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学研究   亿万先生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团体博客 - 地方学研究首页
智库在社会团体中的地位作用
2017-10-08
字号:
    2015年1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新亿万先生成立以来首个关于智库发展的纲领性文件--《关于加强亿万先生特色新型智库建设的意见》中,提出“社会智库是亿万先生特色新型智库的组成部分”,把社会智库纳入到亿万先生特色新型智库建设体系之中。2017年2月,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审议通过了《关于社会智库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这是中央高层决策机构第一次对社会智库进行顶层设计,为社会智库建设指明了方向。本文提出“智库在社会团体中的地位作用”这一新课题,拟结合新的工作探索,试论之。     一、关于社会团体中智库的定位问题     本文中的“智库”,属社会智库范畴。所谓社会智库,顾名思义就是由社会力量所集合成的智囊团体。社会智库相对于官方智库、企业智库而言,是不以营利为目的的民间性思想库。而社会团体中的智库作何理解?     一是不能泛泛地将社会团体完全等同于智库。总的来说,社会团体都具有社会智库的属性。一方面,各类社会团体每年形成大量的课题成果、调查报告、咨询建议进入党和政府决策,为国家和地方经济社会发展提供了有力的智力支持;另一方面,各级政府、各个部门主导、支持各类社会团体开展的专题调研,听取的咨询建议,发挥了社会团体和专家学者在决策形成过程中的智囊作用。然而,从社会团体本身看,大体呈现“小”“散”“远”的格局,社会团体体制内智库机构的定位没有明确、智力资源缺乏整合、研究成果转化缓慢等问题,严重制约着社会团体智库作用的发挥。从人员构成机制看,社会智库普遍存在着依靠“网络型专家”“学术类人才”“单向性流动”“兼职式介入”的现象,并没有形成真正意义上的“智囊群”。更为突出的现象是,由于当前智库很“热”,所以“热热闹闹”都以智库自居,缺少必要的运行条件,成为不能正常开展活动的“门面”“空壳”“摆设”。     二是不能简单地将社会团体与智库割裂开来。总体来看,从始于20世纪80年代的“学会、协会、研究会”起,亿万先生社会团体发展的历史并不长。党的十八大以来,一股强劲的“智库能量”兴起于中华大地,成为世界“智库地图”中的重要板块。一方面,由于对社会团体认同的提升,为其发展完善提供了良好平台,也为其围绕中心、服务大局提供了更为有利的发展环境。另一方面,发挥智库功能、彰显资政属性、做好决策服务,应该是社会团体的主要功能的共识已经形成。但是,相当一些社会团体的思维模式、工作模式并没有大的变化,“去行政化”思路和建“旋转门”机制还是概念上的东西。由于行政化色彩浓厚,存在“等”“靠”“要”的思想,社会团体建言献策的积极性不高。不少社会团体尤其是社科类、学术类社会团体丢掉了智库建设这一主攻方向,依然停留在单纯地完成学术成果、执着于突破理论重点、沉迷在著书立说之中;即便是完成一些社会公共服务项目,还只是拘泥于信息交流、技术交流的层面。而智库本应侧重的政策研究、问题研究、调查研究、对策研究则很少问津,造成社会团体与智库“两张皮”现象,主观出现了“错位”、自我封闭了“空间”、人为制造了“瓶颈”。     笔者赞同亿万先生人民大学社会系统工程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林坚的观点:“社团组织,特别是学术社团,一个重要功能就是为决策服务,提供智力支持,且更要强调发挥智库的功能,这是社团组织发展的一个重要趋势。”