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学研究   亿万先生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团体博客 - 地方学研究首页
杭锦旗穿沙公路建设纪实
2018-06-12
字号:
    杭锦旗穿沙公路,又名为锡尼镇--乌拉山镇扶贫开发公路,全长115公里,其中杭锦旗境内线路为锡尼镇--黄河奎素浮桥南岸109.6公里,途经锡尼镇、浩绕柴达木、巴音补拉格、巴音乌素、赛音乌素、什拉召,吐古日格、杭锦淖尔、独贵特拉等九个苏木乡镇,因公路从库布其沙漠腹地横穿而过,所以,称之为穿沙公路。     一     20世纪90年代初期,杭锦旗东沿河地区和库布其南部沙区,由于交通和通讯闭塞,使这些地区的经济发展严重滞后,三万多农牧民群众和干部深受其害。在那些年代里,沙区牧民没有见过黄瓜、西红柿、豆腐、葡萄等食品的人很多。有些老人还没有见过汽车。个别人家四、五口人盖一床被子,三、四个孩子穿一条裤子,谁出门谁穿。有了病得不到及时医治而丧失生命的是常有的事。     东沿河地区每年开、封河季节,由于黄河、毛补拉孔兑、库布其沙漠四周阻隔,电报和邮件得半个月才能收到。商品、货物、粮食拉不不进来也运不出去。     当时杭锦旗交通局副局长白富华为此深感焦虑,他认为要想彻底改变这种贫穷落后面貌,只有一个办法--修路。于是他于1992年8月大胆地提出了修建穿沙公路的设想。当时他的这个设想得到杭锦旗旗委、政府主要领导和分管交通领导的肯定和支持。1993年6月白富华同志带领公路段副段长、工程师吴有清及交通系统的8名技术人员和旗广播电视服务中心一名记者,对穿沙公路全线进行了勘测设计,10名勘测队员手拉测绳,肩扛塔尺、仪器、木桩,顶烈日、抗沙暴,起早摸黑,忍饥渴、战酷暑,利用29天时间一步一个脚印地走过了柠条沙蒿林,穿越荆棘、沼泽滩,最后赶着毛驴闯进了死亡之海--库布其特大沙漠。烈日当头如火烤,烫沙灼脚无法行,就连摄像机都因高温停止了工作,在饮水严重不足的情况下,大家唱着“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的歌,冒着生命危险完成了全线115公里的勘测设计外业任务,获得了修建穿沙公路的第一手科学技术资料。紧接着交通局组织人员编写了《锡--乌公路可行性研究报告》和《锡--乌公路两阶段初步设计》文件,分别上报杭锦旗旗委、政府,得到了领导们的肯定和积极支持。接着交通局又把《初步设计》和《可行性研究报告》两份文件上报伊克昭盟交通处、伊克昭盟计委、内蒙古交通厅和内蒙古计委。从此,杭锦旗旗委、政府将修建穿沙公路列入了重要议事日程。每年政府工作报告中的重点建设项目,首先提到的就是穿沙公路。并且,历届主要党政领导分别多次带领交通、计委的领导向上级交通、计委直至交通部、国家计委汇报情况,申请立项,争取投资。     1996年4月8日,杭锦旗旗委、政府成立了穿沙公路前期工程指挥部,由副书记达木林担任总指挥,组织协调交通、林业、扶贫、治沙公司等部门的人力和物力,在库布其沙漠边沿公路沿线附近开始以植树育苗为主的治沙试验,准备为修建穿沙公路提供治沙苗条。通过多方面努力,长期争取,终于得到了盟、自治区两级交通、计委领导的支持与重视,1995年经内蒙古交通厅和内蒙古计委多次的申报,国家交通部和国家计委将杭锦旗穿沙公路锡尼镇--达克拉图65公里路段正式立为国家重点投资和扶持项目。     