鲍盛刚   亿万先生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学而思之 - 鲍盛刚首页
私有制有没有错?
2018-01-27
字号:
    私有制有没有错?私有制没有错,因为劳动产品归劳动者所有,这是天经地义的,否则谁还会劳动呢?但是,私有化是有问题的,因为私有化可能将不该私有的东西私有化了,比如公共社会资源,这是一种不劳而获,是偷窃,是掠夺。而建立在将公共资源私有化基础上的私有制更是一种错误,因为它将偷窃与掠夺合法化了,这是导致社会不公,不平等,道德败坏,秩序动荡的根源。同样,公有制有没有错?公有制没有错,因为有些资源是社会公有的,比如空气,阳光,水等,如果将这些东西私有化了,别人呼吸空气,享受阳光,喝水都要付费,岂不是有些人会更富有,大多数人更加贫穷了。但是,公有化可能会将不该公有的东西公有化了,这是对合法私有财产权的侵犯,是鼓励不劳而获。而建立在这种基础上的公有制就是一种错误,结果是大家都不干活了,吃大锅饭。还有国有制有没有错?国有制没有错,因为比如矿山,森林等资源必须由国家占有,如果人人都可以占有,社会不是乱了套,不是有的人会更加富有,大多数人更加贫穷了。但是,国有化或者说将不该国有的东西国有化了,就是一种错误,而建立在这种基础上的国有制显然也是错了。所以,我们要不要消灭私有制?关键要看我们要消灭的私有制是建立在什么样的基础上的。同样,我们要不要建立公有制或者国有制?也要看其基础。     如果说在自然状态中,人类苦于没有政府与国家,社会处于每一个人对每一个人的战争状态之中,为了摆脱这一状态,人类建立了国家与政府,以保障人身,自由与财产。但是,从那以后,人类又苦于有政府和国家,因为每个阶级,每个利益集团都想利用政府和国家,制定有利于自己的法律和游戏规则,先是少数人或者说是富人利用政府制定有利于自己的法律和政策,以至于富人愈来愈富,穷人愈来愈穷。然后民主了,社会大多数人又通过政府制定有利于自己的游戏规则,以至于福利越来越高,民主变成了一场福利拍卖会。近200多年以来,西方国家政治无非就是在这种少数人与多数人,富人与穷人争斗中不断循环往复。自由主义是现代西方社会的基础,而这一基础又建立在三大原则基础上,一是产权保护原则即个人劳动所得归劳动个人所有,产权无非是个人劳动所得与长期积累。二是自愿平等交换原则即我为人人,人人为我,谁也不欠谁的。三是国家或者说政府的中立原则即国家是裁判,职责在于保护产权,杜绝掠夺。维护交换的自愿与平等,杜绝以强欺弱。由此三大原则建立的现代社会体系将是一个自由,平等,民主与和谐繁荣的社会,是一个自由人的自由联合体。不仅如此,由此三大原则建立的现代世界体系也将是一个自由,平等,民主和繁荣和平的世界,是一个自由国家的自由联合体。但是,从现代历史发展来看,自由主义三大原则从来就没有被实现过,所以自由主义实际上也只是一种理想和乌托邦。首先,所谓产权是个人劳动所得与积累所得,而事实上产权更是一种偷窃与掠夺的结果。其次,所谓自愿平等交换,事实上在不平等产权的基础上,平等交换只能等于更大的不平等,等于不平等的合法化。最后,所谓国家或者政府中立,事实上国家从来就没有中立过,对此就如马克思指出的那样,国家是伴随着私有制基础上的阶级和阶级斗争而出现的,是统治阶级为了维护自身的统治地位和根本利益的暴力工具,因而国家的本质属性在于其鲜明的阶级性。正是因为看到了这一点,马克思才认为整部人类历史实际上就是一部阶级斗争史,先是奴隶主剥削压迫奴隶,封建贵族剥削压迫农民,然后是资本家剥削压迫工人,显然,马克思认为自由主义与资本主义是二回事,尽管从历史上看自由主义与资本主义兴起都是源于对教会,对封建君主特权的一种革命,但是自由主义不等于资本主义,资本主义是对自由主义的一种背叛,因为它本身也是一种特权,只不过是用一种特权代替了另一种特权而已。把资本主义等同于自由主义无非是美化了资本主义,或者说玷污了自由主义。