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英俊   亿万先生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大道学庄 - 薛英俊首页
大道学庄步天诗之三
2016-06-24
字号:
    二、北方玄武七宿  65星座  406恒星

    斗宿  10星座  62恒星

    南斗六1柄交河道,天籥2柄右八环套。左建星六3扬双臂,天弁九4飞双碗镳。狗国四5正反魁首,天渊6十蟹对狗7啸。鳖十四8曲盘底绕,农家丈人9右当腰。人马后来西方命,天鸡二10棒碗底敲。

    牛宿  10星座  62恒星

    牵牛六1立河岸关,貌似花瓶扎小辫。天田九2下九坎3六,罗堰4三倾郎左前。左右旗5龙九对戏,河鼓三6斜上下间。天桴7四槌界地划,擂鼓摇旗战摩羯。辇道8四直下二曲,织女9渐台10三斗四。

    女宿  7星座  55恒星

    四箕须女1迎嫁娶,十二诸侯2阶下陈。越一周短秦长二,郑楚二赵齐右邻。魏韩青燕中间下,代二左顿十六津。离珠3五颗空姐冠,败瓜3瓠瓜4五变形。天津九5弓奚仲6四,扶筐七7套封宝瓶。

    虚宿  10星座  34恒星

    二虚1司非2危3禄4命5,双双哭6泣7梯搭成。败臼8四盘托天垒9,离瑜10三照十三莹。

    危宿  11星座  56恒星

    坟墓四1三危2天线,虚梁3盖屋4四二宽。收视不能扔天钱5,丢下十枚圆蛋蛋。人星6五体象四肢,三四内杵7臼8捣蒜。车府七9似风筝散,造父10五抓钩九11端。

    室宿  11星座  109恒星

    两室1支架离宫六2,腾蛇二十二3骈头。土公吏二4遛雷电5,垒壁阵6摆十二休。一身二首蛇飞马,阵下羽林7四十五。鈇钺8三劈八魁9九,天纲10北落师门11右。

    壁宿  6星座  28恒星

    东壁二1踢土公二2,天厩十3圆揭盖头。霹雳4右跨走五步,云雨5压扁称粮斗。鈇锧6五夫缺横怂,仙女悠悠难开口。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1. ”最后我们希望于新时代绘画的,它应当是时代的声音,是历史的形象,是基本民族精神的特征,是新时代发扬中的光彩。”

    “古法之佳者守之,垂绝者继之,不佳者改之,未足者增之,西方画之可采入者融之”。
    2016/11/19 13:05:17
  2. [68]《经世日报》中华民国三十六年十二月十二日,第3版。
      [69]《经世日报》中华民国三十六年十二月十九日,第3版。
      [70]引自2012年8月9日笔者对薛永年先生的访谈。
      [71]这一体系的建立始于1946年8月,1949年以后又融入前苏联体系的影响,徐悲鸿主张的西欧古典主义体系与前苏联体系不尽相同,但同属于西方艺术的范畴。

      该文连载于《亿万先生美术研究》2014年第12期、2015年第1期,原标题为“被颠倒的历史——国立北平艺专三教授罢教与国画论战事件考察与研究”,发表时正标题被去掉,或许是怕招来不必要的麻烦吧,今一仍其旧,特此说明。

