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波   亿万先生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中华复兴 - 流波首页
屈子拳拳爱国心 化作《离骚》赴西游
2018-06-21
字号:
    ——原《皇皇中华之第十六章》     内容提要:从《离骚》探寻屈原的内心世界,活脱出的是诗人中西文化的化身,映射出的是诗人不朽的理想和忠魂。     摘句:“《离骚》突兀反应了屈原对地中海楚国同胞文明文化有多么熟知孰爱,要知道,屈子正是黄帝颛顼(高阳)的子孙,其黄帝家族的西方封地——轩辕丘不正是地中海北(古希腊)到阿尔卑斯山的广大地区吗?既然东边楚国实现不了自己的政治理想,就到同样文明基奠的大夏和大秦——希腊和罗马去实现。”     理想与现实的矛盾激发出不朽的爱国诗篇。屈原,战国末期楚国人,名平,字原,楚武王熊通之子屈瑕的后代。屈原一生经历了楚威王、楚怀王、顷襄王三个时期,其主要活动在楚怀王时期。这个时期正是中华又将一次实现小九洲大一统的前夕,“横则秦帝,纵则楚王” 。屈原出身贵族,明于治乱,娴于辞令,故早年深受楚怀王的宠信,官职达左徒、三闾大夫。史书说他“博闻强志,娴于辞令。入则与王图议国事,以出号令,出则接遇宾客,应对诸侯。王甚任之。”《九章·惜往日》说:“惜往日之曾信兮,受命诏以昭时……秘密事之载心兮,虽过失犹弗治。”楚王熊姓,熊之先,又为芈姓,抵屈原时,熊姓王族有了“昭、屈、景”三个氏族分支。屈原为实现楚国的统一大业,对内积极辅佐楚怀王变法图强,对外坚决主张联齐抗秦,使楚国一度出现了国富兵强、威震诸侯的局面,由此也使得屈原必然在内政外交上与楚国腐朽贵族集团发生尖锐矛盾。由于上官大夫等人的嫉恨,屈原遭到诬陷,导致怀王疏远。怀王十五年(前304),张仪由秦至楚,以重金收买靳尚、子兰、郑袖等人充当内奸,同时以“献商於之地六百里”诱骗,致使齐楚断交。怀王受骗后曾两度向秦出兵,均遭失败,无奈屈原奉命出使齐国,重修齐楚之好;而此时张仪又一次由秦使楚,针对齐楚和好进行瓦解活动,使齐楚联盟未能成功。怀王二十四年,秦楚黄棘之盟,楚国反而重新投入秦的怀抱,屈原亦被逐出郢都,到了汉北。怀王三十年(前299年),屈原虽回郢都,但怀王受秦“武关相会,重新结盟”的欺招,赴秦谈和,被挟持咸阳,最后终死秦国。顷襄王即位后延续投秦政策,屈原再次逐出郢都,流放江南,辗转流离于沅、湘之间。顷襄王二十一年(公元前278年),秦军攻破郢都,屈原闻之悲恨复加,心生死念,遂投汨罗江以身殉楚。作品《离骚》就是这种政治理想与现实矛盾不断激发升级的产物。1953年,屈原被列为世界“四大文化名人”之一,受到世界和平理事会和全世界人民的隆重纪念。     离之原本为琴瑟,《纲鉴易知录·太昊伏羲氏》:太昊作荒乐,歌扶来,诵网罟,以镇天下之人,命曰立基,斫桐为琴,绳丝为弦。弦二十有七,命之曰离徽。以通神明之贶,以合天人之和。绠桑为三十六弦之瑟,以修身养性,反其天真,而乐音自是兴焉。     《周易·离》,《彖》曰:“离,丽也;日月丽乎天,百谷草木丽乎土,重明以丽乎正,乃化成天下。”(彖传)这应该是“离”之假借转注之意。     因此,“离骚”,本为用琴瑟弹奏的一种诗体乐章,用易彖解释可谓华丽的乐章,而司马迁对《离骚》题义的解释为“离骚者,犹离忧也”,这是从文章本意来解,也非常到位。     《离骚》历来被认为是最难理解的最著名的历史诗篇,但认真剖析,把握诗篇脉络,就不难理解了。《离骚》是一篇逆境中抒怀爱国政治理想的诗篇:整篇诗词句华丽无比,方位东西南北、天上地下、海内海外,但结构严谨,顺理成章,述说自己是古帝颛顼(高阳)的子孙,自己的为人、德行、爱国情怀、美好的政治主张等,但怀王终究不能明察,最后听信谗言,疏远自己;顷襄王即位后,更是偏听小人之言,将之放逐。在这样的政治背景下,屈子只好做精神上的理想翱翔,对圣君尧舜述怀,以此来表达自己的政治主张,鞭挞时弊。