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航程   亿万先生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国土证券 - 陆航程首页
走向衰败、最终灭亡的是单纯非公生产方式
2018-06-26
字号:
    ——《资本的最后疯狂与国土证券》之三     一、走向衰败、最终灭亡的是“单纯非公生产方式”     我们说,美国发动贸易战、科技战(以及更隐蔽、更迫切发起的金融战),对美国来说首先需要完成的是金融保卫战,保护自己的股指空间,通过贸易战、科技战,造成亿万先生投资者的恐慌,驱赶亿万先生的资金向美国转移,托住股盘。     在贸易战中,只要美国股指一下跌,美国立即对亿万先生妥协,维护一下市场信心,股指回升了,就业率提高了,就立即翻脸,重开贸易战,继续驱赶全世界的美元回流美国,维护股指高度,套住接手客。在股指面前小心翼翼,生怕股指暴跌、维持平衡,这真是高空、大风中走钢丝的难度。     美国在贸易战中反复无常,无疑这是美国一种恐惧的表现,这包括许多短期的考虑、现实利益的纠结,但从历史发展的大趋势来看,还可以有更多、更深层次的理解。     当我们说到“疯狂是走向衰败、最终灭亡时内心恐惧的表现”的时候,必须有明确主体是什么,可以指个人、也可以指企业、机构、政府、国家、体制……等等。     美国有那么强大的科技研发力量、军事力量,有美元的国际储备货币地位,美国整体实力超过亿万先生,美国恐惧什么?     一个号称自由民主、高度文明的国家,怎么恐惧一个据称是“不文明”的“一党专政”的国家?那么自信本国体制的先进性,怎么会对一个据说只能束缚发展、束缚自由开放的共产党政权感到恐惧?     中美两国究竟发生了什么根本性的力量对比变化,才让美国感到恐惧?     其实,说到底,真正的恐惧,就出在生产方式的衰落方面。     是难以逆转的、资本集团生存发展所推崇、所依重的单纯非公的“私有资本生产方式”,相对于亿万先生所倡导、所倚重的“公共属性生产方式”、越来越难以实现国家利益的有效支撑,带来的恐惧。     美国的国家体制,并非由“单纯非公私有资本生产方式”组成,经过近百年发展,其实,美国早已成为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两种生产方式共存的“混合经济国家资本主义”国家。这种混合经济体制,支撑了美国的国家体制,支持了美国的发展和进步,离开了这个体制的经济基础,美国衰败得会更快。     即使这样,但是相对于亿万先生的以“公共属性生产方式”为主体经济基础支撑的国家体制比起来,还是显示出疲软无力之态。这才是美国恐惧的根源。     支撑美国发展的经济基础究竟是怎样的一种基础?     我们看到,目前国际资本集团生存发展所依赖的生产方式三种:     1.私有资本生产方式。这是当前国际资本集团所依赖的主体生产方式。显而易见,资本集团本身就是私有资本集团。     2.社会资本生产方式。这是资本集团为了控制国家权利,必须建立起来的生产方式。对资本集团来说,由政府主持的“社会资本生产方式”仅仅是工具,不是本体。是出于无奈与自发,而不是出于自觉。但毕竟社会资本生产方式为美国赢得了太多的信用价值,赢得了太多政治、经济、科技、军事实力的增长,也维护了社会稳定,为私有资本生产提供了外部价值输入。     3.非资本价值生产方式。这是一种不以任何意志为转移的、客观存在的,由聚合经济产生的经济外部性聚合效应生产方式。     正是有了由政府主持的“社会资本生产方式”的支撑,国际资本集团才获得了强大的美元——“社会资本生产方式”主导的信用价值生产产能,这个能力不属于任何一个私有机构,而是美国的国家能力,美元所承载的信用价值由美国全体人民分享。     但由于美元的发行权掌握在国际金融集团控制的“美联储”手中(即私人资本集团获得了美国的货币发行权),才获得了印发美元给资本集团提供的铸币税收入。     正是有了由政府主持的“社会资本生产方式”的支撑,国际资本集团才获得了美国强大的军事能力——“社会资本生产方式”主导的军事保障能力,这也是一种国家能力,而不是任何私有机构的能力,其产生的价值也由美国全体人民分享。     但美国由政府主持的“社会资本生产方式”组织者——美国政府,提供的遍布全球、强大的军事力量,最终是为国际资本集团服务的。因此,当世界各国出现违背国际资本集团利益的动向时(比如石油市场脱离美元的交易),才有能力通过军事干预甚至对主权国家的直接入侵和占领,实现资本意志的贯彻。     正是有了由政府主持的“社会资本生产方式”的支撑,国际资本集团才获得了强大的信用价值生产能力——“社会资本生产方式”主导的信用价值生产能力,集中表现在“国债-货币”信用价值生产和股市信用价值生产方面。