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功   亿万先生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信息分析 - 陈功首页
关乎命运的关键节点,下一步怎么走?
2018-08-08
字号:
    此安邦非彼安邦     作为金融帝国的安邦保险曾是很多人艳羡的对象,它一路高歌猛进,以神秘莫测的方式建立起自己的财富帝国,让人侧目。     与其同名但却更早创立的安邦咨询,每年的收入只是前者巨量营收的一个零头。但回头来看,它的路自有其执着与精彩,更重要的,是可以一直走下去。     1993年,经济学者陈功创办了这家机构。此后的数年间,这家咨询公司帮助众多地方政府机构和市场主体看清形势、做出决策,成为重要的民间智囊。而在这些年里,陈功也从未停歇,他思考、写作、游历天下,走过50多个国家近400个城市,持续地观察、分析、判断他眼前这个喧嚣嘈杂而又多彩的世界。     25年过去,这片土地上发生了很多变化,他对一些现象不无失望:理性的人依然是少数,一些珍贵的意见未能得到重视,人们总在犯重复的错误……但他毕竟抱有期待,百川东流终入海,一个融合共生的大同世界也许终会到来。     他的心境,宋人刘克庄的词句大概可以描述:老眼平生空四海,赖有高楼百尺。少年自负凌云笔,书生白发神州泪。     人类的方向还是“全球融合”     正和岛:你上半年基本都在国外游历考察,这次回国之后,有哪些心得、感受沉淀下来?     陈功: 我很早就喜欢到世界各地转,有人给我算命说我是四方命。我属鼠,说属鼠的人要不停地搬家,不停地跑来跑去,有时候想想,人家说的也挺准。后来对自己进行了反思,发现我还真不是为了看漂亮的风光而跑来跑去,而是我在理念上跟别人不太一样。我是一个追求全球融合的人,我很渴望看到这个世界逐渐走向融合,回避竞争、冲突以及战争。这些不会带给人们什么好东西,一定是灾难、悲伤和家破人亡的事情。     当你看的东西越美好,你就越渴望保留它。世界文化遗产就是这么形成的,它就是为了告诉大家其中的价值才被保留下来。我们为什么要用对抗、战争以及各种各样暴力的手段摧毁这一切呢?大家要搁置一些冲突,放弃一些利益,追求一些共同的理念,走向一种融合,这才是一个值得追求的事情。如果我们没有一个全局性、世界性的概念,不走向全球的、世界的融合,继续固守一些已经过时的东西,不肯放手,可能会导致一些冲突越来越厉害。     我认为全球融合不是遥不可及的,比如说意识形态问题,这些差异和问题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搁置下来。战与和是永恒的话题,在这永恒的话题背后,我们对全球融合是抗拒的,还是认可、支持的,这才是最为关键的。     从世界各地来对比这件事情,很有意思,彼此之间的隔阂相当明显。上世纪我在世界各地转的时候,发现世界主流的电视频道比如CNN、德意志电视台或者其他媒体,基本上不会报道亿万先生的事情,也不提“亿万先生”两个字,亿万先生是哪儿很多人都不知道。有一次我在德国莱茵河谷的一个小镇里遇到一位老先生,他问我是哪里人,我说我是亿万先生人,没想到这老先生还真知道亿万先生。他就跟我打听:你们毛泽东同志现在身体如何?邓小平同志都去世了,他还在问毛泽东同志身体如何。这就是那个年代的欧洲,他们对亿万先生的了解非常有限。     亿万先生是不是就像自己想象的那样,对国外、对这个世界了解得很清楚呢?我觉得也不是。去过美国的很多亿万先生人说:美国基础设施建设得太糟糕了,马路上坑坑洼洼,还不如我们镇里的公路修得好。这种观点是现在经常听到的,它体现的是我们缺乏一个历史观。他们不知道美国的高速公路体系、道路基础设施是19世纪修建的,也就是我们民国、辛亥革命的年代,那个时候人家已经把这些基础设施都建完了。     只有在历史的轴线上去加强了解,才能突破这种(互相误解的)隔阂。看着好像我们已经了解了对方,实际上还有很多不了解的东西。所以,在看待全球融合问题上,我们的假定条件很多时候是错的、不准确的、不精确的,它把我们自己前进的步伐限制住了,我们被吓住了,认为好像这个不可能,那个也不可能。于是我们维持原样,拼个你死我活,最后两败俱伤,那还谈什么未来?