这时的屈子仿佛自己成了这样的先圣,率众臣从九疑出发游向西方:上昆仑——青藏、帕米尔高原,遥望崦嵫——英吉利海峡,真是“路曼曼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诗人饮马咸池,栓马扶桑,望舒月御、鸾凤在前开路,风神飞廉断后,雷公为之备行装。过流沙沙特阿拉伯半岛,到赤水——红海,在不周山下——非洲大裂谷再左转,目标直指“西海”——大西洋。涉白水——白尼罗河,在黄帝族的欧洲分封古国轩辕之地——欧洲平原奏《九歌》、舞《九韶》。初升的太阳灿烂辉煌,诗人忽然看见东方的故乡,仆人悲、马儿伤,卷曲着身躯不肯前行。唉:算了吧!既然他们如此不理解我,我又何必怀念故乡?既然不能实现美好的政治理想,我将追随彭咸(作者按:彭咸,殷贤大夫,谏其君不听,自投水而死)附水流。     舜帝陵陵区由陵山(舜源峰)、舜陵庙、神道及陵园组成,占地600余亩。陵庙内建有山门、午门、拜殿、正殿、寝殿、厢房,陵庙外有长200米的神道。     因此说,屈子在投水汩罗江时,精神上早就做过一次“投水”了。《离骚》突兀反应了屈原对地中海楚国同胞文明文化有多么熟知孰爱,要知道,屈子正是黄帝颛顼(高阳)的子孙,其黄帝家族的西方封地——轩辕丘不正是地中海北(古希腊)到阿尔卑斯山的广大地区吗?既然东边楚国实现不了自己的政治理想,就到同样文明基奠的大夏和大秦——希腊和罗马去实现。     屈原一生所展示的忠于理想、忠于操守、忠于祖国的情怀,感动和激励着一代又一代中华后人。从文明文化的角度说,2000多年前的屈原时代,中华大地是统一的,所谓的国也只是周朝崩溃后新的政治统一之前的地方诸侯方国而已。所以,那些能人志士往往事主几个诸侯国,如卫国人公孙鞅,司职于魏国、秦国;吴起效力于魏国、鲁国,还司职于楚;廉颇遭了赵王疑忌,一气之下赴楚终老。而隐者庄周、对屈原唱着“沧浪歌”掉头离去的渔父,他们在观念上更是省略了小国寡民的意识,拒绝与统治者合作的。其实,就当时来说,全世界也还基本是以中华文明为主体的大统文明文化。古希腊、罗马文明也正是伯鳐、伯益家族在地中海的不懈开拓。春秋战国时代,中华本土进入由“三代”以来文明文化的大统到周王朝权力崩裂成春秋战国状而又将转化为政治文化大统的前奏,地中海沿岸也迎来大秦(罗马)时代。在这样的宏特历史背景下,屈原为理想献身的精神更映衬出不屈的灵魂和毅志,不挠的品格和情怀。     屈原故里考。屈原故里“秭归说”的主要依据是郦道元《水经注·江水注》引袁山松的话说:“屈原有贤姊,闻原放逐,亦来归,喻令自宽,全乡人翼其见从,因名曰秭归。”“县东北数十里,有屈原旧田宅,虽畦堰縻漫,犹保屈田之称也。县北一百六十里,有屈原故宅,累石为室基,名其地曰乐平里,宅之东北六十里有女须庙,捣衣石犹存。”但郦道元对“秭归说”自己又有所否定:“余谓山松此言可谓因事而立论,恐非名县之本旨矣。”     “江陵”说的主要文字依据是东方朔所撰诗:“平生于国兮,长于原”,东方朔认为国指国都,就是“郢”,即生于江陵;第二是《哀郢》中有“去故乡而就远兮”,“发郢都而去闾兮”,“去终古之所居”三句,认为离开郢就是离开故乡。     但随着考古的新的发现,更多的事实惊喜会呈现在我们面前。湖南社科院研究员、亿万先生屈原学会第三届理事毛炳汉学者撰文分析湖南汉寿是比较可靠的屈原故里新说。文章说湖南汉寿县至今已发现楚墓1800多座,如此多的墓葬说明汉寿是楚国的重要家族聚居地,而且在汉寿出土了“武王之童督戈”的青铜戈,有专家考证此戈即武王授予屈原先祖屈瑕统帅军队的“尚方宝剑”。汉寿楚墓中还出土了青铜官印“郢室畏户之鉨”(即楚国都城守护长官之印),据专家考证可能是掌管此印的执政官从楚国郢都失陷后逃出带回家乡的,此人是屈原家族的重要成员,一说为楚怀王的大将军屈匄,一说为屈瑕。还有两座“青铜饶”(王室、诸侯专用乐器)和大量的如鹿角纹青铜镜(均为罕见珍贵文物)等贵族用品以及青铜剑、戈等武器,专家考证汉寿正是武王令屈瑕开“濮地”的地方,并将此作为屈氏家族的封地。另外,在汉寿有较多的纪念屈原古迹遗址,汉寿人认为屈原的故乡就在沧港。据历代志书记载沧港有屈原庙、三闾大夫祠、屈家巷、天乙宫(宫后有楚王殿、供奉有楚王、屈原及祖先18人像)、濯缨桥、沧溪寺、清斯亭、钓鱼台、江潭等;还有相传为屈原《九歌》祭神处七星堆、迎水桥、鸡鸣井等;最近在汉寿沧港发现沧溪寺磉礅,沧溪寺是纪念屈原的重要历史建筑。