为了完善项目申报材料,伊克昭盟交通局派伊盟公路勘测设计院工程师陈鹏举,于1995年12月带领本院技术人员,跟随旗交通局勘测设计路线,对穿沙公路全线进行了踏勘调查,并以全盟唯一具有公路设计资质的单位--伊盟公路勘测设计院的名义编写了《锡尼镇--乌拉山镇扶贫开发公路工程可行性研究报告》,为穿沙公路全线立项、投资提供了合法依据。     二     1996年4月13日,原自治区书记刘明祖一行视察杭锦旗工作时,杭锦旗旗委、政府主要领导详细地汇报了关于修建穿沙公路的重要意义和必要性,刘明祖书记高兴地说:“要抓紧时间修,你们先干起来,到时会有人支持的。”并当即挥毫提词勉励:“思想解放天地宽”,此后曾多次向伊盟盟委主要领导询问到有关穿沙公路的进展情况。     两级交通部门提供的《可行性研究报告》和《两阶段初步设计》都在充分分析当地的实际条件,和相关各种因素的基础上提出了客观科学的可行性论证,并提出了修建穿沙公路对杭锦旗经济发展、社会进步诸多方面将会起到积极的促进作用,认为修建穿沙公路是切实可行的,也是非常必要的。但是,在当时的情况下,修建一条穿越库布其沙漠腹地的公路,在许多人看来是不可想象的,甚至部分领导同志对此也心存疑虑。杭锦旗是国贫旗县,1996财政收入还不足2400万元,而修建穿沙公路需要上亿元的巨额投资,虽然65公里路段交通部和国家计委已经立项,但是投资什么时候到位确实还是个未知数。钱从哪里来?另外,在号称死亡之海的大漠中修路,别说伊盟、内蒙古,就是全国也实属罕见。一没有经验,二缺技术,三没有资金,面对重重困难,杭锦旗的决策者们还是把人民的利益放在了首位,选择了干!苦熬不如苦干,小干大困难,不干更困难,下定决心,一定要把穿沙公路修通。     1997年5月16日,原伊盟盟委书记邢云带领行署副盟长云生雨和交通、财政、计划、中行、建行等部门领导在巴音乌素召开了(1997)第12次书记现场办公会议,原杭锦旗旗委书记李凤鸣、旗长白玉岭、副书记达木林等领导和旗交通、计划、财政、林业、银行等部门的主要领导参加了会议,会议专题研究了穿沙公路的建设问题,会议一致认为穿沙公路是联通杭锦旗南北部经济联系的重要通道,修成后将会对杭锦旗的经济发展和沿线农牧民脱贫致富达小康起到极其重要的推动作用。     会议同意原伊盟交通局局长包建设讲的关于穿沙公路建设的总体方案,除了治沙绿化外,公路工程投资为2688万元,工程采取边设计边施工的办法,立即开工建设,当年10月份先通巴音乌素至独贵塔拉段,1998年10月1日全线通车;并决定伊盟煤炭集团、伊化集团、亿利集团三家企业各出资100万元,伊盟财政投资100万元,中行、建行各给企业贷款100万元,其余建设资金由计委、交通部门通过各种途径向上级争取。     修建穿沙公路由过去的梦想变为设想,现在由设想马上就要变为现实。分管交通工作的副旗长乔志荣马上主持召开相关会议:1997年5月19日上午召开了六大班子领导和宣传、交通、公安、城建、计划、财政、税务、农委、科委、文化、扶贫、邮电、广电、银行等部门领导会议,主要议题是研究讨论交通局局长白富华同志汇报的《穿沙公路建设实施方案》;1997年6月2日下午和6月4日下午分别主持召开了六大班子领导和沿河工委、宣传、交通、计划、财政、税务、城建、贫建办及穿沙公路沿线九个苏木乡镇主要领导会议,主要议题是传达盟委(1997)第12次书记现场办公会议精神和统一认识、统一思想;     1997年6月3日上午主持召开了穿沙公路与锡尼镇街道衔接和出入口问题专题会议。     通过几次会议反复讨论,充分听取各方面意见,分析修建穿沙公路的重要意义,权衡各方面的利弊关系和施工中将会出现的各种困难和问题,最终达成了共识--要想富,先修路,库布其沙漠路不通,杭锦旗永远改变不了贫穷落后面貌。     杭锦旗交通局日夜加班修改完善《穿沙公路建设实施方案》、组建施工队伍、联系施工机械、调查施工场地、筹集建设资金。