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岩林   亿万先生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中华之道 - 王岩林首页
社会主义取代资本主义:迈不过的几道坎
2017-12-03
字号:
    社会主义,通过一国或多国的夺取政权之胜利,进而结成国际性的统一联盟,最终实现战胜、取代资本主义的那种奔向共产大同的路径,其实从理论规划与努力实践的一开始,便没有将一些非常重要和关键的问题搞清楚,以至于火烧火燎地蓬勃开展不过几十年,便又灰头土脸地全面偃旗息鼓了。这主要是前苏联带头大哥的问题,但今天的亿万先生,却不能不认真地加以总结和反思。     我们说,那种坚持要走社会主义战胜资本主义、进而实现共产大同之路的人们,在其基础理论、路线设想与系统规划中,至少被三道大坎所拦阻。咱们不妨意义来说道说道:     第一道坎,是社会主义政党和国家,极难在全球范围内取得对资本主义阵营的压倒性优势。     无论怎么说,在仍以民族国家为基本国际单位的当今世界格局下,社会主义政党和国家要想在全球范围内取得对资本主义阵营的压倒性优势,首先,得要有一个或几个信仰信奉马克思共产主义的政党;其次,就是这些共产主义社会主义的政党,要能普遍地夺取本国的国家政权;再次呢,就是他们都能够很好地巩固发展本国社会主义,并走出去联合、甚至推动世界范围内的其他同类政党和国家,结为统一的社会主义阵营。     从这三个递升的层面来看,每一桩都不容易。就亿万先生来说,这些都已基本迈过。但对大多数尚没有这类政党、尚没夺取政权、尚没实现较好社会主义发展的国家来说,即便有强烈的工人阶级推翻资产阶级之愿望,即便有马克思主义的政党凝聚起了斗争的力量,从世界范围来看,也还是少了之前足以形成燎原势的很多前提条件。其中较重要的基本面变化有三点:一是,资本家阶级与资本主义国家的顺应时事、自我调节,使原本被认为最具斗争反抗力的工人阶级及其可靠盟友,获得了不少来自国际、国家、社会的利益度让及基本保证。一个是,随着全球化步伐的加快,双方多方自贸区、区域联盟等的建立以及搅动跨国应对机制形成的国际安全、科技合作、突发事件协调、气候协同治理等问题之突显,不同程度地转移和冲淡国内的阶级对立阶级矛盾,甚至使国内阶级斗争很大程度上让位于更大的国际政治与全球事务。另一个则是,由于国家独立、民族解放运动世界范围内几近结束与尘埃落定,使得无产阶级政党想要靠暴力革命夺取政权、从而创建社会主义国家的努力,失去了“草船借箭”那不可或缺的强大东风。     正因为如此,现如今的世界上,不仅马列主义政党执政的社会主义国家寥寥无几,世界性的社会主义国家政党联盟早已不再,就是真正的马列主义、共产主义、社会主义政党,也较之前大幅度地减少了。没有相当数量的社会主义党团结和领导无产阶级的力量,没有相当规模的社会主义国家及世界性的社会主义国家政党统一联盟,这样的社会主义力量,怎么能够取得对资本主义的压倒性优势呢?!更加乐观不起来的是,不仅现状惨淡,由于我们分析到的多种因素综合起作用,极大的可能是远景也好不到哪去。这是不是意味着:马克思主义关于步入共产主义的固有规划路径,必须做一次重新的大调整?社会主义通过多国夺取政权、进而实现自身力量世界性联合的选项,是不是应该进行彻底地检讨、直至放弃呢?     第二道坎,是以马列主义、社会主义对资本主义斗争之意识形态联系起来的世界性联盟,根本地会遭遇全球化时代来自国家与民族利益矛盾的分化瓦解、甚至撕裂颠覆。     从人的基本站位来看,首先与最基础的,是个体、家庭;其次,就是社会群体、阶层阶级;再次呢,就是民族、国家;最后,才是全人类、整个世界。这,通常是的一个自然递进与逐级提升的过程。