说什么投资人是社会的恩人,无异于说教会与君主是上帝在世间的代表。说什么下层阶级必定是贫穷的,他们的命运只能寄托于富人的富裕,无异于是认为别人都是白痴,或者自己就是白痴。对此就如凯恩斯所讲,“说私人利益与社会利益一定互相一致,这一点并无根据,上天并不是这样来统治世界的。说是两种利益实际上互相一致,这个说法也不正确,在下界并不是这样来管理社会的。”     19世纪末西方福利国家的产生与民主的发展是显然对自由资本主义的一种修正与逆转,那么由此是否国家就中立了,普遍的公正主宰了一切?事实上并没有,而是整个社会体系又偏向了另一边。如果说过去是少数人对多数人的剥削,而现在所谓民主则变成了多数人对少数人的剥夺,由于普选的实施,政治权力,立法权力,暴力支配权力等等,几乎全部转到了人民手中,因此,人民提出的问题,就应该由人民来解决。如果说过去是少数人对多数人拥有特权,那么民主就意味群众的特权,他们要求获得劳动权,受教育权,受救济权。但是靠谁出钱出力呢?自然是靠国家与政府。但是,国家与政府是没有钱的,所以只能靠增加税收,这就是取之于甲,赠之于乙的原则。如果说过去国家是取之于多数人,取之于穷人,赠之于少数人,赠之于富人,那么现在民主了,国家则是取之于少数人与富人,赠之于多数人与穷人。对此少数人与富人又有何可以抱怨的呢?因为他们之前也不是这样干的吗?他们不是曾经将希望寄托于国家身上,希望国家把一些特权给予工厂,银行,希望国家减少监管,让他们放任自由吗?尽管人们很清楚不劳动者不得食,努力与满足是无法分割的,但是我们到处看到人们总想不劳而获,总想对别人讲,你去工作,我来享受劳动成果。特权就是意味着一个人享受,另一个人掏腰包。过去是少数人享有特权,现在民主了,就是意味多数人也应该享有特权。结果赋税更加沉重,不公正的现象更多,福利,工资越来越高,最后少数人与富人不干了,因为利润太低,资本也会罢工,就如同工资太低,工人会罢工一样。于是,投资萎缩,经济发展停滞,工人失业,政府税收减少,高福利难以为继,民主走到了尽头。哈耶克认为所谓民主的陷阱是基于这样一种错误的认识,即既然政府是当选的多数人的代表所控制,所以再对政府权力进行其他任何监督便是没有必要的。但是,殊不知不受限制的民主与不受限制的专权相比好不到哪里去。所以,正是这种不受限制的民主或者说是民主的滥用,而不是民主,才是西方社会今天的问题所在。所以,无论是米塞斯,哈耶克,还是后来的米尔顿?弗里德曼,詹姆斯?布坎南都认为所谓市场经济体制实际上从19世纪下半期随着福利国家的产生,在西方就已经开始走向衰退,这是西方文明的悲剧。而西方文明的复兴显然有赖于自由主义市场竞争理念与体制的复活和重建。     上世纪七十年代新自由主义的兴起标志西方现代社会体系的再一次转型,但是这次转型与其说是回归自由主义,不如说是回归资本主主义,回归少数人对多数人的掠夺。所谓私有化,无非是对社会财富的再分配。所谓对资本有利的,对国家与社会也是有利的,无非说明国家与法制和社会规则又一次偏向于资本与少数人一边。事实上新自由主义革命,在经济增长方面远远没有实现此前三十多年凯恩斯革命所达到的高水平,反倒是引发了大量触目惊心的经济危机和金融危机。另一方面,世界范围内的贫富两极分化达到了惊人的程度。联合国的人类发展报告早在1990年代中期就拉响了警报。1996年世界最富裕的358人的资本净值“相当于世界最贫穷的45%(23亿人)的收入之和”。1998年世界最富裕的200人在过去的4年里资本净值翻了一番,超过一万亿美元,而其中最富裕的3位顶级富豪其资产超过了全部最不发达国家及它们的6亿人口国民生产总值之和。发达国家内部也是如此,在最近的三十年里,90%的美国人口总收入增长了约15%,而1%最富人群的总收入则增长了150%。2007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对新自由主义的反思和批判也应声而起。