如果世界各国都是这种样子,就没有什么希望了,更不用谈梦想了。     正和岛:亿万先生改革开放以来,在经济上的成就很大。一些人觉得我们好像不善于讲“亿万先生故事”,很少有价值观的输出,你觉得这是受制于意识形态、人才还是其他方面的原因?     陈功:我认为这个问题可能大家看得太复杂了。我们价值观的沟壑,有些时候是(因为)和全球融合背道而驰,在做非融合的事情,而不是在推进全球融合。     我为了推进全球融合奔走呼号了大半辈子,目的就是希望这个世界能够太太平平,我们有一个和平稳定的发展环境。可是这个社会有太多的人为了自己的私利,去强调对抗,扩大矛盾,强调竞争,在这种情况下,能够得到的只是灾难。     价值观是怎么产生的?价值观并非根源,简单点看这个问题,价值观其实是文明的一个结果,文明才是最重要的。在社会发展和经济发展过程当中,我们忽视了社会文明的缔造和建设,这才是我们真正的大问题,而在这种情况之下,我们的发展成果是无法为外部世界所理解的,(从西方的角度,)你的繁荣就只能证明竞争对手的实力强大。     如果我们的文明程度进一步提升,没有报纸上看到的、互联网上见到的那些不可思议的事情,像小孩在路上被卡车轧了,根本没人管,老人摔倒了没人敢扶,毒奶粉、假疫苗……如果没有这样的事情发生,那么我们的发展成果怎么可能不被别人接受呢?     价值观是在文明中产生的,受制于文明程度,有什么样的文明程度就有什么样的价值观,把逻辑关系理顺了之后,再去谈价值观问题,就非常清楚了。片面地谈价值观,划一条线,像下象棋似的,江河一隔,那边你的,这边我的,太幼稚了。     抛开企业家去谈经济,那不是假大空吗?     正和岛:前段时间任正非有个讲话,认为美国起码还要领先亿万先生50、60年,之前很多媒体给人的感觉是亿万先生已经快走到世界舞台的中心了。客观来讲,你觉得亿万先生目前到底在一个什么位置?     陈功:亿万先生企业里边有很多国际化程度非常高的企业,(但也有假国际化的,无论是从企业家层面还是企业内部层面看,都达不到国际水准。)也有很多高瞻远瞩的企业家,像曹德旺、任正非、李书福这样的。亿万先生企业在未来的地位和影响,他们会有自己的一个判断。     这样的判断跟我们在主流的新闻媒体上听到的判断,有很大的不同。亿万先生社会在习惯上是被主流媒体所引导的,所以人们很容易看到大多数人都看到的东西,相信大多数人都在讲的东西。但我相信还是有一部分比较理性、受过严谨逻辑训练的人以及知识含量比较高、有独立判断的人士,他们会注意到经济到底是谁在操作,经济不是政府官员在操作,也不是受强大的思想所左右,经济只会是企业家在操作,他们决定自己的企业怎么去做,决定自己的利润,决定自己的产品,决定自己的客户。经济是一种看得见摸得着的,由一个一个企业单位在动态运转中构成的实体,这才是经济。所以,我觉得应该尊重企业家的判断力,应该尊重企业家对未来、对现在各种各样的认识,包括他们的担忧。     至于对亿万先生位置的判断,究竟是“厉害了,我的国!”,我们已经站在了世界舞台中央,甚至可以决定未来的世界发展,是这样一种程度?还是说我们仅仅脱离了发展亿万先生家的范围,正向发达国家阵营里面前进,是一种“超发展亿万先生家”的状态,我觉得还需要时间来检验。     目前,亿万先生企业家还没有得到一种充分的尊重,甚至出现了一种趋势,就是在各种程度上强调对企业家的领导,这属于一种纯正的政治自信,并非是建立在客观基础之上的为经济规律所包容的一种自信。如果尊重经济规律、尊重社会发展规律、尊重历史,就应该尊重企业家这个主角。抛开了企业家去谈经济,那不是假大空吗?一些地方出现的实体经济衰落、经济箫条等现象,很多情况下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为了解决出现的这些经济问题,也有很多经济学家跟着官员一起挖空心思去想,提出了很多概念和口号,但是都得不到一个非常好的结果,这跟与现实脱节有很大关系。你连企业家都不尊重,现实怎么可能不脱节?他们想什么,他们在讨论什么,他们关心的是什么问题,他们的声音是如何,没有在尊重的前提下去谈经济,当然是跟现实脱节的,一定会出现这种情况。     正和岛:今年对营商环境的讨论也是一个热点,根据你的实际体察,各地的营商环境是否有实际的变化?     