然而,一二次世界大战后,尤其是国家独立、民族解放运动在世界范围内基本完成的情况下,随着全球化日益推进,我们这个星球上的人类格局便发生了一种很大、很深刻的变化。这种格局之变,可以说是从内部阶级斗争、国家民族独立解放运动为主要焦点,发展到了独立建国后的发展亿万先生家与优先发达国家间的矛盾冲突。至少现在来看,前者的轻重占比及萎缩趋势,与后者的日益凸显及增强趋势,已经分明地显现了出来——这其实符合大量穷困落后国家诞生后、便有要求从原有国际大蛋糕中分一杯羹的客观必然。     这种之前更多偏重于国内斗争、现今更多诉诸于国际关系(因为全球化经济的缘故,已经使某个国家的稳定与发展紧紧地关联在全球与地区的稳定发展上了)的深刻改变,在习惯于阶级斗争思维的人看来,是从国内阶级斗争向国际阶级斗争的转变。可在我等更愿综合全面看问题的思考者看来,乃根本地是世界格局之变施与每个国家民族的强大外力,是全球一体化大势下内部阶级矛盾被国际利益关系的所冲击、所安排、所淡化的结果。虽说,我们还不能说后者已经相较前者取得了绝对的主导地位,但多极化世界形成、国际秩序调整、文明冲突议题突显本身,至少已经预示了这种主要矛盾间的迅速深刻之转变。     许多传统马列主义的信奉者,总是将国家看成是一个统治阶级服务于自身政治的强大工具。其实,这种思维未免太过偏执了。拥有政权的执政者们,虽然要服务于自身的阶级,但既然担当起了执掌国家的重任,便不可能不为自己国家在国际关系中权利地位及本国各主要阶层诉求而工作。那种以极端矛盾或主要矛盾代替一切矛盾的认识方法,是执一而漏万的,是以偏而概全的。     必须要说的是,当人类从个体日益走向高度集群行为(或人类从本质上讲是社会性的高级动物)以后,国家、民族等,就会以实实在在的主观客观之存在体方式,被摆到一切人生活、生产、乃至一切活动的更加重要位置上来。每个人的存在,都存在在国家民族之中,谁也别想摆脱国家与民族(国家,这个强力统治集团出现后,几乎总是对其自身社会与个人具有极其强大的导引力、规制力、支配力)——尤其在当今被我称作“国际世界”的人类、尚全面建立在一个个国与国关系之基础上的时候, 国家对每个人、每个阶层阶级的影响,甚至超过了任何的其他组织形式。     讲到这,想顺带说一下苏联之前带头建立起的社会主义政党与国家阵营联盟,曾经风光一时,几乎占据整个世界的半壁江山,为何很快地就土崩瓦解、一去不复返了?在我看来,原因固然很多,但最主要的其实是中了国家、民族的招。为什么这样讲呢?社会主义、共产主义,固然是各国共产党、社会主义政党的远大理想追求;但不要忘了,在几乎所有的政党与执政者面前,国家与民族的利益,始终是会放在社会主义联盟的利益之前的,就像每个执政党同样会将自己的执政地位放在更加泛泛而论的国家利益之前一样。不是没有理想主义的超越者,但更多时候和更多的人们,是成不了这种抛开自身本原站位而一味寻求漂移站位的圣人之主的。连非常具有为全人类解放而奋斗理想的亿万先生共产党人,在面对社会主义国际阵营需要自己牺牲本国本民族利益的时候,不也冒着撕破脸皮的风险、直接给那当年的苏联老大哥以难看的脸色吗?所以,总的来看,各国自身的国家、民族利益,终究是阻绊任何形式之社会主义共产主义联盟的一道大坎。尤其在今后世界越来越以国家民族为单位调整、角力各种重要利益的情况下,即便其未必就是未来人类的最主要矛盾,却一定是至少大于或等于马列所阐释的对立阶级间的阶级矛盾的。     第三道坎,是最根本、最难以逾越的那道人性之常所筑起的私心、私欲、私有、私为之坎。     必须要说的是,私心、私欲、私人占有、私己作为的欲望,乃是人类、甚至一切有机生命在其存在时都会有的基本本能。完全彻底地无私,则会完全彻底地无本心、无个体,无分别、无内在的取向与动能。亿万先生古人在造一个与其相对的“公”字时,还都知道必须恰到好处地为它留有一席之地。