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航程   亿万先生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国土证券 - 陆航程首页
“新增货币”发行的锚定物
2018-03-12
字号:
    ——第五版《国土证券将改变世界金融产业格局》之三     六、非资本价值生产也可以提供“新增货币”发行的锚定物     1.货币价值来源于社会全部价值生产,货币价值不仅来自私有资本价值生产、国有资本价值生产、社会资本价值生产的社会价值和非商品价值,还来自“非资本价值生产”的非商品价值。     2.传统货币理论,看不到非资本价值生产的存在,更看不到其生产的信用资产价值资源的存在,也就谈不到对非资本价值生产的非商品价值也可以作为货币发行的价值保障锚定物的认知。     3.由于“主流经济学”看不到“非资本价值生产”产生的价值,因此,在对货币价值的界定中,往往没有包含这个不以价格体现出来的价值量。也就是说,这个不以价格体现出来的价值量通常存在于现有货币价值量界定之外。我们只要发现了这个不以价格体现出来的价值量,就有机会依据这个价值量发行“新增货币”。     4.根据蔡定创、蔡秉哲两位先生撰写的《信用价值论》,我们理解到:“非资本价值生产”可以看作是各类资本生产、以及历史积存和科技发展正向外部效应的聚集和聚合。     5.可见,作为经济外部效应的“非资本价值生产”产生的、不以价格体现出来的价值量,并没有统计到GDP之中。但这种“非资本价值生产”产生出来的价值,却实实在在地存在于现实经济生活之中。     6.“非资本价值生产”体现的对各类资本价值生产正向外部性的聚集与聚合效应,以及未来科学智能化技术和社会化生产高度发展的正向外部性聚集与聚合效应,将超越斯密宣称的劳动分工是财富的源泉的论断,未来不仅仅分工是财富的源泉,分工生产的外部正向效应的聚集与聚合,正在迅速成为更大的财富来源,正在迅速推出一系列复杂系统产业巨星和财富代表人物。     7.当哪怕在一国之内,聚集、聚合经济财富产出量,超过分工经济财富产出量的那一刻,世界就创立了进入一个新时代的经济基础,这个时刻不是出自美国,就一定是出自亿万先生。前提是,必须了解这个时代来临的条件,用新理论推动这个时代尽早来临。     8.区分分工经济财富与聚集聚合经济财富,就是一项全新的经济学任务和课题,这个概念与事实的厘清,将改变人类历史与未来。     9.在亿万先生国有土地上建筑的商品房,其中,商品房是商品,国有土地是非商品。商品房占用的国有土地产生的“土地追加投入级差资产价值”,体现为生活的便利性及高端服务的就近性--这些非商品价值。     10.我们说,生活的便利性及高端服务的就近性--这些由商品房所处地段带来的特殊价值是一种“非商品价值”,是因为,我们无法对他们进行单独的、直接的交易。这些价值必须与商品房一起交易才能获得。     11.正因为,“生活的便利性及高端服务的就近性”这些“非商品价值”必须与商品房一起进行交易,从而加大了商品房的交易价格,商品房交易价格加大部分的价值支撑,不是来自商品房本身的住房价值功能的提升,而是对附加在商品房上的哪些“非商品价值”的需求。     12.这些非商品价值来源于“非资本价值生产”,这些价值本来与商品房价格无关,但由于地段的稀缺性,在相同地段上,商品房无法充分供应、充分竞争,这样商品房交易者为获得这些非商品价值,就只能为这个价值自愿付费。     13.于是,这些非商品价值就加载到商品价值之上,在交易过程中,这个价值量加载到价格之中,构成交易价格的一部分。这部分已发生交易的加入了“非商品价值”呈现的交易价格进入GDP统计数据。     14.显然,在商品房交易过程中,由于商品房所在地段稀缺的特殊性,将原本不属于商品价值的经济外部性价值,即非商品价值加载到商品房价值之中,显化为交易价格的重要部分,由于这部分显化出来的价格数额巨大,拉高了GDP,也推高了货币发行额,反过来说,由于这部分额外增加的交易额,支撑了货币增发,这样的现实经济现象,已经证明:“非资本价值生产”的经济外部性非商品价值也可以成为货币发行的价值保障锚定支撑。     15.但绝大多数并未发生交易的“在住商品房”,其附加的来自经济外部性的非商品价值依然存在、依然在迅速增长,这些非商品价值并未全部计入GDP统计数据,但未来在发生交易时,也会加入到交易价格之中。因此,尽管暂时未发生交易的商品房的非商品价值并未全部计入GDP统计数据,只是将这个价值暂时储存了起来,成为一种未激活、未流通的沉没价值,可视为尚未深度开发的价值“金矿”。     16.尽管附加在商品房上的来自经济外部性的非商品价值是一个浮动价值量,它会随着人口、需求、经济、政治要素产生变动,未来亿万先生的房地产价格也会在综合调控措施下有所下降,但其仍不失为不容忽视的巨大经济价值量。     