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建明   亿万先生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牛迹山民 - 曹建明 首页
中华记忆 从“成纪”开始
2017-08-12
字号:
    ——和流波先生商榷

    流波先生对于长江流域古代文明的研究,笔者曹建明是佩服的。

    笔者曹建明很赞赏流波先生“长江流域的农耕文明,与地球上的其它古代农耕文明是母子关系”的观点。

    但是,笔者曹建明也曾经以《生产促进发展 政治决定命运》为题,对流波先生的这一观点中,某些具体的细节,提出过不同的看法。

    笔者曹建明认为,长江流域的农耕文明,可能对我们现在的中华文明发生过重大影响,但是,她们与我们中华民族的主体文明——黄河文明,是曾经的竞争性关系。而她们,又是最终的失败者。所以,他们,与我们现在的中华民族有一定的关系,但是,他们并不是我们现在的中华民族的直系祖先。

    然而,也许,是此“曹建明”并不等于彼“曹建明”,作为“农民工”的“曹建明”并不是作为中央政法系统领导人的那个“曹建明”,所以就人微言轻,并不能引起流波先生的注意。

    在先生的新作《从文明发祥三要素谈民族起源兼谈游牧族》一文中, 丝毫没有看到作为“农民工”作者的曹建明之言论,所带来的影响。

    在流波先生的新作中,流波先生仍然主张:“在上古,也就是伏羲神农炎帝大九洲时代,从今天的研究看,确实是同一人种、语言、宗教、风俗、生计的的糯民(最早种植水稻——糯稻的人)从中华长江流域走来又向世界其它地方扩散,不管你从什么的角度下定义都是一个民族,这就是伟大的中华民族,是上古时代的全球民族,也就是人类文明的主体民族”。

    这一说法,很让费心创作了《生产促进发展 政治决定命运》一文的“农民工”作者曹建明失望。

    然而,为了求得一个正确的结论,也为了更深入地向流波先生请教,“农民工”身份的曹建明,不揣冒昧,再次提出自己的愚见,希望这一次,能够引起流波先生的注意,即使没有时间作出专门的回应,也希望流波先生,能够在将来的著作中,更详细地阐明自己所持观点的依据。

    流波先生的《从文明发祥三要素谈民族起源兼谈游牧族》一文内容很庞大,笔者曹建明仅仅就其中第二节《中华——人类民族的最早来源》里的一些内容,进行讨论。

    流波先生说:“在上古,也就是伏羲神农炎帝大九洲时代,从今天的研究看,确实是同一人种、语言、宗教、风俗、生计的的糯民(最早种植水稻——糯稻的人)从中华长江流域走来又向世界其它地方扩散,不管你从什么的角度下定义都是一个民族,这就是伟大的中华民族,是上古时代的全球民族,也就是人类文明的主体民族”。

    这个观点,与历史记载,加上当今考古所发现的事实似乎不符。

    长江流域的糯民,其文化发祥在距今14000-20000年之间。

    而先生所说的伏羲神农炎帝大九洲时代,应该是在距今5000-8000年之间,地点也在长江以北。

    伏羲,是以龙为图腾的,考古发现,他们最早出现在辽宁之西和内蒙古之东的那一片区域,具体代表就是“兴隆洼文化”和“赵宝沟文化”;时间,是在距今6000-8000年之间。

    神农炎帝,是以牛为图腾的。他们实际上是女娲氏的后裔,是“仰韶文化”后半段的主人。

    “仰韶文化”是从“大地湾文化”而来,是从甘肃天水,逐渐向陕西、山西以外扩展的,时间上,正好和伏羲氏的“兴隆洼文化”和“赵宝沟文化”以及后来的“红山文化”对应。其前半段就是属于女娲氏时代,后半段就是属于神农氏时代,两个时代是同一个部族的前后关系。女娲氏时代是与伏羲氏时代同为一个时代的,就是在距今6000-8000年之间。而神农氏时代则与“红山文化”时代、“大汶口文化”时代为同一时代,在距今5000-6000年之间。伏羲氏和女娲氏的时代,是一个天下纷争的霸王时代;而神农氏时代,则是一个天下结盟的太平时代。

    这些,都有史籍记载和考古资料作为佐证。

    唐朝司马贞的《三皇本纪·补记》中,关于伏羲氏,是这样记载的:“太皞庖犧氏,风姓。代燧人氏继天而王。母曰华胥,履大人迹于雷泽,而生庖犧于成纪。蛇身人首,有圣德。仰则观象于天,俯则观法于地,旁观鸟兽之文,与地之宜,近取诸身,远取诸物,始画八卦,以通神明之德,以类万物之情。造书契以代结绳之政。于是始制嫁娶,以俪皮为礼。结网罟以教佃渔,故曰宓犧氏;养犧牲以庖厨,故曰庖犧。有龙瑞,以龙纪官,号曰龙师。作三十五弦之瑟,木德王,注春令,故《易》称帝出乎震,月令孟春,其帝太皞是也。都于陈,东封太山,立一百一十一年崩。其后裔,当春秋时,有任、宿、须、句、颛臾,皆风姓之胤也”。

