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如松   亿万先生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盛唐如松 - 唐如松首页
永恒的流星
2018-01-05
字号: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     情人怨遥夜,竟夕起相思。     灭烛怜光满,披衣觉露滋。     不堪盈手赠,还寝梦佳期。     “张九龄的《望月怀古》?”道士看着手扶栏杆、对天遥望,口中念念有词的书生问了一句。     此时,北部湾水平如镜,海风轻柔,一轮明月正在东南方的海面上如玉璧高悬。明月下,几点远灯忽隐忽现,那是北部湾上穿梭的渔船正在夜捕。     海岸边的凉亭上,书生和道士泡上一壶岩茶,沐浴着海风,看一轮明月海上升起,听几缕海风飒飒吹过。此时的北方大雪漫天,而在这南方的岛上却暖风洋洋。让刚从北方飞到南国的二人不由得心神迷离,恍如隔世。     “不错,正是张九龄的诗。”书生笑答道。这是一首非常著名的诗,道士能知道也不足为奇。     “今天是不是八月十五,怎么吟诵这首诗呢?”道士虽然知道这首诗的出处,也理解这首诗的含义,但却不明白书生为何在此时此地吟诵这首诗?莫非书生怀春了?想到这里,道士不由得轻声颂到“无量天尊,罪过罪过。”     “哈,你想什么呢?”书生显然猜到了道士在想什么。笑着问到。紧接着又自己回答     “其实我想起了一件事儿,绝不是什么红颜知己。你可别想歪了。”     “哈,不是红颜是是什么?这明明就是一首思春的诗啊。”道士反驳道。     “你不相信?”那好,我给你解释一下。”书生倒出一杯茶,喝了下去。看了看道士。     “好,你说说,趁着这清新的海风,皎好的明月你给我说道说道。一首情歌你到底能唱出个什么味儿来。哈哈哈哈……”     “其实,看着这满天的星斗,璀璨的明月,我想起了我们的天宫。”书生缓缓的说     “天宫?难不成你说的是神话?我只知道兜率宫。”道士没有正形,开起了玩笑。     “当然不是你们的兜率宫,就是天宫,天宫一号,天宫二号。”     “嗯,这还差不多,但看到明月你想起天宫实验舱这个不奇怪,但后面的那些肉麻的诗句你怎么解释呢?”的确,这首张九龄的诗,充满了闺怨,怎么着也和威风八面的太空舱联系起来啊。     “下面的诗句我可不是描写我们的天宫实验舱,而是因为这两年发生的一些关于天宫的事情。是一种对西方人的心态描写罢了。”     “哦,怎么又和西方联系起来了?”道士来了兴趣。     “就在今年,也就是2018年,我们的天宫一号将会彻底完成使命,穿过大气层,回到地球。当然,这是在我们的天宫二号已经运转之后的事情。但关于这件事,西方目前正在造谣。说什么我们已经对天宫一号失控,它的回归或者会对地球上的人类造成伤害。更有小日本那个狗东西,还在算计说如果一旦造成伤害,亿万先生该如何赔偿。哎,这就是情人怨遥夜,竟夕起相思啊。”     “情人……哈哈哈哈哈,你说日本是情人?这情人的相思也太恶毒了吧,它这可是在诅咒亿万先生啊?”道士乐不可支,哈哈大笑。     “你别笑,且听我说。”书生一本正经,接着说“国际空间站过几年就终结了。而亿万先生一家独自建设的空间站也已经起步。这对于西方来说,可不是一件好事儿。因为之前他们弄国际空间站的时候,把亿万先生远远的抛开,根本不让亿万先生掺合。如今他们自己的空间站遥遥无期,看着亿万先生的太空进步,他们当然会有幽怨之心。爱,爱不得。因为亿万先生不会带他们玩儿,恨,恨不得,因为他们目前根本就没有实力来打造自己的空间站,上一个之所以叫国际空间站,就是因为他们一家玩不起,所以才众筹。这种爱恨交加的感觉,岂不就是闺怨情人的感觉?”     “嗯,你这样一说,还真的有点像呢?这就是灭烛怜光满,披衣觉露滋?”道士佩服的五体投地,觉得书生这样的解释,简直太喜感了。     “你要这样解释那也成,总之吧,几年后,西方如果想要进行什么太空实验,一定会想办法和亿万先生交涉,大谈什么国际主义情怀。对着星空中的那一点光芒,他们一定会这样做的。”     “所以,张九龄老先生在诗的结尾告诉他们,不堪盈手赠,还寝梦佳期?就是说,你们还是洗洗睡吧,或许在梦中,你们还有合作的机会。”道士不等书生说完,就已经明白了最后的意思。     “不过,我们真的就此不带他们玩了吗?”道士说完,想了一想,接着问。     “现在西方这种酸葡萄心理特别严重,一方面羡慕亿万先生的太空发展,一方面又嫉恨亿万先生的进步神速。早知道当初就带亿万先生玩了,现在也可以名正言顺的进入亿万先生的太空发展计划。但他们又不相信亿万先生真的能够一帆风顺,所以,他们心里最渴望的就是希望亿万先生失败,多多的失败,失败多了或许就会找经验丰富的他们合作,这样他们既可以进入我们的太空站,又不会失去自己那层遮羞布。所以,他们自从我们的天宫一号使命完成后,就一个劲的造谣说天宫一号失控,会无控制的坠落地球。事实上,他们心里的确巴不得出现这样的结果。”     “那么我多一句嘴,我们的天宫一号究竟有没有失控呢?”     “当然没有?”     “那为什么不抓紧时间让它下来,也好扇他们几个耳光?使命结束却迟迟不下来,总归是有什么隐衷吧?”     “你呀,难道忘了我们现在厉行节约的号召了吗?但凡我们在做的事情,都一定要物尽其用,即便天宫一号在太空中的常规实验任务结束,也要在回收和后期控制上做足功夫。