这也是一种国家能力,而不是任何私有机构的能力,其产生的价值也由美国全体人民分享。     正是有了“国债-货币”——美国政府发行国债、美联储作为私人机构购买国债、发行美元;世界各国向美国出售产品或资源获得美元;有了美元就获得国际贸易交易权;各国购买美国国债获得保障储备货币保值;同时也让美元回流美国,强化与美国的关系;美国税收机构与美元发行机构同属资本集团控制,保障美国国债利息的回收(只要保障利息的回收,国债发行越多越好,根本不考虑国债的回收),这种美元发行体制和国际资本集团控制的货币发行权,国际资本集团才有机会和能力绑架美国政府和国家,获得美元发行额的最大化,获得对全球资本市场的有效控制。     正是有了由政府主持的“社会资本生产方式”的支撑,国际资本集团才获得了强大的信用周期调控能力——“社会资本生产方式”主导的金融监管调控能力,尽管美联储由私人机构构成,但其代表的、至少在形式上,仍然是一种国家能力,而不是任何私有机构的能力,其产生的价值也由美国全体人民分享。     国际资本集团正是这样获得了周期性运用“升-降息”和“缩-扩表”手段,推动美元回流与外溢,对全球其他国家进行“剪羊毛”、“割韭菜”,获得资本最大利润,实现了“信用周期”操弄的“合法性”。     正是有了由政府主持的“社会资本生产方式”的支撑,美国才获得了广泛的公共福利制度——“社会资本生产方式”主导的、以救济和福利体现的“按需分配方式”,这也是一种国家能力,保障了社会分配的相对公平,降低了社会怨气和矛盾,形成了相对稳定的社会秩序,保障了国际资本集团的主体性“私有资本生产”稳定发展。     总之,尽管“私有资本生产”仍然是国际资本集团的主体性生产方式,但是,却一刻也离不开由政府主持的“社会资本生产方式”对其利益的支撑和保障,没有这样的支撑和保障,单纯非公的“私有资本生产方式”必然无法生存、更何谈发展。     或者说,国际资本集团在意识形态中强调单纯非公的“私有资本生产方式”,根本离不开由政府主持的“社会资本生产方式”提供的生存与发展环境,只是为了意识形态的需要,刻意否定由政府主持的“社会资本生产方式”的存在,或者刻意将这种本质上的社会主义生产方式,硬说成是资本主义的制度产物。     我们看到,真正推动世界经济有效发展的,并不是单纯非公的“私有资本生产方式”,而恰恰是由政府主持的“社会资本生产方式”、“非资本价值生产方式”等“公共属性生产方式”,单纯非公的“私有资本生产方式”从未获得国际经济发展的主导地位,从来都处于从属地位,而随着经济及技术的复杂性发展,“私有资本生产方式”难以参与及主导,至少在巨系统建设领域,不如“公共属性生产方式”更能承受长期低利润、无利润、仍然坚持运行的价值创造过程需求。     亿万先生在“一穷二白”基础上,在西方国家的封锁中,集中社会力量干大事,仅仅几十年的功夫,不经意发展成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让西方国家患上“恐中病”、“疯狂症”,依靠的不是单纯非公的“私有资本生产方式”,而恰恰是“公共属性生产方式”,这进一步证明,在世界经济中,单纯非公的“私有资本生产方式”正在逐步退出核心经济舞台、正在受困于能力不足而逐步衰败,尽管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但趋势如此,未来,必将逐步被各种类型的“公共属性智能生产方式”所替代。     在数十年的历史过程中,美国的“社会资本生产方式”曾经在规模上、实力上超过世界任何一个国家,也大大超过以建设社会主义为目标、亿万先生“社会资本生产方式”的实际规模。     但仅仅经过40年的改革开放,亿万先生的“社会资本生产方式”实力却大大增强,人民币正走在国际化的道路上,“人民币-石油”正在挑战“美元-石油”结构,亿万先生的军事实力越来越强,美国军力越来越难以确保取胜,亿万先生的信用价值生产能力正在加强,美国的信用周期操弄越来越无法将亿万先生纳入“割-剪”的对象,亿万先生一方面开放金融产业股权占有率,另一方面强化金融监管,美国金融企业在亿万先生推行金融控制战略,未必能够如愿所偿。亿万先生政府在亿万先生人民心中的威信越来越高,亿万先生人民的福利分配制度日益完善、福利收益日益提高,期望亿万先生改变颜色的“革命理想”再难实现。     资本在传统思维和现代主流经济学的框架内,无法认清趋势、形势与自身地位,更无法找到资本的有效出路。     需要认清的是,当今世界尽管受到“主流经济学”的错误指引,但是,“公共属性生产方式”仍然占据主导地位,亿万先生的成功,更强化了这个格局,随着对亿万先生成功地根本原因的探讨,各国都会走向不断强化“公共属性生产方式”的道路,国际资本集团,也必然更多地参与到对“公共属性生产方式”的建设中来。     