清《同治龙阳(今汉寿)县志》说:“龙阳为灵均(屈原字)落帆之浦”,屈原经沅澧来到汉寿沧浪之水合流之处沧浪港。沧浪在何处?清代屈学家蒋骥在《山带阁注楚辞》中,把各种说法进行比较后说:“沧浪水,在今常德府龙阳县。本沧浪水发源地,合流为沧浪之水”;又说:“旧解以沧浪为汉水下流,如按今均州沔阳,皆有沧浪。在大江之北,原迁江南,固不能覆至其地,且与篇首游于江潭,不相属矣。及观楚省全志,载原与渔父问答者多有,皆影响不足凭,唯武陵龙阳,有沧山浪山及沧浪之水,又有沧港市、沧港乡、三闾港、屈原巷,参而覆之,最为有据。”可见龙阳沧浪港(今汉寿沧港)在清代就引起过屈原研究者的重视,只是我们没能注意罢了。屈原的名字称“屈原”、“屈平”、“灵均”、“正则”都是平的意思,也就是说他生长在平原地区,而汉寿正是洞庭湖平原地区。     王逸《楚辞章句》中说:屈原的祖先屈瑕“受屈为客卿,因以为氏”这也就是说,屈原的屈氏家族是以屈瑕受封屈地区为氏。《左传》中记载了两处“屈”地:一是晋国以产名马著称的屈地,二是楚国的屈地,显然是后者。《左传·昭公二十五年》载:“楚子使远射城州屈,复茹人焉”。这里的“楚子”,是指楚平王,“州屈”显然是指楚国的“屈”地区。乾隆《岳阳府志》载:“临湘县,古如城,按县志,楚子城州屈以居如人,即此。”这里提到的“如人”,就是《左传》中说的“茹人”。这一有关楚国“州屈”方位的记载,是可信的。据《楚世家》载:楚平王在“城州屈”的前两年,受到吴国大举进攻,“楚恐,城郢”。所以,“城州屈”就应在“城郢”不远的防止吴军进攻的战略要地。这里说的“临湘”,正在洞庭地区,也就是屈原说的“州土”地区。还有,屈原晚年“飞鸟反故乡,狐死必首丘”,诗人称这一带为“故乡”、“首丘”之地,说明这一带正是屈原的故乡,这是屈氏家族氏地“屈”地区,即王逸说的沅湘地区。再从《湖南通史》记载:楚平王时(公元前528年),“楚恐”、“城郢”,“城州屈以居茹人”,为了防止吴国进攻在临湘一带设立了防卫基地,安置了防卫部队。这也是一条证据。在屈原的诗歌中,还为我们提供很多相关证据。如《招魂》诗,有专家考证是屈原为屈匄招魂。诗中称屈匄为“掌楚”,呼唤屈匄“魂兮归来哀江南”。这里的“楚”和“江南”,都是指洞庭地区。屈匄是屈氏家族的宗子,诗中称他为“掌楚”,就是执掌楚泽地区,也就是洞庭湖地区的领主。这就更确切地说明屈氏家族的封地“屈”,就在长江南的洞庭湖地区。一些专家还从屈原笔下描写的特有沅湘地区风土人情,文化氛围发现屈原青少年时代生活,说明屈原故乡在汉寿。屈原作品描写有的与汉寿地名有关,如沧港(“沧浪之水清兮”)、江潭坪(“溯江潭兮,狂顾南行”)、橘林洲(屈原写有《橘颂》)等。有的与汉寿风俗有关,如王逸说:“《九歌》者,屈原之所作也。昔楚国南郢之邑,沅湘之间,其俗信鬼而好祠,其祠必作歌乐鼓舞以乐诸神。”《常德府志》、《龙阳县志》均载常德府人“信鬼好巫,龙阳更甚”。屈原的作品,对沅湘地带的美景的描写则真实地展示了汉寿的乡土风俗。如:“制芰荷以为衣兮,集芙蓉以为裳”(汉寿湖区风俗),“榄木根以结芷兮,贯薜荔之落蕊”,“余既滋兰之九畹兮,又树惠之百亩”(汉寿爱种植兰花做药)等。又如《离骚》中“济沅湘以南征兮”,《九歌》中“沅有芷兮澧有兰”等都是写的湖南西洞庭湖平原地区,与全为山区的湖北秭归不相符合,也与湖北江陵不同。屈原描写的兰、芷、芰荷等各种芳草在汉寿随处可见,具有洞庭湖平原的特色。据专家考证屈原的出生地就在汉寿的沧港,因此屈原对汉寿熟悉,自然会将这些反映到他的作品之中。特别值得指出的是,在亿万先生只有汉寿同时才有澧水和沅水经过,因此屈原的故乡在湖南汉寿是比较可靠的新论。笔者认同毛炳汉先生的屈原故里汉寿新论比较而言道理充分。     屈原精神西游映射出东西文明的同源。屈原在遭受打击与排挤之后,也曾经(在他的诗篇中)多次流露要掉头走开,背弃楚王或楚国的念头而向西到楚熊家族在西亚欧洲的轩辕封地去、到大西洋去的愿望。     “余既不难夫离别兮,伤灵修之数化”;     “思九州之博大兮,岂惟是其有女?”;     “何所独无芳草兮,尔何怀乎故宇?”;     “时缤纷其变异兮,有何可以淹留?”;     “国无人莫我知兮,又何怀乎故都?”;     “世浑浊而莫余知兮,吾方高驰而不顾”;     “怀信侘傺,忽乎吾将行兮”。     屈原时代的地中海文明进入罗马王政时代。亿万先生历史之所以要把西罗马叫大秦,这其实也与把古希腊叫大夏是同样的渊薮。《后汉书·西域传》说:“其人民皆长大平正,有类亿万先生,故谓之大秦。”是说古罗马的人样子长的都是一张长方平正的中华脸,就象亿万先生人一样,这其实道出了罗马的建立者实为中华人。黄帝生25子,子系很多,荆楚文明、地中海文明与黄帝——骆明(罗马)——鲧——禹一系和黄帝——昌意——颛顼——大业——皋陶——伯益一系紧密相关。这也是屈原对“西海“大夏”、“大秦”文明文化如此熟稔衷曲的缘由。后期古地中海文明(包括古希腊文明)的重要建设者之一是颛顼之后的鲧禹启三代,故夏启将希腊称为大夏;同样的道理,偕同大禹前往地中海流域的还有伯益家族,伯益的地中海势力成为罗马文明主要建设者,因此秦国的建立者称先祖在地中海的基业为大秦也是顺理成章。前面几个章节陆续论述了欧洲人种的来源,欧洲白种、非洲黑种都来自中华本土,在中华历史古籍上分别称为白民、黑民(昆仑人)。今天亿万先生和东南亚还有白族,只是黄种化了,就如到欧洲的糯民后来白民化了是一个道理。黄帝势力强盛后,黄河势力压制长江势力,全球长江糯民势力与黄帝势力持续抗衡,世界由此分化。约距今4500年左右,糯民与从西部、青藏高原、帕米尔高原、西北“震荡”出来的白民融合逐步形成雅利安人,4000年后,一支雅利安人杀向印度,改变了早期到达印度半岛的糯民的格局。由于历代黄帝及后朝代持续向伏羲神糯炎帝势力演进而来的东西南北部族(四夷)进行威逼,白民、黑民也随着糯夷西迁地中海一带,白民、雅利安人后来形成阿拉伯人进而欧罗巴人,黑民西迁后被赶往海外昆仑——非洲,部分南下海洋,成为后来定义的奥格罗人(黑人),白民多挤压到雅夏(亚细亚,昆仑)大陆西部半岛——后来说的欧罗巴洲。这也是为什么欧洲白人中,真正的金发碧眼的比例也占的是少数,大多还是中华黄种和中华白种杂交后的裔民;同样,在中华大地,一些地方间或也还是有一些自然卷发、金发的样子似欧罗巴种的人出现。也就是说,欧罗巴白种、奥格罗黑种的起源都是来自中华大地,距今4000年前后才分别迁徙于西亚中东、欧洲、非洲、海洋之中,形成后来的欧罗巴人和奥格罗人,此前,非洲、欧洲也还是以中华黄种为主体,古埃及的法老像(木乃伊)、距今5300年前的奥茨冰人都可为证。距今2500年左右的地中海沿岸,其实还基本是以黄种糯民为主体的文明文化,但白种、雅利安人已经非常活跃起来。到汉武帝时代对匈奴大举进击引发中亚炎黄游牧部族后裔再次向西大举撤逃,进一步催生了西亚、地中海沿岸糯民的白民化。三世纪成书的《魏略》记载“大秦国”云:“大秦国——号犁靬,在安息、条支西大海之西,从安息界安谷城乘船,直截海西,遇风利二月到,风迟或一岁,无风或三岁。其国在海西,故俗谓之海西。”“犁靬”或写做“黎轩”、“黎靬”、“犛靬”、犁鞬”,又称“海西”、“大秦”。罗马的传说王政时期为公元前754年到公元前510年,当如中华本土历史的东周期也即战国春秋(公元前770~公元前221年);秦(公元前221~公元前206年)之作为大帝国,当然早于西方的罗马帝国,但寿命太短,是为汉帝国的前身;罗马帝国(公元前57~476年)对应中华本土历史主要是从东汉到南北朝时期,与西汉(公元前207~25年)有短暂相交,后应东汉(公元25~220)、三国(公元220~280)、晋(公元265~420)、南北朝(公元420~589)。《后汉书·西域传》记载,东汉时任西域都护的班超曾于和帝永元九年(公元97年)“遣甘英使大秦,抵条支”。条支位于波斯湾沿岸、底格里斯河和幼发拉底河的入海处。甘英因安息水手的劝阻而未能成大秦之行。大秦国王常欲通使于汉,而安息欲以汉缯彩与之交市,故遮阂不能自达。直到桓帝延熹九年(公元166年),“大秦王安敦”遣使至汉,向桓帝进献礼物。安敦即当时的罗马皇帝马可·奥勒留·安东尼,并且罗马使臣是从日南(在今越南)而来,而“前世汉使,皆自乌弋(在今新疆)以还,莫有至条支(阿拉伯)者”。