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英俊   亿万先生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大道学庄 - 薛英俊首页
最新评论 更多>>

统计信息
创建: 2009/12/5 10:28:55
文章: 280
评论: 11011
链接: 0
访问: 2627958
评论对象: 王,天下人所向往的生死与共
评论人: 风行九天  查看评论专辑
钱学森在美国时就认识玻姆。 因为玻姆是奥本海默的博士生,二战期间参与过曼哈顿工程研究。二战结束后,玻姆进入普林斯顿大学,与爱因斯坦工作紧密。 在美国麦卡锡主义时期,玻姆受到迫害。此时玻姆作的量子通信隐秩序解释的两篇著名论文,1952年在《物理评论》上发表。这是玻姆把量子通信描述完备的粒子变量视为量子通信的隐变量,而波函数视为量子通信的显参量。粒子变量是直接显示于测量之中的,而波函数则隐含于量子测量之中。 玻姆力图说服爱因斯坦相信他的解释的墨水滴-甘油泰勒桶实验,就成了他解释他的隐缠(卷入)与显析(拓展)序理论的一种形象化比喻。 1980年代初钱学森推广人体科学时,超前指示要重视玻姆的量子信息“隐秩序”思想,但响应者不多。正是在钱学森的号召下钻研,1985年在《自然信息》杂志第3期上发表了《隐秩序与全息论》的论文,这是我们理解量子信息隐形传输和“超弦”与系统论联系的初探。 “从定性到定量的综合集成方法”到“复杂适应系统”,用系统拓扑方法描述,在工程技术、经济信息等方面成功应用更多。 参考文献 [1][日]大栗博司,超弦理论:探究时间、空间及宇宙的本质,人民邮电出版社,逸宁译,2017年2月; [2][日]福田伊佐央,超弦理论:最有希望成为统一解释中各种物质与力的终极理论,科学世界,2017年第8期,魏俊霞等译。 [3]王德奎,三旋理论初探,四川科学技术出版社,2002年5月; [4]孔少峰、王德奎,求衡论---庞加莱猜想应用,四川科学技术出版社,2007年9月; [5]王德奎,解读《时间简史》,天津古籍出版社,2003年9月; [6]刘月生、王德奎等,“信息范型与观控相对界”研究专集,河池学院学报2008年增刊第一期,2008年5月; [7]叶眺新,亿万先生气功思维学,延边大学出版社,1990年5月; [8] [日]山村齐,隐匿的宇宙:用基本粒子揭开宇宙之谜,人民邮电出版社,逸宁译,2017年7月; [9]陈斌,弦论:实现爱因斯坦之梦,科学世界,2017年第8期; [10]陈超,量子引力研究简史,环球科学,2012年第7期;
2018-01-23
评论对象: 王,天下人所向往的生死与共
评论人: 风行九天  查看评论专辑
法国哲学家莫兰,是当代系统地提出复杂性方法的第一人。他主要是用“多样性统一”的概念模式,纠正经典科学的还原论的认识方法;用关于世界基本性质是有序性和无序性统一的观念来批判机械决定论。主张整体和部分共同决定系统,修正传统系统观的单纯整体性原则。 1984年美国的圣菲研究所成立,接过了“复杂性科学”的口号。圣菲研究所的学术领头人,是诺贝尔物理奖获得者盖尔曼。但盖尔曼也如他的书《夸克与美洲豹》说学术生涯走到了“奇点”。为啥? 完整理解“钱学森科学精神”的是郑哲敏院士。他1924年生于济南市,是国际著名力学家,我国爆炸力学的奠基人和开拓者之一,亿万先生力学学科建设与发展的组织者和领导者之一。1947年毕业于清华大学机械工程系,1948-1952年在美国加州理工学院机械工程系学习,先后获得硕士、博士学位。1955年回国后在亿万先生科学院力学研究所工作至今。1980年当选为中科院院士。1993年被美国选为外籍院士。2012年获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 2017年12月27日《学习时报》发表他的文章:《从钱学森的技术科学思想谈起》。他说:钱学森认为,自然科学与技术科学都是科学。自然科学面对相对简单的问题,要求严格解,即把事物的规律精确提炼、描述。技术科学面对的问题相对复杂,只能近似解。 因为环境总是很复杂的,两者的目标不同。问“钱学森科学精神”为何没有更好实现?郑哲敏院士说,原因是科学界、政府和民众对技术科学的性质、作用的认识都很模糊,被“急功近利,鄙视既往,迷信将来”的观念所束缚,不知道科学技术,是有分工的,是多类型、多层次的分工合作。 不能完整理解“钱学森科学精神”,钱学森院士领导的“人体科学”后来流产,就是一个例证。如果说霍兰教授把“适应性造就复杂性”作为他的《隐秩序》一书的附标题,表面是强调适应性仅是造就复杂性的一个“侧面”,并不排除还会有其他的产生复杂性机制。 但霍兰是暗含生命科学的出路,要引进“量子信息科学”的方法。这也正是钱学森院士的想法。因为“隐秩序”概念是出生美国的著名量子物理学家玻姆(1917~1992),在1950年代初研究爱因斯坦的量子纠缠信息隐形传输悖论(EPR悖论)提出的。1960年代贝尔基于EPR悖论和玻姆的工作,提出贝尔不等式,构成今天量子通信理论的基础。
