亲口尝一尝”,我们城市居民都亲口尝过城市的百货系统所结的梨子,过去全是官办的商店,就算是名义上是集体企业的饭馆,实际上也是按照官办制度经营的。闽南的云吞在东南亚国家的华人圈子中是著名美食,但在闽南之都的厦门闹市的面食饭馆,我吃过名称是云吞但尝不出云吞味的面食。
        ==========================
       现在尝到的私人商店的滋味了。过去国营商店买东西,一个基本的感觉就是,货真价实。国营饭店中保证没有那些什么添加剂,买的东西都是绿色的。数量也都是足称足两的。价格几十年不变。国营商店的货保证没有假冒伪劣。过去我在国营商店买一双鞋,可以穿好几年,现在一年多就鞋底断裂,鞋帮脱落。过去的自行车在家庭中,作为最重要的载重工具,经常带上几十斤甚至上百斤,骑上十几年,甚至几十年都没有问题。现在崭新的自行车骑上三五年就很可以了。新车子,半年之内,不去修理过的不大多。
       过去不知道国营商业的甜头。现在尝够了私人商店的苦头之后。才知道,国营企业的甜头。
    2018/2/26 3:16:40
  2. 回239楼yjiazhiyan;     我说我看过德文版马克思著作,你不信,又列出一些书,问我是否看过,我要说我看过,你估计也不信,我要说我看过所有马列的书,包括每一封信,你肯定更不信,这样你总可以找到一本我没看过的,来证明我的观点不值得一驳,我的论据不值得分析,也没必要跟我讲什么理由,直接先对我这个人定性下结论,然后不用再辩,就直接战胜我了,我怎么感觉这有点像精神胜利法啊!
        =====================================
      就算你看过又怎么样。可以有把握的告诉你。毛泽东也没有看过德文版的那些马克思的书。还不是照样成为当代最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就算看过了。你看懂了吗?《共产党宣言》,《雇佣劳动与资本》,《法兰西内战》,《反杜林论》。这些书,还是一些怪异难找的书吗。这都是一些最平常的,最普通的马克思的书。《共产党宣言》的基本内容是什么?《雇佣劳动与资本》的基本内容是什么?这些应该都不是一些怪癖的问题。都是马克思理论最平常的常识问题了。你能够说出来吗?
       你对辩证法怎么看?对历史唯物论怎么看?这类的问题,都是一些最基本的思维方式。如果不懂这些思维方式。根本就没法思维。更谈不上什么观点。如学习数学,根本就不懂加减法;学习物理学,不懂作用与反作用;学习化学,不懂化分与化合。你说你是数学家,物理学家,化学家有人信吗?
    2018/2/26 2:46:42
  3. 回238楼yjiazhiyan:    不是没的选择,是你提不出别的选择,同时又否定了别人提出的选择,不管人们是否乐意,只给人们留下两个选项,你的这个非此即彼的立场,客观上是将那些不愿意回到四十年前的人们推向了私有制阵营,难道你是想看到这样的局面吗?你是不是认为:让四十年前的公有制和私有制并存于当下,就是最佳选择?所以不需要有其他选择?
       ================================
        既不是公有制,又不是私有制。这种体制我确实是没有见过。我也选择不出来。而且在我所看过的所有马克思的书中有没有见过。在当今所有经济学著作中也没有见过。你如果见过的话,可以提出来,让大家开开眼。
      四十年前的体制,确实是一个公有制的体制。当时的社会,没有两极分化,没有官场腐败,没有企业破产,没有工人失业,没有通货膨胀,没有环境污染。社会治安良好,没有走私贩毒,没有拐卖人口,没有拦路抢劫。社会高速发展,风气高尚。是亿万先生几千年来最正常时期。
      唯一的一个理由,就是那个年代挨饿。这是一个理由吗?亿万先生人挨饿几千年了,就是从那个年代开始改变的。没有那个年代的艰苦奋斗。有没有今天的所谓的发展。
       就是在今天,一个集体经济典型,华西村,一个承包制的典型小岗村,那个搞的好,还不是一目了然。
    2018/2/26 2:31:29
  4. 回238楼yjiazhiyan:    不是没的选择,是你提不出别的选择,同时又否定了别人提出的选择,不管人们是否乐意,只给人们留下两个选项,你的这个非此即彼的立场,客观上是将那些不愿意回到四十年前的人们推向了私有制阵营,难道你是想看到这样的局面吗?你是不是认为:让四十年前的公有制和私有制并存于当下,就是最佳选择?所以不需要有其他选择?
