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二寅   亿万先生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新宏智库 - 张二寅首页
明斯基时刻之三:新宏观让经济学走出迷茫
2017-12-19
字号:
    明斯基时刻成为亿万先生财经界的热词,网络上充斥着各种解说,然而,它们只是停留在现象的描述,缺乏明斯基时刻的机理分析,好似天外来客一般,既充满了好奇,更有惊恐与迷信在流行。     第1经济首席经济学家独家深入解读明斯基时刻的来龙去脉,以新宏观主义的新概念、新工具、新公式全面剖析明斯基时刻,揭开其神秘面纱,指出其理论缺陷,并提供完整的解决方案,以此摆脱世界经济末日,增进人类福祉。     本系列共分五篇,本篇为第三篇。     经济学与其说是学术,不如说是辩术,经济学说史与其说是学说史,不如说是争议史。     经济学的笑话不胜枚举,这一则很具代表性。叶利钦对克林顿说:你知道吗,我遇到了一个麻烦。我有100个卫兵,但其中一个是叛徒,而我无法确认是谁。克林顿说:这算不了什么。令我苦恼的是我有100个经济学家,而他们当中只有一个人讲的是真话,可每一次都不是同一个人。     大萧条击碎了新古典的自动均衡的臆想,凯恩斯革命推开了宏观之窗,只是它仍建立在新古典的均衡基础之上,因此,当它遇到滞胀之时无言以对,其不彻底性得以暴露。而后来的新凯恩斯主义却并没有继续向真正的宏观挺进,而是又倒退回微观的狭隘视角,终究一无所成,经济学失去了30年,步入迷茫期。     新宏观主义的经济学解释逻辑为:     第一次工业革命后,产出急剧增长,金银货币无法满足实体经济的需求,发行纸币的私人银行大量出现,但也带来了滥发弊端,这极大地增加了交易成本,1844年的《比尔条例》使英格兰银行成为中央银行,它垄断了银行券的发行,由此,货币性质发生了重大转变,首次使用人是借贷来的,需要还本付息,同时这也是整个经济系统的压力,这种货币可命名为外生货币,而将来自挖掘来的实物货币称之为内生货币,因为它是交易而来,不会给整个系统带来债务。     这样,经济循环可以分成两大循环--实物循环与货币循环,实物循环的目的是实物的增值,即实物利润,货币循环的目的是货币的增值,即货币利润。可以通过两人前后走左右手法则来比拟这两大循环--前面的人为资本家,后面的人为工人,右手持实物,左手拿货币,当前左给后左货币时,后右出卖自己的劳动力给前右;当后左给前左货币时,前右卖出自己的商品给后右。     基础货币的借贷性也对消费者产生了别样影响,它开始有了货币储蓄,通过商业银行借贷出去,于是,央行通过基础货币控制了商业银行,而商业银行又通过资产负债表、现金流量表、利润表控制了国家、企业、居民,从而建立了货币与银行对社会的统治,货币循环主导了实物循环,实现了从实物经济向货币经济的转变。     对于货币循环而言,生产者是初始借贷者,它的货币以工资的名义发给了工人,而工人又有货币储蓄,那么,生产者的商品销售收入必然小于初始投资,即初始借贷者发生货币性亏损。而投资者在由于折旧处理而展示出利润的误导下,忽视现金流短缺的警告,加大投资与借贷,对债务累积不予重视,这就是经济的增长阶段,包括产出增加、物价上涨的复苏期与产出增加、物价下跌的繁荣期。等到项目后期现金流无以为继时,已经负债累累,此刻开始减债务去杠杆,产出下降;政府为了稳定就业,扩大投资,并降准降息以刺激社会投资与消费,资本开始脱实入虚,炒作刚需房产、大宗原材料、期货、股票,形成产出减少,物价上涨的滞胀期,实体产业不得不减产保价,滞胀进一步发展,迫使央行紧缩,明斯基时刻来临,陷入产出减少、物价下跌的萧条期。