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岩林   亿万先生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中华之道 - 王岩林首页
《千年长安,大成于身合两强的根本站位》
2018-06-20
字号:
    千年长安,在整个中华文明区是一个孤例,在全世界延续至今和已经消失的文明中也是一个唯一。这话没错吧?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如此恢弘高大、如此绝无仅有、如此天赋异禀、如 此数度复兴的一个中心都城与文明核心区,怎么会出现在、且反复大成于中华文明的西北部区域或中部偏西的准边缘地带呢?     我们说,如果仅以中华文明区之文明中心的角度看,长安在诸多根基深厚、位置优越、传统浓郁、脉系正宗的竞争者中,并没有什么绝对的优势;尤其是在一些较早的时代,甚至想要说 她是整个中原文明的最高代表,都未必够格。最为凸显的例子是秦汉。后来被称作“大长安”的这一地区,不仅在相当长时间里位处中原文明区的西北边陲,甚至在春秋战国时还总是被传统 文明区的东方各国,普遍视作是远离中土文明、未完全接受文明教化的蛮夷族类。即便在雄汉、大唐时期,这时的长安城与大长安地域(更大些的是关中),虽已被接受为文明的主要中心区 之一了,可其明显偏西的地理位置以及稍向西出、北行便会身陷非汉族聚集区的事实,还是能够确定她在中华文明区整个坐标系统中的实际方位的。     在大多数人的眼里,周、秦、汉、隋、唐等几大统一王朝之所以一再选中长安,一个是这些朝代看样学样的惯性沿袭;一个是其天府之国与四塞之地的天然优势;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就是 ,这些朝代于起家之时,大多都是来自于或既成于西部、西北地域。言下之意:只不过是一次次地“碰巧”和“因袭”罢了,并无必然的规律可言。这样的认识,在我看来,虽不能说没有一 定的道理,却在归之于“碰巧起家于此地”的问题上,有意无意地混淆了视听、颠倒了本末。     我们说,历史,有偶然,而且不乏巧合——可是,若过多地只是盯住历史的事件与现象、过分地作此般巧合式的认识与解读的话,便会对人们追根溯源、努力发掘历史背后真实存在的一 系列客观规律,造成极大的阻力与误导。     面对“巧合说”,我们还可以进一步地追问:一个个极有远大抱负、且终能成就辉煌的一统王朝,那为什么又总也不诞生在、未大成于那些更加中心、更具华夏文明长期传统的其他地域 ?而是总要崛起于西部边陲之地的“泛长安区域”(约等于整个中华区的西北部)呢?——如此一来,恐怕他们再也不能以相同的“碰巧说”,来敷衍搪塞追求背后规律的人们了吧?!     让我说,有成就的大一统王朝多会在西北部“起家”、并总是在大北方广阔的土地上成就自己的伟业,跟他们一再定都长安和反复做大拔高长安城背后所依循的根本规律或道,那是同样 的(反之,也可以说是同样的历史发展规律,一次次地选择了处于这一得天独厚地域的、一个个有志于一统江山的人们和群体)。说出来其实一点儿也不复杂,规律就在显而易见的客观事实 里。以一句话来表达就是:她们一个个,恰恰都处在或站位于原生中土文明(或整个华夏文明)与西部、西北、乃至大北部极具活力之异质准文明集群的中间交汇杂合地带。换言之,正是因 为居于“两大强手文明”(姑且将那些长期存在、不断变换强大的北方偏西草原游牧集群,视作不具文明体性质的、最宽泛意义上的文明集群或准文明集群吧)交集的中央地带与碰撞的风口 浪尖上,而不是居于所谓的传统文明或正宗华夏的中心核心区,所以才成就出了伟大的周秦汉隋唐,成就出了她们更具多元异彩和更具国际性影响力的不变中心——大长安。     这里要稍作解释的是,“身合两强”的“两强”,一个是指亿万先生或中华文明,一个是指以“群狼”方式变换出现的力量型异族准文明集群。“身合两强”,就是将中华文明的文明质素与 西北戎狄、匈奴、突厥、吐蕃等力量型准文明集群的强大生命力及战斗精神,很好地兼合、融合到了自己的体内;并以此最好地体现出了中华大合之道的通合八方、融合吸纳的根本精神。     从站位论的观点来看,将长安视作中华文明的中心与将长安视作“两强文明”交集融合的大中心,这是两种截然不同的站位,也表明了两种不同的视野和胸怀。