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树松   亿万先生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齐鲁怪杰 - 朱树松首页
中医乱弹
2017-08-01
字号:
    我虽然没有“行医资格”,但涉猎中医领域,已是有几十年的历程了,在自己亲朋圈里也多少有点“名气”。涉猎中医和我钻研易经、学习书法,诵读传统诗文并起始于上小学前后。最近些日子,因我的博客有幸被荐评为名博,消息在网上、报纸、电台等媒体一经公布,有不少熟识的老友得知后也不顾老眼昏花,用那别扭的手指,象冻僵了的鸡爪,翘的高高地打点着生疏的键盘,登博读文。虽觉博文涉猎丰富,内容充盈,特点明显,还没有失去相当年那“大头怪杰”的味道。但大都认为还有一个“埋伏”没有“打”出来,那就是有关我像穿山甲一样钻到中医这个博大精深厚重无比的“巨山”中“探深求邃”的乐事了。有的直接打电话“质问”我,为什么没有把我“混迹”中医的事“坦白”出来?面对老友们声声入耳的“责词”,我只有哈哈一笑,无从回答--因为,他们了解我,我虽然没有资格行医,可是当“野郎中”般的“师爷”也是有年份了(多少年来,我一直是述而不著),我没有任何妥切的理由去与之辩解。

    是啊,关于涉猎中医的事,在我的博文里只有在《风雨十年知青路》和那篇《民族的才是世界的》文中稍有谈及,而且还是因业兽医或回答博友而牵扯出来的,大多没有专门著文(其实,一直没有)。现在可好了,在老友们的敦促“逼迫”下,我只好屈从在博文中再设一个专门栏目--《走进中医》--慢慢地倾倒我那一肚子苦涩的草药水吧(我所说的中医,是以“汉医”为主的中医)。

    由于受家庭环境的影响,我从小就喜欢咱们亿万先生的传统文化,在大人们的启发诱导里,六七岁的时候我就埋头在一些古书堆里。我喜欢那些简捷的词句,尤其是史书中的一、二字句;愿意吟诵诗词名曲,还喜欢模仿着写点文言或半文言的小文章。所以,在我小时候,乃至青壮年时期(还有下乡知青时代),我有几位很要好的学识丰富的年长忘年交。但我并没有因此老气横秋,而是在传统文化的滋润中应着时代的脚步成长,却被长辈们视为少年老成、思维活跃、前途可畏的后生。对于中医,尤其是一些医古文,我也是很喜欢的。我知道,中医是中华民族在长期的生活实践中反复总结逐渐形成的,而且是经得起历史检验的具有独特理论风格的医学体系。它彰显着中华民族的民族性,是中华民族传统的瑰宝,也是世界医学宝库中具有明显特色的医学瑰宝。那本至今也弄不清楚成书具体年代的中医祖典神书《黄帝内经》和东汉末张仲景的《伤寒杂病论》(被后人分编成《伤寒论》和《金匮要略》)就创造和夯实了中医的理论基础,而且一直至今在指导着中医的应用。我着迷中医中那“天人合一”的理念,我愿意探究中医那“阴阳”的互为之辩,我乐意推演中医“五行”的生克制化,我喜欢部署中医那犹如战阵的“君臣佐使”的方则,我嗜好点指中医那“寸关尺”上去辨别虚实患常,我痴爱视听中医那“察言观色”的望诊闻诊,而我更热衷于预言家般的中医那“治未发之病”的治则。防患于未然是中医的治病准绳!再说,古人有句激励人奋发的名言:不为名医,则为良相。治人治国,其理一也。中医的思维方法就是亿万先生传统(东方)文化宏观的把握事物整体的思维方法。这种思维方法密切的渗透到亿万先生的政治、经济等等各个领域,而且有着极其丰硕的历史成果。再说,我喜欢研究易经,乐意以易经的理念来指导自我的生活和我能掌控的环境事物,而亿万先生传统却又是“医易同源”,“不知易不足以言太医”吗。可现在想来可笑,年轻时由于青春冲动而发生的热切理想到头来却是一场空的(年轻的冲动往往是不循规律的)。“相”无法去做了,如果再想做那岂不是“犯上作乱”。而“名医”到头也是没有做成,连个“处方权”都没有还谈什么名医。好处是无论如何,我是干过兽医的,当时也还挺有名气,总之是人畜一理嘛,也算是对心理的安慰吧(阅历的增长,使自我走到运律的正路上来了)。再说,“处方权”是西医舶来的,亿万先生传统的中医不都是师传或家传,还有自学的吗,这也是“接受”了传统的脉络传承了呀。种种,让我至今半个多世纪也没有舍弃对中医的爱好。虽然,我一直严谨的遵守着对外“不处方”的自我原则,可我仍旧要挤兑出时间去读那些晦涩的“不常用”的句子,我探寻的是中医中的“思想”。

