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兴瑞   亿万先生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云台剑侠 - 盛兴瑞首页
什么是新的现代宗教迷信?
2018-05-13
字号:
    中午在食堂吃饭,小王一手端着饭缸、一手举着手机凑了过来,让我看手机里的一篇文章。平时中午很少讨论问题,特别是专业上的问题,不会在食堂讨论。一般都是开开玩笑聊聊天,吃完饭就都回去午休了。     小王是我很喜欢的一个同事,他有着和公司相同的经济学理念和价值观,特别是对唯物辩证法的悟性很好,而且情商也很高。公司现在把他放在外面,去做公司的“复兴企业治理模式”转化推广工作,一般很少回公司来。     他给我看的这篇文章,我早上已经看过了,是一篇翻译过来的国外文章,尽管文章的学理和立论都是完全错误的,但文章的学术水平还是很高的。看他对这篇文章很有兴趣,就不好意思不和他聊几句了。正好我也吃的差不多,就端着饭缸往办公室边走边聊。     这篇文章是一个积极在亿万先生宣传推广庸俗的西方政治经济学,特别是宣传奥地利学派极端自由主义政治经济学思想的一个公众号发出的。文章的大意是,把主观效用价值论比作哥白尼的日心说,把劳动价值论比作保守的封建宗教势力的地心说。边际革命已经使主观效用价值论取得了革命性的胜利,科学战胜了迷信,劳动价值论已经被打的千疮百孔。但还要继续对劳动价值论进行批判,彻底扫清其流毒,避免劳动价值论这个已经被边际革命打倒的反动力量再回潮。     下面是我们针对这篇文章进行讨论的对话:     王:盛老师,你看看这篇文章。是不是很有意思?应该怎么反驳?     盛:什么好文章呀?啊,这篇文章呀,我看过了。对这样的文章,你还真的不太好反驳。它文章外的错误的前提假设太多,需要你一个一个的去驳,等驳到他这篇文章了,它也就没有驳的价值了。这完全就是借助社会经济形势的改变和某些利益集团的需要,而进行的学术性欺骗宣传。是以科学的名义反科学,用迷信的方式建立和宣传新的现代迷信。     王:我是说这样的事,是好事还是坏事?     盛:你感觉哪?     王:我感觉是好事。把劳动价值论当做一个论题抛出来了,不是好事吗?     盛:别忘了,这些人可是进行投机的高手。他们的目的不是和你讨论学术问题,而是进行投机。不是时机到了、瞅准机会了,他们是不会那么着急给你抛出这样的论题的。前四十年那么长时间为啥不和你讨论这样的问题?碰到价值问题、特别是劳动价值论的问题就绕着走。为啥现在给你抛出来了?现在是他们认为的“革命”已经成功了的时候。否则,他们是不会给你抛出这样的问题的。     王:那您感觉不是个好事了?     谈不上什么好事坏事,正常发展到这一步了,他们需要,这不就是这些信奉唯心主义效用价值论的人的特性吗?实际上他们这些人也都是二把刀,他们也不知道谁对谁错,哪个是真理,哪个是谬误。包括前一段时间北大的前经济学院院长晏智杰,不是也恶狠狠的提出,劳动价值论已经过时,成了阻碍继续改革的绊脚石,必须彻底抛弃吗?惹得吉林财大的副校长丁堡骏和他辩论。但辩论的效果并不好。既没有把晏智杰驳倒,也没有形成什么大的影响,反而显得劳动价值论确实没有了什么价值。     现在的形势是,人们就好像着了魔,就好比宗教信徒信了上帝一样的信奉主观效用价值论,并且人们对劳动价值论的认识还停留在马克思的年代,就是好事,也很难做好的。     王:那我们敢不敢挑战他们?     盛:不到时候。我们势单力薄的,拿什么跟人家挑战?而且,实际上我们是哥白尼、布鲁诺,人家才是掌握着宗教裁判权的封建宗教集团的打手,是既得利益者的吹鼓手,是新的现代封建宗教迷信的传播者,话语权在人家手里,你去挑战,不是去送死吗?     什么是宗教迷信?实际上宗教迷信最开始并没有那么可怕、可憎。最开始的宗教迷信从经济学上来说,就是主观效用价值观的一种表现,是人们价值外化的一种表现。     