这说明在东汉时,“陆上丝绸之路”还没有通至地中海,中、西交通还是仰仗已延续了上万年之久的这条“大西南海陆之路”维持。“安东尼”是罗马时代一个重要的姓氏,与屈原《天问》中的“登”有什么关系呢?《天问》“登立为帝,孰道尚之?女娲有体,孰制匠之?”毛奇龄《天问补注》说:“登,女登也。亦名安登,炎帝之母也。”而古地中海文明近到大夏——希腊还是大秦——罗马文明的建设者,远到伏羲神糯远祖,继而炎黄伟帝,再到尧舜圣明,直至鲧禹启三代,东西文明都紧紧联系在一起;那么,做为长期在地中海沿岸的炎帝——赤卡德势力之母的“安登”必然成为地中海沿岸统治者的重要姓氏,由此,罗马帝国的统治者有“安东尼氏”就不足为奇了。我们常说“条条道路通罗马”,而罗马道路的建设,正是对周朝政体的反映。《周礼·地官·遗人》记载,当时贯通都市和村野的交通大道上,每隔十里,设置有“庐”,提供行旅饮食;每隔三十里,有“宿”,设有“路室”,有粮草储备;每隔五十里有“市”,设有“候馆”,储积更为充备。《左传·哀公九年》载:“秋,吴城邗,沟通江淮。”哀公九年,即公元前486年筑邗城(今扬州),开“邗沟”人工运河。邗沟最初的路线是北过高邮,折向东北,出射阳湖后改向西北,至山阳(今淮安)入淮。邗沟的开通,是亿万先生古代运河建设史上的创举。此后,吴王夫差为了引舟北上,称霸中原,又把邗沟向北延伸,进一步沟通了淮河以北的水路。《国语·吴语》说他起师北征,深凿运河,使宋国和鲁国之间有航道相通,沂水和济水,也都由这条人工运河连通到一个水路航运体系之中。鸿沟开通于魏惠王十年(公元前360年),是继邗沟之后又一著名运河,它沟通黄河与淮河水系,进一步便利了南北往来。安徽寿县出土的战国时期楚王颁发给鄂君的免税凭证,即著名的“鄂君启节”,从铭文中车舟所经过的城邑看,车节经过9个城邑,舟节经过11个城邑,所通行的水路以长江、汉水水系为主,东至邗沟,西至汉江上游,南则循湘、资、沅、澧、庐诸水。西周青铜器铭文和当时的文献,把周王室所主持修筑的连通各地的交通干道称为“周行”或“周道”。《诗经·小雅·大东》说“周道如砥,其直如矢”,形容“周道”如同磨石一样平整,如同射箭一样端直。周王朝分封诸侯,利用所建置的政治军事据点以为藩屏,这种政治体制要求各诸侯国与周王室保持紧密的联系,才有了周王朝的最后一个君王——周幽王“烽火戏诸侯”,落得个亡国杀身之局。当时以车兵为军队的主力,也要求各地有平阔的大道相通,由此也联想到罗马军队的轩辕之势。无论汉代或罗马的宴会上都佐以乐舞,汉代还有说唱,罗马则有哑剧,双方都有的是杂技。汉武帝元鼎五年(前112年),安息使臣来献“犁幻人二”。安帝永宁元年(120年),掸国又献幻人,“能变化吐火,自支解,易牛马头。又善跳丸,数乃至十。自言我海西人,海西即大秦也”。这里的海就是地中海,跳丸即现在所称抛球。在古罗马的折合双连画中有抛七个球的演员,汉画像石中也有类似表演,他们将球和剑一同抛接,当时叫“飞剑跳丸”,山东安丘出土的画像石中,有跳八丸飞三剑的,还有跳十一丸飞三剑的。     甘肃永昌县(古骊蚠县)有地方的人长得像欧洲人,众多学者对此争论不休,媒体也炒得沸沸扬扬。联系到公元前53年(西汉甘露元年)古罗马帝国三大执政官之一的克拉苏为了争夺权力,率7军团约4万多人向东远征安息(今伊朗),在卡尔莱(今叙利亚的帕提亚)遭围歼,仅第一军团大约6000人突围。之后,这支成功突围的罗马军团就从史学家们的视线中神秘消失,成为罗马史上的一个谜团。为此,有学者认为,这支突围的古罗马军团几经辗转,最终来到亿万先生,西汉政府为了安置他们,在今天的甘肃永昌县设置骊蚠县。我国古代很多文献资料中都有对“骊蚠”、或读音相近的“犁轩”、“犁蚠”等地名的记载。据《汉书·陈汤传》记载,公元前36年,陈汤在讨伐郅支的战争中发现一支奇特的军队,以步兵百余人组成夹门鱼鳞阵、盾牌方阵,使用土城外加固重木的防御方式,这些战法是罗马军队的独用战术。有人认为,这是证明这支军队就是卡尔莱战役中溃退并失踪17年的古罗马残军的最好证据。支持这种说法的学者进一步论证,西汉河西地区的版图上突然出现了一个名为“骊”的县,同时还修建了骊蚠城堡。