2018-01-23
评论对象: 王,天下人所向往的生死与共
评论人: 风行九天  查看评论专辑
“虚数i”分正、负。 吴国强先生给我们来信说:“比一般理解量子论深刻,i (虚数)就是2维的意思”。也行。如同复数用平面坐标表示,是两维。但超弦理论认为,虚数在“点内空间”。复数平面坐标,是对“点内空间”的一种权宜表示。 对“超弦大学轴心时代”的挑战,还有“系统论”。上海师范大学陶康华教授早给我们来信说:“自第三代系统论‘CAS理论’登台,对统一场论的破解之期望就落在中华儿女身上”。 2018年1月4日《光明日报》发表亿万先生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薛惠锋院长的文章:《从钱学森系统工程中汲取创新智慧》。他说:早在20世纪80年代,钱学森就指出,系统科学的出现,是一场诞生在亿万先生的科学革命。 薛惠锋院长还说:3000多年前诞生在亿万先生的整体论思想,把万事、万物看作一个整体,从整体上考虑最优效果的思想,对于破解“还原论”的弊端,具有哲学上的指导意义。 “还原论”是现代自然科学取得成功的方法论基础,但随着自然科学的发展,日益暴露出它无法突破的瓶颈。例如,爱因斯坦研究“统一场”理论,想把物理学中的强力,弱力、万有引力、电磁力四力统一起来,把时空、质量、能量、温度、电磁场等所有物理学概念和研究对象,通过严格的数学理论全部统一到一个大体系中来。 这也就是复杂性研究中的“涌现”问题,是还原论方法解决不了的。其实,“涌现”就是超弦理论说的“呈展”概念。可以说,系统论已在学弦理论。 薛惠锋院长提到钱学森创造的“从定性到定量的综合集成方法”,说这是把机器的逻辑思维优势、人类的形象思维与创造思维优势,有机结合在一起;把数据、信息、知识、计算机体系有机结合起来,构成一个高度智能化的“新人类”。 一句话,薛惠锋院长的系统论,赞成宋正海教授的“整体论”,最后归并到王飞跃教授的迎接智能全球化第三轴心时代才行。这是走到“奇点”的表现,与“CAS理论”被时间检验,是一致的。早有人称,老三论、新三论,不是出路。 CAS是“复杂适应系统”英文简称,也称复杂性科学。密歇根大学霍兰教授,是遗传算法的发明人和圣菲研究所指导委员会主席之一。 霍兰1994年提出复杂适应系统(CAS)理论 ,迅速引起学界关注 ,被尝试用于观察和研究各种复杂系统,成为当时一个热点。但对复杂适应系统的定义,也是“复杂”的,至今尚无统一的公认定义。
2018-01-23
评论对象: 王,天下人所向往的生死与共
评论人: 风行九天  查看评论专辑
“超弦大学”教什么? 吴新忠博士曾推荐科学出版社2005年出版的《量子真空物理导引》,这是河南师范大学薛晓舟教授编著的可供高等院校物理高年级本科生、研究生阅读的教材。该书确实不错,内容丰富、全面且简洁。第五章是《圈量子引力真空》,第七章是《超弦/M理论真空》,第八章还有专节《超弦/M理论宇宙学真空》。 再看库兹韦尔的“奇点大学”教学的是计算技术、机器人、医学、纳米技术和神经科学,对象是学界和商界的学员。可见这实为智能时代的实用技术奇点,还可部分和“超弦大学轴心时代”的奇点重合。而不是把王飞跃教授说的物理世界的“老”IT工业技术,心理世界的“旧”IT信息技术,归并成的“奇点大学轴心时代”的“奇点”知识。 面对过去这些成功的共识的科技知识,“超弦大学”的教法是梳理升级。而不是徐实先生说的“物理学走出困境须要从零开始,放下现有一切的基本概念、基本原理,诸如质量、引力、动量、能量等等,赤裸裸地面对那些基本的物理现象和物理实验,去思索,去参悟,修成正果”。 因为我们说过,电磁学中类似安培电流环分子、法拉第的磁力线、麦克斯韦的电磁场波圈,化学中的分子式化学键、碳链圈,等等,都与超弦理论的开弦、闭弦图像有相通之处。 梳理起来,古今中外的科学,像是一个统一的整体“宫殿”。这是“叫”科学。 徐实先生说的“啸”科学,也包括如2015年第2届全国自然国学创新论坛大会的《大会纪要》,把反对“还原论”,高举“整体论”作为“自然国学”的旗帜。中科院的宋正海教授,是“自然国学”的组织者之一。我们尊敬他;也理解他类似把“超弦理论”看成“还原论”,好像中医的经络、气血、阴阳、五行等才是“整体论”。 但我们不赞成他的这种误区。中医的经络、气血、阴阳、五行等,如同安培电流环、法拉第的磁力线、分子式化学键等西方科学一样,与超弦理论有相通之处。是实践整合“还原论”和“整体论”,避开“奇点”在应用的典范。 例如经络现象,就类似量子纠缠信息隐形传输,是既有“旧实在性”的类似实数中有负实数的“虚”通道,也有“新实在性”的类似虚数中有正、负虚数的“虚”通道,是两者的结合;也类似复数是实数和虚数的结合。