伊盟交通设计院陈鹏举工程师带领技术人员不顾狂风酷暑,不辞千辛万苦,赶着马车进入大漠实地进行施工图设计。杭锦旗林业局请来伊盟林业调查设计队的技术人员也在同样条件下搞穿沙公路防风固沙规划设计。     1997年6月3日,杭锦旗旗委、政府作出了《关于修建锡乌扶贫开发公路的决定》,并以杭党发〔1997〕21号文件下发,号召全旗各地、各部门、各企事业单位、各级领导干部职工和广大农牧民群众,要认清形势,勇跃捐资,积极投身于建设穿沙公路这一宏伟而艰巨的事业中来。     三     锡乌扶贫开发公路开工仪式是在1997年6月16日举行的。这天上午由杭锦旗旗长、指挥部政委白玉岭,副旗长、指挥部副总指挥乔志荣,带领十几名施工人员和推土机司机在穿沙公路55公里处,由乔志荣郑重宣布:开工!接着鞭炮齐鸣,几台推土机破土动工,虽然场面并不那么隆重,但它标志着:杭锦旗从此进入了一个大开发、大建设、大发展的新时代。     指挥部在巴音乌素镇租了几间平房,作为办公食宿场所,施工现场副总指挥和办公室人员都提前到达。为施工队伍进驻工地和顺利施工做好一切准备工作。     由交通局、国道管理工区、地方道路养护管理段、交通开发公司,分别组建的四个施工队350多名施工人员,110台推土机,20多辆施工、后勤车辆,陆续进入了工地。     各施工队的施工路段是:交通局、交通开发公司、国道管理工区三个施工队在库布其大沙南面,从巴音乌素开始,往北修;地方道路养护管理段施工队在大沙北面,从独贵塔拉开始往南修。按照施工方案要求,路基工程和治沙工程同步进行。治沙是由地方道路养护管理段和治沙公司组织150多名民工分别从50K(治沙公司)和80K(地方段)两处开始施工治沙。隆隆的机声终于唤醒沉睡了几千年的库布其沙漠。从此,将宁静与寂寞的大漠变成了杭锦人民挑战大自然的主战场。     盛暑三秋,骄阳似火,国道管理工区副主任徐耀飞带领9名施工人员坐着推土机,经过13个小时的行进,终于到达了78k-84k+500施工路段,他们的食宿地方是一处因沙埋吞噬而早在五年前就迁走的牧户旧居,土打茅庵,而且年久失修,就连风雨也无法阻挡,经过一番收拾打扫后,大家把行李放进去,一个除了炉台不到15平方米的房子要住20来个人,连地下都睡人也挤得够呛。大家想了个好办法,睡觉时喊一、二、三大家一齐往下躺,不然后来的人就挤不进去了,后来一些年青人干脆在沙丘上铺天盖地,星星点灯,或者在推土机驾驶室蜷缩而眠。其他三个施工队分别在有水源的地方搭起帐篷或用推土机推开沟,搭个土茅庵来安营扎寨。从此,茫茫库布其沙漠、历来被人们称之为死亡之海的大漠深处冒起了缕缕炊烟,出现了从未有过的勃勃生机。     红旗飘飘,机声隆隆,每个工地至少要有20多台推土机,七、八十人在一起,每天早上四、五点钟就出工了,有的施工队宿营地和工地相距四、五公里,每天往返两趟得走20多公里,所以中午饭只能是送到工地上吃。伊盟交通局派来8名监理人员,由于没有路,无法统一安排车辆接送,所以只好每个施工队分配两名,跟随施工队进行工程质量监督。     开工后,施工人员首先遇到的问题是高温酷暑,七、八月的库布其沙漠温度最高可达60多度,沙子能把鸡蛋烫熟,头顶烈日,脚踩热沙,大部分同志都头晕目眩、呕吐拉痢。地方道路养护管理段副段长刘永军,因劳累过度,严重中暑,突然昏倒在工地上。但是当时既没有手机又无法走出去,只好吃几片药,喝点藿香正气水。     做饭都是在低沙窝较平整的地方挖一个灶坑,坐一口铁锅,二三十人一锅饭,锅底糊了而上面还是生米,一揭锅盖,哗,沙子进锅里了,就这样大家每天都吃的是生一半熟一半,沙一半米一半的饭,喝的全是凉水,工人们风趣地说:我们吃的是“风味”食品,喝的是“沙窝大曲”。     