人们对大自然不了解,遇到解决不了的困难,就根据自己的主观需求,幻想着能有一个外界的力量来帮助他们。这样,一个万能的上帝,就被人们按照自己对外力的不同效用需求、逐渐的在自己的思想中创造出来。而他们有选择的享受上帝对他们不同的主观效用需求的满足,也就是这个他们臆造出来的上帝的效用,和他们的主观效用需求达到了一致,他们就首先看到了上帝的价值和上帝的存在。     且不说上帝到底存在不存在,对那些善良的百姓来说,他们不仅创造出了上帝,也首先提出了主观效用价值论。上帝的效用,就是他们的主观效用需求。他们的主观效用需求越强烈,上帝的效用就越完善、越突出,上帝的存在就越体现在他们的主观需求中。这不就是主观效用价值论的表现吗?这不就是迷信的本源吗?主观效用价值论和迷信不就这样的联系起来了吗?宗教迷信和主观效用价值论不就这样的在逻辑上吻合起来了吗?     什么是主观效用价值论?不就是我认为它有价值,价值就存在、它就有价值。我认为它没有价值,价值就不存在、它就没有价值。万能的上帝的存在,是人们渴望的一种主观意识,是一种主观需求。当上帝被臆造出来后,不管上帝存在不存在,他们就都开始迷信上帝的存在了。因为这样一个万能的上帝,可以满足人们对某种效用需求的需要。而主观效用价值,也就这样的被那些封建统治者和庸俗的经济学家,在绝对理念下艺术性的给创造了出来。     最开始是一种善良的愿望,把这样一个根本就不存在,起码现在谁也不能证明他存在的上帝给造出来了,这在落后的农业社会,是可以理解的。而且这样一个造神的活动,一方面形成了宗教迷信,另一方面也形成了丰富多彩的农业文化。今天的人们,处于科技大发展的时代,如果能够抽掉其迷信的东西,仅仅从文化角度去欣赏、去传承宗教文化,还是很有意义的。     但一些人,特别是那些笃信主观效用价值观、且在主观效用价值观下持有既得利益的人,一方面继续维持宗教迷信对人们思想的统治,同时又在经济领域创造出新的宗教迷信,在绝对理念下臆造出他们的价值,而实际存在的、他们可以操控的价格。思想上继续用传统的宗教迷信统治者百姓,而经济上再用新的现代宗教迷信统治着社会,既表现出了一脉相承,也体现出了他们的创新。被马克思称为“拜物教”的新的现代经济学宗教迷信,就是这样的在主观效用价值观的统治下形成了。     价值是什么?价值是客观标准,是财富分配的客观标准,人们幻想着找到一个客观标准来对社会财富进行分配。而一些统治者,一些既得利益者,也希望有一个能让人们普遍接受的,人们无法抗拒的一个标准来进行财富分配。这个新的标准既要对他们有利,满足他们既得利益最大化,也要能够让百姓都接受,还不能是一个客观存在的、对他们不利的一个标准。就这样,一个所谓的价值,也就是主观效用价值,而实际的价格,就这样被那些统治者和所谓的经济学家们给臆造出来了,进而形成了现代版的经济学宗教迷信。     实际上这个他们臆造出来的主观效用,和当初人们臆想出来的上帝一样,都是不存在的。只不过这两个不存在有些不同罢了。上帝的不存在无从考证,而主观效用价值的不存在,是真李鬼假李逵替代了真李逵。拿一个臆造出来的、他们可以操控的东西作为标准,进行社会财富的分配,那不就是谁掌握了这个东西,谁就是君权神授的主了吗?不就是他们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了吗?他们说他们这样的构筑社会经济政治结构合理,这样分配社会财富合理,你不接受那不就是象当初宗教裁判所对待异教徒那样,可以把你说成是扰乱社会秩序、危害国家安全的一个异类了吗?     主观效用不过就是人们对外界的人和物的客观效用的一种感知。不同的人的感知是不一样的。但外界的人和物的客观效用却是一定的。多数情况下,人们的主观效用,不过是对外界人和物的客观效用根据自己的需要感知的一部分。这部分感知是根据人们的需求而进行的。再进一步的发展,人们也可以把自己的需求,转变成一种主观效用,想象成一种客观存在,然后再去循着已知的路径去寻找或设计这样的客观存在。