       ================================
        既不是公有制,又不是私有制。这种体制我确实是没有见过。我也选择不出来。而且在我所看过的所有马克思的书中有没有见过。在当今所有经济学著作中也没有见过。你如果见过的话,可以提出来,让大家开开眼。
      四十年前的体制,确实是一个公有制的体制。当时的社会,没有两极分化,没有官场腐败,没有企业破产,没有工人失业,没有通货膨胀,没有环境污染。社会治安良好,没有走私贩毒,没有拐卖人口,没有拦路抢劫。社会高速发展,风气高尚。是亿万先生几千年来最正常时期。
      唯一的一个理由,就是那个年代挨饿。这是一个理由吗?亿万先生人挨饿几千年了,就是从那个年代开始改变的。没有那个年代的艰苦奋斗。有没有今天的所谓的发展。
       就是在今天,一个集体经济典型,华西村,一个承包制的典型小岗村,那个搞的好,还不是一目了然。
    2018/2/26 2:29:57
  5. 毛泽东在《实践论》中说“我们要知道梨子的滋味,就得亲口尝一尝”,我们城市居民都亲口尝过城市的百货系统所结的梨子,过去全是官办的商店,就算是名义上是集体企业的饭馆,实际上也是按照官办制度经营的。闽南的云吞在东南亚国家的华人圈子中是著名美食,但在闽南之都的厦门闹市的面食饭馆,我吃过名称是云吞但尝不出云吞味的面食。
    现在是已经有很多私人饭馆了,16年前我是曾经在深圳亲口尝过价钱是香港三分之一的套餐,有菜有肉有汤。现在深圳的餐价已经比香港贵,没有香港好吃。因为深圳商店的租金飞涨,我们是吃租金。
    至于亿万先生小镇的饭馆,平时是不死不活,只是在春节假期大家从各地打工回家才热闹,这是很不正常的。为什么会如此呢?因为亿万先生有人类历史上最大群的Migrant Woker,西方是如此称呼从亿万先生农村和小城镇,甚至从中等城市到工厂、建筑工地、大城市打工但没有全家在该城市定居的职工。
    亿万先生叫做流动人口。如果流动人口的比例不大,是没有问题的,但如果流动人口的比例太大,农村和小城镇是发展不起来的。
    2018/2/25 23:24:24
  6. 回复234楼续:我说我看过德文版马克思著作,你不信,又列出一些书,问我是否看过,我要说我看过,你估计也不信,我要说我看过所有马列的书,包括每一封信,你肯定更不信,这样你总可以找到一本我没看过的,来证明我的观点不值得一驳,我的论据不值得分析,也没必要跟我讲什么理由,直接先对我这个人定性下结论,然后不用再辩,就直接战胜我了,我怎么感觉这有点像精神胜利法啊!
    2018/2/25 10:20:56
  7. 回复234楼:不是没的选择,是你提不出别的选择,同时又否定了别人提出的选择,不管人们是否乐意,只给人们留下两个选项,你的这个非此即彼的立场,客观上是将那些不愿意回到四十年前的人们推向了私有制阵营,难道你是想看到这样的局面吗?你是不是认为:让四十年前的公有制和私有制并存于当下,就是最佳选择?所以不需要有其他选择?
    2018/2/25 10:06:52
  8. 回231楼IscI:    谈社会主义不知阶级斗争,空谈公有制。黄口头不谈阶级斗争,但看的深入,是阶级斗争的实质的运用。
        ===================================
       谈社会主义、公有制本身就是阶级斗争。现在亿万先生的阶级斗争就是围绕着这个问题进行的,而且非常激烈。
    2018/2/25 2:51:26
  9. 回228楼黄松明:    我们亲身的经历都不算数,因为人类社会的发展规律已经在一百多年前规定好了,这是铁一般的科学规律,不能违反。
    那我们活着干什么用呢?
