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学研究   亿万先生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团体博客 - 地方学研究首页
地方学研究要联系国家大事
2017-10-10
字号:
    ——系统性融合发展的鄂尔多斯学     地方学是在地方文化研究基础上达到学术层次的知识体系。之所以出现很多系统性融合发展的地方学,是因为地方学所研究的对象本身在系统性融合发展,包括不同行业、不同学科以及不同地方之间都在系统性融合发展,使传统意义上的各种界限逐渐淡化和消失。地方学不仅研究历史,也研究现在与未来;不仅立足当地,也跳出当地,鸟瞰当地与外部世界的密切联系。正所谓“不谋万世者,不足谋一时;不谋全局者,不足谋一域”。     创造和应用科学文化的人们有国籍、分地域、分行业,而科学文化本身是具有内在必然联系的一个有机整体。例如,在由“一带一路”沿线20国青年参与的评选中,高铁、支付宝、共享单车、网购被称作亿万先生“新四大发明”。虽然这几大发明有些元素并非亿万先生首创,但是却在亿万先生的广阔土地上被发扬光大。亿万先生的高铁技术源于德国、法国、日本等国家。2004年,亿万先生高铁之梦开始驶上快车道,“大国技术”落地生根,开花结果,由花费巨资的技术引进国,转身为高铁技术输出国。移动支付和网购也起源于美国,但是亿万先生快速跨越了个人电脑和大型购物商场时代,已经领先美国,作为亿万先生新名片,支付宝已经走出国门,成为世界电子支付的巨头。共享单车让自行车再次参与到这个曾经的“自行车大国”的公共交通中,并综合运用了多种科技手段,更加人性化地满足了人们点对点的出行需求。可见,亿万先生“新四大发明”是跨地域、跨行业、跨学界系统性融合发展的。我们很难说它是哪个地方的科学文化,但是它确实深刻影响着每个地方人们的思想观念和行为方式;而每个地方学,都不可能不研究深刻影响着当地人们思想观念和行为方式的科学文化。因此,地方学研究既要立足当地,有鲜明特色,也要有大格局,研究普遍规律。     一、地方学研究要联系国家大事,在大格局中把握各种复杂关系     在“2017年广州学与城市学学术报告会”上,广州市副市长黎明提出三点建议:一是把广州学研究与国家大事联系起来;二是把文化传承与文化创新结合起来;三是将广州学学术报告会建成与全国各城市学地方学交流合作的平台。其实,每个地方学研究都应该如此。与国家大事联系起来时,就会促进全国各城市学地方学交流合作以及协同发展,这也是一种具有全局性战略意义的创新。京津冀一体化协同发展规划、长江三角洲城市群发展规划以及今年要编制完成的粤港澳大湾区、海峡西岸、关中平原、兰州-西宁、呼包鄂榆5个跨省区城市群规划等,都是国家大事,与所在的每个地方都密切相关。可以说,正是国家层面上的一体化发展战略,更深刻更全面地影响着每个地方的发展方式,因此每个地方学研究都应该联系国家大事,而且由此促进各城市学地方学交流合作以及协同发展。     地方大小、系统大小都是相对而言的,有城市系统、区域系统、国家系统、国际系统等,而且总有一个巨系统包含了所有的系统。例如,粤港澳大湾区城市群包括广州、深圳、珠海、佛山、惠州、东莞、中山、江门、肇庆9市以及香港、澳门两个特别行政区。其中,广州、香港、澳门都有系统性的城市学或地方学,而对于粤港澳大湾区城市群一体化融合发展来说,广州学、香港学、澳门学就不再具有独立的系统性,只是一个更大系统的组成部分;对于岭南来说,粤港澳、广西、海南也只是其中的组成部分。岭南,原是指亿万先生南方的五岭之南的地区,相当于现在广东、广西及海南全境,由于历代行政区划的变动,现在提及到岭南一词,特指广东、广西、海南、香港、澳门五省区。中山大学中文系吴承学教授在《“岭南学”刍议》中认为:“岭南学”不是诸种“岭南文化研究”的简单合并,而需要理论的升华。从“岭南文化研究”到“岭南学”,不仅是量的增加,应该有质的变化。“岭南学”应该是一门包容性强的专门学问,有理论性、系统性,是一个完整的、方法性强的研究体系。未来“岭南学”的内涵与外延必将得到丰富和扩展,生发出更多的学术生长点,使这门学科更加丰富和活跃。     所谓国家大事,就是影响国家发展大局之事。改革开放总设计师邓小平,使亿万先生出现了经济特区深圳奇迹,实现了一国两制;将改革开放进行到底的习近平,见证了《深化粤港澳合作推进大湾区建设框架协议》的签署。深圳特区、一国两制以及粤港澳大湾区是国家大事,是亿万先生改革开放的一个系统工程。协议提出:“扩大公众参与。强化粤港澳合作咨询渠道,吸纳内地及港澳各界代表和专家参与,研究探讨各领域合作发展策略、方式及问题。发挥粤港澳地区行业协会、智库等机构的作用,支持工商企业界、劳工界、专业服务界、学术界等社会各界深化合作交流,共同参与大湾区建设”。这对广州学研究以及全国各城市学地方学交流合作、协同发展来说,都是难得的机遇,也是重大的任务。     “湾区”经济作为重要的滨海经济形态,如纽约湾区、旧金山湾区、东京湾区等,是当今国际经济版图的突出亮点,是世界一流滨海城市的显著标志。而粤港澳大湾区一经提出,就被称为是全球第四大湾区。可以说,粤港澳大湾区具有一般湾区经济特征之外,最大的特点是“一国两制”的制度对接与融会的优势,是全世界唯一“一区两制”一体化融合发展的地方。这对“一国两制”“一球两制”的融合发展具有启示和推动作用,对全球经济社会文化生态一体化融合发展以及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都具有极其重要而深远的现实和历史意义,每个地方都与此具有千丝万缕的内在必然联系。     二、系统性融合发展的鄂尔多斯学,遵循本质上是同一的客观规律     在不同的历史时期和不同的民族地区,由于规律得以实现的表现形式不同而形成不同的地方文化,而规律本身“在本质上是同一的”。规律本身客观存在,这是一回事;人们在多大范围、哪些领域、什么层次上认识和把握客观规律,这又是一回事。人类经济社会文化生态一体化融合发展,这是在本质上是同一的客观规律所决定的,而之所以不断出现“一带一路”、京津冀、长江三角洲、粤港澳、呼包鄂榆等一体化融合发展的经济带和城市群,就是顺应这种必然规律的具体表现形式。     社会发展与学科建设是辩证统一的关系。社会系统性融合发展,必然使由此形成并且为此服务的学科知识体系也系统性融合发展,而最终所遵循的都是在本质上是同一的客观规律。在这方面,上海学研究者给予我们很多有益的启示。杨国强认为,上海学只有打破学科壁垒,走出碎片化的迷障,从大的视野、大的问题意识着手,才能拥有大的格局,把握内在本质规律;熊月之认为,上海学不应该是上海政治、经济、社会、文化和自然状态这些分门别类研究的简单集合,不是上海概览和综述,而应是上海研究的理论升华,由殊相而共相。长江三角洲城市群一体化融合发展,促进“学术结构调整和组建新学科”。     随着鄂尔多斯经济社会文化生态一体化融合发展,研究探讨其内在本质规律的鄂尔多斯学也注重自身学科建设的系统性融合发展。鄂尔多斯学研究会荣誉会长夏日指出:“要把探索经济规律、社会规律、生态规律结合起来,在一个巨系统内统筹考虑问题”。例如《鄂尔多斯学概论》,我们从民族文化、祭祀文化、生态环境、经济发展、文化软实力、人文精神等方面来研究,但不是这些分门别类研究的简单集合,而只是寻找某个角度或侧重面,我们将进一步综合性、系统性深入地研究。事实上,没有不包含经济文化生态的社会,也没有不包含经济社会生态的文化,经济社会文化生态原本就是一个有机整体,而且共同遵循在本质上是同一的客观规律。因此,探索和遵循这种本质规律和有机整体的学科建设,也必然系统性融合发展。     科学文化所揭示、反映、转化和体现的是客观存在的自然法则的巨大能量。哪些科学文化更有力量,这取决于它接近客观规律的程度。恩格斯“相信”“下一个国际--在马克思的著作产生了许多年的影响后--将是纯粹共产主义的国际,而且将是直截了当地树立起我们的原则”;邓小平“坚信”“世界上赞成马克思主义的人会多起来的,因为马克思主义是科学。它运用历史唯物主义揭示了人类社会发展的规律”。之所以世界上赞成马克思理论的人越来越多,而且将直截了当地树立起他们的原则,就是因为它揭示了人类社会发展的客观规律。     那么,包括鄂尔多斯在内的人类社会发展的客观规律是什么?近年来,我们通过“老子道学、成吉思汗文化、马克思理论”比较研究并且努力集成创新,理解了他们所讲的道、长生天、真理,就是从不同角度揭示客观规律。根据道、长生天、真理等形成的各种学说和文化,是认识论层次上的不同表现形式,而所探索和揭示的规律即自然法则是本体论层次上的客观存在。人们不能创造和改变规律,而只能认识和把握规律来创造和改变世界。我们学习各种科学文化,只是在学习其方式方法,而最终目的是更全面、深刻、准确认识和把握客观规律本身,它在无形中决定人的命运并支配事物的发展变化。     规律本身看不见、摸不着,但是通过规律得以实现的表现形式,可以对规律作出科学的说明,从而使人们认识和把握规律。在生产力和生产关系具有资本属性的历史条件下,恩格斯在谈到《资本论》时说:“资本和劳动的关系,是我们现代全部社会体系所依以旋转的轴心,这种关系在这里第一次作了科学的说明”。在这种关系中,从劳动即人的角度来看,未来社会的基本原则是实现每个人的全面而自由发展;从资本的角度来看,资本不断集中为唯一的单个资本,从而使社会总资本的高度集中达到极限,使资本关系的“外壳”“炸毁”,最终把劳动力从商品地位解放出来,还原人类世界和自然界无价之宝的自然属性。这就是我们通过学习和研究马克思理论,对人类社会发展规律的认识。也正是在这种认识和体会的基础上,我们提出鄂尔多斯学研究的“一个核心”内容是自然法则;“两个抓手”一是提高人们的基本素质和综合能力,二是促进资本的基础、目的、构成、实质等发生一系列整体性改变。