在沙丘上睡觉的同志,一晚上得换几个地方,不然就会被沙子埋掉,早上起来都像兵马俑似的,只能看清嘴巴和两只眼睛。一块儿住的人却谁也认不清谁,他们说:“我们一天得吃二两土,白天不够晚上补。”     地方道路养护管理段施工队由于带的粮食吃光了,和外面又联系不上,二十多人三天只吃了一顿饭。     施工人员吃不上蔬菜、肉食,粮食短缺,有的有米没面、有的有面没米;油料配件不能及时供应,有的机车不断地停工待料;药品奇缺,施工人员中暑感冒、呕吐腹泻……每一个施工点都是困难重重。但是最根本的问题在于资金的严重短缺。指挥部办公室主任白富华和副主任闫世明多次与石油配件、商店、粮店等单位协商,采取赊账的办法缓解燃眉之急。     特别使人头疼的是路基施工,今天推好的路基,整得平平整整的,晚上一场大风刮过后面目全非,要不路基全部刮走,要不变成原来的沙丘,只好第二天再重干,但是第三天又是如此,就这样无数次返工,使施工人员非常烦恼,使工程量无限制地增加。交通局副局长、施工团副团长杜连营和监理总工程师徐士礼两位技术权威,每天穿梭在各个工地上,质量检查、技术指导、调整施工方案、解决疑难问题,脸晒得像非洲黑人、胳膊像蛇蜕皮、眼睛像疯子一样,布满了一道道血丝。但是无论如何也解决不了风蚀这一大难题。     有的工地水源不足,只能供给人员饮食和机车使用水,施工人员两三个月不能洗衣服,一个星期还洗不上一次脸,再加太阳灼晒,大家的脚却比脸白,而且比脸干净,因为他们每天赤脚走路,脚被沙子洗的干干净净,而脸却又黑又脏。     施工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建设资金又严重不足,以前欠下人家的钱按时还不了,再也没有人给赊账了,所以,有的施工队没钱买不回粮食,有的施工队推土机坏了,没钱买配件,只好停工待料。     但是,困难并没有吓倒施工人员。在长达两年多的实施过程中,施工人员默默无闻,吃苦耐劳,一直坚持到最后,没有一个掉队的。     四     鉴于穿沙公路治沙任务重,时间紧迫和公路建设资金、劳力严重短缺的实际,1997年8月7日杭锦旗召开了书记旗长联席会议,会议研究了穿沙公路建设工程中出现的一些问题的解决意见。其中一项就是决定动员全旗行政事业单位职工干部、沿线苏木乡镇农牧民在穿沙公路两侧开展植树造林大会战。于1997年8月22日以杭党办发[1997]34号文件《关于锡乌扶贫开发公路建设工程有关事宜的会议纪要》下发。     1997年9月23日,杭锦旗旗委政府下发杭党发[1997]34号文件《关于动员全旗力量开展锡乌扶贫开发公路两侧治沙绿化大会战的决定》。     1997年9月29日指挥部召开了全旗锡乌扶贫公路治沙大会战动员大会,要求各地区、各单位领导要高度重视穿沙公路的治沙造林工作。都要把这次会战当作当前最紧迫、最重要的任务,全力以赴组织实施。动员全旗机关单位干部职工和公路沿线苏木乡镇的农牧民,积极投身于这场史无前例的治沙绿化大会战中,集中时间、集中一切力量,必须按时保质保量完成会战任务。     1997年10月6日一大早,第一批进入治沙大会战阵地的是杭锦淖尔乡的5000多名农牧民和400多辆四轮车,车上拉的全是农牧民自己家的麦秸、葵花杆、沙蒿等柴草,由乡党政领导和干部带队,并输导车辆行人浩浩荡荡进入了工地。接着,独贵塔拉、什拉召、赛音乌素、吐古日格、巴音补拉格、巴音乌素、阿色楞图、浩绕柴达木等苏木乡镇的农牧民群众、学校学生和旗直机关的113个单位的2000多名干部职工也陆续进入了现场,农牧民坐着三轮车、四轮车、骑着马、赶着车,有的携家带口全家出动,从四面八方赶来,他们在沙漠中安家落户,天当被,地当床,喝着掺沙拌土水,吃着白面干烙饼。