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学研究   亿万先生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团体博客 - 地方学研究首页
建设城乡一体的草原生态城市
2017-08-10
字号:
    ——伊金霍洛城市形象的一种选择

    【内容提要】 历史上与农耕文明相邻的少数民族游牧之地--伊金霍洛草原,因其独特的历史地位和文化积淀,在城市建设中,应依循当地的历史文化、民族特色、自然风貌、经济状况去创新理念,将其建设成一座城乡一体的草原生态城市。

    进入21世纪以来,亿万先生大地上掀起了一轮规模浩大的城市化热潮。在这场愈演愈烈的变革中,人们普遍关注的是拆旧建新、扩大城区、改造设施等行为带来的财富创造和财富分配,鲜有目光投注于造城运动中对城市历史文化的保护和建设。那些少数为保护城市历史、城市文化而大声疾呼的有识之士,很快就被追逐财富和政绩的人群挤向边缘。“整个北京城匀称而明朗,是世界奇观之一,是一个卓越的建筑物,是一个伟大文明的顶峰”{1},当被西方建筑学家如此称赞的北京城变成今天的钢筋水泥森林之后,作为一座历史名城它已永远成为历史。

    就这样的城市化现象和结果而言,亿万先生西部地区城市化的滞后也许是一种幸运,它至少留了一些时间让人冷静面对、深入思考,从而使人认识到城市除了有形的建筑之外,还必须要保护留存或增加建设一些不可缺少的无形之物。鄂尔多斯在短短的几年内就迅速经历了城市化中旧城改造、新城建设、观念调整等过程,在新城规划建设中已经非常清楚地显示出建设者对地域历史、城市文化的足够重视和尊重。这样建成的城市才做到了形神兼备。而历史上与农耕文明相邻的少数民族游牧之地--伊金霍洛草原,因其独特的历史地位和文化积淀,在城市建设中,更应注重依循当地的历史文化、民族特色、自然风貌、经济状况去创新理念,将其建设成一座城乡一体的草原生态城市。本文就这一观点,从以下三方面试作论述。

    一、历史文化的选择

    城市是文化的载体,是文化的外在表现,而文化是城市的灵魂。广义而言,物质的城市文化如建筑物、交通、信息等可以在经济投入、技术支持下迅速建成,非物质的城市文化如文化传统、民俗民风、生活习俗等需要回溯历史,寻根探源。科学理性的城市建设规划应该是在当地历史文化及其发展趋向的指导下去完成的,“城市面貌就是当地自然、社会和历史演变的综合体现,工程技术成就只是其中的一个方面”{2}。

    众多史料表明,成吉思汗一生中都对城市文明保持着高度的警惕甚至明显的厌恶之情,“蒙古人征服过数以千计的城市,然而成吉思汗屈尊进入的城市,历史上仅仅提到一座”{3},对于当时众多的城市和城市居民来说,成吉思汗更多时候充当了城市的毁灭者。落后民族对于先进文明成果的困惑进而破坏诚然令人痛心,但其中原因是否真的只因为“他们完全不懂定居民族的生活,不懂城市环境、农业耕作,不懂除他们的草原故乡外的任何事情”{4}呢?很显然,蒙古军队若不能熟知城市的构造、城市文化的构成,是不可能攻陷众多城市、瓦解不同信仰文化的居民共同体而达到攻无不克的征服目的的。“名为牙剌哇赤、马思忽惕的撒儿塔兀勤父子从兀笼格赤城前来觐见成吉思汗,向成吉思汗说明了市井管理的制度”{5},成吉思汗便委派他们与蒙古官员一起掌管占领的金国都城中都等城市,《蒙古秘史》中的这一记述同样表明成吉思汗对于城市管理制度是留意并有所了解的。在这种似乎含有矛盾的情形里,笔者认为,成吉思汗之所以如此对待城市文明,除了担心后世子孙耽于舒适的城市生活走向堕落、危及帝国统治(后来的历史证明了这一点)外,更重要的原因是草原统治者心目中的城市应当是表现蒙古民族文化特征、精神气质、历史记忆的建筑,即他所愿见的城市是附有蒙古民族文化之魂的城市。只是这个遽然兴起的征服者没有来得及将这一城市观清晰成熟起来,这当中自然与当时蒙古族文明程度未达到相应水平有关。这个观点可从成吉思汗唯一一次进入攻克城市时的微妙表现得到证实,“当被告知那是上帝的居所而非算端的官邸时,他什么也没有说。对蒙古人来说,唯一的上帝就是‘长生天’,她延伸四方,无边无际。上帝不可能像个囚犯或笼中的动物一样,被禁锢在石室之内……”{6},蒙古人崇尚自由和追求更广阔生存空间的天性显然与这样封闭的城市文化格格不入。成吉思汗草原文明城市观的表现,还不完整地落实在了哈剌和林城的营建上,可惜后来的继建者没有完全领悟他的思想。