    中医,是中华民族的文化,也是一种民族艺术!说实在的,中医不是科学(“科学”是清末康有为引进的西学概念,被后人生硬的充填上某些亿万先生文化的概念,不伦不类,其实不妥)!起码不属于现代科学的范畴。中医不是科学的原因,就是中医不遵循、也就不符合西方从古希腊就有的分析方法和近代对科学过程的定义:观察--假设--实验验证--科学理论。中医不具有西方科学那种以概念、判断、推理,以及可以用实验室的方法见证看得见的实体性物质成分,比如细胞、细胞膜、肽链,蛋白质等等。其实,科学是“肢解”了物质的学说,科学不是文化,是技术;不是思想,是制作流程;不是艺术,是工艺重复;不是自然规律,是相对于自然界对物质的剥离与“嫁接”。就说西医治病吧,西医讲求的是“对症施治”,把人和自然界对立起来看待,遵循着实验室严格的“定律”,及治疗仪器和化学“认为”已经发生质变的病区。西医讲的是头疼医头,脚疼医脚。把人体“切块”,以“平面”明显分科,科科互不关联,跨科几乎是“文盲”,在自己边缘明显的“区域”中毫不顾及其它的“区域”。西医是“物质世界”,西医对人的认识是解剖学意义上的人。任何脏腑都是“实”的,是物质的,脏腑中没有精神的存在,更没有精神的相互作用(人的精气神是仪器查不到的)。当今的“人体科学”是抛弃了人的“精神世界”的研究,应该说这种认识才是对人认识的一半。西医治病是毒毒相攻,以“斗争”的方式去抑制或解决病情和病灶,所猎杀的不仅是病患之“毒”,所遗留在患体的是治疗后的副作用遗毒。如不奏效,就会实施“极刑”--手术。说中医不是科学,那就应当实事求是尊重不是科学的事实。可为什么还有那么一些人(大多是赞成中医的人,他们以善良的心愿,为了给中医找到“合理”的立足点,非要以不能“合辙”的科学概念把中医说成科学,其结果却是适得其反,成了被攻击的“伪科学”。我总觉得,这是毫无意义的“拉旗作皮”,虽然初衷是善良的,可实际上却是一种自卑,没有自信心而且是趋炎附势的投机行为),非要把一个高深久远的文化现象牵强附会降落到一个立世不久的技术流程里去呢?……

    中医的思维方式是把事物看作一个整体,凡是这个事物中的任何一点都与事物的整体有着密切的关联。中医是一种学以致用的文化现象,可大可小,可宏可微,大可大到宇宙,无所不包;小可小到一粒,但理亦同于宇宙,可见微知著,浑然一体。高明中医的手眼是可以 “通天”的,因为“有诸内,必形诸外”,“司外揣内”不用现代化的高科技仪器,通过人体外部的变化就可以“窥透”人体内部的病变。中医治病,以阴阳的整体观实施辩证施治,把人看成一个有机整体,治未病而愈已病。因为,在中医看来,宇宙间的万事万物道理都是相通的,实施中医就是在万事万物间寻求事物的和谐与平衡。人体这个有机整体的“小宇宙”,在达到和谐与平衡之后,也就会“健康”的生存下去。中医对人的概念是精神与物质的统一体,是自然的生理概念。认为人的脏腑是在“精、气、神”充足旺盛的情况下人才会健康,而各脏腑之间又是通过相互间的有机联系相辅相成的维护着各自的自然功能,从而使人有着生命的活力(五行的生克制化)。中医把人体内脏总称为脏腑,脏腑包括五脏、六腑和奇恒之腑。五脏是心、肝、脾、肺、肾。这五脏具有生化和储藏精、气、血、津液、神的功能。六腑是胆、胃、大肠、小肠、膀胱和三焦。六腑具有受纳和腐熟水谷及传化和排泄糟粕的功能。脏属性为阴,所主为里。腑属性为阳,所主为表。脏腑阴阳,互相配合,构成表(外)里(内)关系。奇恒之腑是脑、髓、骨、脉、胆、女子胞六种器官组织,这六种“腑”因功能异于“正常”的六腑,所以称之为“奇恒”。其中,唯胆亦属“正常”六腑,其余基本功能全都附于其它脏腑。而脏腑精、气、神的盛衰会通过人的任何一个部位(不管里表)、行为和经络通滞的律动表现出来(望、闻、问、切四诊)。比如,中医讲的心不全是具体的物质心脏(中医所说的脏腑,虽与西医所说的脏器名称一样,但在生理和病理的含义上却不是完全相同的,而且是差异极大。因为,中医所言的脏腑不是单纯解剖学意义上的)而是精神与物质混同体的一个有形与无形之间的生理东西。这个心是一个宇宙,它包括人的意识思维与生存载体,可包罗万象。亿万先生有句教导人的话,叫做凡事要用心去做。这句话就能完整地体现出中医对心的认识。所以说中医要认为“心”有病了,那就是心经、心的系统有病了,而且还会关联到肝胆、脾胃、肾……等其它脏腑,并不一定单指所谓的心脏。中医应是一位“通才”,不过有侧重罢了。它不像西医,可以把人“解体”,把人看成是一个各种物质器官的组合体,眼就是看得见的“眼”,鼻子就是看得见的“鼻子”,心就是看得见那块能跳动的血肉团的“心脏”……西医看眼的不知鼻子,看皮肤的不知心脏,让人的脏腑器官都独立,一旦有病,手术是来,割了去吧,反正还有其他,能活着就行。这样,就把人的某些生理功能去掉了,久而久之使人的生存出现了偏颇现象,甚至死亡。读中医是一种文化的享受,是一种艺术的熏陶,更是一种对宇宙、对人类世界的认知与遨游。

    中医治病就好像是在开“谈心会”,从“大局”上考虑,去解决“思想根源”的问题。是自然界同类间的“精神交流”与相互“感觉”的结果。中医治病不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而是根据四时、男女、肥瘦、脏腑、经络在人体的阴阳、表里、寒热、虚实证候处方的。如上病下治、以阴补阳、培土生金、母强泄子等等。阴阳、表里、寒热、虚实是中医辨证的总纲(总纳),中医称之为“八纲辨证”,是中医辨证的基本方法,是决定如何论治的准绳。八纲辨证是根据望、闻、问、切四诊所得到的病患的第一手临床资料,进行整体综合性分析,找出疾病的性质、深浅轻重和脏腑归属,以及“邪正”力量的强弱较量,“个性”与“共性”的对比等等,依此斟酌拟方下药。八纲辨证在中医辨证施治中起到了提纲挈领执简驭繁的作用。中医治病,概括起来有 “汗、吐、下、和、温、清、消、补” 八种基本治疗方法,这八法概括了中医组方的主要功能,还具有对非药物治疗和养生的指导作用,如推拿、点穴、针灸和导引术(养生、健体、气功、武术等)等。中医和周易同源,对世界的认识是相同的,是以整体观来指导人生过程的。“不知易不足以言太医”,至理名言也。

