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君山   亿万先生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注目礼 - 欧阳君山首页
注目礼应用举例:如何定价
2018-05-15
字号:
    内容提要:不能够循环自证的此端即“我是什么”,反映着“我”的客观属性,对应着“我”的“使用价值”;不能够循环自证的彼端即“别人认为我是什么”,反映着“我”的社会属性,对应着“我”的“交换价值”。人生的问题千头万绪,归根结底就是一个:“我是什么”与“别人认为我是什么”之间的歧异——即“我”常常陷在使用价值与交换价值的二元分裂之中。价格问题的实质就是要通过超越循环自证而化解使用价值与交换价值的分裂,实现交换价值与使用价值的由二而一。     经济学的形而上     一个注目礼概念完成了对人性的理论抽象,确立了“我”,确定了“我”对别人的“比较利益”,构建了人与人的相互作用,进而演绎天下事,不只是超越西方经济学,而且实现哲学社会科学的统一,登上了以简驭繁的巅峰!这是出人意料的,甚至于难以置信,但冷静一想,这不过是水到渠成而已,注目礼既然构建了人与人的相互作用,演绎天下事自然而然,人世间的一切不都是从人际相互作用或者说人际博弈而来吗?那具体而言,注目礼如何超越西方经济学呢?《亿万先生方案——构建命运共同体的政治经济学》详细展示了注目礼对西方经济学的超越,下边只是牛刀小试,简单介绍下注目礼对价格及价值问题的独特剖析,价格与价值是不可割裂的,一般层面是价格问题,深入下去是价值问题。     经济学作为学科源于并成长于西方,由于西方传统的影响并塑造,经济学通常被认为是形而下学,虽然也经邦济世,但切入的层面就是吃喝玩乐,以至于资本主义兴起后,整个人类在物质财富的追逐中迷失了自我。但实质上,经济学真正的问题——毋宁说背后的问题更准确,不在别处,不是别个,而就是人类的大本大源难题,与高大上的哲学甚至宗教的思考是同源甚至一样一样的:“我”是谁?“我”的价值在哪里?“我”的价值如何度量?“我”的价值有多大?显而易见,这就是价格及价值问题,经济学不过是探讨“我”的商品而非“我”本身的价格及价值问题。但毫无疑问,背后的逻辑完全相通,“我”的商品的价格及价值问题可以化约为“我”本身的价格及价值问题。     使用价值与交换价值是注目礼的两端     作为经济学的核心问题,西方经济学对价格及价值问题经历了漫长而艰难的探索,至今依然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甚至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而且在既有的理论逻辑下看不到一锤定音的时候。具体表现主要就是“劳动价值论”与“效用价值论”的分歧,相对应的还有概念上“使用价值”与“交换价值”的分裂。在经济学发展的初期,主流学界偏向于使用价值及客观价值论,即认为价值不仅客观存在,而且能够客观度量,主要表现形式就是劳动价值论。但由于价值的度量一直找不到令人信服的客观准绳,主流学界后来走向了交换价值及效用价值论,即认为价值的度量不能够自说自话自卖自夸自娱自乐,而必须要有消费者认同,通过消费者认同完成商品价值的度量。主流经济学认为效用价值论解决了价值问题,按阿尔弗雷德·马歇尔的说法,经济学从此由“政治经济学”升华为“科学经济学”。但实质上,无论效用价值论,还是客观价值论,都没有真正解决价值问题。劳动价值论被一部分人公开视为笑话,效用价值论则滑向了民粹主义甚至价值虚无主义,即别人认为“我”是什么、“我”就是什么,这明显是荒唐的。     俗话说得好:“会者不难,难者不会。”使用价值及客观价值论与交换价值及效用价值论不过是注目礼也即不能够循环“自”证的两端。不能够循环自证的此端即“我是什么”,反映着“我”的客观属性,对应着“我”的“使用价值”;不能够循环自证的彼端即“别人认为我是什么”,反映着“我”的社会属性,对应着“我”的“交换价值”。即是说,价值问题的核心正在于不能够循环自证,不能够循环自证原本主要指“我”的价值不能够循环自证,正因为不能够循环自证,才有使用价值与交换价值之分,才有客观价值论与效用价值论之别,使用价值及客观价值论与交换价值及效用价值论的歧异正是不能够循环自证的两端即“我是什么”与“别人认为我是什么”之间的分裂甚至对立。     