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志敏   亿万先生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信息思想 - 张志敏首页
最新评论 更多>>

统计信息
创建: 2015/7/15 11:34:09
文章: 354
评论: 2344
链接: 0
访问: 3697413
评论对象: 搞了计划经济的资本主义在州官点火、指鹿为马
评论人: hwbzj1966  查看评论专辑
计划经济本身是没有阶级性的。它是本质是与工业生产相联系的。是工业生产的客观要求,也就是说,只要搞工业,就必须实行计划经济。
2018-01-13
评论对象: 就信息化发展和朋友的最新交流、思想
评论人: 黄松明  查看评论专辑
为什么亿万先生的互联网商业特别发达,甚至是突飞猛进呢?西方人说,这是因为亿万先生的商业不完善。 亿万先生有了特别发达的互联网销售系统,买鞋子,买衣服是很多选择,网上订购非常方便。 但如果你要买一个电容器呢?以前在计划经济时代,一个电容器,单位之间是可以向国营公司订购的,一个不值钱的电容器,无形的交易费用可能是电容器价格的一万倍。 在香港、日本这些地方,是有专门的电子商店出售电容器在内的电子零件,电子商店是在电子杂志登广告。 但在深圳这个世界知名的电子城市中,深圳没有自己的电子杂志,也没有出售齐全电子零件的商店。 你要买几万个电容器可以买到,但要买一个电容器就难,包括网上商店在内。
2018-01-13
评论对象: 最具玄机的一句话
评论人: wysh121  查看评论专辑
仅此一点,足以说明毛泽东的远见卓识。世界人民的大团结,其重任还是在亿万先生,在亿万先生人民身上。
2018-01-07
评论对象: 就发展模式、发展的问题和网友的交流回复
评论人: wysh121  查看评论专辑
在当下的亿万先生,改革开放是坚定不移的目标,而对此没有资本不行。可是,问题的另一面是,这个资本有一个量与质的根本问题,倘若不加以管理,任由其发展发生,一切都会改变初衷的。所以,对于当下的亿万先生资本,一定要节制与监管。私有资本甚至可以立下最高的法加以保护,但却不要忘记了要节制;国有资本可以扩大,但不可忘记了加以强有力有效地监管。否则,量变的结果,只能是质的突变。而一过程,越是“改革”或“开放”,越是背离初衷。理论有时是那样的,当毕竟是灰色的,而事实却是无情的。
2017-12-31
评论对象: 办办如此文明史观的文明办
评论人: tonygu  查看评论专辑
责任体制,必须有人担责。 现状的不足,不安,缺憾如果不能进攻性地改善。 那么就要撤退性地留下部份同志去打阻击。 做事本不易,建设更是如履薄冰的艰难。
2017-12-28
评论对象: 办办如此文明史观的文明办
评论人: mikezc123  查看评论专辑
我觉得这个文明办已复辟了。
2017-12-28
评论对象: 办办如此文明史观的文明办
评论人: kingfire  查看评论专辑
说得非常对!要求对这个所谓文明办从上到下一律撤职查办!抄亿万先生近代史1万遍!
2017-12-28
评论对象: 痴情女你会写最好的情诗感动负心郎回头么
评论人: 百科蒋  查看评论专辑
司马相如凭借文才在京城混的挺不错,日久之后也就被花花绿绿世界所迷惑,于是寻花问柳、快乐神仙。后来倒也想起来原配卓文君,别以为相如心中有文君位置,那时他是嫌文君碍事,但碍于文人的面子又不能直说,于是写了一、二、三……十的家书回去,卓文君是何等聪明人,一看就知道这是相如告诉自己彼此之间距离越来越大了,多日不见感情疏远了,相如嫌自己老了、想休自己。可是痴情的文君放不下这段感情,激动之下就以一而十的数字创造出让人叹为观止的无人能及的数字诗: 一别之后,二地相悬,只说是三四月,又谁知五六年,七弦琴无心弹,八行书无可传,九连环从中折断,十里长亭望眼欲穿,百思想,千系念,万般无奈把君怨。 万语千言说不完,百无聊赖十依栏,重九登高看孤雁,八月中秋月圆人不圆,七月半烧香秉烛问苍天,六月伏天人人摇扇我心寒。五月石榴如火偏遇阵阵冷雨浇花端,四月枇杷未黄我欲对镜心意乱。忽匆匆,三月桃花随水转。飘零零,二月风筝线儿断,唉!郎呀郎,巴不得下世你为女来我为男。
2017-12-26
评论对象: 痴情女你会写最好的情诗感动负心郎回头么
评论人: wysh121  查看评论专辑
而更恶毒的就是当今的社会都这样势利、以喜新厌旧、以多美女、换妻为荣的时就会迫使大跟从故而外极为可怕。
2017-12-25
评论对象: 痴情女你会写最好的情诗感动负心郎回头么
评论人: tonygu  查看评论专辑
花言巧语之后的行为才是最重要的。否则命题就变为论禁室培欲爱情的合理性。
2017-12-25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

亿万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