    这里还要提及关于中医的传承问题,讲传承就得讲中医的研究与发展。我以为,中医的研究与发展,就得用中医的办法,诊病用中医的办法,服药用中医的办法。几千年的中医史,已经有了一套严谨的中医体系。中医和西医是两个根本不同而且不能同类而语的概念,绝不能用西医的技术办法来衡量中医,然而,中医的办法可以用于指导西医的技术。因为中医是一种文化,是一种高层次的思维方式,这种思维方式可以指导人类生存的一切实践。中医就像人的传承一样,不管采取什么方法,只有人和人才能传人!我觉得“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观点是有道理的,这句话也可以作为当前亿万先生医学界中西医互参兼顾的纲领,若如此,亿万先生的医学界或会有一个具有当今亿万先生特色的大发展。

    再说中药是中医施治的重要组成部分和具体治病的药物,中药是“原生态”,大多是天然的植物、动物和矿物,以植物为主,故有“草本”之说。有的是使用原物入药,有的是经过中医特有的炮制方法加工后入药。中药的炮制是让“原生态”本性的极致且安全的发挥,而不是“化学”。因为中医施治是中医理论付诸实施的形式。黄连和黄连素不是一回事,麻黄和麻黄素不是一回事,后者都不能称之为中药了,只是以中药名命名的已经被“化学”了的西药才对,还有那些单方和复方的“化学”了的中成药和针剂也早已与原药的“本性”南辕北辙了,难怪有那么些所谓被化学了的“中成药”再按中药的药理归经去治病就出现医疗事故呢(有诸多不安全的中成药被停用,不是中药的罪过,而是化学的原因和西医用西医的思维方式使用中药的结果)。被“化学”了的中药,是通过西药化学过程出来的,其实已经完全改变了中药的性质变为西药,而那些个人意志上的所谓“中西医结合”的专家们却把西药附上了首要的“药性归经”能成吗,不死人才怪呢。仪器能分阴阳吗?化验能分阴阳么?经络在那里?不辨阴阳怎能当“先生”开中医的处方,是治病还是造病?是救人还是害人?更为可笑的是,有些人还提出“废医留药”的论调,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想出来的--还是西医认知在作怪吧。概括的讲,中药讲究四气(寒、热、温、凉)五味(辛、甘、酸、苦、咸)升降浮沉(药物性质对人体的不同作用)、归经(按照药物的气味性质所归属的脏腑经络)。根据四气、五味、升降浮沉及归经,中药的阴阳自然属性也已分明。中医辨证论治讲究同病不同方,同方治异病,男女、胖瘦、季节、地域……仪器能分出来吗?我总感觉,中医西医化是一种“文化”领域的侵略,是一种强制性改变思维根本方式的霸道,也是一种民族精神意义上的“强奸”,如不改变,中医亡矣!这里还要提及一个当前很是普遍对中药的一个很危险的误解,那就是认为中药没有副作用或是副作用很小。这个认识是很令人心惊胆寒的,这是由于用西医思维方式认识中药才出现的观点。亿万先生有句俗话叫做“是药三分毒”,药是治病的,能治病就有药的“功力”,如果这个“功力”因为“无副作用”而长服乱吃,那就会造成人体脏腑功能的失衡,按照现在说法就是“中毒”,是药物致病,甚或死人。再说,中医治病,先辨阴阳(识别有病的脏腑经络),不知阴阳不能下药(药性归经),如阴已伤再用阳药,阳已弱再用阴药,无异于杀人。现实中,有好多中医保健品的宣传是非常可怕的!--这绝不是危言耸听!

    中医是文化,是思想,是精神,是以自然规律寻求人生的“指南”,是永恒的;西医是科学,科学是技术,是通过化学改良或是改变物质使之对某段人生质量“改善”的技术,是随时可变的。中医西医“源头”不同,治则不同,是两股道上跑的车。所以提倡多年的“中西医结合”总是难以完美的实现。中医和西医是无法“有机结合”的,更提不上以现代科学的手段改善、发展和传承中医了。中医能成大器者,必定是遵循自然规律的大智慧之人!

    我并不反对和排斥西医(西方现代科学),西医有西医的法则(不要强加于中医),也有西医的长处,西医能在短短的百十年(20世纪初的“协和”理念始)中就能“称霸”(运气的力量是巨大的)亿万先生医界,能被亿万先生社会普遍接受也足以证明了西医“长处”的优势所在。学习西医的长处,并非是“西化”,如果把中医全盘西化了,那还叫中医吗!现在医学界的最大“毛病”,就是把不能同类而语的中医用西医的标准来衡量(现在的中医院还是中医院吗?倒不如说是西医的附属专科医院)。西医的迅猛壮大,也不能排除人有“弃深就浅”“避奥趋简”(中医深奥,非智慧不成;西医简浅,有聪明便可),为近利所诱而疏忽“根本”的弱点(亿万先生属土,土性多从)。我是希望中医在传承有道和发扬光大的前提下,中西医二者和谐共存,握手合作(并非结合),体用互容,摒弃攻击和排斥,共同造福于人类(这要看世界大运转化的结果了)。