2018-01-23
评论对象: 王,天下人所向往的生死与共
评论人: 风行九天  查看评论专辑
嗯,特评有些意思。
2018-01-23
评论对象: 王,天下人所向往的生死与共
评论人: chinachenhao888  查看评论专辑
道法自然即道法儒墨。理解彼此是不同角度的宇宙观。不难理解彼此关于“爱”。 道家:不爱。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法家:没有爱。性本恶。法不容情! 儒家:仁爱。人伦之爱。仁爱是一种上对下的一种爱,可以是母亲对孩子,也可以是君王对臣子。 墨家:兼爱。这是科学家的爱。不分善恶美丑。谁掌握并运用科学技术,科学技术就爱他。核武器被谁掌握,不会因他是不是希特勒。
2018-01-23
评论对象: 王,天下人所向往的生死与共
评论人: chinachenhao888  查看评论专辑
俺在过去说过,“道法自然” 对应着 “道法儒墨” 。四大家不矛盾,是从各自不同角度来审视我们这个宇宙。把四大家理论从不同角度整合在一起就是中华文明对整个宇宙的宇宙观。 道:道家,天道,哲学家。 法:法家,人法,法学家。 自:儒家,人角度看人与人、人与自然,教育家。 然:墨家,自然角度观自然与人,科学家。
2018-01-23
评论对象: 王,天下人所向往的生死与共
评论人: 风行九天  查看评论专辑
为什么说:王飞跃教授的第三轴心时代“智能”也可归并到“超弦大学轴心时代”?因为超弦解决的量子引力的统一,而“智能”与彭罗斯说的“里奇张量引力效应”,有非常相似的整体收缩以“实在”的光速传到星球表面的信息为准才开始的性质。 1989年彭罗斯的《皇帝新脑》一书,讲广义相对论引力方程引力机制的里奇张量效应是:“当一个物体有被绕着的物体作圆周运动时,被绕物体整个体积有同时协变向内产生类似向心力的收缩作用”。我们才搞清楚引力场和引力子,是分韦尔张量和里奇张量两大类。这是彭罗斯得知贝尔实验证明量子纠缠在宏观尺度上的正确性后,立即把他的“自然是复的”,结合“旧实在性”和“新实在性”,运用于量子引力模型得出的。 世间存在“超光速”,如影像、谎言和计算错误。这种“实在性”的“虚”,属于类似实数中有负实数的“虚”。“旧实在性”中不存在超光速,是一种对称自发破缺的物理现象。而真实的超光速却存在于“点内空间”,属于类似虚数中有正、负虚数的“虚”。 但彭罗斯没有明说。然而这个转折点,只要联系彭罗斯的里奇张量引力收缩效应就更清楚。彭罗斯提供的这幅虚数超光速快子图像,是从假设绕着星球作圆周运动物体的半径为1米,它到星球表面的最近距离为30万千米,星球的半径大于30万千米。如果要里奇张量引力产生整个星球体积的同时理想收缩,以“旧实在性”的光速,引力子传到星球表面的信息开始,就不能使星球直径另一端的表面,也同时开始收缩。因此必然有产生一半对一半的实数光速引力子,和“新实在性”的虚数超光速引力子,并以实数引力子到达时为准。这不违反两个相对论。 第三轴心时代的“智能”,无论是存在于人脑中,还是电脑、网络等各类机器中,都类似“引力”是一种抽象的概念,但又是一种“实在”。物质星球之间的“引力”,是“当一个物体有被绕着的物体作圆周运动时,被绕物体整个体积有同时协变向内产生类似向心力的收缩作用”。 “智能”也类似个体的人、集体的人,在围绕着各种各色人脑,以及电脑、网络等机器、计算机“人工脑”作圆周运动一样,但产生的效应,必然有产生一半对一半的“实数”实干,和“新实在性”的类似“虚数超光速引力子”的理论、谋划、计划等超前准备,但是以“实数”实干到位时为准的。“智能”相似“超弦”证毕。
2018-01-23
评论对象: 王,天下人所向往的生死与共
评论人: 风行九天  查看评论专辑