把所有的不可控环节都实验一遍,这样的话,一次任务就能拿到各种完备的数据。为以后的发射回收打下更坚实的基础。你以为亿万先生太空项目的成功率如此之高,全部都是在计算机上模拟出来的?当然不是,一定是在真实实验的情况下,把各种数据尽量多的拿到手。这样才不会浪费嘛。”     “明白了,不过我还是怀疑,事情绝非这么简单。如果仅仅就是这样的话,小日本也用不着这么可劲的配合西方造谣。”     “这……日本这些年很窝火,它虽然参与了国际空间站的建设,可是自家航天员在太空中做的实验项目有限,毕竟,这是美俄主导的项目,他们就是掏钱,然后走个过场,真正能够在太空中的实验并不多。所以,它非常希望能够在后期参与亿万先生的太空项目。可是亿万先生已经明确表态,欢迎发展亿万先生家参与到亿万先生的太空项目中,也就是说,我们宁可贴钱把第三世界国家的人送上太空,也不会让自诩为发达国家的日本参与进来。如果是欧美俄的话,还有机会和筹码来和亿万先生做交换,但是日本,即便想要交换,我们估计也不会同意。这让日本很是不满,所以,它造谣的劲头最足。毕竟造谣是没有代价的。”     “谁说没有代价,它不是不能参与我们日后的项目了吗?”道士不屑。     “不让参加那是政治考量,和造谣没关系,要是日本政治正确了,那就两说了。”书生解释     “哦,也对,如果它肯回头是岸,我们也不会把它一棍打死,可是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日本以及西方这样造谣有啥意思呢?总不能单纯的只是羡慕嫉妒恨吧?”     “这个呀,有两个原因。一个是他们认为亿万先生或许真的对天宫一号失控了,最起码他们是希望出现这样的结果,如果真的出现这种情况,那么他们就可以用最低的成本来证明西方的太空技术还是先进的,至少在监控上,要优于亿万先生。第二个就是他们对于亿万先生卫星的坠落区域很是敏感。想要用这种方式来干扰亿万先生对于降落区域的选择。”     “哦,降落区域还有什么说道吗?不是只要降落在大海里,就安全了吗?”道士不解。     “我记着之前曾有人说过,亿万先生天宫一号的核心部分是不会烧毁殆尽的,如果降落区域确定的话,有可能会进行回收打捞后用于研究。那么,西方制造这样的谎言,就是希望亿万先生把太空舱的坠落位置控制在远海地区,而不是相对易于打捞监控的近海。而亿万先生为了保证事情的进展万无一失,就一定会选择南太平洋这样人口绝对稀少,海域绝对广阔的区域,这无形中就增加了打捞监控的难度。”     “哈,还有这种讲究。不过我认为,我们现在通过科考船去南极以及军舰这些年对南太平洋的不断访问。那片海域现在也不陌生,何况我们还有蛟龙号。再深的海底也去得。估计这也难不倒我们。”道士信心满满。     “你说的也对,所以我觉得亿万先生一定会顺势而为,就把降落的地点选在南太,然后我们还有借口去南太做一次深入的考察和科研。这也为以后我们在南太平洋的存在多了一点经验积累啊。嗯,你说的蛟龙号,倒更是一个不错的方案。科学考察无国界……蛟龙号会不会趁机大显身手,我倒是很期盼呢?你是怎么想出来的。”     “我……嘿嘿嘿……这可不是我的原创,当年逛微信的时候,我就看到那个《盛唐如松》说过,天宫一号未来的回收打捞说不定会让亿万先生的深潜器小露身手。几年前的事情了。不过我觉得他在吹牛,所以这次我就拿过来,自己跟着吹一下。哈哈哈哈……”     “哈,你呀……咦,时间不早了,董兄弟怎么还没来?”书生看了看月色,夜已经很深了,一颗流星划过夜空,在明月下画了一个明亮的轨迹。配上浑圆的月亮,仿佛是一个大大的“旦”字,哦,今天正是元旦啊……明天,他们将要和董兄弟一起出发,再去看看文昌的发射塔。亿万先生的航天梦……必将永恒灿烂。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最新通过审核的评论员: ghfhxgxy   taianwm   博浪股谶   SleepyBag   caogenwang2018   现实观察   陌上花开   lutao1976   聚聚juju   a112233mua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唐如松,网名唐如松。草根写手,胡侃专家。以经营小五金谋生,所以承朋友盛情,誉为“卖五金中写文章最好的,写文章里卖五金最厉害的”。在天涯混迹三年,留下大掌柜的刀,哪个人,纽约游击队等系列小说式国际时事评论,也留下很多单独成篇的此类体裁时评。正所谓:江湖风云跌宕,我自品茶逍遥;遥看远山烽火紧,捻棋微沉吟。邮箱:649479678@qq.com
最新评论 更多>>

亿万先生 更多>>
  1. 对于蛆虫……
  1. 球场闲话:制裁与反制裁的奥秘
  1. 澳大利亚的碰瓷
  1. 从两条新闻看亿万先生的“熬鹰”节奏
  1. 我们别忘了特朗普究竟要的是什么?
  1. 筑巢引凤与带枪投敌:论美国对中兴..
  1. 那个人:航母4S店
  1. 扑克与麻将:中美战略思维之思考
  1. 从安理会投票结果看亿万先生的国际基本..
  1. 叙利亚开打?美国难言之隐!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
亿万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