每一时期的长度约为14年,4个周期即56年,它就是康德拉季耶夫长周期,四个时期的划分有明确的价格与产量限定,其变动的原因在于总需求,而总需求又受制于债务,长周期的增长与衰退两大阶段,实质为债务创造与债务消灭的过程,因此称之为债务长周期。     下图为亿万先生内生货币与外生货币的变迁:棕色为央行对商行的债权,兰色为央行对商行的债务。区分的标准在于借贷还是交易。     当央行为净债权人时,表示商行向央行再贷款获得基础货币,这给社会增加了基础债务;反之,是商行将过剩的基础货币存放在央行,可以获得利息收入补偿。     在实物经济中,货币内生,商业借贷并不普遍,货币债务约束不高,存货即为财富,最终需求有投资需求与消费需求,因此,均衡是可能的,它的过剩只是行业比例失调,可由萨伊定律来调节。这就是货币经济与实物经济的重大区别。     可见,经济从实物经济进化到货币经济,最终需求从投资需求与消费需求缩减为只有消费需求,在价值补偿的过程中导致了债务积累,两大债务源分别为央行创造的基础债务与商行制造的衍生债务,它们是市场经济周期性不稳定的根源,要消除债务长周期,必须寻找更为恰当的价值补偿方式。     两大循环之间的耦合通过物价水平来衡量,即物价水平P=货币需求DD/实物供给SS,由它可以推出货币数量等式mv=pq,因此,该物价公式可以称之为公理。成功的市场经济可以供给充分的实物利润,即实物循环递增,而由于央行与商行两大债务源,使货币循环递减,这就是市场经济通缩趋势的内在机制。     新宏观主义的概念体系为:内生货币、外生货币、实物利润、货币利润、流动性短周期、债务性长周期、储备需求。     新宏观主义的公式体系为:     实物循环,实物利润=实物产出-实物投入,效率=实物利润/实物投入。     货币循环,货币利润=货币收入-货币成本,效益=货币利润/货币成本。     设基础货币为M,储蓄率为S,准备金率为D,货币流通序数为V,实施月薪制,存款全部贷出。     由于实施月薪制,因此,货币循环实际是以月度为周期的。     即月度GDP可以表达为:M*(1-S*D)^V。     设若S=0.4,D=0.15,则第一个月GDP=0.94M,而第40个月GDP=0.09M,即衰减90%,也就是说,原有货币政策不变,40个月基本衰减完毕,该结论得到亿万先生金融四十人论坛高级研究员、亿万先生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全球宏观经济研究室原主任张斌的实证支持:亿万先生经济过去十多年的运行中存在显著的、历时平均40个月的经济短周期现象,这一现象背后的原因是以房地产为代表的周期性行业涨落与货币和信贷政策松紧形成的互动机制。     其代表经济走势为08年底实施的4万亿投资,09年GDP增长率一路上扬,10年第一季度达到顶峰,然后逐级下滑,12年第一季度即显著衰减。     当年GDP数列为:     M*(1-S*D)^V  M*(1-S*D)^(V+1)…… M*(1-S*D)^(V+11)     当年GDP=M*(1-S*D)^V[1-(1-S*D)^12]/(S*D)     次年GDP数列为:     M*(1-S*D)^(V+12) M*(1-S*D)^(V+13)…… M*(1-S*D)^(V+23)     次年GDP=M*(1-S*D)^(V+12)[1-(1-S*D)^12]/(S*D)     次年GDP/当年GDP=(1-S*D)^(V+12)     GDP增长率=(1-S*D)^(V+12)-1     即在M、S、D不变的情况下,增长率为负。