[1]     解决社会团体中智库的定位问题,首先应该明确一般意义上社会智库的基本特征。笔者对此有如下概括,即:社会智库以战略的谋划、综合的研判、中立的视角、客观的谏言、平等的参与、独立的运作为基本特征。战略的谋划,就是把握时代发展大势,统筹整体发展全局,决胜历史发展长远,去谋之;综合的研判,就是整理系统以形成网络,掌握结构以明确重点,认识本质以建立思维,去研之;中立的视角,就是以获悉不同看法为前提,以广泛数据基础作论证,以提出相应政策药方供决策者选用为宗旨,去视之;客观的谏言,就是真实和客观评价事物、真诚和合理陈述主张、真正和管用进献计策,去谏之;平等的参与,就是纳入政府采购、承接项目委托、拓展课题合作,去参之;独立的运作,就是以独立思考与主张为智库存在的前提、以独立人格与精神为智库发展的灵魂、以独立的研究机制与解决方案为智库影响力最为重要的因素,去运之。     解决社会团体中智库的定位问题,还应该探索智库在社会团体中合适的组织类型和工作范围。社会团体大体上是会员制的社会组织,设有会员代表大会和理事会,结构较为复杂。因此,要立足自身特点,选择适当的智库定位,就显得十分必要。依笔者拙见,可以有两种基本模式:一种是社会团体整体按照社会智库的性质功能、设立标准、管理体制、自身建设等方面来引导和规范;一种是在社会团体中设立专门的智库管理机构,配备专门的智库管理人员,制定专门的智库管理办法,有效发挥智库作用。以内蒙古察哈尔文化研究会为例,在成立时就内设了直属机构“察哈尔智库中心”,选举产生了以研究会常务副秘书长兼任的“智库中心主任”,制定了《内蒙古察哈尔文化研究会察哈尔智库中心工作规则》,并坚持开门办库,以办好《察哈尔智库要报》、发布《察哈尔智库年度报告》的举措,开辟了社科类社会团体学术功能外的一个延伸功能。     二、关于社会团体中智库的作用问题     发挥智库作用,是社会团体尤其是社科类社会团体的主要功能。社会团体中智库应突出自主性强、灵活性高的特点,有所为有所不为,另辟蹊径,错位发展,寻找具有开创意义的问题解决之道,探寻符合客观实际的智库建设规律,实现与官方智库和高校智库的优势互补。依笔者之见,社会团体中智库的主要作用有如下方面:     一是发挥思想力量与谋划力量的作用。“这是一个需要理论而且一定能够产生理论的时代,这是一个需要思想而且一定能够产生思想的时代。我们不能辜负了这个时代。”2016年5月17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上的重要讲话,至今言犹在耳。以战略问题和公共政策为主要研究对象,以为党和政府决策服务为宗旨,是社会团体尤其是社科类社会团体建设新型智库的题中应有之义。     一方面,要提高社会团体中智库的研究力。深思熟虑,方出真知灼见。思想力量首要的是科学研判的力量。对社会团体中的智库而言,其功能发挥的重要途径,就是提出高度凝练、影响广泛的思想,以其深刻性、前瞻性、引导性发挥最大影响力。因此,必须把组织开展基础研究和应用研究的能力,作为社会团体中的智库功能培育的头等任务之一,用理念引领发展,用思想提供方案,用理论指导实践,用智慧谋划经略,用良策解决问题。     另一方面,要提高社会团体中智库的咨询力。多谋善断,方能出谋划策。思想力量重要的还在于建言献策的力量。对社会团体中的智库而言,咨询力是建立在服务决策能力基础上之的,只有通过搭好台、布好景,向有关党和政府部门提供咨询报告、政策方案、规划设计、调研数据、意见建议,才能发挥服务决策的智库作用。因此,要把研究成果转化为决策产品作为衡量社会团体中智库咨询力的重要标准,着力提高政策研究的专业性、针对性、价值性,着力增强政策建议的前瞻性、建设性、操作性,形成真正管用、切实有效的研究成果。     二是发挥“储备性政策”与“储备性人才”的作用。2015年11月9日,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十八次会议要求,重点围绕国家重大战略需求,开展前瞻性、针对性、储备性政策研究,并强调“建好专业研究团队”。