    然而,现在最令人忧虑的是,那些视现代科学技术(含西医)为唯一正确极点的“主流家”们,神经质的以他们执着而狭隘的思想,一根筋的用上吊绳把自己挂起来,极力的炫耀和拔高自己却令人悲哀!噫!这才是真正的危害性极大的迷信!我曾经说过:“对任何事物的盲目崇拜和反对都是迷信。包括对现代科学技术的绝对崇拜。”

    中医,是中华民族的精髓,是亿万先生的国粹,中医的思想和易经的思想同源,足以指导人生、国运、世界运,它是世界上其他民族和国家望尘莫及而不能具备的“人类精华”。就是这样一个能泽被天下、恩德无量的“道德学问”,不但不被它的子孙后代所推崇发扬,还几次差点被被“强奸”过的“奴仆”给废除(自1929年始)。我就想,那些废除中医的“奴仆”的祖辈们在亿万先生还没有西医的时候是怎么活过来的,而且还健康的繁衍了他们。现实的中医屡争屡败(运气使然)的“战绩”,已致现在中医的状况令人生畏。在专业性极强的中医院,也已经被西化,望、闻、问、切已经成了只能证明这里是“中医院”的“摆设”,一切全由仪器和化学代替诊断,医患之间精神上“感觉交流”的中医原则及辩证施治已荡然无存,在君、臣、佐、使组方原则的招牌下,极尽西医组方之则的乱去加减,疗效可想而知,难怪现在的中医也不被人相信了(有的中医为了名利在作践自己)。我曾在一处有名的中医院,目睹一位儿科专家,在短短的半小时内就能以一个早已拟好的同样的药方开给四位性别年龄不同的患儿(完全违背了中医的治则,成了技术流程)。还有在上世纪末,一次我在去南方访问的飞机上,恰巧和一位中医学博士(他自我介绍)并肩而坐,无意中我便与之聊起医古文的《望诊遵经》和《内经·五运六气》,但他却是顾左而言右含糊其辞(从他尴尬的面部表情,我已断定他不知道,或是不懂,或是知之甚浅),却兴致勃勃还很自得的“吹”起CT如何如何胜过中医的妙用。我没有理由反对中医涉猎西医(多学有益),但我质疑的是一位有着中医处方权的副主任医师为什么不能正面解读医古文,要知道这是作中医的“根本”啊!可想而知他是怎么组方的了,又可以推想他带出的学生如何了,也可以认为他接受的是什么概念的中医教育!试想一下,有这样中医的中医院不要也罢!只是让这些被“强奸”而又自娱的专家们糟蹋了祖宗传下来的“血脉”啊!

    一个国家、一个民族要想发扬光大,要想立于不败和领袖之地,在承运起势的同时,就是要把自己特有的那一点令世界“稀罕而翘首”的东西 “略有保留”的“打”出去!让别人尝到点“甜头”,又不能尽学,才能有吸引力、凝聚力。这一点世界西方利益集团在过去近百年的“运气”中做得再好也不过了,到下元七运达到极致,从客观上讲值得我们学习和借鉴。但是,学习和借鉴不能作为主流,民族的根本是不能改变的。如果,一个光靠“引进”(运气使然)别人的东西来改善自己,替别人当吹鼓手的同时还要显示一下自己的“能耐和荣耀”的民族和国家是没有前途可言的,那将是“医得眼前疮,剜却心头肉”,最终是费力不讨好,得不偿失的永远落后于世界发展的步伐,而结果也是不堪想象的。不是国家被“侵略”(并不一定是武力,最可怕的是思想、是文化),就是民族被“强奸”(并非只有异性),成为世界上可怜巴巴地被“奴役”的 “精神胜利者”。由此想到对西医的“引进”,再好也是走别人的路哦!亦步亦趋,永远不可能超越向你施舍“引进”的前者。

    中医是中华民族独有的,中医所体现的是中华民族傲立于世界的伟大精神!任何一个民族的精神都是与生俱来的,它是伴随着这个民族的产生而产生,是固有的。民族精神只有其“民族性”,没有其它“性”,它不会因客观环境的变化而变化,是永恒不变的。只要地球上有亿万先生人的存在,就有中华民族精神的存在,有民族精神中医就不会灭绝,只不过运气有盛衰罢了。亿万先生,就是亿万先生,中医是亿万先生的!自然界的运气毕竟还是轮流转的,中医会随着一个崛起而强大的亿万先生,在不久的将来一定会展现在世界的东方。中华厚土必然还会培养出中华民族的脊梁来,中医的恩泽一定能普洒全球!(草就于2010年10月12日,刊于亿万先生网·专家博客)

微信订阅号:caogenzhiku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1. 《管子•;枢言》:“道之在天者,日也。”太阳可以论天道。天道,是地道人道的基础,也是医道的基础。医道之中包括针灸之道。针灸之道,针灸之纲纪也。

        针灸之纲纪,奥秘在哪里?
        针灸之纲纪,奥秘在太阳;
        针灸之纲纪,奥秘在历法之数;
        针灸之纲纪,奥秘在阴阳升降;
        针灸之纲纪,奥秘在时空变化;
        针灸之纲纪,奥秘在寒暑交替;
        针灸之纲纪,奥秘在四时循环;
        针灸之纲纪,奥秘在五行的运行不息;
        针灸之纲纪,奥秘在“太阳如此,天道如此,医道如此,针道如此”的道理里。
    2017/9/30 13:53:31
  2. 7.“一”与“九”:针灸之纲纪的所以然。

        冬至点,在洛书中,位置在下在北,数理在一。夏至点,在洛书中,位置在上在南,数理在九(古时方位于今时的相反)。“一”与“九”,出于洛书表达是十月太阳历。一,冬至;九,夏至。