设S=0.4,D=0.2,则增长率约为=36.77%-1,即一年后衰减近三分之二,如实际产出充分,那么具体表现为严重通缩。具体表现为亿万先生PPI从2011年7月的107.06一路下滑至2015年12月的94.05,螺纹钢、沪铜在该期间被腰斩,焦炭仅剩四分之一,经济频临崩溃,于是不得不连续降准降息。     周期GDP数列为:     M M*(1-S*D)…… M*(1-S*D)^n     周期GDP=M/(S*D)     这就是流动性短周期,即央行将基础货币完全变成了法定准备金,从而使流通的货币数量为零,经济陷入死寂。     考察存款流动性变动状况:     货币流量=月度GDP=M*(1-S*D)^V     则法准累积=∑M*(1-S*D)^(V-1)=M-M*(1-S*D)^V     存款累积=法准累积/D=[M-M*(1-S*D)^V]/D     存款可流通率=货币流量/存款累积=M*(1-S*D)^V/{[M-M*(1-S*D)^V]/D}     故,存款可流通率=D*(1-S*D)^V/[1-(1-S*D)^V]     取S=0.4,D=0.15,V=1,则存款可流通率=2.35。     取S=0.4,D=0.15,V=36,则存款可流通率=0.018。     即三年后,存款可流通率从2.35急剧衰减为0.018,约为130倍,由此可见流动性从过剩到匮乏的转变速度之快,由于M2-M0=存款,而M0较小,故银行业在M2高企之后必然面临流动性困境,它凸显了金融系统的脆弱性。     货币当局可以通过增发基础货币来提高M,降息来降低储蓄率S,以及降低准备金率D实现周期GDP的增长,即克服短周期。从市场经济的历史上看,越是老牌的市场国家,表现为债务拉动,其储蓄率越低,而准备金率甚至为零;反之,新兴的经济体,尤其是小的经济体,表现为顺差拉动,其储蓄率越高,准备金率更是畸高。     而直接投资的股市融资只需将法定准备金D设为零即可。     但是,多个短周期的结果尽管提高了总GDP,也不可避免地带来了债务积累。     因为任意年GDP=M*(1-S*D)^V[1-(1-S*D)^12]/(S*D)     存款累积=法准累积/D=[M-M*(1-S*D)^V]/D     债务率=存款累积/任意年GDP     ={[M-M*(1-S*D)^V]/D}/{M*(1-S*D)^V*[1-(1-S*D)^12]/(S*D)}     =[1-(1-S*D)^V]*S/{(1-S*D)^V*[1-(1-S*D)^12]}     取S=0.4,D=0.15,V=1。得,债务率=0.05;     取S=0.4,D=0.15,V=36。得,债务率=6.32。     显然,随着时间的推移,GDP存量在增长,但债务率增长更快。从上面的分析可以看出,稳增长与去杠杆是矛盾的,债务增长比GDP增长更快,李扬主张的通过扩分母去杠杆在理论上行不通,实践上也因去杠杆退化为转杠杆而被证明是无效的。这就肯定了他的论断,目前去杠杆的努力都是不成功的,没有例外。     现实中,债务率可由M2/GDP替代,它表达的并非是货币超发。     当无法支付如此高悬的债务利息时,则遍地庞氏融资,此刻即债务上限。     债务长周期的长度=债务上限/债务增加速度+债务上限/债务减少速度。     再考察长周期的流动性。     根据存款可流通率=D*(1-S*D)^V/[1-(1-S*D)^V]     取S=0,D=0,V=∞,则存款可流通率=0。     从上面的分析可以看出,在长周期的增长与衰退拐点之处面临流动性短缺与债务性高耸两大难题。     