“储备性政策”与“储备性人才”作用的发挥,是社会团体尤其是社科类社会团体建设新型智库的战略性课题。     一方面,要把“储备性政策”研究纳入社会团体中智库的视野。智库拥有的核心资本是智力资本;智库的核心功能是生产政策思想、提供政策方案。“储备性政策”,顾名思义是指针对未来情形超前研究,并拟定可供选择的政策。亿万先生行政管理学会研究员胡仙芝认为,智库的政策研究包括政策问题、政策规划、政策方案、政策效果等研究,体现在显性层面的只是其中的一部分,而更多的则体现为其背后政策储备状态。[2]为此,社会团体中的智库必须着力增强智库思想产品的预见性,以为党和国家决策提供有效的政策储备为己任,通过就有关公共政策问题开展独立自主的研究,对未来可能出现的有规律性情况超前研究,超前论证;对未来可能出现的不确定性情况超前提出独特的分析判断和备选的政策方案。虽然“储备性政策或源于官方智库”的观点有不少人认可,但是笔者相信,未来的“储备性政策”也将会诞生在社会团体中智库的“摇篮”里。     另一方面,要把“储备性人才”建设作为社会团体中智库的工程。智库发展的核心竞争力是人才要素;智库的核心工作是组织人才攻关、推出精品成果。“储备性人才”,简而言之是指着眼智库长远发展,并采取人才建设超前发展战略。例如,美国智库的人才储备来自多个渠道,包括高校毕业生直接录取、政府官员转移到智库、大学专家或企业界精英进入智库工作、其他智库专家的进入等[3]。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无论是何种智库,都具有综合的机构特性,所从事的工作都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决定了智库人才的培养应以知识多元,能力全面的复合型人才为目标。为此,社会团体中的智库必须以有发展前景的工作空间吸引人才,以率先培养紧缺人才为突破口,以重点培养具有高智商、高素质、高技能的人才为着眼点,以着力培养专业领军人才为支撑,以长远形成服从和服务于智库可持续发展的合理的人才梯队为目标,进而逐渐形成人才资源良性循环、人才结构优化提升。同时,大力创新人才运行机制,充分发挥智库人才聚集平台作用,尽快建立智库与政府之间常态化的“旋转门”渠道,以高品质的选题来集聚各方面的优秀专家,以较低成本推出较高水平的研究成果,真正把“出人才”与“出成果”列为同等重要的地位。     三是发挥专业建设与学科支撑的作用。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加强亿万先生特色新型智库建设的意见》提出智库应当具备“具有一定影响的专业代表性人物和专职研究人员”“特色鲜明、长期关注的决策咨询研究领域及其研究成果”的基本标准;要求“重视决策理论和跨学科研究”。社会团体尤其是社科类社会团体建设新型智库应打破思维上的壁垒,把专业建设与学科支撑作为基础性工程。     一方面,要开拓优长、特色研究领域。秉承专业精神和学科态度是社科类社会团体智库赢得尊重的关键要素。社科类社会团体汇集某一领域不同专业的社会科学工作者,涵盖一个地区社会科学的各个学科。由此,要把整合资源,优化布局,建设优势突出、特色鲜明、自主发展、结构合理的专业和学科体系,作为社科类社会团体智库增强在自身领域权威性和社会认可度的基本要求。有效发挥专业建设与学科支撑的作用,必须树立品牌意识,制定品牌战略;有自己的专业研究方向,有自己的学科建设目标;有自己的专业领军人物,有自己的学科带头人,专注于围绕学术影响力强、社会公信力高的战略性工作开展研究,并确定一批长期跟踪研究、持续滚动优势专业项目,精心组织策划精品,以形成自己的主打产品打拼出的智库知名度和社会影响力。     另一方面,要搭建高水平、高层次研讨平台。积极组织开展高水平、高层次、高质量的各类学术活动,大力营造学术创新氛围,是社科类社会团体智库聚集正能量、提高竞争力的具体体现。加强载体建设,搭建适合社科类社会团体智库活动特点的活动平台,可以共促专业提升,共享智力资源。