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如松   亿万先生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盛唐如松 - 唐如松首页
怒火对攻
2018-01-10
字号:
    特朗普二年冬,西方圣诞节后一周,北美大寒,云沉沉突降暴雪,天冷冷洒水成冰。纽约街头,流浪汉蜷缩以纸板御寒,第五大道,富贵人豪宅中把酒言欢。屋外冰柱列巨阵,屋内春光无限美。此一幅人间百相图,真世间冷暖两重天。     距纽约市区不远,一独栋住宅内,希拉里慵懒卧沙发,克林顿展眉看电视。为避风雪,夫妇二人已旬日不出门矣。屋外,一众保镖也惧寒畏冷,龟缩于屋中,想在此天冷雪飞之际,当不会有不速之客,荆轲,要离,聂政,专诸想必也畏寒不前,刀剑难握。     突然,屋外大叫火起,霎时间,屋外浓烟滚滚,乌黑之烟伴雪白之雪,安乐窝瞬时变地狱场。希拉里惊慌坠沙发,克林顿失措扔遥控。众保镖蜂拥至屋内,护着夫妇二人赶紧上车,以避火势。     五分钟后,伴随着一阵阵刺耳的消防警报声,一对消防员火速赶至,架水龙,清现场,忙得不亦乐乎。不消十分钟,火灭烟消,一片狼藉之外,并无多大损失。观察失火处,乃保镖房也,和克林顿夫妇所居之处并无关联。只是消防队员清理现场时,也对克林顿夫妇的居所进行了检查。     希拉里入室喝水压惊,克林顿似乎有所狐疑。摒退众保镖,独自进卧室,突然间,面露惧色,大呼一声“你来,快看。”希拉里闻声而至,也被眼前之景象吓得目瞪口呆。一个深嵌于墙内的保险柜居然洞开,珠宝犹在,现钞未失,只是一叠厚厚的文件已然了无踪迹。     希拉里曰“方才之火灾,定是一场阴谋,为盗取你我之私密文件耳,夫君,你我宜立刻报警,想必那些消防员就是盗贼。”     克林顿满脸阴沉,半晌不语,似乎在盘算事情的缘由,希拉里不由得大急,奔出门外就要召集保镖追拿消防车。克林顿一把拉住。摇摇头说     “达令,此非寻常盗贼,必是精心谋划之举,你我切不可贸然行事,需知道,那些文件落入此辈之手,不过是行敲诈谈判之事耳,一旦曝光于外,此事再无隐瞒之可能,你我必将身败名裂,从此不得翻身。切不可莽撞。”     “然此乃绝密隐私,为贼人所获,你我亦将身败名裂,倒不如赌上一把,或有挽回之机。夫君,此时万不可优柔寡断,当为不为,必受其累。”希拉里貌柔弱而心坚强,脸善笑而意果决。     “只怕此事绝不简单,试想,文件如此隐秘,岂能是一般盗贼所为?非国家级特工,断不能成事也。如今,中情,联调俱表中立,国安,国土难隐其秘,亿万先生,俄罗斯虽有这样的能力,却无这样的动机。坐山观虎斗是他们所愿也,一朝事破,与他们绝无好处,欧洲各大情报机构如今为内斗所困,也无此种布局。算之下来,唯有摩萨德动机既足,能力亦够。达令,你我区区几个保镖焉能追取?如今特朗普如困兽围城,四面楚歌,如若保镖尽遣,中其调虎离山之计,则你我性命危矣…”     “性命危矣?何至如此?”希拉里听闻此言,虽然半信半疑,倒也不敢再遣保镖出门。双眼看向克林顿,斯时,方觉大事来临时男人之必要。     “如此是真是摩萨德所为,你我尽可不必着急,他们所来不过为解脱特朗普眼下之困耳,断不至于成鱼死网破之局。既然如此,你我可稍安勿躁,想一破敌之策。”说罢,克林顿眯眼沉思,脑中一时运转无数。一盏茶的功夫,克林顿突然眼睛一睁,双目放出精光,嘴里喃喃说到     “既然如此,也只有如此了。”     “你说什么?”一旁凝声屏气,早已不耐烦的希拉里不明克林顿说些什么。     “既然他能够行此险招,我们何不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你是说去白宫放火?”希拉里一惊,她明白白宫之防卫非同寻常,放火或许可能,可如想盗取文件,风险之大,难以想象,万一偷鸡不成……后果不堪设想。     “哼,我是那么蠢的人么?”克林顿不屑的看了一眼希拉里,这个女人看上去颇为精明,遇到大事,还是难免慌张,竞选总统败走麦城,倒也不算冤枉。     “那…”希拉里被克林顿一瞪,不敢再多说话,只好静听克林顿把话说完。     “纽约事,纽约了,既然他烧了我的别墅,我就去烧他的大楼。这样一码归一码,也算是扯平了。”克林顿恨恨的说。     “纽约的大楼?”希拉里知道,爱自我表现的特朗普在很多地方都拥有地产,他会把一些高度不低的大楼命名为特朗普大厦,并在上面选择最好的一层当做自己的行宫。纽约的特朗普大厦,算是特朗普使用较为频繁的一个行宫。他和梅拉尼亚所生的小孩子目前还在纽约上学。虽然不一定都住在这栋楼,可是特朗普的儿子小特却把它当做自己的大本营。如今,克林顿一定是想要去那栋楼里放把火。这个比去白宫放火的风险要小得多,但这又有什么意义呢?自己这边是被偷走了重要文件,财产上并没有受到多大的损失。     “亲爱的,你说是烧了特朗普的大楼?这样做岂不是更加激怒了对方,目前我们可是有把柄被他们抓在手里,如果做得太过分,岂不是迫使他们加大行动的力度?”希拉里一想到保险柜里的东西,就不由得心里打颤,那些都是要命的玩意儿,无需特朗普追查,只要把它送到电视台或报社,自己夫妻俩就会立刻跌入深渊。     “面对着如此咄咄逼人的对手,我们该怎么办?委曲求全,去哀求他们把文件还给我们?如果那样,我们只能是死的更快。对于这样的敌人,我们只有采取最为凌厉的对攻,方能让他消停,不至于太过猖狂。”     “对攻?据我所知,特朗普应该不会把重要文件放到特朗普大厦,我们当初也不是没有住过白宫,自然知道最紧要的东西放到白宫才是最安全的。如果我们光是为了泄愤跑去放一把火,你想一想,是不是只会激怒特朗普和他背后的人?”希拉里此时露出女人的细致。     可是克林顿颇为不屑,他撇了一眼希拉里,自顾自站到窗前,看着院子里的保镖清理被救火弄乱的东西。过了半晌,方才回头说到     “目前的白宫是特朗普和他女儿女婿的天下,这件事,除了被赶出白宫的班农不服气,你说还会有谁不服气?”     “这……当然是梅拉尼亚那个小蹄子啦,好好的第一夫人风光,被伊万卡抢去了一大半,梅拉尼亚除了陪同出访和接待来宾,很多重要的本应该是第一夫人参与的事情都被伊万卡抢去了。她当然不服气,你为什么问这个?”希拉里是知道被人抢镜头的痛苦的,。所以,她对于梅拉尼亚的遭遇深有感触。并认为梅拉尼亚一定会对此痛恨入骨。     “老婆啊,你的想象力非常丰富,可是我们是政治家啊,咱们得用事实说话。遐想代表不了事实啊。”克林顿一身长叹,接着说     “前年大选正紧张的时候,我们都在说特朗普的通俄门,而我们所看的事实也的确是这样的,可是从我们现在掌握的证据来看,真正帮特朗普走进白宫的其实是以色列。这才有了特朗普与以色列之间的投之以桃,报之以李的行动。通俄门其实就是一个吸引人注意力的幌子。”     “对啊,这个我现在已经知道了。但这个和去纽约放火,又和白宫有谁不服气有啥关系呢?”希拉里不解。     “既然通俄门是个幌子,那么特朗普家族里接触俄罗斯人的是谁?”     “哦……我明白了,是特朗普的儿子,小特朗普。是呀,你一说我就明白过来了。在整个竞选活动中,真正起决定性作用的其实是伊万卡夫妇,而作为特朗普嫡长子的小特被当做了诱饵,制造了通俄门,这就掩饰了以色列人在里面弄的鬼。事实上,因为小特虽然和俄罗斯人见了面,可是却并没有达成什么实质性的成果,也没有采取什么实质性的行动。所以,通俄门尽管闹得满城风雨,也绝对不会查处什么结果,因为通俄门本身就是一个幌子。真的要调查,应该要调查通以门才对。嗯,这就对了。当时小特自己也不知道当了诱饵,还一本正经的和俄罗斯人谈生意。没想到被自己的姐姐姐夫出卖。如今成了通俄门的最主要嫌疑人。他现在连进白宫的门都显得困难,因为这会给特朗普带去麻烦。所以他应该窝在特朗普大厦里,整日里咒骂自己的姐姐姐夫。啊……夫君,你可真的很厉害。我们既然知道小特才是最恨伊万卡夫妇的人,可是我们去烧他的住所有什么用呢?”虽然解开了白宫的宫斗之谜,可对于放火这件事,希拉里还是不明白。     “小特既然不服气自己的姐姐,当然要和伊万卡一较长短。那么他就一定会收集伊万卡夫妇的不轨证据,而他收集到的证据,一定会放在自己坚固如堡垒的特朗普大厦。只有这样他才放心,也可以随心所欲的调阅证据,来作为和姐姐伊万卡博弈的手段。所以,我们只要跑去特朗普大厦放把火,并找到小特收集的证据,那么我们和特朗普之间也就算是扯平了,他绝不敢拿手里的东西来威胁我们。”