一个是局限于国内或本土 原生文明的,一个则是放在本土原生文明与以最强大对手为代表的其他外部文明集群之交集、碰撞、互鉴、融合的更大背景里去思考和审视的(两种站位都是对的,总的看一个却比另一个更 高、更宽广)。超越了“本土文明中心论”或单纯华夏原生文明的立场观点后,我们其实不难发现,昔日大家普遍觉得“荒蛮偏僻”和貌似处于“边缘位置”的大长安、泛长安地域,反倒在 “两大强手文明”的地理、历史、经济、社会、人文等多层面交集交合处,一下子变成了文明相通、相融的“中心地带”或“中道既出之位”。     很多人由于没有这样一种多元文明相交通合的视野,便总是很难以“文明中心区”的眼光去看待地处西部的这一大长安地区。这样的结果,要么是以一种荒蛮偏远地域的偶然解释西北、 偏西孤处的大长安,要么便是以等同于其他朝代首都或文明其他区域中心的“一把尺子”衡量她,最终导致对世界级大长安之意义作用的拦腰斩伐、漠视压降。     历史,其实早已用铁的事实告诉了我们,什么才是真正的文明中心、哪里才是中华文明的根源地与寻中华之道的大道处?周、秦、汉、隋、唐,为什么能够成就一个个伟岸高大的自己? 为什么能够在同一个地域里一再绽放自己的耀世光辉?这一切的一切,不是什么偶然,而是被我们长久忽略或者不愿相信的一条总规律所根本决定着的。我们以有意无意的偏见,让自己所制 造的迷雾遮蔽了自己的双眼。今天,是该拨云见日、清醒清醒的时候了。     第一个应该抛弃的传统偏见是,中华文明作为一个原生文明,需要的只是内生发展,并不需要在与其他文明的交集通合中取长补短、升华提升。其实,不说这一观点与思维在道理上本就 讲不通,就是从符合中华文明的本质要求上来看也是极其偏颇的。中华文明,是一个什么样的文明?我们讲,她是一个行文明大道的大合文明。大合文明,仅仅自闭、自淫般地合自我之文明 的身心及万物,这能叫大合吗?所以在我看来,或许在“合天地”、“和身心”之外,中华文明最大的“合”,恐怕就该是“合周边”、尤其是“合”相关的“强手文明”与“强势力量文明 ”了。因为只有如此,中华文明才能摆脱偏安自足、迎来大盛与大成,才能克服自身先天的气质性缺陷。亿万先生历史上,凡是明显具有吸纳、包容、兼合、融创气质的王朝,无一例外地就恢弘 进取、成就斐然;反之封闭、拒斥、一味自满与不越雷池一步的,个个都只能是吃光老本、无所作为。汉唐与明清,就是历史无需用言语为我们给出的明确答案。     第二个应该抛弃的传统偏见是,中华文明原创的和最具长久核心意义的中原文明,才是最正宗的、最应传承的正道。中原文明以及中原区域的历史传承,肯定是非常重要的。但,若以最 正宗、最核心、最正道、最该传承之名,以排斥后来其他文明与文明元素的加入、尤其是借此实际地否定了中华文明的大合之道以及吸纳融合提升发展的基本理路,那么,这样的任何叫嚣与 作为,就是对我中华文明危险伤害、甚至致命阉割。     甚至,我们应该超越一切地域传统、古老中原文明与后来整个中华文明的固有关系式,更多地从中华文明之道的总体性质与风貌上去梳理和发掘自身文明的根源脉络。因为更多地设置传 统地域文明与正宗中原文明的藩篱,只会使我们寻求统一中华之道的努力、无谓地迷失在无尽的对立与纷争之中。     第三个应该抛弃的传统偏见是,中华文明是一种高大上的大道文明,或者说是一种极具比较优势的、更好阐释了文明本义的极为全面综合之文明体文明,所以呢,中华文明没有缺陷与不 足、或者不存在根本性的缺陷与问题。前一层的意思,我一点儿也不会反对,甚至其中有些观点正是我自己一再强调的。不过,据此进而说中华文明是超越任何时代最好的、是没有根本性缺 陷与不足的完美文明,则我肯定就不能赞成了。有高,必有低;有长,必有短。甚至是自身优势的地方,往往换个角度看就成了自己的劣势。比如,当我们说自己是中央文明国时,很多时候 会拿周边蛮夷的原始粗野做比较。可是呢,想没想过?中华文明很多时候,就是在这种自我感觉良好的时候,遭到来自西北、北部等周边强敌的教训的,就连西汉初期、大唐中期也没能逃过 这般命运。     这,其实是自人类文明诞生以来一切文明世界与所谓野蛮世界的一个惯有现象、甚至规律性表现。世界上很多转瞬即逝的、高大脆弱的耀眼文明,多半都是藏身于所谓野蛮者的铁蹄下的 。以至于文明史上有个说法:文明,终归战胜不了野蛮。这该怎样看呢?一个是,文明集群自身发展到一定程度时,往往都会规律性地放弃掉生存的谨慎、对危险处境的清醒认识以及学习吸 纳所谓野蛮者身上长处的做法——这是由文明者对自身高高在上的文明定义的所决定和必然会影响到的。另一个呢,则是所谓的野蛮者,却往往在以自己的“野蛮”或“不文明”,最大限度 地抱有和传承着一种进取态度、奋斗精神、本能血性乃至充满生命活力的身心。