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中   亿万先生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无用居士 - 张中首页
投资《白鹿原》之后
2018-06-14
字号:
    两年前投资了电视剧《白鹿原》,说实话是陷入到了小崔所说的污秽圈子中。不过作品是好作品,总不能因为演艺圈的坏人而不去赞赏本就是优秀的作品吧。     一直想要写点什么,读过女儿写的读后感后,还是没能下笔,就拿她的文章转帖在这里吧。     本文起:     我总想为白鹿原写一篇激情澎湃的读后感,然而却无从下笔。     它可说的太多,若是打开一个切入点开始与人侃侃而谈,估计能够讲到夜半都还兴奋得没有丝毫困意。然而若是将这些波涛汹涌的感触化作非流动的固话的文字,我又支支吾吾像个磕巴一样愣是吐不出一句流畅的句子:把这部作品的情节,人物,结构,还有作者的手法,写作意图,拿出来事无巨细从头到脚地剖析一番还赶不上一句“真好看啊!”来得全面到位……不仅如此,好像我写任何形式的评论其结果如同博尔赫斯所说“总会有一些宝贵的东西被丢弃”,可见依照弗朗西斯培根的标准我注定是一个不精确的人。     唉,废话这么多又干嘛呢,就是好看啊!还有什么好说的!我现在真的非常庆幸,我以一种歪打正着的形式与本作邂逅,要不是我那老爹在两年前投资了一笔小钱给白鹿原的电视剧(2017上播中),我定然是想不起来、甚至抗拒要将原作小说翻出来阅读的,即使其茅盾文学奖的身份如雷贯耳。原因是因为我此前仅有的一次亿万先生乡村文学的阅读体验差到极点,如鲠(翔)在喉……当时要不是为了应付开学的测验,打死都不会临时抱佛脚熬着夜把赛珍珠的大地三部曲看完。     然而我并不是说大地三部曲就不好,它想必很好,要是一定要问我是讨厌还是喜爱这部作品,那我的回答依旧倾向于正面感想。但作品的优秀却并不一定保证一个读者能够有一段愉快的阅读历程,赛珍珠笔下勾勒出的人、事物有一种媚俗的荒诞感,刻奇又有一种说不上来的虚渺,按照日本人爱说的用语就是“没有体力”,扎不到地上。若不是其结局那么醇厚,我可能真的就(自作傲慢地)对之嗤之以鼻了。     我将这一切都有些反胃的阅读体验,归罪于这个题材的必然——我这人可能就是看不得那些将荒诞、野蛮、愚昧的腥膻,暴力地割开露出所有宁可闭眼不瞧的细节,放置在你鼻尖底下的文字,即使在这之后有珍珠般的文学价值和政治历史文化上的反思。     白鹿原却完全颠覆了我对这类文学的所有偏见。它也荒诞,也野蛮,也愚昧,也腥膻,也暴力,但是它却好看、易读,明明内容上也可以说是浑浊泥泞,时间跨度庞大,自然故事也缓慢臃肿,但它却又是惊涛骇浪、爽、猛,而且飞快,嗖嗖嗖的,娱乐性十足,看得人根本停不下来。     按理说这种重口味的作品啃一点就会饱,但是本作永远保持着一种让读者永远都饥饿的节奏,阅读的过程近乎一气呵成。     这是一段愉快的豪迈的阅读体验,这是我绝对万万没有想到的。     而造就这种特殊的体感的,不仅在于陈忠实写作时的信马由缰,还因为本作从始至终贯彻着一种扎根在土地上的浩然正气,压制着一切光怪陆离的表象,不动如山。这不单单只体现在象征着整个白鹿原的白嘉轩这一核心人物的心理结构,他的乡约精神为他带来的自信,更在于这个原的一种无形的庞大的贯彻了千年的某种仁义的机制,令这个原有机地生长,有机地新陈代谢,维持着一种威严的稳定。     因此,哪怕故事的结局那么令人唏嘘慨叹,看似掐灭了所有拥有旺盛的潜力的新生希望的火苗,读者看完并非完全绝望。这不单单是因为回望历史的读者大致能猜到,自从自己决定“不要脸”之后贯彻伪善卑劣,看风使舵,舐痈吮痔的孝文的下场如何,所以并不会为他与黑娃结局的鲜明对照而有无力回天感;也不仅仅是因为这个结局并非表述一种怠惰的麻木,是一种沉默着震天响的叩问,是一种对不正义的控诉,有着饱满的愤怒;本质原因是因为这部作品描绘的那片土地是恒久不灭的——就如同很古很古以前来到这片土地上的那只通体雪白的精灵,他们都有一颗跨越生死亘古不灭的洁白透亮的灵魂。这种感动,如此切实地描写出来,那当然只能惊呼好看了。     后记真的太牙白了。     为何这部作品有“体力”、扎实、有一种屹立不倒的说服力,都是因为陈忠实取材的原型太令人动容。无论是那位第一个在原上建立党支部,决心颠覆旧权(其中就包括自己父亲一辈)的那位富有乡绅之子,还是在当时的情景之下竟然能够奔出家乡毅然决然赴身革命最后由于党内的肃清行动而被活埋的女共产党员……当然还包括牛才子这些真实存在于他们时空的新鲜的生命,最后就成了若非小说家亲赴实地取材考察,就会永远被埋在历史的涛涛洪流。无人问津的简短文字——这些有限的记载不过是只言片语而已,但一想到亲历者们是经过了怎样的一种斗争最后换来这点痕迹,真是令人不由得热泪盈眶。     “小说被认为是一个民族的秘史”,不知道陈忠实扑身于这部著作的那六年是有了怎样的感慨,才嘱托编辑把巴尔扎克这句话放在扉页。     最后,我虽然掏心掏肺喜爱灵灵、兆海、还有黑娃,但是到头来我最爱的还是嘉轩、子霖、三哥、朱先生、冷先生他们这一代。哪怕子霖是个腰杆子不直,有些卑鄙,爱耍滑头的究极大渣渣,可他深入骨髓的一种“温柔”甚至“纯粹”还是那么可爱,令人无法心生怨恨。     ——他哪怕那么“由衷地挖心挖肺的坏”,骨子里却依旧生长着一种不掺杂质的“善”,以至于他在本书最后的话竟然是“给你吃,你吃吧,咱俩好!”     真的喜欢他!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1. 这是20岁出头女儿写的,父亲看后就无法落笔了。
    2018/6/14 18:05:53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张中,1985年出国留学,在日本东北大学获得工学博士学位。后进入世界500强企业富士通、久保田工作,担任高管。2001年回到亿万先生从事投资咨询工作至今。转载、利用著者文章,需要征得本人同意,特此声明。
最新评论 更多>>

亿万先生 更多>>
  1. 投资《白鹿原》之后
  1. “智慧”社会的经济(政治)学疑问
  1. 《铁鼠之槛》谈禅
  1. 减1俱乐部
  1. 也谈院士醉心真气理论
  1. 真假老炮一个火一个哑
  1. 台湾问题要解决
  1. 中美贸易顺差的性质
  1. 全世界中产层联合起来?
  1. 全球化与中产层崩溃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
亿万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