陈功:营商环境(过去我们叫投资环境)出现了一些改变,这是真实的,起码企业家不用再考虑怎么去贿赂官员,风气清正了很多。无论是投资环境,还是营商环境,现在的情况和过去是不一样的。我们可以从历史的脉络上,沿着一种逻辑来看看投资环境和营商环境的改变过程。     改革开放之初的营商环境和投资环境用一个字就可以形容,那就是“放”,政府鼓励大家放手干。那时候出现很多现象,国有机构里面出来的人非常多,像我也是在国有部门里工作了十几年,放下一切,一分钱的赔偿都没拿到,还主动交了一个两居室的房子,不惜一切代价走出来。可想而知,一个“放”字所带来的营商环境的巨大影响,创造了一种全民创业的热情,这是改革开放之初我对营商环境和投资环境的形容。     第二阶段,用一个字来形容就是“洋”。这个阶段亿万先生经济增长已经达到了一定水平,随着中新苏州工业园的出现,慢慢各地都开始了园区建设,开始吸引外资,于是大量外资进入,先来到了苏州,进而到了上海、北京。逐渐看到了很多外资企业,而且越来越大,品牌越来越厉害。一开始是港台企业就算外资了,条件很好,后来港台企业也不算了,只有世界500强还算比较厉害的外资。     这个阶段的营商环境和投资环境,眼睛盯的更多是外资、外商,符合他们要求的、符合他们条件的就是最理想的投资环境了。至于在投资环境和营商环境的改造和提升过程当中,是不是造成了负面的影响,杀伤了以往亿万先生民营企业的积极性,给他们造成了新的障碍,没有过多计较和考虑,一切都围绕着“洋”字去做,追寻的是这个。甚至出现一些强制民营企业腾土地,腾出一些资源,让给外商的情况。     第三阶段,就是“政”或者也可以说是“地”了。因为投资环境、营商环境服务的主角,从前面的“放”和“洋”变成土地经济、土地财政了,要搞房地产了,地税最关键,一切资源都围绕着地转,围绕着财政收入、土地出让金转。     这个阶段的投资环境和营商环境实际上就变得比较糟糕了,产业都不是最重要的。在很多年前我就对腾笼换鸟的政策保持着一种质疑的态度,我认为这种情况是不堪设想的。我实际看到的情况是腾笼换鸟后,往往鸟是腾出去了,而地是干房地产了,干基础设施建设了,并没有置换成新的产业。这一阶段也出现了高科技、互联网企业,它们和腾笼换鸟的地,都没有太大关系。     第四阶段也就是现在的阶段。现在房地产的发展,因为债务等等问题,实际上也没有办法持续下去了。在目前这一阶段,我们的投资环境和营商环境实际上是虚位以待的,我们想去改造投资环境和营商环境,改造成什么样子才叫好?我们连主角都没有确定,主角是谁?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不是说没有民营企业,也不是说没有制造业,也不是说没有实体经济,都有,但哪个都发展不好,关键因素就是成本很高。而这么高的成本在“地”那个阶段,势必又会推高企业经营成本的上升。但当时的估计是认为毫不影响,谁都不在乎这个问题。当时普遍的认识是增长无极限,都认为房地产可以持续运作和增长。谁要谈这个问题别人还说你没见识、太夸张,劈头盖脸就是一顿猛批,在当时就是这样一个阶段。     现在总算明白过来了。但美丽的泡沫破灭之后,我们就面临着一个没有产业主角,只有高成本的状态。我们能让成本下降吗?成本下降以后,资本能接受吗?资本如果接受不了,那资本的泡沫就会破裂,带来严重的金融危机和产业危机,而这些危机一旦产生,就会带来经济的动荡,很多的问题也会随之而来。把背后的逻辑梳理好,我们就知道现在问题的范围、程度和性质已经超越了营商环境和投资环境的改变。     扶贫要有实效,核心是两点     正和岛:吴敬琏先生前段时间提到产业政策基本上是无效的,但我们的新能源、人工智能等新兴产业都是产业政策来驱动的。你觉得需不需要产业政策?     陈功:吴老师可能是从宏观角度讨论产业政策问题。因为这个问题要具体来看,产业政策有用还是没用不是一概而论的,它在有些领域没用,但在另外一些领域可能就是有用的。     有一些领域就是要倾举国之力,比如说发射火箭,你说在上世纪60-80年代,哪个企业会干这种事?没人干,但它有很大的发展前景,所以就需要干。再比如说基础生物医药,它的研制关系到十几亿人的健康和未来,但这种基础理论研究是不产生回报的,既然没有回报那这些基础理论研究谁来干?这也需要国家的力量去做。