这个困境就在于一方面债权存量高悬,另一方面货币流量又畸低,如此的货币流量极易引发对货币短缺的恐慌,即群起抛售资产,囤积货币,导致资产价格暴跌,并可能触发银行挤兑危机,这就是明斯基时刻;而货币当局的贸然宽松,触发局部通胀,则容易使高悬的债权货币松动,由长期变为短期,顷刻涌出银行,同样爆发挤兑危机。这就使宏观调控陷入松紧两难的境地。     下图显示的是48个月的债权累积与货币流量衰减对比,两者的巨大落差是造成明斯基时刻的直接原因,系统愈发脆弱与不稳定,断崖式垂线为明斯基时刻。     这种困境在对大萧条与次贷危机的不同处置可以得以反映。     同样都是世界性的经济大危机,大萧条采取的是新古典的自由放任,结果是从1929年到1933年,银行破产数高达10500家,占全部银行的49%,13万家企业倒闭,汽车工业下降了95%,经济水平倒退10年。而次贷危机则是伯南克采纳弗里德曼的建议,迅速有力地实施大规模的量化宽松,挽大厦于不倒,没有造成大面积的银行与企业倒闭。     但从反面看,大萧条的复苏却极为迅速,而量宽后次贷危机陷入了新平庸。     背后的原因在于债务出清。即大萧条通过银行倒闭,强制性地消灭了债务债权,从而使社会的债务约束大为减小;反之,大规模的量宽保全了存量债权,没有疾风骤雨的苦痛,但不得不忍受长期羸弱的增长。     这样的情形还有对待滞胀的不同方式上,美国70年代的滞胀采纳的是沃克尔的严厉紧缩,结果是大规模的企业倒闭与工人失业,但在十年后迎来了克林顿的互联网繁荣。而日本90年代的滞胀没有舍得让企业破产,高物价与高债务同在,结果是失去的20年。     因此,要消除金融脆弱性与不稳定性,慰平经济周期,必须要找到债务根源,它就是央行创造的基础债务与商行制造的衍生债务,然后以适当的制度安排将两者根除。     通过上面的分析,可以看出,商品过剩的实质是资本家只获得了实物利润,而没有实现货币利润,明斯基时刻之前是存货被消灭,明斯基时刻之后是债权被消灭,结果是资本家与工人都没有占有与享用实物财富,且货币财富损失殆尽。这种经济失败是传统经济理论的不成熟造成的,是主流经济学家们的悲哀。     促成明斯基时刻的助推机制是资产定价方式的误导与市场的正反馈。     当前流行的资产定价是市盈率,它等于股价/每股收益,然后与基准利率相比较而成,这就为资产高估提供了可能,即通过利润操纵,高估每股收益,使股价高出净资产十倍以上,成为原债务人快速摆脱困境的法宝,也是欺诈发行的制度根源。比如,原储户有1万元存款,经商行借贷给企业投资形成1万元的资产,每年的利息500,基准利率5%,企业无力承担,转而上市股权融资,将1万元资产分成5000元投资+5000元利润之和,根据市盈率定价法,市值为10万元,然后鼓动储户债转股,1万元的储蓄存款只能购买10万元市值的十分之一,即储户权益缩水90%。其原因就在于这种定价方式是微观的,即每年5000元的每股收益是不可持续的,或者说,它仅适用于小微创业板,而不适用于主板市场,因为当能上市的企业都上市时,股市总市值是不能大于社会净资产的。     新宏观的资产定价模型是以净资产为基础,并且综合考虑行业、产品生命周期、股本因素的影响,避免股价被极度高估。     V=(NC+IY*ID*L)/Q*S     其中,净资产NC与现有概念一致,但为稳健原则,不包括金融债券等资产。     年平均现金净收益IY为经审计的公允值,减少利润操纵。     行业系数ID依据行业发展状况的不同,划分为朝阳产业、传统产业、夕阳产业,系数依次为1.2、1.0、0.8。     生命周期L依据企业竞争力、行业地位的差异而不同,由低至高分别为3、4、5。     Q为总股本。     S为股价调整系数。     