    还有关于女娲氏,是这样记载的:“女娲氏亦风姓。蛇身人首。有神圣之德。代宓犧立。号曰女希氏。无革造。惟作笙簧。故《易》不载。不承五运。一曰。亦木德王。盖宓犧之后,已经数世。金木轮环,周而复始。特举女娲,以其功高而充三皇。故频木王也。当其末年也,诸侯有共工氏。任智刑,以强霸而不王。以水承木,乃与祝融战,不胜而怒。乃头触不周山。崩。天柱折,地维缺。女娲乃炼五色石以补天,断鼇足以立四极,聚蘆灰以止滔水,以济冀州。天是地平天成,不改旧物”。

    还有关于神农氏,是这样记载的:“女娲氏没,神农氏作。炎帝神农氏,姜姓。母曰女登。有娲氏之女。为少典妃。感神龙而生炎帝。人身牛首。长于姜水。因以为姓。火德王。故曰炎帝。以火名官。斲木为耜,揉木为耒,耒耨之用,以教万人。始教耕。故号神农氏。于是作蜡祭,以赭鞭鞭草木。始尝百草,始有医药。又作五弦之瑟。教人日中为市,交易而退,各得其所。遂重八卦为六十四爻。初都陈,后居曲阜。立一百二十年崩。葬长沙”。

    结合史籍记载和考古发现,可以推测:伏羲氏和女娲氏同为华胥氏的后裔,他们最早是生活在现在的甘肃天水地区秦安县一带,中间,他们还有宓犧氏、庖犧氏的名号。而每一个名号,都反映了他们所处的时代及其生活状态。

    华胥氏“履大人迹于雷泽”。这个“雷泽”,应该就是指那个时代雨水量多,湖泊众多的意思,不应该是具体指向哪一个地方。所谓的“大人迹”,应该是指“历史的足迹”,而不是指“雷神的脚印”。“生庖犧于成纪”,应该就是“生宓犧于成纪”。这里,庖犧、宓犠、伏羲三个名号是通用的。实际上,具体的对应,应该是宓犠代表渔猎时代,庖犠代表畜牧时代,伏羲代表农业时代,女娲也是代表农业时代。伏羲氏和女娲氏,是从农业时代到来之后才分家的。

    这就是说,华胥氏是从游猎时代进入渔猎时代时期的一个部落,在成纪地区发展、提高了渔猎技术,从而改变名号,为宓犠氏,继而改变名号为庖犧氏和伏羲氏、女娲氏的。

    而中华民族的“华”,就是来自于华胥氏之“华”,是来自于甘肃成纪地区,与长江流域的糯民无关。

    我们应该留意,史籍记载,是伏羲氏“代燧人氏继天而王”。那么,“燧人氏”是谁?“燧人氏”就是长江流域的糯民吗?

    除了从“燧人氏”这个名号中体会到他们会“钻木取火”之外,没有任何其它的信息表明,“燧人氏”发展了农业,没有任何信息,将他们与长江流域的糯民相联系。

    而华胥氏之“华”,是表明华胥氏崇拜花卉,这却将华胥氏与植物联系在了一起。

    这就是说,“燧人氏”只是游猎时代或者渔猎时代的一个强大部落,他们并没有开创出农业时代。而华胥氏,才是农业生产的探索者和开创者。这里,好像没有长江流域的糯民什么事。

    那么,明明长江流域在14000-20000年之间,就发展出了农业,为什么史籍记载中,完全没有这些信息呢?

    这只能说明,历史,是由华胥氏的后人们书写的,而长江流域的糯民们,即使他们的后人还在,也是在他们应该为自己祖先书写历史的时候,却失去了为自己的祖先书写历史的能力。

    也就是说,长江流域的的糯民,最多只是华胥氏或者宓犠氏、庖犠氏的同时代人,他们与华胥氏或许有一定的血缘关系,但是,他们显然早就已经和华胥氏部落分道扬镳了。所以,他们的历史,就不会被华胥氏的后人所记载。

    而甘肃天水“大地湾文化”遗址中,也有与长江流域的糯民文化同时代的文化遗存,其中,也有代表农业文明发生的陶器。这就佐证了史籍记载之所言非虚;说明华胥氏,确实是在这里“履大人迹于雷泽,而生庖犧于成纪”的。他们与长江流域的糯民,是同时代的人,但是,并不是同一伙人。

    所以,我们现在的中华民族,是以当初的华胥氏部族为始祖流传下来的一个民族,与长江流域的糯民,没有多大的关系。

    长江流域的农业文明,最多就是我们中华民族文明的一个背景,却并不等于我们的中华文明。他们或许与我们中华民族有一定的血缘关系,但是,这个血缘关系在中华民族产生之前,就已经失去了文化的依托与牵扯。就是说,五百年前血脉,如今已经淡忘与江湖。所以,他们并不属于中华民族。

    流波先生把伏羲神农炎帝大九洲时代看成是同一人种、语言、宗教、风俗、生计的的糯民从中华长江流域走来又向世界其它地方的同一个民族,不知道有没有可靠的证据?