由地方道路养护管理段和治沙公司组织的350多辆大货车,将沙柳从各个地方马不停蹄地运送到穿沙公路两侧。指挥部的宣传车每天不停地循徊在穿沙公路上,用高音喇叭宣传工程进展情况、涌现出的好人好事和交通安全注意事项等。卫生局局长李寿庆带着医疗慰问队,为工地各个施工队提供医疗服务……     从10月6日至20日半个月期间,每天上万人和近千辆机动车忙碌在巴音乌素至独贵塔拉的45公里治沙路段上,参加大会战的有六大班子的领导干部,有农牧民群众,有机关干部,有企事业单位职工,有学校的老师和学生;有七十多岁的老人,有七八岁的儿童。站在高沙丘上一眼望不到边的宏大壮观场面:满山遍野红旗招展、彩旗飘扬,机车声、喇叭声、上空回荡,铡刀声、奓斧声无处不响。人山人海,车水马龙。人们把运来的麦秸、葵花杆、沙蒿、沙柳等材料一撮撮,一根根地按照指挥部规定的不同规格,用双手栽植在公路两侧的无数个沙丘上,就像给每一个沙丘穿了黄的、绿的、褐的各色花格儿网状衣服,又像给公路两边的沙漠铺上了五颜六色的地毯。更现实的是,用天罗地网将“黄龙”缚得规规矩矩,从此,再也不敢放肆作孽了。     有的单位用沙柳在高沙丘上编植成单位名称,交通局和公安局的职工,把本行业的标志编植在沙丘上,公安局的工地上还植起了一段万里长城,巴音补拉格一个牧民把他发明的利用酒瓶子在大沙漠植树的技术带到工地,即:空酒瓶内盛满水后把小树苗插进瓶里,埋在沙里。马上传遍了整个工地,大家把所有的酒瓶收集起来,全部用来植树,结果成活率明显提高了。大家在紧张的劳动中还不断地发挥着自己的聪明才智。     汽车拉来的沙柳只能卸在公路两边,而栽沙障的地方由近向远扩展,最远处离公路有500多米,所用的材料全靠人背,有的沙丘近百米高,就是空人走上也得气喘吁吁,而治沙大会战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都得背着沙柳上去,有的一次能背两捆沙柳,至少也有五、六十斤重。有的前拉后推,有的连跪带爬;有的已经上去了,遇大风一刮又溜下来了,接着再上。特别是小学生,好不容易爬在半坡上,大风一吹,只要前面跌倒一个,连人带沙柳向下一滚,后面的全被“扫”倒了,一滚一大群。孩子们的脸上、嘴里全是沙子,但他们不等站稳脚跟,又继续往上爬……     10月初,沿河地区正值秋收大忙季节,东沿河三苏木乡镇的农牧民舍小家,顾大家,丢下地里的庄稼农活带着干粮上路治沙,有的农牧民带着行李,粮食、火炉、吃、住、干活全在工地,晚上男女老少都睡在沙丘上,天气太冷时,拿出自己带的白酒喝两口,或点燃柴草取暖照明。在十分困难的条件下,涌现出许多可歌可泣的感人事迹。     什拉召苏木牧民魏五十三,妻子蒙根,背着仅八个月的孩子,从距离工地100多里的家每天往返上路治沙;图古日格苏木一大队牧民巴音吉日嘎拉七十多岁,不顾儿女劝阻,完成自己的治沙任务后,还要求多做贡献;巴音乌素七十多岁的喇嘛狄旺老人,收拾起念经做佛的用具,骑着毛驴上路栽沙障;独贵特拉镇农民赵银祥,是二级残疾病人,刚刚做过手术后就投入到治沙大会战中;原畜牧局党支部书记魏色登,已办了退休手续,但依然拖着带病的身体来到路上;年逾七十二岁的图古日格苏木牧民那仁巴特尔不顾儿女阻拦,自己带着干粮、行李从100多里处步行来到治沙工地参加大会战,整整干了五天,直到任务完成;赛音乌素苏木牧民门肯巴特尔,把自己70多岁的老母亲送到亲戚家,他和妻子住在羊圈里,把房子腾出来让施工队的同志们住……     10月中旬的库布其沙漠气温低至零下四、五度,大风天气逐渐增多,旗直机关的职工干部有的住在离工地20公里以外,有的挤在当地牧民住户家,有的干脆和老百姓一起睡在沙丘上,中午饭基本全是送在工地上吃。