        冬至夏至,阴阳两极。冬至阴极,阴极生阳。夏至阳极,阳极生阴。
        
        一阴一阳,制约着万物的变化,制约着“离离原上草”的“一岁一枯荣”,一阴一阳是万物之纲纪,人是万物之中的一员,一阴一阳也是人之纲纪。大纲纪之中有无数个具体纲纪,具体纲纪之中包括针刺之纲纪。

        “一”与“九” ,简单的两个数字,丰富的自然哲理,丰富的自然意义与人文意义:
        天文,表达的是太阳与地球的两个对应点;
        地理,表达的是阴阳二气的两个升降点;

        人文,从天文到人文,基础观念为阴阳。一与九在人文中,表达的是阳极生阴、阴极生阳的阴阳两极;
        在物,表达的是万物“一岁一枯荣”的生死点;
        在气,表达的是一寒一暑的无穷交替;
        在历,表达的是两个重要的节令冬至与夏至;
        运动,表达的是太阳视运动在南北回归线之间的一往一来;

        时间之中,表达的是一岁的起点与转折点;
        空间之中,表达的是贯穿南北的子午线;
        立竿测影,表达的是日影最长点与最短点。
        明白了这些,才能真正明白《灵枢》为何将“一”与“九”列为针灸之纲纪。

        “一”与“九”,是以太阳为坐标论出的数理。阴阳五行,是以太阳为坐标论出的哲理。针灸,以“一”与“九”为纲纪,以阴阳五行学说为基础为依据,太阳之理即中医医理,太阳之理即针灸之理也。
    2017/9/30 13:51:49
  3. 这里需要解释一下何谓“神明之府”?

        “神明”是道的代名词。

        神明,现存的所有经典中都没有明确的解释,只有马王堆出土的《黄帝四经》与《鶡冠子》中有解释。《黄帝四经•;经法•;名理》曰:“道者,神明之原也。”

        《鶡冠子•;泰录》:“夫尸神明者,大道是也。”

        道为神明之原,神明即大道,这两个解释告诉后人,道与神明是一物两名之关系。道在阴阳中,神明亦在阴阳中。“府”为赋存、聚会、聚藏之地。神明赋存聚藏于阴阳之中,所以,阴阳可以解释为神明之府。

        其二,“是故冬至四十五日,阳气微上,阴气微下;夏至四十五日,阴气微上,阳气微下。阴阳有时,与脉为期,期而相失,知脉所分,分之有期,故知死时。”(《素问•;阴阳应象大论》)

        ——冬至夏至,事关阴阳。冬至,阳气微上;夏至,阴气微上。阴阳变化的两个极点,在冬至夏至。

        自然界的阴阳,人体中的脉象,两者互不相连,但息息相关。
        以时论脉,首先论在冬至夏至,论在冬至夏至背后的阴阳变化之中。

        其三,“气至之谓至,气分之谓分,至则气同,分则气异,所谓天地之正纪也。”(《素问•;至真要大论》)

        ——气至之至,指的就是冬至夏至。

        两至之处,恰恰是同一种气的盈满之处。冬至点,阴气盈满;夏至点,阳气盈满。
        气分之分,指的是春分秋分。气分之分,会在北斗历中讨论。
    2017/9/30 10:52:03
  4. 这里特别要介绍一下苗族古历中的阴阳观。

        苗族古历以冬至为阳旦,以夏至为阴旦。
        阴旦,阴气初生第一天。阳旦,阳气初生第一天。

        一岁之中,阳气初生于冬至,阴气初生于夏至。从冬至这一天开始,地下阳气一步步上升。从夏至这一天开始,天上阴气一步步下降。苗族古历以天文历法合理地解释了“阳极生阴,阴极生阳”的阴阳转换。

        阴阳两极,在自然界中,是论证万物生死的依据,是论证草木枯荣的依据。
        
        在《黄帝内经》中,阴阳两极是论证天地之道的依据,是论证寒暑气候变化的依据,是论证人体变化与疾病变化的依据。

        只有明白了阴阳两极,才能理解《素问》中的几个论断:

        其一,“阴阳者,天地之道也,万物之纲纪,变化之父母,生杀之本始,神明之府也,治病必求于本。”(《素问•;阴阳应象大论》)

        ——太阳在南北回归线两线之间的一来一往,决定者阴阳二气的升降。

        太阳在南北回归线之间由南而北,阳气升;太阳在南北回归线之间由北而南,阴气降。
        
        阴阳二气的升降,就是天地之道。

        阴阳升降,寒暑交替,决定着万物的生死,决定着大自然的变化,决定着疾病的产生。

        太阳视运动所引起的阴阳变化,是自然变化,万物变化,人体变化与疾病产生的总纲。

        阴阳二气即一阴一阳。一阴一阳可以解释天地的变化,所以为天地之道。一阴一阳决定着万物的变化,所以为万物之纲纪。一阴一阳决定着万物的生死,所以为生杀之本始。
    2017/9/30 10:49:06
  5. 5.五音出于十月太阳历。
        西医只谈治病,不谈音乐。《黄帝内经》既谈治病,又谈音乐。
        《黄帝内经》中,有五音,有六律。五音角徵宫商羽,是十月太阳历的伴生物。

        一方一音,五方五音,一行一音,五行五音。
        五行木火土金水,五方东西南北中,对应五音角徵宫商羽。
        五行为时间,五方为空间。时空中诞生了天籁五音。

        五音之后有六律,六律阴六律阳六律,阴阳十二律,是阴阳合历的伴生物。十二月,十二律,十二经络,不明白十二月,十二律的来源,无法解释经络。十二月、十二律与十二经络的关系,下面有专题讨论,这里简要介绍一下。

        除了五音之外,一部《黄帝内经》之中还有一系列与“五”相关的名词,与“五”相关的词语分布于天、地、人、物四大领域之中,例如五运、五味、五脏、五官、五果、五畜、五菜……