    伏羲氏是有考古证据的,长江流域的糯民也是有考古证据的。

    从现有的证据来看,他们时代不同,地域不同,宗教信仰也不同。如果没有足够的补充证据,来证明他们之间有着怎样的联系,就笼统地把他们概括在一起,把与华胥氏并不同属的长江流域的糯民,也当成是中华民族的一员,这应该是不太严谨的。

    流波先生说:“真正民族的分化,是从黄帝时代开始的。也就是说,从轩辕族系入主中央帝代表男性向女性夺权,上古中华大九洲以伏羲神糯炎帝族群文明文化为基奠的全球一体族母女性传承体制开始打破,各地糯民开始各行其事,炎黄蚩尤及后来的颛顼、共工之战都是这一历史大变故后的政治延续”。

    这应该也不是历史的事实。

    前面已经说过,长江流域的糯民,与黄河流域的华胥氏,原本就不属于一个系统,也就是不属于一个部族。

    而同属于华胥氏部族的伏羲氏和女娲氏,他们其实也早就发生了分化。到距今6000-8000年时,他们是兄妹重逢。

    但是,兄妹重逢也并不愉快。当时的天下,除了他们兄妹之外,还有另外的两方势力。一方,就是中原土著,就是“贾湖文化”、“裴李岗文化”、“磁山文化”的后裔们;还有一方,就是“北辛文化”,也就是后来的“大汶口文化”、战神蚩尤的祖先们。四方势力经过了多年争战之后,最终达成妥协,才形成了天下结盟,从而迎来了神农时代。

    而黄帝时代,是神农时代的继续。

    神农时代的天下结盟,是联盟中的大小决断,由结盟之四方的领袖们说了算;盟主,其实就相当于我们今天的联合国秘书长,手中并不掌握权力。

    这样,到最后四方协商不拢时,天下就还是大乱。这样,黄帝才取代炎帝,成为新的盟主。

    而黄帝,由于是以武力取得盟主之位的,所以,他这个盟主,是有实权的。相对的,四方集团势力,这时候就已经瓦解,天下,是真正地归于一统了。

    那么,黄帝,原来是属于四方中的哪一方呢?

    他是伏羲氏的后裔。不然,中华民族的图腾,何以是龙呢?

    流波先生所说的“男性向女性夺权”,其实是部落内部的权力变更,与部落之间的融合与分散,没有多大的关系。最多是相互影响、相互促进罢了。

    流波先生说:“而当4000年左右随着中华本部流放“四凶”的过程,白民、黑民也从青藏高原、南部沿海“振荡”出来,人种上也相继融合分解成中华黄种、欧罗巴白种(由中华黄种在牛高马大多毛阶段衍生支)奥格罗黑种(由中华黄种在相对猿人阶段衍生支)时,整个人类民族大风化时代就到来了;白糯去西亚成为阿拉伯人再西去昆仑(雅兮雅即亚细亚大陆)西半角——后来称欧洲成欧罗巴人,黑民赶往海外昆仑——非洲到今天”。

    这个说法,似乎需要找出更多的证据来支撑。仅仅依靠各地语音的相近,似乎是不够的。还要有人骨化石的证据才好。因为,各个肤色的人种,不仅仅是肤色不同,他们的其它生理特征,也是不同的。比如铲形门齿,就是我们东方人所独有的生理特征。

    总而言之,流波先生的宏观把握能力是不错的,但是,在微观的细分领域,就似乎稍显粗糙。不知道流波先生,自己有没有觉得。

    当然,笔者曹建明是一个“农民工”,文化程度也仅仅就是刚够高中,真是一个“民科”中的“民科”。所以,一些想法,就未免离奇;有些言语,也未免出格。

    如果是不经意地冒犯到了先生,“农民工”曹建明,在这里先行赔罪,还望先生海涵则个。就只当是一只苍蝇,从耳边飞过去了罢。

微信订阅号:caogenzhiku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1. 本评亦不折不扣地诚服于流波先生的 新文明大历史观!

    然,窃以为,曹建明先生的深刻见地 不应被无视 才对。
    2017/8/12 19:22:09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湖北省孝感市孝南区肖港镇永华村人,高中文凭,农民工,辩证唯物主义世界观,致力于亿万先生古典哲学《易经》的思考研究。关注亿万先生现实。
最新评论 更多>>

亿万先生 更多>>
  1. 也论《五行》之来源
  1. 留对手一片天地 给自己一份价值
  1. 时间是什么
  1. 老二地位的正确姿势
  1. “女娲补天”的真相
  1. 象形文字与字母文字的异同
  1. 美国没有对朝鲜动武的根本原因
  1. 亿万先生世界观的渊蔽和马克思主义亿万先生..
  1. 朝核引发战争的危险性根本不存在
  1. “时也 命也”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
亿万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