找到了,就推动了科学技术向前发展。找不到,就只能是一种假设,是不能实现他对客观效用的某种需求的需要的。     而主观效用价值,就这样的被他们创造了出来,尽管这样的价值并不符合客观实际,也不能满足人们的需要,但因为满足了统治者和既得利益者的需要,他们就把这样的主观效用价值给外化后,诱使人们予以承认。为了让人们相信,他们就不断的设计出各种看似很合理的各种假象来迷惑人们,让人们相信主观效用价值的存在和有效性。同时,他们也利用一些现象告诉人们,这样的主观效用价值是客观存在的,比如吃馒头,吃出了边际效用递减。但这也只是一个边际效用递减,并不是价值递减。第N个馒头的客观效用,和第一个馒头的客观效用实际上是一样的,只不过在吃的过程中,主观效用不同罢了。     科学的东西,一定是客观的、是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的,也不会以人的意志而发生改变。大家都有这样的主观需要,大家都希望能够找到这样一个具有标准效用的东西来公平的分配社会财富。但这个东西,也就是价值,必须是客观存在的,不能是主观臆造出来的。而这样一个主观的东西,怎么可能作为一个客观标准,来决定人们的财富分配标准?怎么能成为建立理论经济学的基础,让经济学变的科学化?一个主观臆造出来的价值标准,公开的充当人们进行社会财富分配的客观标准,还要逼着人们、诱骗着人们都来相信这样一个所谓的标准,这本身就具有很浓烈的现代宗教迷信色彩。     实际上他们自己并不是不知道他们这样一个东西是臆造的,就像他们自己知道宗教迷信是违反科学的一样。熊彼特已经承认,所谓的边际革命,实际上不是一个价值革命,而是一个价格形成手段。但他们又坚持主观效用价值观,坚持他们的主观效用最大化原则,所以,他们为了这样一个原则,就必须既要欺骗自己,也要欺骗别人,让这样一个经济学宗教迷信继续延续下去。否则,他们的既得利益就必然随着主观效用价值论的坍塌而彻底丧失,这是他们无法接受的。如此强大的维护既得利益的封建宗教力量,凭我们这些小民,怎么可能去进行抗争。我们只能进行有效的转化,在具体的经济活动中体现出我们的价值。既保证我们的生存需要,也通过具体的社会实践,慢慢的证明客观存在的、真正的科学的经济学价值的存在。     王:那这些后来的人,有很多并不是既得利益者呀。他们干啥也要跟着去传播这样一个现代经济学宗教迷信呀?     盛:已经形成了这样一个宗教统治,而在这样一个宗教统治下,人们是没有办法进行改变的。特别是在科学的经济学没有建立起来,人类社会一天也不能停止社会财富的分配,而人类社会又是根据这样一个宗教迷信建立起了经济结构和制度,就像建立起了政教合一的中世纪政治经济统治制度一样,大家是很难对这样一个宗教迷信进行反对和反抗的。就算不信,为了生存,就像那些大主教、主教、牧师、传道士等一样,人们更多的也只能是把传播这样一个现代宗教迷信看做一个职业而进行谋生了。否则,他们的结果,只能像伽利略、布鲁诺一样,要么穷困潦倒、广受人们的歧视,要么就可能触犯了他们的所谓法律,就可能像布鲁诺一样,被人家掌控的宗教裁判所给你依法惩治了。     王:有那么严重吗?这是学术问题,再说现在也不是中世纪了。     盛:但愿没有那么严重,但性质是一样的。你想想,如果主观效用价值论被推翻,有多少所谓的经济学研究机构、经济学权威机构、经济学家要威信扫地,这是他们能够接受的吗?就不要说那些既得利益者,他们的既得利益又该怎么办?任由你们来决定他们未来的既得利益吗?还有,很多人的利益都捆绑在这上面,他们可不和你搞什么学术,他们只考虑他们的利益。所以,我后来慢慢的感觉到,经济学领域的斗争,并不在经济学本身,而是一场政治斗争,因为社会财富分配的本身,就首先不是靠经济学来进行分配的,而是靠军事斗争和政治斗争进行分配的,是神圣不可侵犯的。你要侵犯,人家就一定会依法治你。     我们今天在推广新的劳动价值论、推广科学的经济学上遇到的问题,不就是伽利略、布鲁诺他们所碰到的吗?