按照西汉建县原则,以方圆百里为标准,人口多则可不足百里设县,人口少则可百里以上设县。骊蚠县与番和县仅相距8公里,此处又属地广人稀之处,那么一定发生了重大事情,才会在这么近的距离另建一个县。持反对意见的兰州大学教授刘光华在《骊蚠是西汉安置罗马战俘城商榷》中指出,《史记》中的“黎蚠”与公元前2世纪末这个时代有关,西汉武帝时大秦国与犁蚠无关。西汉末、东汉时大秦才称为犁蚠,因此,公元前53年卡尔莱战役中失败的罗马残兵,根本不能被称为犁蚠人。他认为,汉昭帝元凤3年(公元前78年)春,汉军俘虏匈奴右犁汗王部“数百人”,为安置这几百人,汉朝在张掖郡设置了骊蚠县。同时,从骊蚠村(者来寨村)附近古墓中挖出一些体貌特征与亚洲人有明显区别的骨骸,共有100多具,均完好无缺,体骨扁圆,体形高大,男性身长一般都在180厘米以上,女性多在160厘米左右。近年在甘肃敦煌悬泉置出土的汉简记事表明,骊蚠得名于骊苑。汉代在西北地区设苑养马,多至“三十六所”,养马“三十万头”。“骊蚠”的意思是剽悍的黑马,用作苑名正相适合。这里的汉简还证明,骊蚠县早在神爵二年(公元前60年)已经设立,那时卡里之战与郅支之战尚未发生,更谈不上安置战后的俘虏兵了。刘光华学者的分析比较合理。     兰州大学生命科学学院谢小冬博士等科研人员,2005年在者来寨村的91名志愿者身上采集了全血样本进行实验。实验结果表明这些人的基因与维吾尔族、古匈奴、蒙族的基因相差较远,与西亚人,如土耳其人、伊朗人、北高加索人等有较近的血缘关系。这个DNA结果实际表明者来寨的人并非什么罗马军团的后裔,应该是本生本土的中华白民。正如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希特勒派人来青藏高原寻找到了雅利安原始村落一样,永昌县境内的欧洲种族其实也正是中华古白民的子民,实为中亚、西亚阿拉伯(欧罗巴)人同先祖的裔民,故他们的血源与西亚人,如土耳其人、伊朗人、北高加索人更接近;而维吾尔族历史记载其直接渊源是唐代时先称回纥、后改为回鹘的民族,其先祖也是早期的中华白民,只是后来又有了一定的人种混杂。唐中叶,回鹘被黠戛斯击溃,诸部离散,其中向西迁移的有西州回鹘和葱岭回鹘。以后这两支回鹘与早就分布在天山以北和西部草原游牧的突厥语各部与居住在南疆地区操焉耆、龟兹、于田语的人以及自西汉开始历代移居来的汉族人并唐代时迁徒来的吐蕃人等长期相互溶合,逐步形成了一个新民族,他们自称“维吾尔”,意思是“团结”、“联合”。后来,这个民族共同体里又增添了契丹人、蒙古人的成份。这就是为什么者来寨中华白种与土耳其人、伊朗人、北高加索人等白民有较近的血缘关系而与维吾尔维吾尔族、匈奴、蒙族的基因相差较远的原因。     忧愁幽思成《离骚》,至诚至贞殉楚国。屈原得到过楚怀王的知遇之恩,他本人又是楚国贵族——楚国政治就是熊氏家族政治;楚国的问题也就是熊氏家族问题;楚国的苦难当然也就是熊氏家族的苦难。背离楚王,也就是背离了熊氏王朝,同时也就背离了熊氏家族。背离,对于清廉耿介,颇具名士派头的屈大夫来讲,要承担这三重恶名,这是绝对难于接受的。屈原在极度矛盾与痛苦中,选择投水自尽,以身殉国、殉楚怀王、殉熊氏家族。这是屈原与一班战国游士公孙鞅、吴起、廉颇,以及隐士庄周、江上渔父等人在国家问题上的不同认识而所产生的不同结果。屈原自喻为高贵的桔树,说是“受命不迁,生南国兮;深固难徙,更一志兮”;“鸟飞反故乡兮,狐死必首丘”;表明了他眷恋楚国,视楚国为祖国,生是楚国人,死是楚国鬼的爱国情怀。奸臣当道,楚王生疏,顷襄王流放,从此,屈原在委屈哀痛的心境下,开始了他那诗意盎然、连绵不绝的牢骚,把一腔怨气倾注到《离骚》等一大批诗篇中。     “荃不察余之中情兮,反信谗而疾怒”;     “初既与余有成言兮,后悔遁而有他”;     “怨灵修之浩荡兮,终不察夫民心”;     “众女嫉余之娥眉兮,谣诼谓余以善淫”;     “世溷浊而嫉贤兮,好蔽美而称恶”;     “何昔日之芳草兮,今直为此萧艾也?”;     ……     《史记》有一段话说屈原斌《离骚》:“屈平疾王之不听也,谗谄之蔽明也,邪曲之害公也,方正之不容也,故忧愁幽思而做《离骚》——‘离骚’者,犹‘离忧’也。