市场的正反馈即个体的追涨杀跌,羊群效应,一旦庄家做局成功,散户们会义无反顾地飞蛾扑火,无以抵挡,这就是今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泰勒的行为经济学的内在机制。     传统经济学教科书中对经济现实有重大影响的关键理论为货币乘数与投资乘数,两者是实施货币政策与财政政策的理论基础,但它们却都存在缺陷与误导。     货币乘数假设贷款人拿到贷款后不去投资厂房、机器设备、雇佣工人,而是继续全额存在银行放贷,难道存款利息比贷款利息高吗?     有人说,电子货币时代,所有的钱都是存款,即储蓄率远高于40%。但是,这种说法是忽视了货币的两大职能,其一是支付职能,其二是债务创造。试想,如果没有工资储蓄与中间加工利润,生产保持简单再循环,那么,也就无储蓄无借贷,存在银行的电子货币仅仅起到支付功能,而无债务创造功能,即M1M2都不会增加,恒等于基础货币,且法准为零。另外,储蓄率可以从当年的社会融资增量/当年GDP来大体衡量,它显然低于90%,更接近于40%,且近年来逐步走低。当年社会融资增量反映的是当年储蓄增加值,它比M2这一存量更具参考价值,这也是央行增加社会融资报表的原因,其目的在于弱化M2货币供应量这一概念误导。     还有人以为流通货币为M1,它可以足额兑付,但M2不能,然后以锅盖理论、一钱多用理论、分时技术、货币流速加快等来解释。事实上,如果M1是流通货币,且可足额兑付,那么M2也可以,因为M2与M1之间的转换只需一夜就可完成,比如核爆恐慌,定期瞬间变活期。而货币流速基本是稳定的,因为现在实施的是月薪制,电子货币支付够快,而一旦2天花完了,月下的28天就无以为继了。     从资产负债表上看,活期与定期都是银行的债务,即M1M2扣除M0的部分只是银行记账,它们是不能流动的,能流动的是资产,也即银行库存现金与超额准备金,以及新收到的存款与归还贷款。     国泰君安的苏剑研究员则认定是瞬间创造贷款,M2从天而降,如果是这样,那么,凭空创造的贷款哪去了?它们的接收行继续创造贷款,乃至无限,怎么还会有钱荒呢?央行怎么控制货币发行量?上面已经得出,贷款创造并非一挥而就,而是多次完成的,尽管衰减率很高,但也需三五年时间。     由此可见,M0M1M2货币分类体系将性质不同的货币简单相加,误人匪浅,应舍弃不用。     教科书上的投资乘数只计算了消费需求部分,而漏掉了储蓄部分,事实上,在一个封闭体内,货币既不能增加,也不能减少。     新宏观剔除了两大乘数的缺陷,并将它们有机地结合起来,从而使基础货币、储蓄率、准备金率、债务率、货币流量、GDP、经济周期长度等实际财经参数之间建立了数学联系。     新古典的DSGE模型失败在于将主观的效用与客观的利润胡乱地混杂在一起,只关注实物循环,局限于微观竞争,忽视货币循环,不能理解债务对实物供给产生重大的约束作用,结果是对现实经济周期性危机无能为力,只能披着貌似高深的数学外衣一头扎进黄沙之中,不闻世事变迁。     新宏观驱逐了主观效用论,建立了内外生货币观、货币经济非均衡观、资产宏观定价观、流动性短周期与债务性长周期观,演绎出完整的公式体系,逻辑地完成了对周期性经济危机的解释,让经济学走出迷茫与臆想,走向科学与现实。     本文首发于第1经济,亿万先生首家实现“学术研讨、产业监测、部门应用”的原创平台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1. 圣人无心,恒以百姓心为心。
    2017/12/19 10:56:43
  2. 新宏观指出了人类债务货币经济的内在逻辑困境,自然就能给出科学的解决方案。

