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君山   亿万先生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注目礼 - 欧阳君山首页
自由为什么需要证明
2018-07-03
字号:
    内容提要:人世间的确存在“天赋人权”,而且确实不证自明,但并非自由及自由主义,而就是人性自利。自利是一个人性的事实,自由是一个对人性的判断,自由主义更是一个对人性的神圣判断。从事实到判断,从人性自利到自由尤其自由主义,怎么能不予证明?正是把人性自利落实于一个真实的具体人格“我”,注目礼理论既方便、还巧妙、并毋庸置疑地把所有人无区别地整合到同一个命题,最终得证自由主义,同时并有力显示:西方主流思想属于伪自由主义!     “自由”与“市场”的通用     “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一谈起自由,多少人情绪激昂,热血沸腾。可自由是什么呢?最简单的解释,为所欲为。如果你是鲁宾逊,一个人在孤岛,这样自由也未尝不可。但只要存在第二个人,这样自由就不可能,因为你为所欲为,那第二个人怎么办?冲突肯定难以避免!于是就有大名鼎鼎的《社会契约论》作者让·雅克·卢梭的著名说法:“人生而自由,但无往不在枷锁之中!”     既然自由不可能是为所欲为,那自由还能是什么呢?纵观西方思想史,无数的智者为之绞尽脑汁,相关的文章和著作汗牛充栋。虽不说有多少人思考就有多少种自由,但对自由的解释的确众说纷纭。随着时间的沉淀并检验,最后被广泛接受且多少也具有经验实证性的对自由的解释恐怕莫过于西方主流经济学所讲的市场,其内涵可借用“经济学之父”亚当·斯密的名言来讲:“一个只盘算一己之利的人,受一只‘看不见的手’的指引,达到一个与他的盘算不相干且能够实现社会福利的目的。”     尽管这只是自由地谋利,并非人与人的关系的全部,但人与人的关系相当大程度上就是利益关系,不是这样的利,就是那样的利。正因为如此,人们现在多用市场来替换自由的说法,市场意味着自由,自由也意味着市场,自由化就是市场化,经济上可以这样搞,所谓用货币投票的自由市场;政治上也可以这样干,所谓用选票投票的自由市场。一定程度上,当代制度经济学的发展即经济学逻辑与政治学逻辑合流的结果。     一般均衡没有完成自由的证明     但问题在于:市场机制得到证明了吗?或者说,所谓“看不见的手”得到证明否?斯密在《国富论》中写道:“他追求自己的利益,往往使他能在真正出于本意的情况下更有效地促进社会的利益。我从来没听说过,那些假装为公众幸福而经营贸易的人做了多少好事。”这符合事实,但也只是事实,而不是证明。或许,斯密根本没想到要证明“看不见的手”,既可能把它当作了“大胆假设”,也可能是把它成了对自然的信仰,反正是没有对市场机制作出证明,神秘主义,不客气讲,与“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无异。     有一定深度的主流经济学人通常把后来出现并不断完善的一般均衡模型当作对“看不见的手”的证明,这是大可阙疑的。一般均衡被定义为“选定的一组具有内在联系的变量经过彼此调整,从而使这些变量所构成的模型不存在内在变化倾向的一种状态”,不仅科学化,而且数学化,丝毫没有“看不见”的玄学味,可说是完成了市场机制的“小心求证”。但实质上,西方主流经济学对一般均衡的证明只是一个游戏,虽然高度数学化,但并没有把人与人的关系或者说人与人的相互作用作为变量置入,更没有求解人与人相互作用的一般均衡。最简单的,两个人的相互作用或者说一对一博弈的一般均衡解是什么呢?一般均衡模型无答,西方主流经济学无解。迄今为止,市场机制或者说“看不见的手”仍然是西方主流经济学有待证明的“大胆假设”。     不证自明的只是人性自利     西方主流政治学就更不用提了。尤其近现代以降,西方政治学热衷于高唱自由乃“天赋人权”,认为自由主义不证自明。但实际上,这只是一句漂亮而响亮的口号。人世间的确存在天赋人权--更准确讲是天赋人性,而且确实不证自明,但并非自由及自由主义,而是“我”,哲学上讲,可称为“主体性”;经济学上讲,就是人性自利。因为“我”不可再怀疑,用自然科学术语讲,不可再分解,即便再怀疑再分解,也依然故“我”。另一方面,别的任何东西,只要非“我”,“我”都可以怀疑,甚至“故意”怀疑。     事实上,仔细琢磨一下,所谓的“自明”不就是“我”吗?其他的一切,包括自由、民主、契约论及形形色色的主义,不管看起来多么漂亮,喊起来多么响亮,都是需要证明的。自由亦不例外,自由主义更不例外。因为“我”--人性自利--并不等于自由,更不等于自由主义。自利是一个人性的事实,自由是一个对人性的判断,自由主义更是一个对人性的神圣判断。从事实到判断,从人性自利到自由尤其是自由主义,怎么能不予证明?     “我”逻辑的突破     这就不得不说到注目礼理论,也是西方主流经济学代表人物的经济学家茅于轼老先生不仅反复高度评价注目礼理论,而且明确提出注目礼理论“整个颠覆了经济学”。这令不少的所谓自由主义者颇感费解,甚至不高兴。殊不知,注目礼理论完成的正是西方主流思想最应该完成却远没有完成的任务:证明自由主义!