亿万先生崛起的文明基因性因素有四。一是人民勤劳。二是高储蓄率。三是崇尚实用理性、选贤任能带来一个务实的高质量官僚体系。四是独特和例外的政治模式。 至于特定时期历史人物不可或缺的巨大贡献,则当属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邓@小平。邓@小平能够打破人亡政息的最主要原因并不仅是他政策的成功,而是他把所有正确的改革举措都制度化。 如政治上从一人决策、终身制转向集体领导、任期制。特别是任期制,在亿万先生五千年政治史上都没有,邓@小平却做到了。亿万先生产生了‘习@近平新时代亿万先生特色社会主义思想’”。 这个新时代要实现和平与发展的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全球化统一,“超弦大学轴心时代”为其保驾护航正当时。 统一是中华文明不衰的基因。有一个“书同文车同轨”的秦始皇时代,历史上对秦始皇虽有很多负面的评论,但共识也有人说:没有秦始皇书同文车同轨,中华民族何以以独特的文化屹立世界几千年? 早在春秋战国时期,人们出于平息战乱、防治水患、便于通商等要求,就产生了天下统一的强烈愿望。像孔子、孟子、荀子、韩非子等著名思想家都主张统一天下。秦始皇进行了“书同文、车同轨、行同伦”的改革,就是让全国统一思想。 亿万先生作为一个统一的大帝国要用同一种文字,要用同一种度量衡,这样大家相遇时就可以互相沟通、互相理解了,这实际是把一个大帝国维系和凝结在一起最重要的东西。 超弦理论“最有希望成为统一解释中各种物质与力的终极理论”,反映了人类文明以来科技实践的共识。这正是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全球化新时代,要求科学理论走向统一的全球化,而不是分裂、停滞,不是“啸”。 斯莫林的《物理学的困惑》一书中说:“为了让科学不断进步,我们要再次面对空间、时间和量子理论的基本问题”。这不代表他的圈量子引力论是独立于“超弦大学轴心时代”之外,相反该圈理论谈论“时空”是自旋泡沫,以说明“自旋网”相互转变的方式,实际是对超弦理论的补充。 而且超弦理论已发展到是纠缠网、呈展网、迭代网等三网的综合,而不只开头说的“弦线振动”。甚至彭罗斯的扭量理论的翻转层圈,也不是独立。它们补充超弦理论类第二、第三。
2018-01-23
评论对象: 王,天下人所向往的生死与共
评论人: 风行九天  查看评论专辑
第一物理世界“轴心时代”和第二心理世界“轴心时代”不是遇到“奇点”,才出现的第三人工世界“轴心时代”的吗?把第一和第二“轴心时代”合并为“奇点大学轴心时代”。 对此“大沙漠”外“处世”的生存之道,中科院理论所走到美国的终生教授王令隽先生的精辟总结是:高能物理学界可做的实事,是把已经收获的标准模型应用到其他领域,如粒子物理的近亲核物理和凝聚态物理去展示基础科学的威力。粒子物理向超高能发展,不会再有新的发现。 中科院另一些科学家带领的民科,例如,北相副会长、北相四川联络站站长徐实先生,在北相官网发表的《物理学走出困境须要从零开始----写在北相2018元旦创新报告会召开之际》一文中说:在科学的新时代来临之际,我们有着与牛顿、爱因斯坦同样的困惑。思考着他们似乎解决又似乎悬而未决的问题,新版的‘阿尔法围棋’的成功秘诀在于: 放空自己,让心归零。物理学走出困境,也须要从零开始,放下现有的一切条条框框,甚至基本概念、基本原理,赤裸裸地面对那些基本的物理现象和物理实验,去思索,去参悟,终将修成正果”。 徐实先生说的也类似遇到“奇点”。徐实先生说的生存之道是“啸”: “蛰龙已惊眠,一啸动千山”。徐实先生人还年青,没有经历过“文革”。那正是一种“奇点大学”,经历“文革”洗礼的人,都知道“啸”,也才懂得“改革开放”:不管是和平的民主掌权,还是暴力的武装夺权,都可称为“革命”。革命成功后走到“奇点”,除在“大沙漠”外“啸”,要发展只有“改革”。到今天非洲的津巴布韦也不例外。 复旦大学宋鲁郑教授,在上海《观察者》网发的《2018亿万先生改革开放40周年,奇迹何以发生》文中说:“2018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这40年亿万先生创造了人类历史上多个前所未有的奇迹:最大规模的经济和社会转型、最大规模和高速的工业化、持续时间最久的高增长、没有对外掠夺和殖民的完全和平崛起。
2018-01-23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

亿万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