工地上流传着四句顺口溜,说:“清汤挂面碗底沙,夹生米饭沙碜牙,帐篷睡听大风歌,早晨起来满脸沙”,是当时的真实写照。由于整天奋战在沙漠中,长时间过度疲劳和恶劣条件的影响,上火、感冒、腹泻、胃疼和外伤病号越来越多,杭锦旗旗卫生局局长李寿庆带领卫生系统的医疗队,深入到每一个施工队给病号送药打针,锡尼镇个体大夫白娥同志,自费租车带着药品来到会战现场,无偿将价值3000多元的药品发放到每个施工队的病号手中,所有病号都是轻者吃几片药,不耽误出工,重者在宿营地或小车里吊个瓶子,输完液一拔针头就上“战场”,从没有一个因病请假影响治沙的。     六大班子的领导都亲自参加一线劳动,他们和老百姓同吃同住同劳动,在工地上谁能认出他们都是杭锦旗的“县太爷”呢,领导们都身先士卒,起到了表率和模范作用,极大地鼓舞了广大干部群众的劳动积极性。     从1998年春天第二次治沙大会战开始,采取了工程治沙和生物治沙相结合,封沙育林、飞播造林、人工造林相结合的治理方式,在继续栽植沙障的同时,大量种植耐干旱、适合沙漠生长、固沙效果显著的植物种子和幼苗,如旱柳、柠条、杨柴、沙柳、沙蒿、沙打旺、沙拐枣等,这就叫做“栽死的、种活的、养绿的”。     三年内五次大会战,每次近万人自带干粮,住帐篷、睡“地铺”,吃“野炊”,硬是一根一根地扎成了2453万公顷的沙障,共投入人力70万人次、车辆18501辆次、栽下几百万株树。     穿沙公路建设是一个宏大的社会工程:包括公路工程、治沙工程、打井工程、筹资工程。治沙团和水利技术人员一行,从1997年6月15日到22日,用一周时间,带一台链轨车,装着水罐,两辆小车,根据当地牧民提供的找水线索,从76公里至89.3公里路段的大漠深处进行探水打井,在77、79、82、84公里,四处各打一眼探水单管流沙井,当时都获得成功,并且水位浅、水质好、水量充足,完全可以供人畜饮水和灌溉用水,接着在公路两侧打了32眼流沙组合井,并配套抽水泵和喷灌设备4眼。     五     资金短缺始终是困扰穿沙公路建设的一个严重问题。1997年6月16日开工时,用于工程建设的资金仅有杭锦旗交通局从伊盟交通局借来的43万元。计划落实的资金迟迟到不了位。庞大的、综合性的建设工程,光施工人员生活,机车燃料、维修费用,一天就得十多万元人民币。钱从哪里来?杭锦旗旗委、政府采取了以下措施:     一、号召社会各族各界干部、群众为穿沙公路建设集资投劳,并规定:凡享受副县以上待遇的领导干部,每人集资500元;享受副科以上待遇的干部每人150元,在职的普通职工、企业职工每人50元;农牧民(除了特殊困难户和残疾人)包括离退休人员和居住三个月以上的临时户籍人口每人10元,个体工商户和私营企业每人100元;机动车辆:5吨及5吨以上的客货车每辆集资300元,小型汽车、5吨以下的客货车,每辆100元。摩托车、轻骑车每辆20元,链轨车和农用三轮车、四轮车每辆50元。总计每年可集资150万元,三年共计450万元。     并决定每年从扶贫资金中拿出40万元,从计委以工代赈资金中每年拿出80万元,林业、水利资金中每年合计拿出30万元,上述三项每年解决资金150万元,三年共计450万元。     沿路九个苏木乡镇的民工建勤每年合计20万元,三年共计60万元。     和工商银行贷款200万元,旗内总计筹集资金1160万元。     二、向上级争取:杭锦旗旗委、政府领导经常亲自出动,到伊克昭盟委行署,内蒙古党委、内蒙古政府和两级有关部门汇报情况,争取支持,得到了上级领导和有关部门的支持与重视。并且一方面催要已经落实的资金,另一方面申请内蒙古计委立项,争取交通、计委、林业、水利等系统的投资,另外,想方设法通过招商形式向外引资。     