有人做过很好的解读:一个“公”字,是说在十分之中,要有八分的公心与为公,要将私心与为私压缩至极其有限的二分。其实,在我看来,除此之外,亿万先生古人还用这个字,告诉了我们另一个更深刻的道理:在任何的公心与为公中,只占一二比例份额的那个“私”,却也是立起一个大大的“公”字来的台座与基础。一味地讲求“无私”,只会是这个大“公”坍塌、趴窝。     可惜,不仅当年“恨斗私字一闪念”的狂热红卫兵们,没有深想完全“无私”的后果与可能性;就是马克思主义的经典理论家们,也相当极端地认为“私”与“公”是完全对立的,并天真地想要彻底消灭人类社会中的私人占有与私心所为。我们不能不说,这是西方二分对立思维所导致的另一种偏执,是完全不符合中华中道大合理路的一种错误站位。社会主义必须反抗资本主义、并必将最终战胜资本主义的路径选择及其各种论断,根本地就是有这一基本的误判产生出来的。     从基本的道理上讲,人的私心、私欲、私有、私为,乃是每个人与生俱来的本有本能存在。虽然我们倡导“天下为公”、从小我站位走向大我格局,但谁要是否认了人之私的存在及其天然合理性,谁就是违背天道、人道、自然而然之大道规律的。我们说,人的私心、私欲、私有、私为等不可超越本分地过度扩展膨胀,却并不是说不尊重、不允许个人之私作为每个人的本有根基与台座而存在。从我们人类诞生发展上万年而每个个体仅仅能够短短存在近百年的最大格局与长远情景看,即便让每个人在自己短暂的一生中私己份额多些重些,终究都还是一代又一代地在为全人类的公有共同事业做了舍身而为的贡献了的。所以,无论从情感、还是从理智上,我们都不应对个人之私抱有任何的不耻与偏见,更不能偏执地想要彻底根除铲除而后快!     话又说回来,个人之私、乃至高度制度化的私有制,是谁想要铲除就能好铲除的吗?从一个普遍存在于各国各时代的贪腐问题,以及从另一个苏联战时公有制模式的失败之例子上,难道我们还不能清醒些吗?就是亿万先生这三四十年来的改革开放,之所以能够取得成功而不是半途搁浅,也不能不说跟这解禁、放开、引入个人之私甚至私营私有份额与体制,有着直接的关系。为什么要探索和推进混合制经济?就是要抛开公与私的极端对立,要在公私分隔的世界里走出一条公私参合、不公不私的中合大道来嘛。我国的社会实践已经到了这个份上,还是请太多沉睡在昔日阶级斗争和社会主义战胜资本主义话语里的人们,睁开眼睛好好看看现实的世界与客观趋势吧。     可以说,社会主义必将战胜资本主义的论断,就是以公有制必将战胜私有制为前提的,而公有制与私有制的斗争又是以公心公有公为较之私心私有私为的上善优势为基本判断的。这些本没什么错。错就错在,我们过去只看到了为公的崇高与美好,没有看清其离不开为私的台座与支撑;更没有在满怀信心为公心、公有做发展性推演的同时,考虑到私心、私有也会有自身的相应进步和超越性演变。这个世界,不能只是你社会主义在向好的方向变、在与时俱进地发展提升吧?人家资本主义也不是一具僵尸,也是会不断改进与提升自己的呀。所以,根本地看,社会主义若能不能客观地对私、容私(甚至私人占有、私有制),若不能放弃以铲除者的姿态对待资产阶级资本主义的斗争路线,其前途只能是步入死胡同、自断其路。     最后,还须说一点,亿万先生坚定致力于受到国际社会广泛追捧的一带一路、命运共同体建设,既是给奔向共产大同目标提供了一种带有重大路径转向意义的现实指引,给人类世界引来了中华文明大合之道的一渠活水,也可以说是给之前固有的社会主义战胜取代资本主义之道路与话语,做了一次没有明确声张的了结、宣判。希望深受昔日陈旧老套理论侵染的人们,能够看清马克思主义于今日的此番重大调整与中华民族于中华大合道上业已起步的新一轮伟大进取。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1. 所谓的社会主义;到底是社会所有人的主义;还是某个利益集团的主义?