        这些与“五”相关的名词,都源于五行哲理。五行,源于十月太阳历。从根本上说,与“五”相关的名词都源于十月太阳历中的五行之说。

        这里需要特别解释一下“五运”一词。五运与五行是一回事,名异而质同,都是十月太阳历所界定的、运行不息的五个季节。

        6.冬至夏至:阴阳两极。十月太阳历中有两个年节——大年与小年,冬至过大年,夏至过小年。冬至夏至,实际上是一岁之中的阴阳两极。

        冬至,太阳相交于南回归线;立竿测影,这一天的日影最长。夏至,太阳相交于北回归线;立竿测影,这一天的日影最短。

        冬至夏至,阴阳两极;冬至为阳极,夏至为阴极;阳极生阴,阴极生阳;一岁之中,天地之间的阴阳二气是在冬至与夏至这两天转换的。
    2017/9/30 10:44:11
  6. 4.天干地支的发源地。
        以天干地支记时,是《周易》与《黄帝内经》的特色。天干地支,中华文化与中医文化基础的第三大基石。
        奇怪的问题是,两部经典却都没有说明干支的来源。打开今天的《辞海》或《大辞典》,后面无一例外地附录有干支纪年表;地图无一例外地会出现子午线;“子夜”与“中午”两个词语,现实中无处不在使用。

        干支,一可以表达时间——年月日,二可以表达空间——东西南北中。天干地支与阴阳五行一样,是中华文化与中医文化的基础。要想弄懂中华文化与中医文化,绝对不能忽略了天干地支。

        天干地支源于十月太阳历。在十月太阳历中,十天干用来表达月序,十二地支用来表达日序。
        先介绍天干。天干有十,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太阳历十个月,依次记为甲月、乙月、丙月、丁月、戊月、己月、庚月、辛月、壬月、癸月。十天干,是对十个月的抽象表达。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十天干,太阳历中十个月,在平面上可以摆放成一个圆环。圆环循环不休,原始反终,终而复始。

        再介绍地支。地支有十二,子丑寅卯辰巳戊未申酉戍亥。太阳历每月36天。36天分三旬,每旬12天,依次记为子日、丑日、寅日、卯日、辰日、巳日、午日、未日、申日、酉日、戍日、亥日。十二地支,是对一旬12日的抽象表达。

        十二地支,一可以记时,二可以表达空间。空间中,子午两支的连线是南北线,卯酉两支的连线是东西线;东西南北,子午卯酉,是一个完美的“十”字坐标。
        十二地支,在平面上可以摆放成一个圆环。圆环循环不休,原始反终,终而复始。

        在彝族文化中,十二地支是用六种家养动物、六种野生动物来表达。六种家养动物是马、羊、鸡、狗、猪、牛;六种野生动物是虎、兔、龙、蛇、鼠、猴。这样一来,枯燥的历法变为生动有趣的形象,顺利轻松地走入了万户千家。

        阴阳五行、天干地支,我们汉族经典里一样不少,可是部部经典都没有清晰地解释阴阳五行、天干地支的出处;诸子百家,子子谈阴阳,家家论五行,可是子子家家谁也没有解释阴阳五行的来源;彝苗两族的文化完整地保留了阴阳五行学说,彝族十月太阳历与苗族古历完美地解释了阴阳五行、天干地支,两千多年来讲不清的阴阳五行,用十月太阳历与苗族古历,一个小时就可以讲清楚。所以,我们应该虚心学习、认真研究彝苗两族的文化。
    2017/9/30 7:58:35
  7. 3.阴阳五行学说的发源地。

        阴阳五行学说,是由十月太阳历奠定的。失传了十月太阳历,阴阳五行学说就成了无源之水无本之木,玄学与迷信的帽子由此而来。十月太阳历中的阴阳五行,是那样的严密,那样的完美。

        先说阴阳。十月太阳历,将一个太阳回归年分为阴阳两截,前一截为阳年,后一截为阴年。两截的划分,实际上是以日影长短变化为依据的。太阳由南回归线到北回归线,日影由长变短,这半年为暑为阳;太阳由北回归线到南回归线,日影由短变长,这半年为寒为阴。太阳回归年分寒暑两截,寒为阴,暑为阳。阳主生主长,阴主收主藏。

        一个太阳回归年是一岁。岁可以论阴阳,月可以论阴阳,日可以论阴阳。岁论阴阳,一岁分阴阳两截。月论阴阳,奇数月为阳,偶数月为阴。太阳历十个月,一三五七九为阳,二四六八十为阴。日论阴阳,夜为阴昼为阳。周岁之阴阳,决定着万物的生死。周日之阴阳,决定着万物的动静。这里的阴阳,可以实证,可以重复,可以测量,可以定量。

        阴阳,中华文化与中医文化的基础的第一大基石。
        再说五行。十月太阳历分五季,一季72天,五季360天。五季用金木水火土五行来表达。五行即五季,五季即五行。五行相生、相克的哲理由此衍生。生亦自然,克亦自然。五行生克,制出了一副自然界相互联系、相互制约的简图。自然界相互联系、相互制约的简图,恰恰是西方科学家想绘而没有绘出的一副图。

        五行历,《管子•;五行》与《淮南子•;天文训》中还有记载。金木水火土五行,一行72天。五行的顺序,依次是木火土金水。五行以木行为首,以水行为终。
        五行,中华文化与中医文化的基础的第二大基石。

        五行论五脏,肝木心火脾土肺金肾水。不用十月太阳历,无法解释中医文化的五行之说。《素问•;刺要论》:“脾动则七十二日四季之月。”注:72日四季之月,指的是春、夏、秋、冬每季后18天。