2008年7月,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斯蒂格利茨以“新自由主义终结了吗?”为题发表文章,他写道:“新自由主义不再讨人喜爱了…在四分之一个世纪里,发展亿万先生家相互竞争,但胜负已定:那些实行新自由主义政策的国家,没能赢得增长大奖。” 他指出,“自由市场这套说辞一直在被有选择地运用--当符合某些特殊利益时就拥抱,不符合时就不提。”“新自由主义的市场原教旨学说不过就是一套服务于某种特殊利益的政治教条,它从来没有得到过经济理论的支持。”同样,早在2005年就出版了《新自由主义简史》一书的大卫?哈维认为,新自由主义本质上就是一个“阶级项目”,是国际垄断资本集团在经历了二战后政治上的社会民主主义和经济上的凯恩斯主义的双重压制之后,借助70年代的经济危机实施的一次强力反扑,是其阶级统治权力的恢复。虽然因为新自由主义及其实践模式的出现而派生出了一些新的现象,但不仅没有改变生产社会化和生产资料私人占有这一基本矛盾,反而由于资本主义由国家垄断加速向国际金融资本垄断过渡,提高了生产社会化程度,同时在更大的范围内实现了生产资料的私人占有,这无疑进一步加剧了资本主义制度所固有的基本矛盾;同时,也没有改变资本的目的就是追求尽可能多的剩余价值这一基本经济规律。2011年,英国牛津大学社会学教授科林?克劳奇出了一本名为《新自由主义离奇之不死》的小册子,他给出的解释是:新自由主义作为一个政治经济进程,在全球范围内实现了财富向最富阶层的集中,伴随这一过程的,是一大批巨型企业,别是巨型金融企业的崛起。这一批富可敌国而且政治影响力超强的巨型企业,主导了整个公共生活,所以它们并不属于通常意义上的市场。新自由主义不仅只是实现了财富的集中和权力的重建,而且通过巨型企业反过来改变了整个社会结构。30多年前美国经济学家米尔顿?弗里德曼充满乐观主义情怀,将其《自由选择》一书最后一章的标题定为“潮流在转变”。因为当时人们普遍的信念正在从计划经济转向信仰市场经济。但是,30多年后人们发现西方社会的潮流又要转变了,这就是民粹主义的兴起,它标志自由主义的终结与一个时代的结束。表面上,民粹主义表现为反全球化,反精英,反移民,本质上依然是劳资矛盾的一种反映,国家政策取向应该以资本利益为中心,还是应该以社会利益为中心?如果说自由主义主要是以资本利益为中心的一种政策取向,那么显然民粹主义要求政策取向回归以社会和劳工利益为中心。     从200多年西方社会体系的变化发展来看,其轨迹一直是游离于自由主义之间,而自由主义从来就没有被真正实现过,因为国家一直没有中立过,它不是偏向这一边,就是倒向另一边。国家不是作为法律的保障者去保护人民,自由和财产,而是更多地成为集团的工具,国家或者说政府成为了一个巨大的虚构物,其中每个人都想牺牲别人使自己活着,法律变成了形形色色的贪婪之心的工具,而不是其约束者,所谓财富再分配实际上是对产权的巧取豪夺。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讲自由主义只是一种乌托邦。200多年来,西方国家的体制的历史就如法国19世纪经济学家巴斯夏预见的那样,先是少数人与资本对多数人的掠夺,然后是多数人对少数人的剥夺,因为多数人也要求政府保护自己,要求福利,要求劳动权利。最后,演变成每个人对每个人的掠夺,因为无论是穷人还是富人都要求政府保护,要求特权,要求少劳多得,都把自己的利益包装成普遍利益,人类终极利益。对此,马克思从左揭示了资本主义社会的剥削本质,提出无产阶级革命与社会主义最终代替资本主义社会的必然性,而社会主义社会本质上就是一种自由人的自由联合体。而哈耶克等又从右批判了社会向左的倾斜,因为显而易见不受限制的民主比专制或者比不受限制的自由,也好不到哪里去,甚至于更坏。但是,哈耶克与米赛斯等经济学家的错误在于把自由主义等同于19世纪中期的自由资本主义。