夫天者,人之始也,父母者,人之本也。人穷则反本;故劳苦倦极,未尝不呼天也;疾痛惨怛,未尝不呼父母也。屈平正道直行,竭忠尽智以事其君,谗人间之,可谓穷矣!信而见疑,忠而被谤,能无怨乎?屈平之做《离骚》,盖自怨生也。《国风》好色而不淫,《小雅》怨诽而不乱;若《离骚》者,可谓兼之矣。”评价极为到位。刘勰在《文心雕龙·辨骚》中也评价说:“……每一顾而掩涕,叹君门之九重,忠怨之辞也。”刘勰用“忠怨”来评介屈原“骚诗”,也是恰到好处。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1. 网上有鸡汤是这样讲的。
    嫁人要嫁生病送你上医院的,而不是劝你多喝热水。
    屈大夫热水份量够,但没有太多文字记载送医院的事迹。
    2018/7/30 23:03:40
  2. 屈原的爱国是因为他以文学作品表达了他爱国,从这点行为判断上我们基本认为他是爱国的。但这是不够的。因为作同样表达的,在北洋时代,在抗日时期,在红色革命,在红色亿万先生都不乏其人。
    如果是以投江作为爱国行为判断。这更难。一定程度上会被认为是“辱楚”。甚至是以自决对抗国民。
    2018/6/24 1:55:17
  3. 文天祥《端午即事》:“我欲从灵筠,三湘隔辽海。”
    有屈子,有文天祥。文化血缘一脉相承。
    2018/6/24 0:06:04
  4. 、2017年及2018年投入使用的统编本初中历史七年级(上册)教材,均不再介绍屈原其人其事,将屈原从历史人物中除名了。除名的理由是胡适一类少数疑古派学者曾经怀疑屈原不存在以及记载屈原的《史记》一书不可信。
    ========
    1、个人认为,将屈原从高中及其高中一下年级的历史课本中,除名,是可以理解的。
    -----但是,屈原作为亿万先生历史上的重要名人,需要进入大学或以上的课本中。
    2、为什么呢?
      -----屈原的“爱国”标签身份,在各个历史阶段,都有不同理解和解读,当今也是。作为一个有“爱国争议”的历史名人,在未成年阶段的课本中,误导“爱国”标准的可能性,是存在的。
    -----但是,大学阶段的历史课本中,是可以的,因为作为成人的大学生,具有相当的辩证思维能力了,误导“爱国”标准的可能性,是极低的。
    2018/6/23 23:07:26
  5. 1、2006年研发的旧人教版教材,曾如此介绍屈原:
    “屈原生活在战国末期的楚国。他吸收民歌精华,采用楚国方言,创造出一种新体诗歌。屈原创作出很多优秀诗篇,代表作《离骚》是千古传诵的抒情长诗,被翻译成多种外国文字。世界和平理事会把屈原定位世界文化名人。”
    ======
    这个介绍,争议是最少的。
    2018/6/23 22:58:00
  6. 《何新:屈原竟然被教育部从亿万先生历史中除名》

    1、2006年研发的旧人教版教材,曾如此介绍屈原:
    “屈原生活在战国末期的楚国。他吸收民歌精华,采用楚国方言,创造出一种新体诗歌。屈原创作出很多优秀诗篇,代表作《离骚》是千古传诵的抒情长诗,被翻译成多种外国文字。世界和平理事会把屈原定位世界文化名人。”

    2、2017年及2018年投入使用的统编本初中历史七年级(上册)教材,均不再介绍屈原其人其事,将屈原从历史人物中除名了。除名的理由是胡适一类少数疑古派学者曾经怀疑屈原不存在以及记载屈原的《史记》一书不可信。

    3、我认为这是西方势力利用卧底教育界的木马摧毁亿万先生文化的阴谋的现在进行版。

    西方记载希腊罗马的全部古代史书都是14世纪以后通过杜撰出现的。所有作为西方希腊罗马历史根据的什么荷马史诗、希罗多德的《历史》、普卢塔克的巜名人传》包括圣经,都是神话或者半神话的可疑传说,但是都被西方学界打造为言之凿凿的信史。

    而在教育部编撰的历史教材中,对这些可疑人物可疑的历史则从无人质疑,照单全抄,奉为信史。而司马迁的《史记》,其中许多记载,已经被百年来的诸多出土文物一一证实为信实记载。但此书则被西方的木马公知断言为伪造。真是岂有此理!