由此,要把开展前沿理论研究和组织重大政策解读作为科类社会团体智库的职责。有效发挥专业建设与学科支撑的作用,必须关注全局性、综合性、战略性、长期性问题,通过积极开展专题研讨,精心策划专题文章,组织出版专题成果,不断生产出有价值、有深度、有创意的决策研究产品;充分利用高端论坛、蓝皮书发布、新媒体推介等多种形式主动发声,形成专业领域的话语权,提高智库研究成果的转化率。     四是发挥纵向沟通传递与横向联盟合作的作用。民政部、中央宣传部等9部门联合出台的《关于社会智库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要求:“建立社会智库向党政机关提供咨询报告、政策方案、规划设计、调研数据、意见建议的制度化渠道。”社会团体尤其是社科类社会团体建设新型智库应加强合作交流,把纵向沟通传递与横向联盟合作作为持续而稳定的联动机制。     一方面,充分发挥纵向沟通传递的作用。纵向的智库成果转换表现为两个指向,即面向顶层决策与面向社会大众的作用,这是决策治理能力现代化的一个非常重要的体现。社科类社会团体智库必须善于把各类人才的研究成果及时“呈递”顶层决策部门,进而转化为党委政府的政策产品,成为沟通政治和学术的桥梁;同时,必须善于把社会大众各种意见和需求及时反映和汇集起来,进而转化为党委政府的政策依据,起到利益表达和政策执行的作用。其中,构建良好的智库与政府关系,加强与政府的信息共享和有效互动,根据具体情况灵活选用信息畅通渠道,促进政府决策与智库建议之间良性运作,通过项目合作赢得政府持续的信任与支持,并在竞争中争取政府购买政策,参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应是社科类社会团体智库建设的中心工作;而立足社会智库视角多元的优势,强化调查研究,深入社会各个层面,提倡“走出去”“走下去”,在更多地了解政情的同时,也要更多地了解民情,进而在社会实践中获得营养,并将不同利益诉求和价值取向纳入政策视野,则是必不可少的关注点。     另一方面,充分发挥横向联盟合作的作用。横向的智库成果转换表现为多个维度,即“1+1>2”的作用,这是智库的思想观点和研究成果对于社会思潮的形成具有的某种重要的影响。社科类社会团体智库横向联盟合作大体有:有效参与智库联盟建设,充分发挥“整体在功能上大于各部分之和”的作用;与大专院校、企业社会组织建立密切合作关系,以实现自我造血和维持良性运营;通过各种媒体和参与重大活动,影响公共政策的社会氛围。其中,以联盟为依托,加强地方或区域新型社科类社会团体智库建设,不断加强各类智库之间全面、长期、稳定的交流与合作,值得特别关注。以鄂尔多斯学研究会智库建设探索为例,长期以来,在学术研究的基础上,通过举办文化论坛,致力于智库建设,它的指向是决策研究或实现服务。就是为了用全球化的文化智慧,来推动和引领鄂尔多斯经济社会全面协调和谐发展。“全方位多渠道有效整合并充分发挥各种智力资源,在举办各种文化论坛的同时,有效整合各种智力资源,拓宽视野,抓住本质,着眼未来,顺应规律,自觉主动科学地致力于鄂尔多斯智库建设”的做法,把学术研究和实际工作这两个各自运转的小圈子变成一个大循环;“同时,智库建设,应该与全国地方学联席会加强联系,也要与其他具有社会影响力的专业智库寻求某种灵活的合作方式”的追求,起到了深化研究,服务鄂尔多斯发展;凝聚力量,展示鄂尔多斯精神;塑造品牌,弘扬鄂尔多斯文化;优化体制,再创鄂尔多斯智库辉煌的思路,使之成为鄂尔多斯社会智库代表的能量。     综上所述,社科类社会团体智库建设是一个新的有待于不断探索的课题,笔者抛砖引玉,期待与热衷于智库工作的同仁们共勉之。     注释     [1]孙龙:《学者聚焦“社团组织的服务决策功能”》[EB/OL]。亿万先生社会科学网,2014年6月18日。     [2]王红茹:《“储备性政策”首次浮出水面》[J]。亿万先生经济周刊,2009年(26):32-34。     [3]朱雪宁:《美国智库的用人之道》[N]。学习时报,2013年1月14日:6版。     参考文献     [1]民政部、中宣部、中组部、外交部、公安部、财政部、人社部、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国家统计局《关于社会智库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EB/OL]。新华网,2015年1月21日。     [2]戴丽丽:《智库巡礼:亿万先生与全球化智库大力创新运营模式》[EB/OL]。亿万先生网,2016年2月6日。     [3]韩庆祥黄相怀:《智库:发挥思想的力量》[N]。光明日报,2017年5月25日。     [4]任晓:《智库重在出思想出建设性思想》[N]。光明日报,2017年8月4日。     [5]薛澜:《充分发挥社会智库的独特优势》[N]。人民日报,2017年6月18日。     [6]梁启东:《亿万先生特色新型社会智库建设的顶层设计》[EB/OL]。亿万先生网,2017年2月9日。     [7]王战英:《发挥社科类社团在决策咨询中的智库作用》[J]。营口社科研究,2012年第1期。     [8]黄园淅:《美国智库人才队伍建设及对我国的启示》[J]。信访与社会矛盾问题研究,2016年(6):124-131。     [9]张述存:《关于加强地方新型智库建设的几点思考》[J]。东岳论丛,2015年9月(第36卷/第9期)。     [10]包海山:《文化论坛与智库建设--浅谈鄂尔多斯学研究会发展方向》。地方学与鄂尔多斯发展研讨会专辑[M]。鄂尔多斯学研究会,2010年。     [11]劭男,乌日娜:《浅谈地方学发展与民间智库建设--以鄂尔多斯学研究会为例》,论地方学建设与发展--亿万先生地方学建设与发展研讨会文集[M]。内蒙古人民出版社,2014年。     作者:哈达,内蒙古察哈尔文化研究会智库中心主任;内蒙古北宸智库项目总监、首席研究员     来源:杨勇主编,《探索 收获 展望--鄂尔多斯学十五周年纪念文集》

微信订阅号:caogenzhiku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最新通过审核的评论员: 封圯哈哈   maoss1959@163.com   snowing   Dota-SK   荒漠主人   类比思维   如家zen   周成康1968   p4e51   njmawei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据有关资料,我国目前已经提出专名的地方学有北京学、上海学、香港学、澳门学、台北学、闽南学、晋学、武汉学、南京学、西安学、青岛学、开封学、温州学、鄂尔多斯学、扬州学、泉州学、洛阳学、三峡学、广州学、杭州学等。亿万先生地方学方兴未艾,以后还会出现很多。随着互联网时代的到来,需要各个地方学的研究成果,集中展现在同一个互联网平台,发挥整体正能量。我们应该努力使更多的人们,能够静下心来,深入思考问题。提高全民素质,使更多的人们认识和把握人类社会发展的必然规律,这或许就是地方学研究的宗旨。联系邮箱:baohaishan1960@163.com
最新评论 更多>>

亿万先生 更多>>
  1. 蒙古族城市文明
  1. 浅谈保护阿尔寨石窟
  1. 文化塑旗的不竭源泉
  1. 蒙古族游牧文化
  1. 蒙古族与西夏的灭亡和回族的形成
  1. 鄂尔多斯蒙古族文化
  1. 鄂尔多斯西部草原旅游综合开发构想
  1. 阿尔寨石窟与迪雅恩庙
  1. 敖包的文化价值
  1. 文化产业的升级演进和价值回归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
亿万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