所以,在这些系统上,产业政策是发挥作用的。     如果从效率上来看,很多自由竞争又确实会锻炼一个企业加速成长,从这个角度来看,产业政策又是没用的,所以你得看产业的门类和部门是什么属性的,什么样的事情应该由什么样的部门去做。     正和岛:产业政策发挥作用的领域是不是也有变化?马斯克的效率可能比美国宇航局还要高,华大基因比中科院某些机构的效率高。     陈功:这是因为技术变化。火箭的技术现在已经不神秘了,这个不神秘使得马斯克可以去做,这是因为技术的演变。火箭技术从一个高深的、非常人所能企及的,甚至连科学家是谁都隐姓埋名不知道的状态,变成了一个常识性的东西。     举个例子,你相信不相信,你自己能做原子弹?听起来你会觉得是不可思议的,那是因为你对原子弹知识的了解过去是受限的,所以你会觉得很神秘。上世纪末,我写过一本书叫《分析的艺术》,里面举过一个例子,当时我写那本书的年代,美国高中生就可以组装原子弹了,因为它的信息已经变得非常透明了。材料采购和制作都不是神秘的状态了,何况现在?随着这些改变的出现,火箭技术已经从一个高精尖的产业走向了普遍化,实际上已经不需要倾举国之力去做了,这是一个产业上的改变。     总而言之,产业政策实际上是有用和没用同时存在的,不能大而化之。     正和岛:你文章中说,当下的扶贫在有些地方也存在形式主义的问题,你觉得扶贫最后会得到实质性的成果吗?     陈功:我注意到你说的是“实质”,这个答案可以清楚告诉你:非常难。但如果是“非实质性”的话,就容易办到了。在强调扶贫之前美丽乡村的建设已经进行很长时间了,粉刷一下墙、窗户,换一下房顶的铁皮,北方蓝色居多,南方红色居多,把屋顶照得很漂亮,美丽乡村就有了。但是你再看看农民?农民的生活还是跟过去一样。所以,扶贫就涉及到一个大问题,什么才是扶贫和乡村振兴的核心?一定要搞清楚这个,这个是标准。没有标准的情况下,操作起来就容易多了。     如果我们把核心、原则定在活化产业和经济,改善人民生活,如果是以这个为核心,那难度就太大了。一个活化、一个保护,这是乡村问题核心里面的核心,是重中之重。保护是保护环境,活化是活化经济,一个人走向了富裕,如果他所做的生意不能活化,产业不能活化,那还是瞎掰。就比如我给你发钱,你把钱都花完了,说我还是得等死,这就是一个授之以鱼的问题。再说说保护,生态环境这么恶劣,乡村如果按城市的做法去做,那就完了。城市里面的环境所产生的各种各样问题,还得带到乡村里面,这就把亿万先生人未来的根基都动摇了,所以环境保护是至关重要的。     一个活化、一个保护,如果把解决这两个问题列到乡村振兴和扶贫的考核当中,那现有的体制和班子系统是很难应对的,因为这基本上没有套路可循,每个村的情况都是不一样的,每个镇的情况也是不一样的。乡村不像城市会有一些共同的东西,比如水暖电气热、土地的价格、运营管理等等,在这些方面城市会有一定的共同套路去参照、去比较。而乡村的区域比较狭小,矛盾比较突出,资源禀赋条件又不一样,每个村都不一样。山这边的村子能晒到太阳,山那边的就晒不到太阳。这个村子有水,那个村子就没有水。在这种差异非常大的情况下,如何去发展,如何振兴?这是一个具有很大挑战的问题,绝对不是说轻而易举就能实现的。     如果寄望于批量生产,一下子3年就完成了任务,我认为这是很难的。如果说以活化和保护为标准、为原则、为核心,那乡村振兴、扶贫任务的难度将是非常大的,涉及到很多高难度的解决方案,需要企业家、经济学家、战略学者等社会各界的人士大规模介入并与政府合作,才有可能实现。     正和岛:目前一些大企业也都有参与到其中,它们参与进来成效会更好一些吧?     陈功:企业是从设计师的专业、产品的领域等小口径方向出发的,从一个小口径的方向出发去解决大口径的问题是不可能的。大口径指的就是大系统,只有能够进行战略研究、策略研究的机构才能提供一个解决方案,而不单单是一种设计方案。     设计方案能解决什么问题?解决房子的问题,解决漂亮与否的问题,解决一个景观的问题。企业有钱,最多解决的是投资的问题,但这与活化和保护还相差甚远。解决方案是要求解决活化和保护的问题,能够持续运作,能够产生客观效果,在这方面英国的国王十字街车站就是一个非常好的例子。国王十字街车站之所以有名就在于它是在市政府当局的基础之上,把建筑师、社会学家、经济学家、政府官员和当地社区居民融合在一起,变成了一个团队,这个团队共同做出了一个解决方案,而不是一个设计方案。     