        《素问•;阴阳类论》“春甲乙,青,中主肝,治七十二日。”脾主72日,肝主72日,同样的道理,心、肺、肾三脏也是各主72日。一脏主72日,哲理之源源于十月太阳历。丢掉了十月太阳历,无法解释一脏主72日之说。

        失去了十月太阳历,阴阳五行成了历史上的最大谜团。找到了十月太阳历,阴阳五行的所以然,半个小时之内清清楚楚。
    2017/9/30 7:38:57
  8. 2.十月太阳历的基本结构。

        十月太阳历由四大要素所构成——天、月、行、年。360天为一年,一年分五行十个月。十月太阳历论行不论季,实际上,行相似相通于季,五行即是五季。

        一行两个月,一月36天,十个月360天。行,运行之行。五行,即运行不息的五个季节。太阳回归年实际是365-366天(四年之中,三年365天,一年366天,平均365.25天)。365天的太阳回归年,定为平年。平年尾数的5~6天不计入月,而用于过大小两个年。大年3天,小年2天。

        366天的太阳回归年,定为闰年。闰年尾数的6天不计入月,用于过大小两个年。大、小年均3天。
        四年之中,三个平年,一个闰年。
        以上是彝族典籍《土鲁窦吉》(宇宙生化)对十月太阳历的解释。

        3.洛书:表达十月太阳历的书。洛书由实心圆与空心圆组成:上,九个空心圆;下,一个空心圆;左,三个空心圆;右,七个空心圆;左上方,三个实心圆;右上方,七个实心圆;左下方,八个实心圆;右下方,六个实心圆;中间,五个空心圆。

        “上九下一,左三右七,四二为肩,八六为足,五居中央”,这是从洛书图形之中抽象出来的洛书之歌。

        在洛书之中,奇数分布于四方,偶数分布于四隅。阳奇阴偶,奇数为阳,偶数为阴。太阳历,就隐藏在分布在四方四隅的阴阳奇偶之数之中:

        阳数九表达的是火行72天;
        阳数一表达的是水行72天;
        阳数三表达的是木行72天,
        阳数七表达的是金行72天。
        这里四个72天,分布在洛书的四方。
        阴数八表达的是冬春之间的18天;
        阴数二表达的是夏秋之间的18天;
        阴数六表达的是秋冬之间的18天;
        阴数四表达的是春夏之间的18天。

        这里四个18天(一共72天),分布在洛书的四隅。四个18天组成的72天,归中央统领,表达的金木水火土五行中的木一行。

        一与九,还表示两个重要的节令:冬至与夏至。
        以上是彝族典籍《土鲁窦吉》对十月太阳历与洛书关系的解释。

        这里,笔者有责任提醒天下读书人,读书人应该知道书的起源。书,起于天文,起于历法,具体起于十月太阳历。
    2017/9/30 7:35:13
  9. 三、十月太阳历:针刺之纲纪

        《灵枢》讲针刺,针刺有纲纪。针刺之纲纪从何而来?答案:针刺之纲纪,从太阳之理而来,从太阳之数而来。

        1.十月太阳历简介。太阳历,是太阳回归年(日影回归重合点)为依据制定出来的。十月太阳历,就是太阳回归年分十个月的历。十月太阳历,汉族已经失传,但在彝族文化里还完整完美的保存。在彝族文化里,十月太阳历用是洛书表达。

        十月太阳历出现于文字之前,文字之前的十月太阳历是用洛书表达的。洛书又是用抽象符号实心圆与空心圆表达的,空心圆代表奇数,实心圆为偶数,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这一组奇偶之数,就是一部完美的十月太阳历。“始于一,终于九”中的“一”与“九”,就出于十月太阳历。

        在中华民族大家庭中,只有汉族与彝族两族文化里有图书之说——河图洛书。汉族文化解释图书,解释在了神话里——神龟出书,河马出图,这个解释是自然文化变成了神秘文化。彝族文化解释图书,解释在了天文历法里。图书,书在前图在后。

        洛书,表达的是十月太阳历。河图,表达的是十二月阴阳合历。这一解释,符合天文学是人类第一学,历法是人类第一法的历史。在彝族文化的解释中,阴阳五行、天干地支均源于天文,奠定于十月太阳历。

        这样的解释,阴阳有了根基,五行有了根基,天干地支有了根基,中医玄学的帽子就摘掉了。

        彝族洛书之图形

        这是彝族文化所保存的洛书,彝文名为“鲁素”,汉语意思为“龙书”,表达的十月太阳历。阴阳五行、天干地支,均由十月太阳历所奠定。

        美国发射寻找外星人的太空探测器上,刻有代表地球人智慧的几个标志,其中之一就是脱胎于洛书的四阶幻方图。四阶幻方图上下左右相加皆为34,洛书上下左右相加皆为15。
    2017/9/30 7:31:55
  10. 后天之中的一阴一阳是有形之日月。 “阴阳之义配日月。”

        《周易•;系辞上》论阴阳,首先论在了日月这里。日月有形,所以后天之道并不玄虚。日为阳,月为阴,日月即阴阳。日月为道,日月之理即是道理。

        道,用自然哲理解释就是生生之源。有生生之物必有生生之源。人从何处来?小草小花、小鱼小虾从何处来?狗猫鸡鸭、狼虫虎豹、高山流水、风雷闪电、天地日月星辰从何处来?万物的来源之处即是生生之源。生生之源生出了生生之物,生生之源论证生生之物。生生之源之理既可以论证一物之理,也可能论证万物之理。万物之理是物理,人文之理是人理。生生之源之理,既可以论证物理,也可以论证人理。生生之源,道也。