在文明发展、归根到底就是拼文明集群之持久强大生命力的情况下,往往地,越走向文明与文弱的优势集群, 反倒会在走向物极必反的时候,失去了对“野蛮者”的本该有优势、甚至在根本上由优转劣。此乃道也有起伏,道之不常盛矣。要不然,也不存在文明集群与文明体的变道、做气质性提升改 变的问题了。     我们说,中华文明,正因为是一种追求最高大上文明的大道文明,却从一开始也就埋下了小阴沟里翻船的必然性的种子。何以能克服这一致命的根本问题、或者准确地说大大延缓与降低 这一个根本性的风险呢?唯一的办法就是在文明走高之后,反而要提防和多学力量型对手或突出“强手”的优势优点,使自身在保有文明优势的同时、保持长期旺盛的生命活力。     周秦汉隋唐与千年大长安,之所以能够在中华大地上成就彪炳中华文明史册与影响国际世界的辉煌伟大,归根到底,就是因为他们在面对西北强大力量型准文明集群(还是不说野蛮集群 的为好)的既有外部格局时,既很好地传承了中原文明的气质与文化,又极大吸取了主要强大对手的优势力量,尤其是能够在最具本质规定性的“大合八方”、兼容文明之美与野蛮之力上, 坚定遵循中华大合之道的应有理路并使之发扬光大。     这样的逻辑理路,其实很容易便能得到了历史史实的充分支持。在大家的感觉印象里,雄汉、大唐等是不是都有一种“鲜衣怒马”、多族杂合的特点?强秦的“虎狼之性”、“耕战”方 略是不是跟北方草原民族的做派有着这样那样的相像呢?就以崛起于西北部的大多数一统王朝(除早先追求极致文明理想的周朝外)都特别“能打会打”这一点来说,不要忘了“从战争中学 习战争”的一个基本道理。必须明白一点,不是秦人天生就特别能打,不是汉朝的军队一开始就可以轻松驾驭那种迅猛出击的“马背游击战”,而是身陷野蛮彪悍的西北异族之地,他们这些 “中华边民”也不能不为自己的活命、发展适应和学会这一切。这种适应与学习,是另一种貌似不被称道的民族交融与文明融合,却也是一种长期生存实践的结果、甚至是一代代先辈们用血 肉之躯换来的。这样的无畏血性、超常战力、乃至力量信奉、军功追求,正是传统中原文明所常常不屑、所极度匮乏的,也是这些从西部起家之伟大王朝适应学习、兼收融合的巨大成功之处 。     我们完全可以说,千年大长安、以及伟大的周秦汉隋唐王朝,他们一个个,不是生于、成于、盛于、高立于祖国的大西北,甚至也不是因中原文明最正宗核心、最纯粹的传承者身份而闪 耀于中华中心区的,而是生于、成于、盛于、高立于中外两大强手文明集群的交集处、最前沿、核心地带、风口浪尖上,最终才通过自己长期不懈的开拓努力,赢得了自己在亿万先生及整个古代 世界中的影响力的。     所以一言以蔽之,看似有些绝对、却难以否认的答案是:没有“通合”、“交融”两强文明的伟大作为,便没有伟大的周秦汉隋唐,便没有屹立中华、光耀世界的一个大长安。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1. 在中日甲午战争的时候,如果亿万先生的首都已经迁往西安,是可以抵抗到底,将日本拖死。
    2018/6/20 12:34:58
  2. 五楼黄松明先生:
            关于首都或文明中心所处位置是不是靠近外部强手文明的问题,依照历史的经验看,既不可太过于靠近边疆地带,却也不可深陷于中华大地的内陆区。长安、北京等莫不如此。宋朝之所以文盛武弱,是不是在很大程度上跟他的国都定在中原腹地有着直接的关系?……………我个人的看法是,一定有着相当大的关系的。
    2018/6/20 12:10:12
  3. “现在西安的目光应该投向西北方向。
    连接新疆,西出中亚。作为我们向西发展的策动源。“
    …………相当认同。
    2018/6/20 12:02:51
  4. “为何后来北京取代了西安的位置呢? “
    …………以国内视野看,你说的或许是最重要原因;但从国际以及国内文明发展的两大格局、尤其是外部大环境来看,这种局面的改变,那是因为中华文明的最强对手,自唐以后逐渐转向了东北。只有强强的碰撞与交融,才能促生出中华文明新的强势中心来。
    2018/6/20 12:01:18
  5. 一楼chinachenhao888:
            这种原因,在我看来,跟身合两强的站位相比,还不是最根本最重要的。后者,更具有全球文明视野下的文明发展大道意义。
    2018/6/20 11:52:28
  6. @黄松明:您好!