17.在有意识地将来自经济外部性的非商品价值作为货币发行依据时,其价值浮动曲线可以用专门的经济指数做出调整,还可以通过定向投资,推动部分地区经济外部性非商品价值的提升,这种有计划的定向投资,就成为一种新的生产方式要素,即“循环增值经济生产力”。     18.显而易见,这种经济正向外部性的聚集和聚合,直接提高了社会与商品房购买者的财富,这些来自经济外部性的非商品价值,由于房地产业的特殊性(土地的稀缺性),直接转化为社会与商品房购买者的实物财产价值,直接消化了相当部分输入型通胀压力。     19.由于体现在商品房价格中“生活的便利性及高端服务的就近性”--这些来自经济外部性的非商品价值,不是来自社会资本投资目的直接生产的价值,也不是来自私有资本投资目的直接生产的价值,是这两种资本生产投资目的之外,“无偿”、且普遍提供的外部性价值,广大消费者并不为获得来自经济外部性的非资本价值向提供者付费,只是由于距离与交通的原因获取价值的成本不同。     20.就近、便利、免费享受这些非商品价值的商品房,获得了商品房交易价格的额外加载。在商品房交易中,社会公众公认、自愿地在商品房交易对象之间、交易房产时为非商品价值付款。因此,客观上这些来自经济外部性的非商品价值,可以被单独分离出来,支持证券化产品的设立。     21.这些来自经济外部性的非商品价值还有一个特点,就是不同时间产生价值的“累加性”。经济外部性并非同期发生,不同时期发生的经济外部性非商品价值可以累加起来,促使更多的经济外部性聚集起来,加速了商品房非商品价值的提升。     22.这些非商品价值的产生,本来就是由非同期产生的经济外部性加载来的,本来就与商品房及承载商品房的那部分土地的所有权、资格权、使用权、管理权,以及与购买商品房的住房投资目的本身无关,因此,完全可以分离出来,独立将其价值证券化,转换为新的财富形式,建立价值“金矿”矿脉开发通道。     23. 尽管到目前为止“非资本价值生产” 产生的价值并未被全部、充分挖掘,但也在事实上,早就成为亿万先生获得巨额投资的信用保障,早已支撑人民币信用价值的巨大增长,支持亿万先生经济的高速发展和人民币存量的迅速扩张,且未发生哪些无视价值生产的“亿万先生经济崩溃论者”,所预言亿万先生将爆发恶性通货膨胀、经济下滑断崖的出现。     24.以土地公有制为前提的“公共实体经济信用资产价值资源”的价值,正是来源于“非资本价值生产”。重要的是,具有“公共”属性的这个信用资产价值,可以更方便政府及公共机构对其财富形式变更进行设计、规划、介入、管理,更方便将其转化、生成有价证券产品。     25.进而,只有“公共实体经济信用资产价值资源”的有价证券产品,将其价值与房地产剥离,才更方便为发行“新增货币”提供可直接交易、控制、存储的价值保障锚定物,使货币发行具有了更明确、可流通、可贮藏的金融产品支撑物。     26.虽然“非资本价值生产”在西方发达国家普遍存在,也早已在事实上支撑其货币发行量的扩增。但土地的私有制,使得剥离“土地级差资产价值”、完成证券化操作,会遇到非常繁杂的法律、政治、利益上的障碍,要比在可以长期保持有效执政的一党制国家中、政策规划可落地执行、可长期持续、且在公有制土地上完成同样的业务操作困难得多。     27.这个由“非资本价值生产” 产生出来的、体现为“公共实体经济信用资产价值资源”证券化的产品,是一种特殊的有价证券,它是一种在特别设计出来的“循环增值经济”定向投资生产力支持下,通常具备价值持续增值趋势的特殊有价证券。     28.这是一种没有直接使用(交换)价值,但具有价值储藏功能的特殊有价证券。是针对在社会传统理解意义上的资本生产方式之外、现有货币明确对应的财富之外,针对额外增加出来的财富,设计制造出来的特殊有价证券。它代表“主流经济学”承认的社会价格存量之外、新增的价值。     29.这些新增价值及其转化出来的特殊有价证券,需要有对应的“新增货币”转化实现其价值。需要这些“新增货币”发挥在普通商品与那个“特殊有价证券”之间实现兑换的价值交换媒介作用。无形中,这个“特殊有价证券”就为社会创造了相应的“新增货币”发行量需求,进而,成为新增货币价值的价值保障锚定物。     30.这个“新增货币”发行量,在“循环增值经济”定向投资生产方式安排下,定向用于“特殊有价证券”发行标的地区的教育、医疗、金融、科研、双创孵化、助老延寿、公共用房等基础设施建设,提高这个地区经济聚集度、文化层次和人气增长,继续提高“特殊有价证券”的自身价值及交易价格。     31.在“循环增值经济”定向投资过程中,客观上增加了社会综合需求,提供了定向投资货币,拉动了传统经济发展,创造出新的实体经济价值,而不会造成货币的贬值,不会造成通货膨胀。     32.