    祝新宏观主义早日成功!
    2017/12/19 10:54:14
  3. 在传统债务货币经济中,即使金融诚心诚意为实业服务,仍免不了债务累积的麻烦,明斯基时刻阴影始终存在。

    现实是金融从业者多数贪婪,投机炒作成风,此为实业雪上加霜。
    2017/12/19 10:53:02
  4. 3楼

    我觉得你和楼主的认为都是错误的,之所以大萧条之后复苏迅速,主要还是因为国家改不了分配方式。国家的发展与否,主要还是政策的分配方式主导。好的分配方式会激发国民的积极性,坏的分配方式会抑制国民的创造积极性。至于楼主说的金融,积极性可以创造条件改变缺少金融造成的物力和人力,不利因素。压抑积极性会把有利条件变成不利因素。兵法说没有统一思想和强力领导,即使看到战略机遇也没有能力把握。
    2017/12/19 10:50:22
  5. 脱实向虚其它也是传统债务货币经济的一种自然演化结果。

    做实业的,因宏观投资必然货币利润亏损,债务累积是必然。

    但各种权贵和金融投机者们却能通过各种手段积聚一定量货币财富(这些货币财富刚好对应着实业亏损),权贵和金融投机者们根本不屑于辛辛苦苦做实业而热衷于金融炒作扰乱市场。。。
    2017/12/19 10:49:31
  6. 债务出清才能启动新一轮复苏,但这种出清常常是强制的破坏性的,副作用很大。

    这是传统债务货币经济的宿命,不从根本上改变债务货币管理方式,人类经济只能如此循环。
    2017/12/19 10:41:56
  7. 但从反面看,大萧条的复苏却极为迅速,而量宽后次贷危机陷入了新平庸。
        背后的原因在于债务出清。即大萧条通过银行倒闭,强制性地消灭了债务债权,从而使社会的债务约束大为减小;反之,大规模的量宽保全了存量债权,没有疾风骤雨的苦痛,但不得不忍受长期羸弱的增长。
        这样的情形还有对待滞胀的不同方式上,美国70年代的滞胀采纳的是沃克尔的严厉紧缩,结果是大规模的企业倒闭与工人失业,但在十年后迎来了克林顿的互联网繁荣。而日本90年代的滞胀没有舍得让企业破产,高物价与高债务同在,结果是失去的20年。

    ===========

    逻辑很清晰。
    2017/12/19 10:39:57
  8. 货币乘数假设贷款人拿到贷款后不去投资厂房、机器设备、雇佣工人,而是继续全额存在银行放贷,难道存款利息比贷款利息高吗?

    =========

    传统的乘数理论就是建立在这样的基础上,它不出错才怪。
    2017/12/19 10:36:29
  9. 新宏观剔除了两大乘数的缺陷,并将它们有机地结合起来,从而使基础货币、储蓄率、准备金率、债务率、货币流量、GDP、经济周期长度等实际财经参数之间建立了数学联系。

    新宏观驱逐了主观效用论,建立了内外生货币观、货币经济非均衡观、资产宏观定价观、流动性短周期与债务性长周期观,演绎出完整的公式体系,逻辑地完成了对周期性经济危机的解释,让经济学走出迷茫与臆想,走向科学与现实。

    ===========================

    二寅近期数学功力见长!
    2017/12/19 10:14:13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山东宁阳人,现居天津。1992年毕业于西南石油学院自动化专业,亿万先生社会科学院MBA,国际财务管理师(IFM),第一经济首席经济学家。当代宏观经济学者,主要从事西方经济学、政治经济学、控制论等跨学科领域的研究,新宏观主义创建者,储备需求倡导者,指出储备需求为第二大最终需求,它实现了对消费需求不足的价值补偿,是摆脱周期性经济危机的根本路径。著有《新宏观主义》。
最新评论 更多>>

亿万先生 更多>>
  1. 以货币循环的闭合实现宏观经济的“..
  1. 特朗普“任性”去全球化,就该承担..
  1. 中美贸易战:是时候反思供给主义的...
  1. DSGE为什么不能预测次贷危机之三
  1. DSGE为何不能预测次贷危机二:新宏..
  1. DSGE为什么不能预测次贷危机系列之..
  1. 储蓄持续下降,银行还撑得住吗?
  1. 大萧条让它无地自容,次贷危机再次..
  1. 新古典误用MV=PQ才推导出货币中性...
  1. 与其临渊慕鱼不如退而结网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
亿万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