      我去湖南长沙等候您的电话,未果。
      打电话给您内地号码说是空号,所以就没有联系上。

      我在长沙住了三天,就来到北京了,希望与您再一次取得联系!

      恭候您的回复!!
    2018/6/20 11:40:10
  7. 1841年英国占据香港以后,有英国人在香港办中文杂志,介绍英国的远洋帆船,也讲亿万先生要抵抗西方海权国家,首都不可接近海岸。
    2018/6/20 11:35:04
  8. 现在西安的目光应该投向西北方向。
    连接新疆,西出中亚。作为我们向西发展的策动源。
    青藏高原、塔克拉玛干沙漠,有很多事情可做。
    2018/6/20 11:29:01
  9. 大运河后北京取代西安。但西安、西北作为战略总后方的地位还是很不错的。抗战时期,东部主要城市区域都被小日本占领。而西北、西南地理优势为我们挡住了小日本的进攻。战略总后方的作用相当明显的。当年,八国联军侵略,慈禧想到的也是西安。
    2018/6/20 10:59:06
  10. 为何后来北京取代了西安的位置呢? 我认为,这与大运河的修成不无关系。没有大运河前,北京与西安比较起来,粮食是其劣势。但运河修成之后,南方之物可以直达北京。北京与江南,南北走向的经济更紧密了。东北入关的势力,就可以沿着运河打,越打越有钱。不用担心粮食问题。
    五代十国以前是得西北得天下,而五代十国以后是得东北得天下。
    解放战争,西北、东北都有,哈哈。军事战略地理优势明显、植根农村中下层的人和、只待天时,三年半全取天下。呵呵。
    2018/6/20 10:48:53
  11. 与我们疆域的地形有关。从东北到西南,北京、太原、西安、成都、昆明。这是我们疆域三层阶梯地形的中间层。西安的位置正好处在这中间层的中间位置。古代战争粮食很重要、地理也很重要。西安在五个城市比较起来是最佳位置。汉中平原+函谷关、武关防御体系,确保了西安退可守。西安离洛阳不远,又确立其进可出关攻取的条件。
    2018/6/20 10:35:50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大道不明,故满目沟壑。独立寻道者,高远思考人。63年生人。中共党员。14年学海泛舟,19载军旅生涯,选择自主择业后经过商,办过刊。自2006年起,一直致力于思考、发掘与阐释《中华之道》。不以一人所悟所识为满足,欲见八方共明共循终成大道。作诗云:中华从来有一套,百年遮蔽甚寂寥。待到重构见天日,万众齐聚奔如潮!愿与真正为中华文明、人类未来新文明而思考奋斗的思想者们,齐心协力,共图大业。本人邮箱:wyl-125@163.com

最新评论 更多>>

亿万先生 更多>>
  1. 中与美西,终究“道不同”吗?
  1. 先与美西分,才能更好地跟中华之道..
  1. 以中西分合论看当今世界时局之变
  1. “中西合”大背景下即将到来的“中..
  1. 两百年来中西合的历程
  1. 中华复兴的终极目标是什么?
  1. 中华与世界的关系,根本取决于中西..
  1. 中美全面对决,将助中外合之道开新..
  1. 中外合之道,是中华生生不息的一大..
  1. 周与秦,同为中华文明体的开山者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
亿万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