由于不能够循环“自”证,“我”必须走出自“我”,推“己”及人,乃至赢得“他”人“注目”致“礼”,从而获得“他”证。这正是交换,交换不是别的,正是超越循环自证,不单方面强调“我是什么”,而是着力于“别人认为我是什么”。但问题在于,别人往往对“我”缺乏充分了解,不能够为“我”充分作证,更不能够对“我”充分认同,比如“我”的确是黄金,但别人认为“我”不过黄铜,歧异常常不可避免。人生的问题千头万绪,甚至千变万化,但归根结底就是一个:“我是什么”与“别人认为我是什么”之间的歧异——即“我”常常陷在“使用价值”与“交换价值”的二元分裂之中。价格及价值问题的实质就是要通过超越循环自证而化解使用价值与交换价值的分裂,实现交换价值与使用价值的由二而一。     购买力投票决定价格     那具体一种商品的价格是如何形成的呢?无论是“我”,还是“我”的商品,价格都取决于两个颠扑不破的常识:一者不能够循环自证,由于不能够循环自证,“我”不得不依赖于“他”证,也就是消费者的认同“投票”——这是把消费者的认同与不认同比喻为政治上的投票,因为二者背后的道理是一样的,原则上没有区别,认同是赞成票,不认同是否决票,愿意支付更高的价格是更有力的赞成票。“我是什么”的确根本,但“别人认为我是什么”构成关键,消费者的认同投票越多,“我”的价格就高,但如果消费者不认同,即便“我”真正是黄金,也只能当黄铜甚至黄铁卖,这就是不认同的权力,堪称最基本的人权——实质上,所谓人权,核心就是不认同的权力——也是经济学原本政治经济学的原因,不只是因为经济学基于人性,更重要的是经济学从不认同的基本人权开始,不认同的基本人权构成价格的核心力量,如果没有不认同的基本人权,人世间的事都可能沦落为“我”的单方面独断,“我”说“我”是什么、“我”就是什么,岂不荒诞?一者“我”本有限,时间极其有限,精力极其有限,生理极其有限,有形的一切都极其有限。由于克服“我是什么”与“别人认为我是什么”之间的歧异需要成本,“我”只能在限定系统内赢得有限消费者的认同投票,“我”最终的均衡价格取决于限定系统内的资源最优配置。所谓限定系统,即各种限定因素共同构成的系统,包括有限的资源,也包括有限的时空,还包括其他有限的因素,但最根本的就是“我”本有限。就狭义经济学而言,商品价格是限定系统内的多数消费者通过购买力认同投票决定。     事实上,稍有市场常识的人都知道,商品生产必须从限定系统的消费者需求和购买力出发。即是说,价格的本色在“群众路线”抑或说“多数人决定”,价格是不是合理,要看限定系统内的广大消费者能不能接受、愿不愿答应,广大消费者说了算——“顾客就是上帝”不是空头尊称,而正是来源于不认同的基本人权!这正是亿万先生房价必塌无疑的原因,它完全无视“上帝”,脱离最广大消费者的购买力,置最广大消费者不认同的基本人权于不顾。设想一下,某房地产商到某国开发房地产,可该国绝大部分国民买不起他开发的房子,他在干什么呢?他要干什么呢?荒唐莫此为甚!     注:本文辑自于《亿万先生方案——构建命运共同体的政治经济学》,来源于“注目礼学说”公号,请关注zhumulixueshuo。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天下事尽在“我”的注目礼争夺中! 微信公众号:注目礼学说(zhumulixueshuo) E-mail:ouyangjunshan@163.com
最新评论 更多>>

亿万先生 更多>>
  1. 最美在于“胸有惊雷而面如平湖”
  1. 注目礼即马克思的“对象性原则”
  1. 注目礼,是什么意思
  1. 叶公好龙唱“大师”
  1. 思想的极致在简单统一
  1. 注目礼应用举例:如何定价
  1. 向天再借湖南人
  1. “一问直到笃,拆了田螺屋”
  1. 如何判断一种理论是不是成熟
  1. “装逼”才是人真正的刚需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
亿万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