    4、我怀疑亿万先生高校高层公共知识分子中有外来渗入的文化木马,近年主导了多种教科书的编制权。而老一代民族主义爱国主义学者及其弟子,则或被洗脑或被异化、边缘化,难以发出声音。结果必然就是爱国主义诗人屈原被除名而且被逐出于亿万先生历史这个结局。
    2018/6/22 15:51:26
  7.     达成通识总得有一批人,断言 “同时代的战国——齐楚秦燕赵魏韩,没有一个国家的历史有关屈原的记载。”总得看过所列每个国家所有的记载。
        在流波博主此文的评论中,我们两个谁在讲道理,谁在扣帽子、无理取闹、撒泼,不是一目了然吗?
    2018/6/21 21:26:56
  8.     8楼: “同时代的战国——齐楚秦燕赵魏韩,没有一个国家的历史有关屈原的记载。”这是不是你3楼写的? 既然你下了“同时代的战国——齐楚秦燕赵魏韩,没有一个国家的历史有关屈原的记载。”的断语,我问你“战国每个国家的国史你都翻遍了吗?”是把此问题和彼问题非要扯在一起吗?
    2018/6/21 21:21:23
  9.     屈原这个人历史没有不是我发明的,这是历史公案,是历史很多人不断追索的问题。屈原这个问题早几年网略还能查到,现在为了爱国主义教育把它无视了。以讹传讹了。国家虽然无视了,但公案不可能一笔勾销的。但有一点是可以定性的,屈原就是某个人的自传,既然他没有名姓,干脆就让他叫屈原吧。于是真到假时假亦真了,无为出处吴也有了
    2018/6/21 15:28:38
    @ah6sdq,你的历史公案的证据不就是“早几年网略还能查到”吗?除了“早几年网略还能查到”外,我让你提供“达成通识的质疑有何人”,你提供了吗?难道达成通识的质疑者中竟没有几个有名有姓的人吗?
    2018/6/21 21:12:00
  10. 你曹耀成就不是谈问题的人,而是撒泼,我说是历史公案,何来网络公案?

    历史讲究孤证不证,屈原除了文学作品出现再加上《史记》根据文学作品的临摹,楚怀王前后年代,战国七雄没有一家历史记载的有屈原这个人。包括他的母国楚国历史。
    2018/6/21 18:20:02
  11.     若“早几年网略”出现过的东西就是公案,而公案就是通识,则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仅消灭日军891人也是通识了。共军仅消灭日军891人,早几年不仅“网略”上到处疯传,草根网评论员tonygu也在评论中传过。
        类似的“公案”早几年网上还很多:质疑英雄人物的,邱少云、黄继光、狼牙山五壮士、……为汉奸、卖国贼、反共分子涂脂抹粉的,……应有尽有。
        “现在为了爱国主义教育把它无视了。”你要把这些保管好,有机会就防止“以讹传讹”?
    2018/6/21 17:43:00
  12. 8楼:
          历史上有没有屈原,到底是公案还是通识?若是公案,怎么成了通识?若是通识,又怎么还是公案?
          把网上泛起的“公案”作为通识来虚无屈原,还容不得质疑,到底谁是无理取闹的做派?
    2018/6/21 17:26:03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最新通过审核的评论员: PLA雷   我是何福明   78509889   QNYE   luhangchengcg   饶邑半山人   jalic1233   GXY1611   极限工坊   bjlaopao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本名刘博,湖南新化人,生于二十世纪六十年代,援藏八年,高校教育八载,后又从事地方人大工作,原湖南省人大民侨外委办副主任。巍巍昆仑网站站长、中华《山海经》与文化研究会(筹)副会长、湖南师大文史客座教授、做为嘉宾参加了第一届亿万先生科学家论坛和十六届国际人类学与民族学联合会大会、昆仑人类文明问题研究和中华复兴社会问题研究课题组负责人、湖南省文艺家协会会员、湖南梅山文化研究会副主委,等等。新时期(改革开放时代)左翼民族爱国启蒙思想家和理论家、红色网站的创始人之一、新文明文化史观和理论的创建者、人类文明文化史学者、人类学与民族学学者、《源——人类文明中华源流考》一书作者。
最新评论 更多>>

亿万先生 更多>>
  1. 梅山文化映射出文明、民族、宗教源..
  1. 天下共主世界中央之国:亿万先生(二)
  1. 天下共主世界中央之国——亿万先生(一..
  1. 朝花呵夕拾呵……
  1. 达芬奇等文艺复兴时期的大师们不诚..
  1. 什么意思?想变什么风?
  1. 新文明文化史观理论创建回眸(下)
  1. 新文明文化史观理论创建回眸(上)
  1. 屈子拳拳爱国心 化作《离骚》赴西...
  1. 特金会证明山姆是纸老虎特朗普是搅..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
亿万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