三、召开新闻发布会议,邀请中央、内蒙、盟各级新闻媒体记者,于1998年4月10日在施工现场召开了新闻发布会,参加会议的四十多名记者纷纷深入到施工现场采访,他们都被沸腾的施工场面所感动。新华社、人民日报、中央电视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亿万先生青年报、亿万先生交通报、农民日报等全国各大新闻媒体和内蒙古电视台、内蒙古广播电台、内蒙古日报、内蒙古交通报及伊盟所有新闻媒体纷纷宣传报道了穿沙公路。     功夫不负有心人,通过多方面的努力争取,得到了上级党政及有关部门和社会各方面的大力支持,自治区人民政府于1998年12月2日召开了办公会议,专题研究了杭锦旗的穿沙公路建设问题,会议明确指出,杭锦旗是国家生态建设重点旗县,1997年国家和自治区共投资800万元,要以锡乌穿沙公路沿线为重点,做好生态治理和防护治沙建设,与之相配套,自治区计委补助杭锦旗100万元。交通厅决定投资400万元,交通部于1995年立项后投资400万元,并于1997年全部到位。伊盟交通局决定投资100万元,伊盟畜牧局决定投资模拟飞播经费10万元,三大集团的300万元投资也陆续拨付,特别是伊煤集团的董事长张双旺同志于1997年10月6日深入穿沙公路视察了施工现场后,第二天就将公司支持的100万元款全部划拨在穿沙公路工程账户上。     伊盟煤炭公司职工李茂回老家探望老母亲时,目睹穿沙公路的建设热潮后,感动不已,毅然拿出1万元支持穿沙公路建设;伊盟大河实业有限公司总经理苏彪、郭志利夫妇专程捐资2万元;东胜实验小学10岁小学生奇凌从报上看到穿沙公路的报道后,给白玉岭写信说:“穿沙精神将永远鼓舞着我们这一代人”,并且把自己积攒下来计划买自行车的200元压岁钱捐给了穿沙公路;巴音补拉格牧民康美,专程到大会战现场把自己积蓄下的1000元献给穿沙公路;改改召苏木农民武乃林,路过穿沙公路,看到沸腾的建设场面后感动的拿出500元钱表达自己的心情;赛音乌素苏木的全体牧民除了上路投工投劳外,每户又给穿沙公路捐献一只羊。     参加公路建设和治沙工程施工的单位,体谅杭锦旗政府的困难,在资金不到位的情况下克服重重困难,有的单位自己想办法筹措资金,垫资修路治沙,保证了工程按期完成。     六     由于各级新闻媒体的大力宣扬,杭锦旗穿沙公路建设,受到了党和国家领导人以及自治区、伊盟党政领导的高度重视,温家宝、邹家华、丁官根、黄振东等都为穿沙公路做过重要批示。     1999年11月8日,温家宝副总理在新华社《国内动态清样》第3467期“杭锦旗人民的‘穿沙精神’感人至深”一文上批示:“杭锦旗人修路治沙,创造了大漠奇迹,也形成了一种精神力量,请新华社报道一下他们的事迹,激励更多的基层干部与群众同甘苦,多办实事;鼓舞贫困地区的广大群众艰苦奋斗,用自己的双手改变贫穷落后的面貌”。     1999年11月10日,交通部黄振东部长批示:“请亿万先生交通报组织文章,进行宣传报道,‘沂蒙精神’建成了沂蒙公路。现在‘穿沙精神’建成了沙漠公路,要认真进行总结,大力弘扬”。     自治区党委书记、人大主任刘明祖,对穿沙公路的建设自始至终非常关注,并给予大力支持。1998年11月12日-13日在杭锦旗视察工作时,看到穿沙公路已经贯通和宏伟壮观的治沙大会战,高度评价了杭锦旗十三万人民为改变贫穷落后面貌所付出的奉献精神。并挥毫题词:“大漠奇迹”。同时,为了鼓励杭锦旗继续发扬“穿沙精神”,还亲自在穿沙公路栽种了两株纪念树。     1999年10月8日,杭锦旗举行隆重的穿沙公路剪彩仪式,刘明祖书记带病从呼市专程来到杭锦旗为穿沙公路剪彩。     内蒙古政府主席云布龙、乌云其木格分别到杭锦旗视察穿沙公路,并提词:“‘穿沙精神’,造福人民”。     