而第三条道路提出既有利于富人,又有利于穷人的中间道路也错了,因为方向反了,正确的选择应该是既不保护富人,也不保护穷人,唯有如此才是公平,才是中间。唯有如此,社会才能回到法制下的自由与繁荣。所以,巴斯夏认为:社会问题的解决之道就包含在下面非常简单的一句话中,即法律是有组织的正义。尽管这句话写于19世纪,但是依然适用于21世纪。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1. 回179楼yjiazhiyan:    你秉持公有制,却提不出发展公有制的思路,只是简单的要求返回到四十年前,难道南街村,华西村的发展就是因为他们返回到了四十年前的体制吗?那他们为什么四十年前没出现呢?难道是改革开放挡住了他们发展的道路吗?你这样做,客观上让人们一谈起公有制,便想到四十年前,孰不知在很多人心中,一想到四十多年前,便会想到文革,想到曾饿过肚子,在很多人心中那是不堪回首的,你这样做客观上吓阻了人们对公有制的希望,客观上把人们推向私有制阵营。
        =============================
       你对于40年前的情况,包括文革,也仅仅是嗅到一点被歪曲的东西。味道。就随声附和的乱发议论。我们这些过来人告诉你一点真实的情况。
      亿万先生人挨饿,几千年了。到40年前,一般来讲不吃野菜了。也就是说基本上不挨饿了。那个年代,大力兴修了农田水利基本建设。在农村修建了8万多座水库,300万公里的水渠,这就是那个年代艰苦奋斗 成果。在城市开始建立化肥厂。大量生产化肥。而后来的粮食快速增长,就是在这个基础上的。不要吃水忘了打井人。
       还有文革时期。那个年代,虽然再搞运动。那是一个有目的的活动。那个年代没有工厂破产,没有工人失业,没有通货膨胀,没有两极分化,没有官场腐败,没有环境污染;没有走私贩毒,没有嫖娼卖淫,没有拐卖人口,没有拦路抢劫,没有······。许多许多。
      人与人之间是平等的,和谐的,提倡互相关心,互相帮助。总之,当时的社会状况,比现要正常的多。
      现在的华西村,南街村,可以说是那个时代遗迹残留的遗迹。如果那个政策那个延续的话。整个亿万先生都是华西村,南街村那样了。那是一个多么幸福的状况。市场经济的改革,改变了这个结果。
    2018/2/20 3:14:57
  2. 回177楼yjiazhiyan:     你秉持公有制,羡慕人民公社,却要把人分出层次,分出三六九等,口口声声是交流,却听不得不同意见,只许公有制按自己的思路发展,对别人的看法,不加分析,就要将其踢出公有制阵营,甚至还要贬损别人没文化,难道公有制阵营只容许你一种实现方式存在吗?马克思理论我上中学就学过,难道你没学过吗?你也不妨仔细说说你的工厂是如何实行承包制的,让大家也分辨一下此承包制是不是彼承包制。
         ===================================
       终于露底了吧。凭着中学时代的教材中的那点马克思理论的概念,就敢说学会了马克思主义。你可真是敢说。问题没有那么简单,别说中学教材,就是大学教材,都不行,甚至专业的马克思主义专业的大学生许多都弄不懂。真正掌握马克思主义原理,必须直接看原著,包括《资本论》。而且一定要系统的看。如《共产党宣言》,《雇佣劳动与资本》,《哥达纲领批判》等等这类的文章,一定要反复看。而这些,你根本就没有看过,你根本就不懂什么是马克思主义。你对公有制,私有制的问题,也就是感觉而已。承包制再亿万先生已经搞了快40年了,还提出什么实验的问题。太幼稚了。