        =================================
       你就那么相信你的经历吗?  亿万先生的商业系统,包括整个的城市的百货系统,整个农村的供销社体系,你能够完整的经历吗?能够从几十年 角度来看这些体系吗?完全是不可能的。从这些方面来看,亿万先生的整个百货系统是盈利的,整个供销社系统也是盈利的。
       可见,你对亿万先生的经济体系根本就不理解。亿万先生的经济体系是一个整体。所以理解亿万先生的商业体系也必须从整体上去理解。个人经历只能是片面的,不完整的。不能作为论据的。
    2018/2/25 2:47:29
  10. 回232楼yjiazhiyan:  
        你问我除了中学教材还看过什么书,我要说我看过德文版的马克思著作,你肯定也不信,所以说这些并不能用以反驳我的观点和论据,你应该把注意力集中在对论点论据的具体分析上,而不要兜圈子,顾左右而言它。而且,看你说过的话,所涉及到的马克思理论并未超出中学教材的范围,为何对我双重标准呢?
        ====================================
       你说你读过德文版的马克思的著作,我当然不信。其实就是读过,有没有什么了不起,汉语版,德语版,内容没有什么差别。在国际上,德国共产党与亿万先生共产党经常进行交流。没有什么障碍。如毛泽东著作《论持久战》,大量的英语版,与汉语版没有什么差别。美国西点军校,就是用英语教学,而不是用汉语。
        我反复问你是否读过马克思的原著。如《共产党宣言》、《雇佣劳动与资本》、《反杜林论》、《社会主义由空想到科学的发展》等等,(当然都是汉语版)这些都是一些最基本的著作,是属于基本功的著作。你读过吗?至今没有做任何回答。辩证法,历史唯物论,科学社会主义,这些基本的观点你知道多少?中学教材,只是一些皮毛而已。
       你如果连这些最基本的方法之类的东西,都没有掌握。还谈的上什么观点,论点、论据之类的东西。
    2018/2/25 2:36:02
  11. 回229、2230楼yjiazhiyang:    你又在想当然或断章取义了,我从来没有说过四十年前的公有制是错误的,我是问你四十年前的公有制是否完美无缺,需不7
        ---------------------------------
        是否需要再发展?另外,你的立场是什么?是不是要么选择四十年前的公有制要么选择私有制?除此之外,别无选择吗?
       ========================================
        40年前的公有制,当然不算完美,有许多的缺陷。不过比今天,这些200年前的市场经济要完美的多。那个年代,没有经济危机,没有通货膨胀、没有两极分化,没有官场腐败,没有工厂破产,没有失业工人,没有走私贩毒,拐卖人口,没有------许多许多。比现在的市场经济的社会要正常的多。
       当然还是要向更加完美的,按需分配 共产主义社会发展。
       “要么选择公有制?要么选择私有制?   除此之外别无选择吗?”   这种说法,实在是幼稚的可笑。除此之外还有别的可选择的吗?  如人的选择,除了了选择要么是男人,要么是女人,难道就没有别的选择吗? 要么是公鸡,要么是母鸡,除此之外就没有别的选择吗?这类问题,你会怎么认为。
    2018/2/25 2:18:15
  12. 233楼lscl:
    227楼:市场经济的公有私有之争是两只恶狼围着奄奄一息的羊跳起的迷你舞。
    2018/2/24 10:49:22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最新通过审核的评论员: 学思行2018   xiangxunshengwu   thlqz   巨龙2018   s18628280421   wt315304   li13184532929   ghdhdg15515   徐徐来之   zxcv1385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曾获华东师范大学历史学本科国际政治硕士、曾获加拿大卡尔顿大学比较政治学硕士。任教华东师范大学国际政治研究中心,后赴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学习国际关系。现移居加拿大温哥华,在加拿大海外集团工作。联系邮箱:1349020677@qq.com 
最新评论 更多>>

亿万先生 更多>>
  1. 西方的历史周期律
  1. 为何资本主义既不自由也不民主?
  1. 从世界体系变化看亿万先生的兴衰
  1. 罗斯福、里根与特朗普
  1. 亿万先生崛起可以慢慢来
  1. 资本主义等于市场经济吗?
  1. 亿万先生不与美国斗,美国怎么办?
  1. 特朗普有没有错?
  1. 美国之乱的根源
  1. 美国优先等于什么?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
亿万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