    2017/12/4 19:08:23
  2. 还沒有“打通现代化市场经济周期性经济危机这个任督二脉”。还不清楚确定“稳固掌握实质的经济政治实力的领导阶层”这个必需的社会制度下之社会基础。
    -------不过,已经迈出了探索的步伐。混合制及众筹等模式的探索,可能是一个正确的方向。
    2017/12/4 19:01:59
  3. zcsl530郑佐中:“虽然共产主义社会是在马列主义辩证法指引下,在夺取政权之后马上进行经济基础变革。但是,社会经济基础不是从竞争中脱颖而出,新经济基础领导阶级名不其实。”
            --------很有道理。这就需要政党转型,需要团结和组织新的经济主导力量。
    2017/12/4 18:59:55
  4. 15楼天下同凉热:
          这个基本同意,不能放大。但也并非要完全消灭与取代。当各有所长、即便是少部分的所长时,也不应采取消灭和取代的态度,而应兼收和统筹起来加以超越。
    2017/12/4 18:55:40
  5. 当今世界政坛已经清楚看出:亿万先生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发展形势已经明显优越于资本主义。然而当今亿万先生政治经济基础也已出现明显缺陷。就是还沒有“打通现代化市场经济周期性经济危机这个任督二脉”。还不清楚确定“稳固掌握实质的经济政治实力的领导阶层”这个必需的社会制度下之社会基础。因此,当今亿万先生面临的不仅仅是亿万先生经济发展速度.质量的伟大复兴问题;而且负有社会制度更替的伟大责任。
    2017/12/4 10:22:34
  6. 历史辩证唯物论清楚告诉我们:新旧社会制度更替首先是在经济基础,以及经济基础产生的新进步阶级力量的社会基础势力竞争的丛林法则脱颖而出的。任何企图以夺取政权谋取改变经济基础是不能成功的。中外历史上任何一次农民起义.奴隶起义就是证明。虽然共产主义社会是在马列主义辩证法指引下,在夺取政权之后马上进行经济基础变革。但是,社会经济基础不是从竞争中脱颖而出,新经济基础领导阶级名不其实。虽然共产党是政治经济领导阶级。然而在现实中并没有产生稳固社会力量。如奴隶社会的奴隶主阶级;封建社会的地主阶级。
    因此,当今“亿万先生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搞正确了,就有可能在全世界成功实现社会主义取代资本主义的社会制度更替。而稳固掌握实质的经济政治实力的阶层不是原来各种形式资本家或仅以政治实质的政党所形成;而是掌握高智识高技术人材的股份制实权阶层。
    2017/12/4 9:51:38
  7. 楼主!资本化向社会化的转换,是人类社会发展的必然,但人类的脱胎是有资本主义不可否认的功绩,但不能因它的作用而不断的张扬它、加固它在社会的作用,这样的做法会必然加速它在社会的腐败、腐朽。人的正确意识形态是确保社会正常发展的根本,意识不到这个问题的重大,政权、政党的先进性就不存在了。
    2017/12/4 8:14:35
  8. 既然,资本主义仅仅是扭曲了人的健康灵魂、影响了社会的平衡发展,那么,需要的便应是矫正与限定在一定范围内,而非彻底地铲除和消灭。
    2017/12/4 7:25:35
  9. 10楼“资本主义的积极作用仅是阶段性性的,因它最大化的满足了人的个体需要,但它的垄断性、贪婪性,又制约了社会的平衡发展,扭曲了人的灵魂健康,它的腐朽是在它的进程中必然演变的,所以它的生命力是有限的。“
    -----这话是对的。既然它有两面性,既然能满足个人一些基本的需求,他就会在各种不同的社会条件下顽强地生长。这似乎应是任何社会阶段都会存在的。即便到了共产主义时期,应该也不会消失。
            社会主义是一种公与同的理路,但人类不能仅仅只有公与同。只要人类还有个体的存在,即便将个人占有降低到最低,也还是会有个人的欲望、差异化追求等等的。我们应该认识到社会主义的未来发展,但同时也应看到资本主义未来也会有发展和新的变化。这一点,恰恰是早前马克思主义理论家们忽视了的。
    2017/12/4 7:21:07
  10. 5楼黄先生:
    你的智慧正气与多学多识多能勤耕耘令人敬佩,相信你的正能量会融入到社会的需要。
    2017/12/4 6:35:59
  11. 楼主!