注目礼理论如何证明自由主义的呢?还是从茅老从事社会科学研究的一点心得说起吧,一般认为自由主义就是讲个人的,但茅老曾明确写道:     “从个人出发,我自己就是我;但从社会出发,我不但是我,而且又是别人的别人。因此我和别人实际上是同一个人。所以从个人出发看问题和从社会出发看问题,是截然不同的。这个道理说起来很简单,但是深刻地懂得它,而且能够运用自如,却并非容易的事。”     注目礼理论之所以能够为自由主义作出证明,重要原因正在于她巧妙解决了“我”和别人或者说个人与社会的角度问题。虽然是哲学社会科学理论,但像小说一样,注目礼理论史无前例地有一个主人公“我”--可称之为“我”逻辑,她跟踪了一个真实的人在社会上的心理过程,描绘了一个真实的人在社会上的博弈进化,自始至终贯彻一个“我”,构成一场思想理论上的亲历“我”自己,主要环节和回合有:从“我”步入社会跟别人打交道,到“我”以力服别人,到“我”以理养别人,到第三者插足,到“我”以理养大别人和第三者,到三足鼎立,到“我”领导三角,到能混能圆,到“我”窝里斗,到以理养众,到创建组织,到“我”宏观窝里斗,到以起义组织消灭起哄组织,到一统天下,到“我”解散组织,到还天下于天下,自由民主化,以至最后“我”君临天下,赞天地之化育,实现自我价值最大化。此一“我”既是一个真实的具体人格,也是每个人心底里都有的“我”,正是凭着“我”逻辑,注目礼理论既方便、还巧妙、并毋庸置疑地把所有人无区别地整合到同一个命题,最终得证自由主义,即是说,不需要任何人为的干预,在人人心中所有的“我”的指引下,人类社会能够实现和谐运转,就像大自然不需要任何外力的干预一样。不破不立,不立不破--注目礼理论对自由主义的证明强有力地显示:西方主流思想属于伪自由主义!     “左”“右”逢源注目礼     不少人无端怀疑茅于轼老先生对注目礼理论的高度评价,认为茅老把话说大了,要不肯定走眼了,据称还有所谓的自由主义者向茅老当面质询此事。中共十八大以后,某用注目礼理论完成对亿万先生特色社会主义的新阐释,发掘出一党制的理论逻辑,这更让一部分人加入怀疑的大合唱,至少有两位朋友当面表示:君山,你近两年来写有许多党建文章,旗帜鲜明为中共一党制摇旗呐喊,让人感觉像个“毛左”,可你的注目礼理论竟然得到茅于轼先生高度称赞,他可是位“右派”,甚至堪称“极右”,这让我感觉纳闷,你说一说?某呵呵一笑,茅老对注目礼理论的高度称赞是真诚的,但说某为中共一党制摇旗呐喊也不算错,这两者既对立又统一,正反映注目礼理论的基本品格:实事求是,不为物转,大中至正--某也没有忘记提醒一句话:理论,不讨好人,就不成么?     自然有朋友问某究竟算“左”抑或属“右”,几乎刚出道时就声明过,某不属于任何一个派。硬要说派,注目礼理论是以“右”的方法达到“左”的结论。所谓右的方法,即注目礼理论是从“私”也就是人性自利出发的,符合西方主流思想所秉持的个人主义,并把人性自利及个人主义落实于一个真实的具体人格“我”;所谓左的结论,即注目礼理论所达到的结论却是整体主义的,用西方主流经济学的重要概念讲,就是均衡,符合中华古典哲学和马克思主义都信奉的“公”。“左”“右”在注目礼理论是圆融的,某是哪一派呢?现实情况是,“右”不把某当“右”,“左”也不把某当“左”,让某落得个逍遥自在哈。     润之先生说得好,世界上怕就怕“认真”二字,共产党人最讲认真。不只是茅于轼先生,任何一个“右”翼,只要认真了解注目礼理论,他都会不由自主地点头,因为她的的确确确确实实实实在在就是人间正道“私”有化!任何一个“左”翼,只要认真了解注目礼理论,他都会不由自主地点头,因为她的的确确确确实实实实在在就是天下为“公”!     注:本文来源于公众号“注目礼学说”,据2007年旧文《自由需要证明》编辑并补充,刊发于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经济要参》2015年第10期。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最新通过审核的评论员: 洛云竹66   13150142784   hngtkj   1298168643   JUSTSOSO   wu03719   褐瞳001   天地弗久   顽强的石头   gy6899abc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天下事尽在“我”的注目礼争夺中! 微信公众号:注目礼学说(zhumulixueshuo) E-mail:ouyangjunshan@163.com
最新评论 更多>>

亿万先生 更多>>
  1. 某为什么没有哭
  1. 西方主流思想属于伪自由主义
  1. 一个人要怎样以己度人
  1. 任志强对人性是怎样的一知半解
  1. 自由为什么需要证明
  1. 谁不可靠
  1. 向天再借王船山
  1. 何谓城府?何谓城府高深
  1. 注目礼应用举例:何谓人权
  1. “我”逻辑的非凡超越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
亿万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