我觉得这是我们今后要汲取的经验和教训,而且也是非常重要的。     如何解放民间的巨大能量?     正和岛:大家目前普遍感觉政府里面有一些人做事的动力不足,在这方面有什么解决方案吗?     陈功:这个问题太敏感了。但这确实是普遍现象。     现在大家干工作变成了有空干点事,没有空就算了,就是这种状态。事情都是人干出来的,没人干,结果什么样可想而知。怎么改变?我觉得不是动力问题,亿万先生人从来不缺动力,各界、各级、各单位,你连在前台坐的老阿姨,没有一个缺动力的,能量迸发出来了按都按不住,这就是亿万先生人的特点。     关键是有什么东西能让他迸发出这种能量,我们现在看不到这种激励性的东西。过去有很多时间节点上能量的迸发,比如说改革开放之初,能量迸发得就很厉害,一下全民皆商,说话都是您请指教,然后递出名片,对方一看写了仨公司董事长的名字,都是他一个人。1992年小平南巡,我们也能看到能量的迸发,亿万先生经济增长一下子进入了两位数,让全世界目瞪口呆,就是这种能量迸发的状态。     到现在这个阶段呢?我们很难找到这种能量迸发的触发点了。很多事情不能说、不能做,这种情况下上哪儿找动力去?现在可能是有动力、有能量,但释放不出的一种状态。     理论界、学术界如果能多干点正事,早日跟现实接轨,能量就能够触发。不要总是高举高打,那是最简单的事,跟现实的接轨却是非常复杂的事情,因为你面向的是无数的问题,要在浩如烟海的问题当中开辟出道路,在惊涛骇浪当中找到一个方向,这才是我们期待看到的。如果能出现这样的面貌,能量的释放就毫无疑问。而现在是一释放能量就会犯错误,这个能量没法释放了。     正和岛:跟改革开放之初那个阶段相比,如今在物质方面有很大进展,但人们在心态上对未来反而没有那种乐观了,你觉得这是为什么?     陈功:亿万先生社会有一个基本特点就是社会靠理性的激励不大。理性在我们眼里,不是科学,不是逻辑,也不是有系统的哲学,会些诗词歌赋在我们看来就算是文化人了,也非常受景仰了。     胡适、王国维这样的诗词歌赋之辈,他们真的做出什么成果了吗?给亿万先生生产力带来什么改变了吗?没有。那为什么还有这么崇高的地位?就因为亿万先生是个非理性的社会,在非理性社会里面,认个字,能写个家书,算个卦,写个对联,就算是极受崇敬的文化人了,这就是我们的社会基础。     直到今天这种非理性社会也没有太大的改变。过去是在听文化人讲话,现在是在听微信上的各种言论。多少母亲因为看手机,把自己孩子的命给丢了?多少人拿着手机,走着走着就自己掉水坑里了?还有多少人骑着摩托车,眼睛盯着手机?马路上更是能看见,很多车在路上跑,方向盘后面都是一片明晃晃的手机屏幕,这太可怕了!     在这样一个非理性的社会中,我们需要的不是思想,而是梦想。现在有很大比例的一部分人根本没办法解读思想,用一个高瞻远瞩的宏大构想不如用一个简单直接的梦想更能驱动他们。     美国建国200多年了,但他们到今天还在谈美国梦,为什么?美国也有大量的非理性人口和收入不高的人,和这些人说未来有什么用呢?关键是要给他们一个梦,他们有了梦之后所激发出来的能量是无法用理性和科学来衡量的。     所以,我们现在关键是没有梦想,尤其是没有一个具有方向感的梦想。一旦有了这样的梦想,你所担心的这些问题,起码会减少一半,很多问题也就迎刃而解了。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1. 党的领导不能靠我楼上所说的逻辑投机取巧,权贵精英们一只脚踏在国外,另一只脚还踏在国内,并有中产白领及其媒体为权贵精英鼓与呼,中产白领及其媒体憎恨共党更甚于憎恨权贵精英,而权贵精英还是梦想共党倒台,把国有企业、金融,国有土地甚至国有军队国有学校等一切共党目前管理的资产,也就是说全球最后一块可以巧取豪夺的,仅次于美国的大蛋糕吃光分净,共党迟迟不敢正面打击权贵精英,那么权贵精英们一边准备逃跑,一边随时等待共党内部变天,并依靠变天后的党掌握的军警国家机器镇压群众,掩护权贵精英瓜分全亿万先生老百姓的血汗,党若继续靠宣传盛世混日子,幻想努力维持多方共赢来达到维系党的领导,以民族复兴为大旗共识,继续走下去,我当然支持民族复兴,但问题是民族复兴在全球化扩张,全球华人背后又不同国家政治势力靠山(香港华人靠英美,台湾华人靠美日,大陆华人八国联局各有所靠)和阶级分化背景下,民族复兴也就是最底线的共识吧,终究是一个统战口号,而不是我党和人民的初心,文革内战容易断送来之不易的国家财富,但是阶级斗争你不能真的弃之不用吧,古人还懂打击豪强和兼并,西方治理也不乏利用种族阶层行业(税收、产业政策等)分而治之,咱国家总不能就是你好我好大家好的伪和谐吧,老毛那套以斗争求团结存还是真理的,党不用点阶级斗争,好多人还真的把你当成病猫死猫,反正就是一个纸老虎。