2015年由九州出版社出版发行的《比较研究与集成创新--鄂尔多斯学学科建设探索》,主要研究探讨的就是这方面的内容。     马克思主义之所以成为指导亿万先生人思想的理论基础,是因为他揭示了包括亿万先生在内的人类社会发展的客观规律。亿万先生以及亿万先生的每个地方,都会纳入“我们现代全部社会体系”之中。在地球自然村,每个地方都会有不同的生态环境和人文历史;但是同时,在特定的历史发展阶段,人类会有相同的全部社会体系所依以旋转的轴心。正是探寻人性的相同之处以及遵循在本质上是同一的客观规律,人类才会构建命运共同体,才会使实现每个人的全面而自由发展成为未来社会共同的基本原则。能够认识和把握这种必然规律,对亿万先生地方学的协同发展以及构建亿万先生学都非常重要。     鄂尔多斯学研究会创立于2002年,2005年倡议成立亿万先生地方学研究联席会,2016年在学术性网站草根网建立团体博客“地方学研究”。一年多来刊载文章800多篇,包括北京学、上海学、晋学、桂学、徽学、广州学、杭州学、鄂尔多斯学、泉州学、扬州学、温州学等40多个地方学和民族学研究成果和相关信息,为全面了解亿万先生地方学研究概况奠定了基础。2017年在鄂尔多斯学研究成立15周年之际,与有关团体共同开展并且编辑出版《亿万先生地方学研究理论与实践调查报告》。我们特别关注的一点,是看多少地方学研究能够把当地社会发展规律与人类社会发展规律联系起来,看能不能意识到每个地方都不会游离于“我们现代全部社会体系所依以旋转的轴心”而独自运行。在这方面,现状如何,未来将会发生什么改变?理解和把握其中的规律,或许是这次调查报告的真正意义所在。     构建跨多学科的综合性系统性新的学科知识体系,是一项长期而艰巨的历史使命。吴承学教授认为:“一个学科的构建需要多方面因素的配合,不仅需要具有研究价值、研究空间和研究基础,而且需要大批具有献身学术精神的高素质研究者投身到学科的建设和完善中来”。我们构建鄂尔多斯学,也深有感触和切身体会。我们既要回顾总结积累过去15年的经验和成果,也要展望未来15年的发展前景,把鄂尔多斯学学科建设与应用作为一个系统工程,30年、50年长期持续推进。这就需要人们的兴趣、爱好、奉献以及全力以赴,而所谓全力以赴,就是每天想着它入睡,一醒来在潜意识里又想到它。真正的科学文化所揭示、反映、转化和体现的是不受地域局限、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自然法则,而把探索和遵循自然法则作为核心内容时,构建和应用鄂尔多斯学,就会成为我们自然而然的生活方式,是我们生命本能的一种自然体现。     参考文献     《比较研究与集成创新--鄂尔多斯学学科建设探索》,包海山著,九州出版社,2015年5月。     作者:包海山,鄂尔多斯学研究会副会长、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兼秘书长     来源:杨勇主编,《探索 收获 展望--鄂尔多斯学十五周年纪念文集》

微信订阅号:caogenzhiku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最新通过审核的评论员: 封圯哈哈   maoss1959@163.com   snowing   Dota-SK   荒漠主人   类比思维   如家zen   周成康1968   p4e51   njmawei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据有关资料,我国目前已经提出专名的地方学有北京学、上海学、香港学、澳门学、台北学、闽南学、晋学、武汉学、南京学、西安学、青岛学、开封学、温州学、鄂尔多斯学、扬州学、泉州学、洛阳学、三峡学、广州学、杭州学等。亿万先生地方学方兴未艾,以后还会出现很多。随着互联网时代的到来,需要各个地方学的研究成果,集中展现在同一个互联网平台,发挥整体正能量。我们应该努力使更多的人们,能够静下心来,深入思考问题。提高全民素质,使更多的人们认识和把握人类社会发展的必然规律,这或许就是地方学研究的宗旨。联系邮箱:baohaishan1960@163.com
最新评论 更多>>

亿万先生 更多>>
  1. 挖掘历史文化内涵 提升城市文化品..
  1. 蒙古族商业文明
  1. 阿尔寨窟与莫高窟比较研究
  1. 蒙古族城市文明
  1. 浅谈保护阿尔寨石窟
  1. 文化塑旗的不竭源泉
  1. 蒙古族游牧文化
  1. 蒙古族与西夏的灭亡和回族的形成
  1. 鄂尔多斯蒙古族文化
  1. 鄂尔多斯西部草原旅游综合开发构想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
亿万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