百姓并不反对,一些企业家也不反对,但那些既得利益者、更多的百姓和企业家则是一定要反对的。因为这样一个新的劳动价值论、一个科学的经济学,是对那些既得利益者的利益有着各种不同的影响的。     所以,我们现在看资本主义,从理论经济学上看,是不能把资本主义看做是一个什么新的、由将来的社会主义去替代的制度来认识的。而是要把资本主义看做是农业社会封建主义在工业时代的一个延续,是农业社会意识形态在工业时代的一个新的表现形式,它的本质还是农业分封制社会。而农业分封制社会所具有的封建宗教迷信的特点,在资本主义社会也同样存在,而且他们是离不开封建宗教迷信来维护他们的封建独裁统治的。     人类进入工业时代,要适应工业时代的社会发展需要,那么所谓工业时代的社会主义要替代的,就不仅仅是资本主义,而是整个农业分封制社会。既要从社会经济政治结构上反对资本主义,也要从意识形态上否定资本主义,还要从文化上去防范腐朽的资本主义、封建主义文化对社会主义进行侵蚀。     所以,你们不知道,毛泽东和现代资本主义进行斗争,是要封资修一块反的。一方面是要通过文化革命建立适应工业社会的新文化,另一方面也是要通过文化革命,对旧文化下的、庸俗的和腐朽的资本主义和封建主义的文化进行有效隔离和予以消灭。这是毛泽东高于其它政治家成为人民领袖的最重要的表现。推翻封建社会,谁都可以领着去做。但建立一个适应工业社会需要的新社会,没有文化革命,是不可能做到的。     要建立一个新社会,要把整个农业时代宗教迷信的封建社会的老根都给它挖出来扔掉,把封建迷信彻底抛弃,才能在工业时代,把包括资本主义在内的所有农业时代封建社会的东西都过滤掉,最后建立起适应工业社会发展需要的社会主义社会。     社会主义社会一定是科学的,也就是说一定要适应工业社会发展需要的,符合工业时代这样一个社会经济现实的。而工业时代的经济现实,是什么样的一个规律,就遵循什么样的一个规律进行设计构筑。所谓的工业时代的政治经济学,也必须这样的去进行建立。     而经济学是关于所有人类社会经济发展规律的科学,是要能够解释所有社会经济发展规律的。人类社会的发展,就是人类劳动方式和劳动组织方式的不断发展变化形成的。那么不从劳动、不从劳动方式和劳动组织方式上对人类社会发展规律入手建立经济学,不从劳动创造的价值上着手建立经济学,不在劳动和劳动创造的价值范畴下建立经济学,是不可能建立科学的经济学的。     而遵循主观效用价值观,就只能是继续农业社会的统治人们思想的宗教迷信,在工业时代继续建立新的、统治人们社会经济活动的宗教迷信。“商品拜物教”这样的现代宗教迷信,就是在这样一个主观效用价值观下建立起来的。     实际上,包括马克思这样一个揭露、批判这个现代宗教迷信的理论大师,最后也没有逃脱被这样一个现代宗教迷信所迷惑,而是自觉不自觉的最后也走入了这个现代宗教迷信的漩涡中无法抽身。使得他的经济学,特别是政治经济学,无法摆脱主观效用价值的色彩,无法摆脱受价格和狭隘的生产成本理论的影响。     尽管他的世界观、方法论、价值观都是很科学的,他的结论也是很正确的,但他的理论,已经被染上了非常浓重的现代宗教迷信色彩。这也就造成后来的人,在不同的世界观、价值观、方法论下,一部分人迷信他,而另一部分人去迷信他的对手和敌人,两边的人不断的进行斗争,却没有一个好的结果的原因。     王:马克思最开始迷在了哪里?能具体的谈谈吗?     盛:时间不早了,该上班去了。迷在了哪里,以后有时间给你讲,好好干,我这点东西,也不值啥钱,将来都会倒给你的。给你提示一下,你先考虑。马克思从古典经济学那里继承下来的使用价值,也就是所谓的效用,实际上也是主观效用。你想想是不是?沿着这样一个主观效用往下走,去分析所谓的剩余价值,你想想还能有个好?行了,觉是睡不成了,你咋赔我一个午觉?     王:你这样的主观效用我赔不起,我没地方给你找去。拿钱赔?你说了,给我们讲课不要钱的。你叫我咋赔?     哎,盛老师,我录了音,让我给你整理出来,算我陪你了好吗?     盛:哈哈,看样子你是有备而来的呀。