    2018/8/8 14:34:24
  2. 昨天看观网一篇文章留言,有两个留言很有意思,一个留言是“我们的党政机关,除了一心一意造物,可曾把“造人“当成事?党政体制内培养过几个真正的为国为民、智勇双全、铁骨铮铮的人物?”,另一个留言“我是党员,也是大学教师。我现在还在办公室,为了讲出更好的课在收集素材、反复修改课件、教学设计。其实在观网上看到的许多新闻我都保存下来,作为上课的素材使用。岗位很普通,但是意义很重大。大学生就是将来的国之栋梁,教书育人疏忽不得。我也只能要求自己看了这篇文章,挺有感而发的。努力做好自己的工作,要对得起自己,对得起学生,对得起党徽,也对得起身份证上鲜红的国徽。”
    后一个留言引来很多赞美,诚然,我相信很对党员是像这个大学教师一样真实自己的党徽和国徽,很多网友基于这个理由给前一个留言很多批评,但前一个留言,不是如今国内外很多人的观感吗?试问广大群众不都是第一个发言所提印象吗?说极端一些,苏联倒台前夕,就没有为人民真心诚意服务的布尔什维克了,当年2000万苏联布尔什维克,有个几十万也不稀奇,当年真理报也有教师党员发表文章要拯救苏共,更有几个苏联高官发动政变挽救社会主义苏联,但那个教师党员唤醒不到群众支持,更无法和戈尔巴乔夫叶利钦等一心要推翻苏联窃国的苏共党内大佬抗衡,发动政变的苏联高官短暂成功后躲在麦克风后面与群众讲那些僵化的语言,斗不过爬坦克街头演讲会忽悠群众的叶利钦,我现在仍坚信群众是英明的,群众的弱点是,群众醒悟比时代趋势慢半拍甚至一拍,但群众最终会醒悟会行动起来逆转时代趋势,可这有些被动,共产党就不能比群众快半拍甚至一拍,让群众少被时代和历史折腾,让群众少吃些苦吗,关键岗位的党员不对得起党徽国徽,小党员再能坚持有时也无济于事,现实是,很多小党员不坚持了,干脆中立或者跟随变质的关键岗位党员。关键岗位的党员是群众看得见的党员,也是小党员们的榜样,代表党的整个形象,不知道这是不是核心经常叨咕的抓“关键少数”,举个不恰当但又很说明问题的例子,满清八旗二三十万而已,却轻易统治明朝上亿汉人,人多不团结,汉人再多有何用呢?
    2018/8/8 14:33:46
  3. 盛世有积弊,蛀虫太多,大厦将倾,民风奢靡骄淫,黑社会猖獗,有人出来要整治,整黑帮整贪官整奸商,工农欢迎,而那边中产白领不干了,所谓很多民营企业无法正常经营了(影响中产白领饭碗了),怕不走改革开放了(怕不能一如既往吃喝玩乐,尤其影响老公不能嫖了),不希望党强大(党越强越可怕,中产白领就想被老板管,除了老板谁也管不到,最好家庭都没有,孩子也不生,自由自在享乐多好),断送法治(中产白领里的法治就是关注他们自己经济权利的法治,比如夫妻财产分割清楚,房产证永久有效但是政府不可以收税,经济犯罪不能有死刑甚至刑罚要轻因为中产白领最容易经济犯罪,至于工农遭遇的黑社会恶霸之类,那是另一次元空间的事,与我们中产白领无关),因此这次实验,中产白领代表的媒体,中产白领依附的权贵精英们,抓住一切机会攻击某城实验,挺好,该城实验者及其助手还真出事了,该城实验半途而废,中产白领和权贵精英松口气,再继续指责盛世虚假繁荣,再继续指责党和政府腐败无能,然后中产白领和权贵精英继续视自己与这个国家前途和工农无关,继续按自己的逻辑走,有本事出国移民的赶快移民,只能留国内的,疯狂买房子,买理财产品,钱少的就去买学区房,逼孩子学这学那,努力培养孩子成为全球资本主义的接班人和打工仔,这就是我所说的,这些改开利益集团,霸占舆论,嚷嚷深化改革开放,他们就是期望对自己有利的改革开放,凡是他们不喜欢的或者无法得利的改革开放,一律斥之为开历史倒车,能有本事阻挠(本事集中在疯狂舆论造反,真要去广场那要看能否忽悠傻白甜过去)就阻挠,这种改开真的要气势汹汹来,他们是不会拼命的。