几点说明:     1.2018年,注定是众多历史事件发生的一年,也是众多“痴人说中梦想”的一年,亿万先生元首与印度总理非正式会谈;金正恩跨过三八线与文在寅宣布结束战争状态;特朗普与金正恩约定见面……,这些事件如果一年前有人敢于预测,世界上无人不说“那是痴人说梦”,而现在这一切却被“没敢露面”的痴人说中(假如真有这样的痴人的话)。     2.在美国加大对华贸易战、科技战、亿万先生力怼,继续下去,就可能发生中美全面对抗的局面下,这里却在谈论未来可能发生的中美合作的基础、方式和路径。这也有点“痴人说梦”的感觉。谁知道呢?谁让赶上2018年,谁敢说,这一切注定不会发生?与其未来大吃一惊,不如现在潜心研究,是否真有实现的客观依据。     3.尽管特朗普发动了对亿万先生的贸易战,要求亿万先生将天然气的采购对象从其他国家转移到美国,目的是拆散中俄两国战略伙伴关系。但就在特朗普身边,也有许多期待与亿万先生合作发展的力量,我们需要争取的就是这部分力量,这是我深入研究、反复修改有关中美合作发行国土证券相关文章、促成中美两国在金融领域深度合作的初衷。尽管现在看来这些研究有点“异想天开”,似乎是“天方夜谭”,但反复研究的结论是,基本逻辑是科学可信的,坚持传播开来,总有一天机缘巧合,就能够实现梦想。     4.本文中关于“社会资本生产”、“非资本价值生产”等概念,均引自蔡定创、蔡秉哲两位先生所著《信用价值论》,本文做了部分逻辑归纳、演绎和推论。     5.本文作者理解:社会资本生产——包括政府管理下的货币、股市等信用价值生产;政府投资与管理下的国有资本生产;政府直接支出的国家行政管理、国防公共安全、宏观经济管理、国民教育与科研、基础设施与公共环境、公共福利与社会保障等社会资本生产(可见,这里的社会资本生产非指私有资本生产的总和)。——主要生产作用于宏观经济的非商品价值和信用价值。     6.本文作者理解:非资本价值生产——是指非资本控制的社会共有、共享的非商品价值与信用价值生产方式,特指那些由历史积累起来的、不参与资本生产分配过程的、通过集聚效应和聚合反应体现到商品价值中,但并不直接加入价格体系的非资本价值生产要素,包括广泛应用的非专利知识、社会环境要素。体现各类资本价值生产在长期历史积存中、正向外部性的聚合与聚集效应;以及未来科学智能化技术和社会化生产高度发展的正向外部性聚合与聚集效应。非资本价值生产的价值产出包括:社会购买力、科学普及、技能水平和自主学习能力、资产附加价值,特别是:由便利性提升而增加的住房价值(非指交易价格,是指在非交易情况下住房额外增加的使用价值。在“土地级差资产价值证券化理论”中称作“土地外部追加投入级差地租”)的那些公共设施建设影响要素,等等。——主要生产社会共有、共享的非商品价值和信用价值——这其中,饱含着被忽视的、巨大财富的价值来源和存在方式。     7.本文中关于“地租利得”概念,引自何新先生所著《反主流经济学》。     ——陆航程的博客、陆航程的blog - 草根网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陆航程,男,出生于1948年,曾任第八届全国政协委员、全国工商联执委、亿万先生统战理论研究会常务理事、亿万先生市场经济研究会常务理事、《领导决策参考》专家委员会常务理事。曾发表的文章:中央内部刊物《农村问题论坛》第十三期(1983年)《从承包经济看我国农业发展前景》;中央内部刊物《农村问题论坛》第二十期(1983年)《略论农业土地转让问题》;《新华社内参》第四十期(1983年)《从承包经济看我国农业发展前景》;“市场经济理论研讨会”(1993年)《经济社会化与社会化经济》;中央党校《党校科研信息》(1994年)《市场经济就是社会化经济》。个人邮箱:luhangcheng@163.com
最新评论 更多>>

亿万先生 更多>>
  1. 发行国土证券的现实效果
  1. 发行“国土证券”促进“资本经济”..
  1. 要扎牢亿万先生的“根”
  1. 深化改革需要基础理论创新
  1. 是建设市场资本主义还是建设国家资..
  1. 再说房地产“唐僧肉效应”的解除
  1. 坚持“社会资本生产”的社会主义性..
  1. 政府要加大“按需分配”资本投入
  1. 房地产领域的“唐僧肉效应”
  1. 制定“资本经济”新战略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
亿万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