    数百年后的今天,伊金霍洛旗以成吉思汗陵寝所在地、成吉思汗祭祀文化核心区的承继优势,面对城市化的时代任务,有条件、有责任开掘继承成吉思汗文化中关于城市建设的内涵和精神指向,并以此为指导依据,结合现代城市建设文明成果,建设一座城乡一体、魂体相附的草原生态城市。这是伊金霍洛特有的草原文化延续发展到今天的必然选择。

    “城乡一体”要在伊金霍洛的城市建设中得到落实,首先要打破城市以城墙和高层建筑为标志的传统观念,认可广袤的草原和平阔的田野在创新的观念中都属城市的范畴。实施上依靠强大的财政支持,借企业增加带来的用工需求,转移一部分农牧民以维持草原合理的承载力。努力实现城乡居民在社会、经济地位上的逐渐平等,将城市基础建设的重心转移到农村牧区,使新市民在交通、信息、物流等方面获得平等待遇,让新城市理念深入人心。生活生产、经济活动会因此得到极大的推动发展,草原文明的历史文化、人与自然的关系、民俗习惯、蒙古民族的精神气质等非物质因素会在新的广阔的城市空间里重新整合、发扬,凝聚为草原新城的精神魂魄,形成阔大视野下独有的城市魅力。“只要有草原在,蒙古人就能生存”{7},成吉思汗这一箴言在当下更多强调的是蒙古族人民在新的文明社会形态面前坚守着的民族文化精神特质,在“城乡一体”的新天地里,追求自由的天性得以重新舒展,这样的城市建设也许正是成吉思汗当年心中朦胧而又热烈的期许。“城乡一体”不仅是伊金霍洛历史文化的选择,西方现代城市文明发展遭遇瓶颈时,也强调“城市和乡村必须成婚,这种愉快的结合将迸发出新的希望、新的生活、新的文明”{8}。

    二、生态建设的要求

    1226年,成吉思汗率大军出征西夏。路经鄂尔多斯,他的马鞭突然掉地,大叹这里的景色,并说死后愿葬于此地。{9}征战几十年,见多识广的一代天骄这样看重鄂尔多斯草原,可见当时生态环境的优良秀美程度,甚至《蒙古游牧记》《理藩院则例》认为成吉思汗死后就葬于伊金霍洛旗。{10}传说中成吉思汗对此美景吟诵的赞美诗句:“花角金鹿栖息之所∕戴胜鸟儿育雏之乡∕衰落王朝振兴之地∕白发老人享乐之邦”,已刻印为伊金霍洛人的历史记忆,延伸发展到当代的生态建设中,成为生态文明观念的源泉之一。