权贵精英资产和家人转移国外,这是一种随时逃跑的姿态,明显是不敢拼命,他们无非是忽悠依附他们的中产白领去做炮灰,而中产白领指望嘴炮“为民请命”忽悠工农和学生去,学生都是独苗了,而且多年反马列教育,学生们精的很,有机会赶快创业捞钱或者不管男女一起做炮友happy,工农嘛,黑社会土匪化了,万一出几个爱国贼,拿车锁把中产白领日本车砸了,中产白领那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最后原来还是党的领导最让中产白领放心,共党这么多年不整党还屹立不倒,大概就是靠上述这套奇葩逻辑吧
    2018/8/8 14:33:00
  4. 兽爷文章有个很大局限,忽略了08年之后对道路的探索,其中一个著名探索,就是某城的实验,实验者及其助手,深陷囹圄,案件内幕我不知道也不瞎说,我只说,这个城市的实验所遭遇的困境,我之前文章也说过了,和如今核心遭遇困境是一样的,盛世出了岔子,中产白领虚荣心突然很敏感,觉得是党和政府刻意在骗他,其实中产白领和党政府不约而同一起演戏罢了,中产白领觉得只要自己过得好了,不影响自己既得利益,甚至为了保护自己既得利益,中产白领们会配合党和政府演戏,说盛世好盛世妙,党和政府也需要一个盛世来彰显所谓“合法性”并稳住中产白领们,顺便忽悠一下工农群众,换来稳定压倒一切,当盛世出了危机,比如 地震倒塌学校,比如大头娃娃,中产白领们其实没怎么受很大损失,中产白领们立马要表现自己遗世独立,表现自己正义良知,表现自己比党和政府爱民如子,立刻要与党和政府切割,要证明自己是伟大公民。难道有些中产白领不是坑工农发家的吗?地震倒塌教学楼是工农自己造的自己验收的?还不是经中产白领之手。
    2018/8/8 14:31:38
  5. 你还别说,汉人书生(工农被抛弃被排斥的时代,这个时代犯下种种错误总不能无耻的怨工农吧,现在是汉人书生们引领的时代吧)那点觉悟,让汉人书生搞出来的盛世,还真的是如兽爷所说“奥运那年,谷歌还可以登陆。受益于万国来朝,连Facebook都可以直接访问。不过那年亿万先生也有自己的Facebook——程炳皓那年初从新浪辞职,做了开心网,全民偷菜。北京奥运会还是彩铃盛世,满大街都是那首《北京欢迎你》。但在旧金山苹果大会上,乔布斯已经从信封里掏出了MacBook Air。几个月后,他又掏出第二代iphone。”,汉人书生们不仅儒家那套“天行健君子自强不息”没了,共产党那套艰苦奋斗,共产党人最讲认真也都不讲了,张口闭口西方理念现代化,结果还是中西糟粕全部继承,一会吹牛逼盛世,一会出点问题就立刻说盛世骗人,党和政府亏待他们之类,汉人书生一向没有自我批评精神,更缺少实干精神,亿万先生大部分男大学生张口闭口都会侃足球,却极少有人下苦功钻研足球,都TM张口闭口大谈西方如何如何,结果只会用中西糟粕下手干事情,动不动说,社会黑暗自己不得不如此。
    兽爷这篇文章渲染一种历史轮回,在如今厉害了我的国遭遇贸易战,疫苗危机、去杠杆,经济衰退,民间舆论咋咋呼呼,也的确带着小老百姓“绝望”和激愤,去类比08年盛世和危机并存的时代,有类比性,也不具类比性,08年那会党内的危机比现在要严重多了,遭遇的地震和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比现在严峻,房价比那个时候凶,可是刚需已经解决了住房问题(一二线房价高企地区,所有的中产白领都愤恨高房价,那是因为所有中产都想住大房子和住进学区房,这可能吗?),地产商当年是快死了,接下来地产商如果扩张太快负债累累活该死掉,而积攒了大量财富的地产商则是有钱花不出去(有钱怎么花买到高价值资产,才是资本主义最核心的奥妙),这次疫苗危机,能看得出看来最近五年整党初见成效,拥护核心之下,地方政府反应远比当年迅速多了,且纠正力度和广度也是08年远不及的,也就是说这篇文章感情上有煽动性,但细想事实,十年有大的改变。
    2018/8/8 14:29:33