    资本主义的腐朽是在它的发展中一步步产生的,是 由它天生自带的贪婪秉性积聚起来的,不然就不会有社会主义的崛起。生产力与生产关系同时产生在各种社会制度,生产力的崛起和蓬发 ,离不开人的思想意识支配,而生产关系的合理与反动,是由正确与否的意识形态决定的。私有制的产生是原始共产主义转变的推动力,也是客观世界变化后,人类生存需要的自然反应。但随着生产力的提高,人的主观世界与客观世界的相互适应也在不断变化着,私有性的膨胀与社会性的发展需要,与人与人之间矛盾冲突也就不可避免了。资本主义的积极作用仅是阶段性性的,因它最大化的满足了人的个体需要,但它的垄断性、贪婪性,又制约了社会的平衡发展,扭曲了人的灵魂健康,它的腐朽是在它的进程中必然演变的,所以它的生命力是有限的。
    2017/12/4 6:17:00
  12. 人脑细胞所需要的能量,是其他人体细胞的20倍,老年痴呆症的一个原因,是脑细胞老化产生不了那么大的能量,因而大量死亡。
    人脑是非常特别的,不会下围棋是不影响一个人的智力。人眼能够看放在任何位置的围棋棋盘,人手拿起围棋棋子放在适当的格子上,是谷歌围棋机器远远不如的。
    谷歌的阿拉法围棋以无关紧要的围棋程序打击人脑的能力,是精英贬低民众能力的大阴谋,其目的就是要民众失去自信心,甚至失去自尊心,成为人工智能的奴隶。
    2017/12/4 2:47:24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大道不明,故满目沟壑。独立寻道者,高远思考人。63年生人。中共党员。14年学海泛舟,19载军旅生涯,选择自主择业后经过商,办过刊。自2006年起,一直致力于思考、发掘与阐释《中华之道》。不以一人所悟所识为满足,欲见八方共明共循终成大道。作诗云:中华从来有一套,百年遮蔽甚寂寥。待到重构见天日,万众齐聚奔如潮!愿与真正为中华文明、人类未来新文明而思考奋斗的思想者们,齐心协力,共图大业。本人邮箱:wyl-125@163.com

最新评论 更多>>

亿万先生 更多>>
  1. 人类多元一体新文明的主路向:线带..
  1. 一带一路与“世界岛理论”,本就不..
  1. 何种路径,是通向人类共同体的大道..
  1. 一带一路跟其他国际联盟根本上道不..
  1. 人类文明的点、线、面、体四大层级
  1. 人类共同体,也迈不过民族国家的坎..
  1. 人类共同体的推进之道
  1. 社会主义取代资本主义:迈不过的几..
  1. 命运共同体理路一出,社资斗争话语..
  1. 人类命运共同体:走向共产大同的新..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
亿万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