    从清朝末期到上世纪50年代,伊金霍洛旗和鄂尔多斯其他地区一样,经历了三次农业大开垦,生态环境遭到严重破坏。在民族文化记忆的召唤下,经过近四十年的艰苦奋斗,伊旗的生态环境已大有改观。此时却又要面临在工业化、城市化中选取何种发展方式的艰难抉择。放弃以钢筋水泥森林推进的方式,维护草原生态的完整健康发展,建设草原生态城市,这是伊金霍洛生态建设要求的结果。陈育宁教授的研究成果表明,“在三次大开垦中,被认为是先进的农业越是向这里大力推广,这里沙漠化的发展就越严重。相反,在三次大开垦的间隙期,游牧民族占据这一地区,农业衰落了,畜牧业发展了,这种退耕还牧的结果,却使植被得到一定程度的恢复,沙漠化的发展受到一定的制约”{11}。可见影响力相对较弱的农业生产尚且会对生态环境构成如此威胁,如果以传统工业化、城市化方式来开发伊金霍洛草原,会有什么样的灾难性后果就可想而知了。伊金霍洛旗为进一步保护生态成果,让生态环境得到自然恢复,把农村牧区近一半的超出环境承载能力的农牧民转移出去,努力实现市政府提出的为转移农牧民提供一套住房,找到一份工作,落实一份社保,发放一份补贴的“四个一”配套工程。这在减轻环境压力的同时,也为仍然留居于田园牧场的劳动力提供了更多发展的空间和机会。陈教授这一研究成果还表明,要使草原生态系统得到恢复和健康发展,在这一环境中的人类活动必须是经过历史检验有利于生态环境发展的行为,比如适当的畜牧业。那么相应的,建设草原生态城市,必须要选择城市建设文明成果中那些不会对生态环境造成威胁、顺应自然规律的建设方法来实施,这样才能达到城市建设和生态建设互相支持、互相促进的良好效果。在特定的地理环境中,城市建设尊重生态环境的要求,其实也是在尊重全体市民的集体选择,因为“城市研究最终还表明存在一种集体的记忆力,这种记忆力通过一种惊人的稳定的永久性表现出来”{12}。一座城市,必须拥有从过去到今天并一直走向未来的“集体记忆”,才算得上是活的城市,而与草原祖先代代生息于此的一草一木都成为了历史记忆的内容。伊金霍洛旗严格的生态建设要求,为未来的草原城市充满活力提供了保证,其重要的思想源泉就是这种“集体记忆”。

    三、经济转型的需要

    “除了极少数辉煌的城市建设成就是‘专制行为’的产物外,没有哪一个现实的城市规划不知道在长时段内要与经济发展的趋势结合起来”{13},将伊金霍洛建设成城乡一体的草原生态城市,当然也要考虑在这个城市结构里经济活动的形式和经济发展的可持续性。被划入城市范围的田园和牧场上如果不能产出高于此前的经济效益,那么新市民即使得到了相对的社会地位、经济收入的制度保障,也不能够成长为草原城市经济活动的有力主体,“城乡一体”便不能成立。当前自上而下倡导的经济发展转型、创新,恰好为这个城市体系提供了经济多元发展的契机。换言之,建设城乡一体的草原生态城市是当前经济转型的需要。伊金霍洛旗作为鄂尔多斯市经济发展的一个重要增长极,经济社会的跨越式发展有赖于富集的煤炭资源,这种以不可再生资源支撑的经济体系终有一天会停止运转。为了实现经济的可持续发展,除了大力开发以煤炭深加工为核心的延伸产业外,更多的努力应投放到以城乡一体为框架的草原城市经济产业多元化上来。

    伊金霍洛旗的城市功能定位为“打造宜居宜业、文体休闲、生态园林城市”,着力培养草原生态城市内部可良性循环的经济模式,发展绿色功能型城市,在建设理念上明显区别于引入大型工业企业先发展再治理的传统做法,准确把握了科学发展观的内涵,为城市和经济的可持续发展打下了坚实的思想基础。在这样的努力方向下,经济转型、产业多元化应首先加强对传统产业的改造升级,然后再有序增加经济新元素。比如农畜产品的深加工、文化旅游的科学规划、生态旅游的推广宣传、文化产业的探索开发,在对这些经济产业进行“高起点规划”的过程中,毫无疑问,经济转型下的产业设计必定要遵循维护生态环境、促进生态建设的原则,“城乡一体”,通盘考虑,科学合理地推进经济转型、城市建设两方面互相促进、相得益彰的城市化、现代化进程。