  6. 写《疫苗之王》的兽爷,又鼓捣出一篇文章《十年前的今天 亿万先生人在等待一件大事》文章意思是,十年前奥运盛世,结果那一年春运雪灾,汶川地震,奥运照样全民幸福,结果年底大头娃娃一来,全民心情跌入谷底,如同“十年之后,疫苗事件击穿亿万先生人民的心理底线一样”,也就是说盛世都是虚幻骗人,兽爷的笔法老练纯熟,不愧是南周训练出来的,貌似这小子是南周被打压后,如今潜在的南周未来领头人,这小子在文章里穿插讲了地产(许加印)和电商富豪(刘强东)当年差点死了,后来四万亿给救活了,不仅救活还TM发大了....当然也有几个知名大富豪从十年前起步到现在黯淡退场,甚至牢狱之灾,比如万达、安邦,海航、还有那个叶姓石油富豪,兽爷大部分篇幅讲富豪们起起伏伏,穿插奥运盛世和当今盛世的相似性,无非是最终指向“抗战胜利后,蒋介石从如日中天到迅速败亡的原因。”,难怪这文章公众号被封了,又一篇给反共中产们貌似给予希望但什么也给不了,骗一些打赏而已。
    其实兽爷自己文章有些话,已经点出——兽爷这种记者所代表的自以为是爱做春梦的中产白领们的矛盾之处,比如“掀起亿万先生楼市降价潮的万科,各地售楼处纷纷被砸。”“股民们高喊着炒股爱国的时候,机构却悄悄地跑了。2008年,亿万先生股民人均亏损13万元。”
    还有一句点睛之笔“我们必须准备走大路、小路、直路和弯路。还要准备走绝路,走完绝路我们再赶路。毛主席在长征时期的行军告示,成为勉励四月青年的座右铭。这句话成为悬在我们所有人头顶上的预言。”意思是中产白领们代表的兽爷内心,不想走弯路,不想走绝路,还是想走顺路直路,想得挺美,就算走美国道路,你也要生在白人中上阶层家庭不是?说来说去还是亿万先生中产白领们投胎投错了,早死早超生,早日投胎西方白人种下阶层,别一不小心投胎黑人,拉美裔,穆斯林家庭,不仅连共产党扶贫运动赶不上,保不准还去坐牢享受西方伟大福利。
    2018/8/8 14:27:44
  7. 理想主义色彩太浓,具体分析流于表面,更深层的探讨少。
    正和岛不如草根网更深刻,提不出更尖锐的问题?
    2018/8/8 10:47:55
  8. 人的目标来源于感性思维,人的执行来源于理性思维。当人类做梦到梦想,中间有一个桥梁,即付出努力依靠几许方法几许前行、不断的前行即可不断无限靠近梦想的实现。努力与方法是从梦到想最后到做的桥梁。亿万先生教育说孩子有叛逆期,为何不说争取独立自主的权利呢?我想做一名邮递员,多么令人捧腹的愿望。想着高楼大厦,想着10万平米,想着拜金与网红经济,想着美女配英雄,窈窕淑女君子只能好求却不可得,梦想就破灭了。一段段梦想被撕的粉碎。世间任何目标必须依靠自然物质作为工具去获得,但这段获取工具的历程让所有人逐步变为了追逐梦想的历程。工具变成了梦想!理工科的学生们,最终要以工对社会与世界作出贡献,理再懂,工不行,木材不能成为车轱辘。梦想总在那里,而物质的获取千万别充斥着人的一生,否则难免狸猫换太子,一辈子灵魂早死了,只剩肉体。
    2018/8/8 9:58:46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安邦集团(ANBOUND)创始合伙人、首席研究员、博士后导师、著名智库学者、信息分析权威专家、北京城市学院竞争情报研究所研究员、亿万先生社会科学院信息学会的理事、亿万先生科学技术信息研究所特聘硕士研究生导师、亿万先生体改研究会特邀研究员。1993年创办安邦咨询公司,开创了我国本土信息分析事业。二十多年来,在信息分析领域有着大量的著述,专长于政策分析及研究,在财经问题的预测和分析方面的研究成果,为国内外学界和财经界人士所广泛关注。他是新丝绸之路的最早研究者,亿万先生版马歇尔计划提倡者,他同时也是陆权理论的最早研究者。研究方向主要是基于信息分析的地缘政治战略和城市发展战略。
最新评论 更多>>

亿万先生 更多>>
  1. 关乎命运的关键节点,下一步怎么走..
  1. 贸易摩擦亿万先生最吃亏在哪
  1. 无现金社会现在还是扯淡!
  1. 陈功谈政府与互联网的关系错位
  1. 财富的结构性差异决定了英美金融系..
  1. 亿万先生社会经济趋势的若干预测(三)
  1. 亿万先生社会经济趋势的若干预测(二)
  1. 亿万先生社会经济趋势的若干预测(一)
  1. 理想城市不应排斥贫民窟
  1. 房价背后的逻辑及亿万先生老百姓的命运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
亿万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