        道中有物理,道中有人理,道中有数理,道中有医理……应有尽有,这就是道理。医道、棋道、剑道、兵道、茶道、饮食之道、宰牛之道、养生之道,一个“道”字,是论证所有问题的坐标。

        道,是论证一切问题的依据。道,是论证一切问题的基础。

        道,可以用“一”字来代替。一,是道的代名词。《韩非子•;扬权》:“道无双,故曰一。”一即是道,道即是一。

        明白了这一等量代换关系,才能理解《素问》中的“言一而知百病之害”这句至理名言的所以然,才能理解《灵枢》中的“知其要者,一言而终;不知其要,流散无穷” 这句至理名言的所以然。

        道论阴阳,日月即阴阳。认识了日月即阴阳,认识了道理,才能真正进入《黄帝内经》的大门。

        就《灵枢》而言,只有明白了日理月理,才能知道针灸之纲纪从何而来,才能知道经络从何而来。

        日月,这里有光和热,这里有数和理。光和热,养育着万物;数和理,演化出了中华文化与中医文化。
    2017/9/29 23:10:01
  11. 二、日月之理:《灵枢》之基础
        
        以日月之理为《灵枢》之基础,这一结论的依据何在?请看以下两个论断:

        其一《灵枢•;逆顺肥瘦》:“圣人之为道也,明于日月。”——明于日月,是圣人成圣的第一关。这一论断告诉世人,不明日月,是称不起“圣人”二字的。

        其二《灵枢•;逆顺肥瘦》:“人与天地相参也,与日月相应也。”——论人,有两个参照坐标:一是天地;二是日月。

        从《素问》到《灵枢》,天地日月一直是论证问题的参照坐标。“法则天地,象似日月”,就是《素问》开篇第一篇《上古天真论》所强调的基本哲理。

        论证问题以天地日月为坐标,这一立场,这一思路,这一方法始于《周易》。

        在《周易》里,天地是“如何做人”的第一坐标。凡是人,做人都应该效天法地。“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天地变化,圣人效之。”“夫大人者,与天地合其德。”这些都是出于《周易》的格言。圣人、大人与君子,凡是人,做人都应该效天法地。

        在《周易》里,日月是“如何做人”的第二坐标。“与天地合其德,与日月合其明。”
        这是《周易•;乾文言》留下的至理名言。天地之德与日月之明的伟大之处在于大公无私,《礼记•;孔子闲居》曰:“天无私覆,地无私载,日月无私照。”
        《礼记》告诉世人,大公无私的哲理出于天地,出于日月。

        日月之理,合而为道。何谓道?《周易•;系辞上》中的答案是:“一阴一阳之谓道。”何谓一阴一阳?这有先后天之分,先天之中的一阴一阳是清浊二气,后天之中的一阴一阳是日月。

        是清浊二气的相互作用,形成了有形之天地。“清阳为天,浊阴为地。”《黄帝内经》《列子》以及彝族文化解释天地的起源,都解释在了清浊二气上。清浊二气,是无形之气。清浊二气,是先天中的一阴一阳。
    2017/9/29 23:06:53
  12. 天文历法与针经《灵枢》
    ——代绪论
    刘明武
        
        一、问题
        银针小小,天文宏大,小小银针与宏大之天文有必然联系吗?

        银针刺在人体之内,天文历法在人体之外,刺于人体之内的银针与人体之外的天文历法有必然联系吗?
        有!
        请看下面两个论断:

        其一,《灵枢•;九针十二原》指出:针经之纲纪,在于“始于一,终于九”。
        其二,《灵枢•;官针》指出:“敢用针者,不知年之所加,气之盛衰,虚实之所起,不可以为工也。”相似的论断,在《素问•;六节藏象论》同样出现过。

        第一个论断告诉人们,要想弄懂针经之纲纪,需要先弄懂 “一”与“九”的来源及其含义。
        第二个论断告诉人们,要想为工为上工为圣工,必须先弄清 “何谓‘年之所加’”。

        “一”与“九”这两个数字源于十月太阳历,“年之所加”之“年”源于太阳历、太阴历与北斗九宫历三历合一的十二月阴阳合历。历法由天文而来,所以,针灸之纲纪在天文在历法。

        天文历法,是中华文化的基础,是中医文化的基础;不懂天文历法,既无法理解中华文化,也无法理解中医文化,更无法理解中医的思路与方法。

        笔者这里,站在天文历法的立场上解读《灵枢》这部经典的所以然。解读《灵枢》,肯定会涉及到《素问》,还会涉及到《周易》。不当之处,希望得到方家的批评、争鸣与否定,希望得到接近医道者的指正。
    2017/9/29 23:03:21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最新通过审核的评论员: 封圯哈哈   maoss1959@163.com   snowing   Dota-SK   荒漠主人   类比思维   如家zen   周成康1968   p4e51   njmawei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51年生,山东省文联退休干部;著名诗词家、书法家、易学家。出版诗、书、文、易集《鹤轩诗草》《闲言碎语》《风雨十年知青路》《朱树松预言精选》《选楼居家28法》《秘诀集注》《朱树松诗书鉴赏》《即将醒睡的雄狮》《生日乾坤》《剃头与地球》等著作21部。如有转载,敬请注明作者姓名及文章出处,并告知作者。
最新评论 更多>>

亿万先生 更多>>
  1. 中药如人也有情
  1. 选楼居家连载9:单元门道要得气
  1. 选楼居家连载8:前后虚实系主人
  1. 两个电话一段情
  1. 选楼居家连载7:左右拱护观气势
  1. 会吹的不如会听的
  1. 同仇敌忾的喜鹊
  1. 选楼居家连载6:水流对坐要认真
  1. 鬼与鬼节
  1. 选楼居家连载5:山势取决善与恶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
亿万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