       告诉你我们工厂中如何搞的承包制。我们工厂,生产收音机,一共四个车间。一车间,基本金属零件制造;二车间,元件配套,准备;三车间,焊接,组装,调试,四车间,成品包装,出厂。本来是一个相互联系的一个整体。后来实行承包制,把各个车间承包给个人,车间变成了分厂,本来的相互衔接 工序,变成互相买卖关系。生产工序完全打乱了。这样生产无法进行。当然就垮台了。这就是我们厂的承包制。在我们这里许多的厂都是这样做的。结果无一都失败了。可见,几十年的实践证明,承包制,在工厂中是根本就没法实行。
    2018/2/20 2:50:34
  3. 回177楼yjiazhiyan:     你秉持公有制,羡慕人民公社,却要把人分出层次,分出三六九等,口口声声是交流,却听不得不同意见,只许公有制按自己的思路发展,对别人的看法,不加分析,就要将其踢出公有制阵营,甚至还要贬损别人没文化,难道公有制阵营只容许你一种实现方式存在吗?马克思理论我上中学就学过,难道你没学过吗?你也不妨仔细说说你的工厂是如何实行承包制的,让大家也分辨一下此承包制是不是彼承包制。
         ===================================
       终于露底了吧。凭着中学时代的教材中的那点马克思理论的概念,就敢说学会了马克思主义。你可真是敢说。问题没有那么简单,别说中学教材,就是大学教材,都不行,甚至专业的马克思主义专业的大学生许多都弄不懂。真正掌握马克思主义原理,必须直接看原著,包括《资本论》。而且一定要系统的看。如《共产党宣言》,《雇佣劳动与资本》,《哥达纲领批判》等等这类的文章,一定要反复看。而这些,你根本就没有看过,你根本就不懂什么是马克思主义。你对公有制,私有制的问题,也就是感觉而已。承包制再亿万先生已经搞了快40年了,还提出什么实验的问题。太幼稚了。
       告诉你我们工厂中如何搞的承包制。我们工厂,生产收音机,一共四个车间。一车间,基本金属零件制造;二车间,元件配套,准备;三车间,焊接,组装,调试,四车间,成品包装,出厂。本来是一个相互联系的一个整体。后来实行承包制,把各个车间承包给个人,车间变成了分厂,本来的相互衔接 工序,变成互相买卖关系。生产工序完全打乱了。这样生产无法进行。当然就垮台了。这就是我们厂的承包制。在我们这里许多的厂都是这样做的。结果无一都失败了。可见,几十年的实践证明,承包制,在工厂中是根本就没法实行。
    2018/2/20 2:50:20
  4. 这位yjiazhiyan(一家之言)先生的发言,一直很理智。
    2018/2/19 12:26:14
  5. 回复176楼续:你秉持公有制,却提不出发展公有制的思路,只是简单的要求返回到四十年前,难道南街村,华西村的发展就是因为他们返回到了四十年前的体制吗?那他们为什么四十年前没出现呢?难道是改革开放挡住了他们发展的道路吗?你这样做,客观上让人们一谈起公有制,便想到四十年前,孰不知在很多人心中,一想到四十多年前,便会想到文革,想到曾饿过肚子,在很多人心中那是不堪回首的,你这样做客观上吓阻了人们对公有制的希望,客观上把人们推向私有制阵营。
    2018/2/19 11:29:30
  6. 回复176楼续:我说你客观上在帮助持私有制观点的人,你便急着将承包制归类为私有制,是为了撇清自己吗?
    2018/2/19 10:58:28
  7. 回复176楼:你秉持公有制,羡慕人民公社,却要把人分出层次,分出三六九等,口口声声是交流,却听不得不同意见,只许公有制按自己的思路发展,对别人的看法,不加分析,就要将其踢出公有制阵营,甚至还要贬损别人没文化,难道公有制阵营只容许你一种实现方式存在吗?马克思理论我上中学就学过,难道你没学过吗?你也不妨仔细说说你的工厂是如何实行承包制的,让大家也分辨一下此承包制是不是彼承包制。
    2018/2/19 10:28:01
  8. 回172楼yjiazhiyan:   他们论战,但你也没必要拒绝多一个人,从另一个角度和他们论战吧,现在他们不急着来论战,因为他们乐得看我们鹬蚌相争,难道你是想看到这样的局面吗?