克林顿说出自己的计划。     “可是,你确定小特手里就一定有他姐姐姐夫的证据?万一要是没有,或者即便有也没啥重要性呢?那我们岂不是白忙一场?”希拉里有些不放心,她觉得小特一个人,应该玩不出什么花样,去他那里,只怕没什么用。     “你又错了?唉,真不知道假如你当上美国总统,美国人民会被你祸害成啥样子,真是一个蠢婆娘。”克林顿摇摇头。     “切,小布什不蠢?你看那个傻啦吧唧的样子,还干了八年?奥巴马呢,油腔滑调,不务正业,他们都能做,我为什么不能?反正都有幕僚们干事,我只要点头摇头就好了,当年我做国务卿,不也是有模有样?”希拉里不服气。     “好了,好了,咱们说正事儿,其实我们只要去特朗普大厦放把火就可以了。并不需要盗取什么文件。仅此而已。”克林顿轻描淡写。     “放把火就成?”希拉里不相信。     “只要特朗普大厦一着火,白宫那边首先就一定会想到是我们在捣鬼,因为之前他们对我们做过同样的事情。那么他们就一定会怀疑我们也偷走了什么?偷走了什么呢?当然是小特的文件。小特有没有这样的文件被我们偷呢?伊万卡和她爹认为一定有。因为小特对于自己被利用一直耿耿于怀,发誓要让姐姐付出代价。为了这件事,圣诞节一家团圆的时候,还争吵过,嗯,这个是内线报告的。所以,即便小特手里没有什么文件,老特和伊万卡也不会相信。而且只要火一起,小特越说没有丢文件,老特越是不会相信。到时候我们只要适当的配合一下,哈哈哈哈……小特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而我们也就算是和特朗普之间扯平了。”     “破敌之策,攻心为上……老公,你简直太厉害了。好,我这就安排人去做。”     “不急,等几天再说,我们不能行动过于急躁,既然不确定能偷到小特的文件,那么我们就要先做出一些动作,以表明我们是有备而动。而不是单纯的报复行动,所以,等一周再过去放火,在此之前,你派几个脸熟能让人认出来的特工去特朗普大厦露个脸。什么事也别做。一周后再安排高手去放火。这样就可以做到万无一失了。”     一周后,特朗普大厦果然浓烟滚滚……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1. 老唐此博文很精彩!

    虽然是猜想的,但跟真的一样。

    逻辑上讲,老唐猜想的细节都可能真的存在过。
    2018/1/10 10:57:10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最新通过审核的评论员: ghfhxgxy   taianwm   博浪股谶   SleepyBag   caogenwang2018   现实观察   陌上花开   lutao1976   聚聚juju   a112233mua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唐如松,网名唐如松。草根写手,胡侃专家。以经营小五金谋生,所以承朋友盛情,誉为“卖五金中写文章最好的,写文章里卖五金最厉害的”。在天涯混迹三年,留下大掌柜的刀,哪个人,纽约游击队等系列小说式国际时事评论,也留下很多单独成篇的此类体裁时评。正所谓:江湖风云跌宕,我自品茶逍遥;遥看远山烽火紧,捻棋微沉吟。邮箱:649479678@qq.com
最新评论 更多>>

亿万先生 更多>>
  1. 球场闲话:制裁与反制裁的奥秘
  1. 澳大利亚的碰瓷
  1. 从两条新闻看亿万先生的“熬鹰”节奏
  1. 我们别忘了特朗普究竟要的是什么?
  1. 筑巢引凤与带枪投敌:论美国对中兴..
  1. 那个人:航母4S店
  1. 扑克与麻将:中美战略思维之思考
  1. 从安理会投票结果看亿万先生的国际基本..
  1. 叙利亚开打?美国难言之隐!
  1. 全球联动送大礼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
亿万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