这个“特殊有价证券”是信用价值生产和非资本价值生产的价值财富形式转换承载物,定向投资、循环增值经济生产方式是信用价值和非资本价值再生产过程,可控的“特殊有价证券”的持续增值,是信用价值和非资本价值再生产的价值增值量。     33.“特殊有价证券”聚集的“信托投资资金”投资的教育、医疗、科研、金融、双创孵化、助老延寿、公共用房等领域,其强大的经济外部性,使其成为具有巨额非资本价值产能的再生产方式。这个全过程,是一种全球公众参与、互联网金融支持的高度社会化、大范围跨国组织运作的生产方式。     34.这个“特殊有价证券”在定向投资、循环增值经济生产方式的支持下,获得更加稳定的价值增值趋势和空间,因此,具有较强的价值储藏功能,更长久地成为新增货币的价值保障锚定物。     35.唯一需要解决的是找到能够转换出“特殊有价证券”的信用资产价值资源。     36.虽然信用资产价值资源不足并非当今世界问题的唯一原因,但这个信用资产价值资源可以看作是增加“国际公共品”最重要的经济基础资源。     几点说明:     1.本文中关于“社会资本生产”、“非资本价值生产”等概念,均引自蔡定创、蔡秉哲两位先生所著《信用价值论》,本文做了部分逻辑归纳、演绎和推论。     2.本文作者理解:社会资本生产——包括政府管理下的货币、股市等信用价值生产;政府投资与管理下的国有资本生产;政府直接支出的国家行政管理、国防公共安全、宏观经济管理、国民教育与科研、基础设施与公共环境、公共福利与社会保障等社会资本生产(可见,这里的社会资本生产非指私有资本生产的总和)。——主要生产作用于宏观经济的非商品价值和信用价值。     3.本文作者理解:非资本价值生产——是指非资本控制的社会共有、共享的非商品价值与信用价值生产方式,特指那些由历史积累起来的、不参与资本生产分配过程的、通过集聚效应和聚合反应体现到商品价值中,但并不直接加入价格体系的非资本价值生产要素,包括广泛应用的非专利知识、社会环境要素。体现各类资本价值生产在长期历史积存中、正向外部性的聚合与聚集效应;以及未来科学智能化技术和社会化生产高度发展的正向外部性聚合与聚集效应。非资本价值生产的价值产出包括:社会购买力、科学普及、技能水平和自主学习能力、资产附加价值,特别是:由便利性提升而增加的住房价值(非指交易价格,是指在非交易情况下住房额外增加的使用价值。在“土地级差资产价值证券化理论”中称作“土地外部追加投入级差地租”)的那些公共设施建设影响要素,等等。——主要生产社会共有、共享的非商品价值和信用价值——这其中,饱含着被忽视的、巨大财富的价值来源和存在方式。     4.本文中关于“地租利得”概念,引自何新先生所著《反主流经济学》。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1. 锚定人的欲望,货币是可以无限量的。
    2018/3/13 8:51:24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最新通过审核的评论员: kadtz2013   laiyin   华山论剑68   choudehui   queeny   胡金鸿论金   soulpaul   逛逛进宝   choudh   陈思华1984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陆航程,男,出生于1948年,曾任第八届全国政协委员、全国工商联执委、亿万先生统战理论研究会常务理事、亿万先生市场经济研究会常务理事、《领导决策参考》专家委员会常务理事。曾发表的文章:中央内部刊物《农村问题论坛》第十三期(1983年)《从承包经济看我国农业发展前景》;中央内部刊物《农村问题论坛》第二十期(1983年)《略论农业土地转让问题》;《新华社内参》第四十期(1983年)《从承包经济看我国农业发展前景》;“市场经济理论研讨会”(1993年)《经济社会化与社会化经济》;中央党校《党校科研信息》(1994年)《市场经济就是社会化经济》。个人邮箱:luhangcheng@163.com
最新评论 更多>>

亿万先生 更多>>
  1. 国土证券的增值机制和应用投资地的..
  1. 国土证券是什么
  1. 共同创立第四种生产方式:国际公众..
  1. 现代经济总过程中现有的三种生产方..
  1. 《中美联手创立国际公众资本生产方..
  1. 共同发展、造福人类、建立利益共同..
  1. 国土证券为世界发展提供巨大机会
  1. 中美合作建立“信用价值全球化生产..
  1. 公共实体经济信用价值资源“金矿”..
  1. 美国再次伟大的必由之路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
亿万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