        ==================================
       什么论战,不要把问题提到那么高的层次。都是网友在一起交流,互相交流自己的看法而已。其实你的看法,可能比他们更错。
    2018/2/19 3:13:29
  9. 回170楼yjiazhiyan:  我提出承包制,作为公有制的一种实现方式,本意是为了反对“一私就灵”的观点,捍卫公有制,可还未等到那些人来和我论战,你首先来反对我,这是我没想到,就算你不需要我的帮助,准备独自和3
        ======================================
       承包制基本上不属于公有制的范畴。应该属于是私有制的一种表现形式。
    2018/2/19 3:06:26
  10. 回168楼yjiazhiyan:    看来你是承认你是按自己的一套理论来看待问题的,我没有自己的理论,我是按马克思理论来分析问题,我不觉得我这样,就比你矮一头,你一再声称以前承包制造成了很大的全面性的损失,根据是什么,是你都见过吗?还是从什么渠道获得过可靠的统计资料,看到过权威的结论,
        ================================
       你说你是按照马克思的理论在分析问题。不过从你的分析过程来看。我可以有把握的说。你没有看过一本马克思的书。这是我对你的理论方面的看法,绝不是对你的攻击,如果你这样认为的话。我也没有办法。当然你可以反驳,证明你曾经看过哪一本书?简单的叙述一下书中的内容。
       承包制失败的那些事实,从哪里来的?提出这个问题,太幼稚了。现在这方面的内容太多了。40年了,这方面的材料铺天盖地,到处都有,俯拾皆是。在城市中,我们那个厂就是直接实行了。结果是把工厂搞了个一塌糊涂。直接破产了。同时在我们这个城市中其他的厂,也都搞了。结果无一不是以失败告终。结果承包制根本就不适应在工厂中实行。
      在农村,改革的典型小岗村,国家投入了大量资金,直接与安徽省财政厅挂钩,但是,至今仍然是一个穷光蛋村。至于其他的,农村中的那些大量撂荒,空巢老人,留守儿童。农民收入增长缓慢,这些事实,如果是在40年前,可能是猜测。是理论问题,而现在都已经明明白白的表现出来了,谁还不知道?承包制的效果,已经不是理论的问题。而完完全全表现出的事实的问题了。应该到了给它下一个客观的结论的时候了。
    2018/2/19 3:01:38
  11. 回复167楼续:针对承包制的缺点,我本来以为会首先由他们提出来,做为反对我的理由,以证明承包制并不比他们先进,一样带有与生俱来的局限性,所以我准备了那些克服承包制缺点的方法,为的做为论据,来反驳他们,你的确不需要我的帮助,但令人遗憾的是,你无意中正在帮助他们。
    2018/2/18 16:29:27
  12. 回复167楼续:他们论战,但你也没必要拒绝多一个人,从另一个角度和他们论战吧,现在他们不急着来论战,因为他们乐得看我们鹬蚌相争,难道你是想看到这样的局面吗?
    2018/2/18 16:07:14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曾获华东师范大学历史学本科国际政治硕士、曾获加拿大卡尔顿大学比较政治学硕士。任教华东师范大学国际政治研究中心,后赴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学习国际关系。现移居加拿大温哥华,在加拿大海外集团工作。联系邮箱:1349020677@qq.com 
最新评论 更多>>

亿万先生 更多>>
  1. 罗斯福、里根与特朗普
  1. 亿万先生崛起可以慢慢来
  1. 资本主义等于市场经济吗?
  1. 亿万先生不与美国斗,美国怎么办?
  1. 特朗普有没有错?
  1. 美国之乱的根源
  1. 美国优先等于什么?
  1. 私有制有没有错?
  1. 日本会靠拢亿万先生吗?
  1. 第二次冷战会爆发吗?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
亿万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