伊盟盟委邢云书记和雷·尔德尼盟长、高峰云副盟长经常亲临穿沙公路施工现场,指导工作,召开现场办公会议,解决施工中的具体问题;     分管交通的副盟长奇·朝鲁,从争取立项到施工建设,三年中,一直把穿沙公路建设作为头等大事来抓,经常带领盟交通处、计委领导深入施工现场了解情况,解决具体问题。于1998年11月12日在施工现场挥毫题词:“黄金通道,绿色长廊。”从此,“黄金通道”就成了穿沙公路的代名词。并且,经常带领盟、旗两级交通、计委和有关部门领导到内蒙、北京交通、计划等厅局、部委争取项目投资。     各级计委、财政、林业、水利、扶贫、宣传媒体、金融等部门和有关单位在穿沙公路立项、资金投入、宣传报道等方面都给予了大力支持。     七     穿沙公路连通了110国道,包-兰铁路、109国道。彻底消灭了赛音乌素、巴音补拉格两苏木不通公路的历史。使沿线两万多贫困人口脱贫致富达小康有了希望。巴音乌素化工产品光运费每年能节省2000多万元;杭锦旗得天独厚的甘草、苦参、麻黄等药材和农牧业产品销售有了出路;为开发库布其沙漠特大响沙带、七星湖的旅游事业和更广阔的沙产业提供了便利条件;为今后沙漠修筑公路积累了宝贵的经验;为治理库布其沙漠、实施百万亩生态绿化建设工程打下了良好的基础;更重要的是杭锦旗13万人民在库布其沙漠禁区战风沙斗酷暑、自力更生、发奋图强,修建了一条“黄金通道”,并且在修建过程中涌现出了许许多多可歌可泣的感人故事和先进模范人物,并且创造出了解放思想、敢为人先、艰苦奋斗、不屈不挠的穿沙精神,这种精神鼓舞杭锦旗十三万人民战天斗地,战胜自然,完成了多年未完成的各项事业,为杭锦旗塑造了新形象,大大地提高了杭锦旗的知名度,使全旗的各项事业得到了跨越性的发展。杭锦旗人民对自己创造的精神非常珍惜,因为它可以净化人们的心灵、鼓舞人们的斗志,凝聚各方面的力量。穿沙精神更是教育青少年、振兴杭锦旗最好的精神财富。它将为杭锦旗的经济腾飞、人民生活的提高、社会各项事业的发展起到积极的、不可估量的推动作用。     作者:路 明     来源:《鄂尔多斯学研究》专刊,2017年第四期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据有关资料,我国目前已经提出专名的地方学有北京学、上海学、香港学、澳门学、台北学、闽南学、晋学、武汉学、南京学、西安学、青岛学、开封学、温州学、鄂尔多斯学、扬州学、泉州学、洛阳学、三峡学、广州学、杭州学等。亿万先生地方学方兴未艾,以后还会出现很多。随着互联网时代的到来,需要各个地方学的研究成果,集中展现在同一个互联网平台,发挥整体正能量。我们应该努力使更多的人们,能够静下心来,深入思考问题。提高全民素质,使更多的人们认识和把握人类社会发展的必然规律,这或许就是地方学研究的宗旨。联系邮箱:baohaishan1960@163.com
最新评论 更多>>

亿万先生 更多>>
  1. 让沙海流淌绿色 建生态宜居之城
  1. 鄂尔多斯市树市花漫语
  1. 关于鄂尔多斯学课题研究的思考
  1. 基于利益共享的蒙中合资企业发展研..
  1. 深化中蒙草原科技合作融入“一带一..
  1. 草原丝绸之路与鄂尔多斯发展
  1. “一带一路”背景下鄂尔多斯的地缘..
  1. 鄂尔多斯在汉唐时期草原丝绸之路中..
  1. 谈草原丝绸之路的影响力
  1. 鄂尔多斯历史上的文化交流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
亿万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