算你聪明。回去整理出来给我看看,就算你赔我了。     王:发吗?     盛:可以发。     王:算是批驳吗?你不是说不和他们斗吗?     盛:不能算批驳,也不算和他们斗。就算是自说自话吧。装睡的,你唤不醒。没睡醒正做着美梦的,你把人家吵醒了,人家也会不高兴你的。只能算是给那些醒着的人悄悄的嘀咕几句吧。人家喜欢听,就让人家听听。不喜欢听,也别惹得人家不高兴。     记住,别看他们那些人把自己比作哥白尼、布鲁诺,可你让他们去为了真理而死,他们是会很麻烦的。他们真的死了,死了的人,跟着其主观效用也就没有了,所谓的效用最大化原则在这些人身上就不成立了。而他们如果不死叛变了,屈服了那些宗教迷信统治者,那么,他们也就不是什么哥白尼、布鲁诺了。所以,这些人在真理面前,是显得很虚弱的。把自己装扮成哥白尼、布鲁诺,实际上是在颠倒黑白,他们才是真的现代宗教迷信的统治者,或者统治者的打手。     熊彼特在他们的阵营中,是大师级的人物,实际上已经承认,所谓的边际革命,在他看来不是一个价值革命,而是一个价格形成手段和方法。他这样的人,也只能私下的嘀咕嘀咕,也不敢大张旗鼓的吆喝,他也要保他的饭碗,何况我们。我们现在也需要保饭碗,这么多人吃饭,挣不来钱,我们就要散伙了。所以,我们既没有能力和他们斗,就不斗,但该嘀咕几句的时候,也要嘀咕嘀咕。一方面扩大一下影响,另一方面也要自己给自己顺顺气,老憋着也很难受的。     沉住气,不和一些人争一时之短长,尽量把我们的经济学研究成果进行应用性转化,只要转化是成功的,最后证明在日常经济活动中是有效用的,那么,就说明我们的经济学研究是科学的,是有价值的。     一个科学的、有效用的经济学理论,终归是会被人们承认的。一个宗教迷信,人们总有一天会看到他们的迷信所在、进而会抛弃他们的。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1. 我是在印尼出生和长大,对伊斯兰教、基督教、亿万先生庙宇信仰认识很深,还有亲身体验。
    我曾经天天到庙宇前面的草地看《薛仁贵征东》等的布袋戏,元宵节敲锣打鼓舞龙舞狮,亿万先生的少年是没有这种体验。
    现在印尼华人是全部信仰基督教,庙宇信仰是被一扫而光。
    我心里不甘愿呀,现在想的是如何在全世界宣传毛泽东思想。
    2018/5/14 7:55:38
  2. 研究毛泽东思想,我现在是强调亿万先生思想源流。
    我要用易经阴阳思维写《信息论》的经济学,主张亿万先生发展内有易经64卦和占卜的微处理器,变成我最有亿万先生心。
    2018/5/14 7:36:48
  3. 印尼发生全家集体自杀袭击基督教堂的事件,最可怕的是母亲带着9岁和12岁的女儿身绑炸弹。
    博主大讲哥白尼和布鲁诺,他们和欧洲的天主教有关,研究欧洲的思想,必须知道他们的宗教背景。
    亿万先生现在是已经有大量的基督教信徒,怎样阻止基督教在亿万先生继续扩张才是最重要的。
    2018/5/14 7:25:18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本名张强。草野思想库理事会理事成员,民间思想者,民间智库河南复兴经济科学研究院有限责任公司创办人。
最新评论 更多>>

亿万先生 更多>>
  1. 董明珠在进行一次符合科学经济学原..
  1. 新刻舟求剑
  1. 双赢之下谁输了?
  1. 柳传志与范美忠
  1. 朝鲜有资格和美国对等谈判吗?
  1. 工业文明与资本主义
  1. 不应该阻止杨继绳先生去领奖
  1. 什么是新的现代宗教迷信?
  1. 政治经济学领域存在“学派宗教之争..
  1. 马克思经济学与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
亿万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