    四、结束语

    综合以上论述,我们认识到,作为一座城市,应该因地制宜地坚持和培养自己独有的城市个性。以伊金霍洛旗城市建设的既定目标来看,未来的伊金霍洛将是一座城乡一体、生态环境优良、草原文化浓郁的魅力之城。众多研究蒙古民族的史料中,都将美好的人和事物用“月儿般”来描述,若用这样富有诗意的形式来概括伊金霍洛未来的城市形象,“草原之月”,或可为表述之一种。

    注 释

    {1}罗斯穆森《城镇与建筑》。

    {2}《明日的田园城市》14页。

    {3}《成吉思汗与今日世界之形成》7页。

    {4}《草原帝国》114页。

    {5}《蒙古秘史》257页。

    {6}《成吉思汗与今日世界之形成》10页。

    {7}《成吉思汗箴言·二十九》。

    {8}《明日的田园城市》9页。

    {9}《蒙古秘史》263页。

    {10}《蒙古秘史》267页。

    {11}《我与鄂尔多斯学》160页。

    {12}《城市规划方法》116页。

    {13}《城市规划方法》116页。

    参考书目

    {1}特·官布扎布、阿斯钢译:《蒙古秘史》(现代汉语版),新华出版社。

    {2}美,杰克·威泽弗德著,温海清、姚建根译:《成吉思汗与今日世界之形成》重庆出版社。

    {3}陈育宁著:《我与鄂尔多斯学》,宁夏人民出版社。

    {4}英,埃比尼泽·霍华德著、金经元译:《明日的田园城市》,商务印书馆。

    {5}法,让-保罗·拉卡兹著,高煜译:《城市规划方法》,商务印书馆。

    {6}法,勒内·格鲁塞著,谭发瑜译:《草原帝国》,青海人民出版社。

    作者:朱建强,达拉特旗第一中学高级语文教师

    来源:奇朝鲁、云卫东、吉日嘎拉图主编:《成吉思汗文化与伊金霍洛--伊金霍洛旗2010成吉思汗文化论坛文集》内蒙古大学出版社,2011年1月版

微信订阅号:caogenzhiku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据有关资料,我国目前已经提出专名的地方学有北京学、上海学、香港学、澳门学、台北学、闽南学、晋学、武汉学、南京学、西安学、青岛学、开封学、温州学、鄂尔多斯学、扬州学、泉州学、洛阳学、三峡学、广州学、杭州学等。亿万先生地方学方兴未艾,以后还会出现很多。随着互联网时代的到来,需要各个地方学的研究成果,集中展现在同一个互联网平台,发挥整体正能量。我们应该努力使更多的人们,能够静下心来,深入思考问题。提高全民素质,使更多的人们认识和把握人类社会发展的必然规律,这或许就是地方学研究的宗旨。联系邮箱:baohaishan1960@163.com
最新评论 更多>>

亿万先生 更多>>
  1. 在第三届成吉思汗文化论坛闭幕式上..
  1. 鄂尔多斯文化走向世界的新视野
  1. 2011成吉思汗文化论坛闭幕式上学术..
  1. 对三届成吉思汗文化论坛之我见
  1. 伊金霍洛2011成吉思汗文化论坛开幕..
  1. 北京学研究基地首席专家张妙弟教授..
  1. 论蒙古人“烧饭礼俗”的文化含义
  1. 成吉思汗文化遗产的传承与开发
  1. 弘扬成吉思汗文化的产业新模式:天..
  1. “必力克”箴言对草原文化的传承与..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
亿万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