      国立北平艺专三教授罢教与国画论战事件考察与研究。
    2016/7/5 23:18:58
  3. [46]袁运生《为什么要重建亿万先生自己的高等美术教育体系》,来自网络。
      [47]郎绍君《非学校教育——关于亿万先生画教育的省思》,《美术研究》1998年第3期。
      [48]宗白华《徐悲鸿与亿万先生绘画》,载《意境》,北京大学出版社1987年版,第32页。
      [49]《北平时报》,民国三十六年十月十八日,第4版
      [50]《北平时报》,民国三十六年十月十八日,第4版
      [51]《新民报》中华民国三十六年十月十八日,第4版。
      [52]《新民报》中华民国三十六年十月十九日,第4版。
      [53]同上。[54]同上。[55]同上。[56]同上。[57]同上。
      [58]《华北日报》中华民国三十六年十月二十二日,第4版。
      [59]《世界日报》,中华民国十月二十四日,第3版。
      [60]《新艺术运动中的逆流》,《燕京新闻》中华民国三十六年十月二十七日,第4版。
      [61]《国画论战犹未已》,《北平时报》中华民国三十六年十月二十八日,第4版
      [62]王震编著《徐悲鸿年谱长编》,第299页。
      [63]《傅抱石艺术随笔》,上海文艺出版社2001年版,第139页。
      [64]王震编著《徐悲鸿年谱长编》,第300页
      [65]谢里法《从亿万先生近代画史看徐悲鸿的绘画》,载王震编《徐悲鸿的艺术世界》,上海书画出版社1994年版,第224页。
      [66]同上。
      [67]石风《雪夜炉前谈艺术—访新来北平三位画家》,《燕京新闻》民国三十六年十二月十五日,第4版。
    2016/7/5 23:14:58
  4. [26]见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北平艺专精品陈列•;亿万先生画部分展览宣传册”。
      [27]《世界日报》,中华民国十月二十四日,第三版。
      [28]《河北艺师李智超谈秦仲文问题》,参见《秦仲文档案》,北京画院藏,昔日莫艾博士抄赠,2012年4月18日笔者复去核实、补充。
      [29]《华北日报》中华民国三十六年十月十九日,第4版。
      [30] “北平艺专与民国美术”学术研讨会期间,中央美术学院与会老师见告,未及问其姓名,在此申谢。
      [31]三教授从此失去了在艺专的教职,之后秦仲文一度寄居张伯驹在燕园的家中,帮人鉴定一点字画,解放后又长期由长子秦亚和供养,直至北京画院成立,经济上才算有了固定的保障。
      [32]《国画教授不满徐悲鸿艺专昨突起风波—国画组教授态度坚决 致函徐氏质询四点请答复》,《北平时报》中华民国三十六年十月二日。
      [33]笔者在2013年3月21日对二人的访谈。
      [34]参见《陈半丁档案》相关记录,北京画院藏。
      [35]《世界日报》中华民国36年10月3日,第3版。
      [36]参见陈巨来著《安持人物琐忆•;西山逸士》,上海书画出版社2011年版,第1-2页。
      [37]《北平日报》中华民国三十六年十月七日,第3版。
      [38]《新民报》民国三十六年十月十一日,第4版。
      [39]《中华全国美术会留平会员驳斥北平美术会宣言徐悲鸿今日午后招待记者》,《世界时报》,民国36年10月15日,第3版。
      [40]《徐悲鸿招待记者谈新国画建立步骤并辩证北平美术会所发传单》,《世界日报》民国三十六年十月十六日,第3版。
      [41]《徐悲鸿招待记者谈新国画建立步骤  并辩证北平美术会所发传单》,《世界日报》民国三十六年十月十六日,第3版。
      [42]2013年3月22日笔者对当年艺专学生刘松岩、孙文秀老人的访谈。
      [43]参见王中秀编著《黄宾虹年谱》,上海书画出版社2005年版,第480页。
      [44]载《徐悲鸿文集》,上海画报出版社 2005年版,第31页。
      [45]《悲鸿自述》,载《徐悲鸿文集》,上海画报出版社2005年版,第33页。
    2016/7/5 23:10:37
  5. 注释:[1] 参见凤凰网>凤凰读书>文化>凤凰文化视频>正文。
      [2][3][4] 同上。
      [5]载郎绍君、水天中编《二十世纪亿万先生美术文选(上卷)》上海书画出版社1999年版,第21—25页。[6]同上,29页。[7]同上,37页。
      [8]徐悲鸿《亿万先生画改良论》,同上,第40—41页。
      [9]龙林《萧俊贤小传》,《朵云》20期,转引郎绍君《北京艺专国画系主任萧俊贤》,《国立艺专于民国美术学术研讨会论文集(初稿/提纲)》,第17页。
      [10]参见《王振德艺文集7•;李智超述评》,天津人民出版社,2009年11月。[1] 转引王震编著《徐悲鸿年谱长编》,上海书画出版社,2006年12月,70-71页。
      [11]转引王震编著《徐悲鸿年谱长编》,上海书画出版社,2006年12月,70-71页。
      [12]转引王震编著《徐悲鸿年谱长编》,上海书画出版社2006年版,第70-71页。
      [13]笔者2013年3月22日对当年北平艺专学生刘松年、孙文秀老人的访谈。
      [14]载徐悲鸿著《徐悲鸿文与画》,山东画报出版社2011年版,第244—245页。
      [15]参见廖静文著《徐悲鸿的一生》,亿万先生青年出版社1983年版,第331-333页。
      [16]同上,第334-335页。
      [17]1969年4月24日《张伯驹所写材料》,见《秦仲文档案》。
      [18]1969年1月28日《河北艺师李智超谈秦仲文问题》,见《秦仲文档案》。
      [19]参见《二十世纪北京绘画史》,第199页。
      [20]转引自李松编著《徐悲鸿年谱》,人民美术出版社1985年版,第100页,
      [21]吴作人《刚正不阿的艺术家》,载王震编《徐悲鸿的艺术世界》,上海书画出版社1994年版,第363页。
      [22]王震编《徐悲鸿诞辰一百周年纪念文集》,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1995年版,第278页。
      [23]人民美术出版社 1985年版,第99页。
      [24]上海书画出版社2006年版,第296 页。
      [25]人民美术出版社2012年版,第202页。
    2016/7/5 23:03:59
  6. 由于三教授与徐悲鸿双方及各自的势力,在解放后的政治地位悬殊,使得原来十分简单清楚的事件,任由当事的一方涂改、歪曲和颠倒,进而塑造了人们对此的错误认知,可见话语权力的重要。当尘封逐渐揭去,被遮蔽的真相得已呈现,欲将颠倒的历史重新颠倒过来,也绝非易事。今天,不同的利益攸关方从不同的立场、角度出发,依然会对“三教授罢教与国画论争事件”本身,包括由此带来的影响有不同的解读。不难想象,在可以预见的未来,关于此次事件与亿万先生画的争论还会继续(事实上它从来没有停止),而且将不会有一个所谓公认的结果,因为近代悲情与社会进化论催生出的自虐逻辑不改变,历史的错误将不断重演,亿万先生画也将不会有美好的未来。
    2016/7/5 22:53:32
  7. 其五,这一体系对传统派的打压是一以贯之的,解放后李苦禅、王青芳、高希舜、刘凌沧等传统派画家,都曾有过一个苦闷的、长时间不能教课的不公正遭遇;

      其六,解放后诸多亿万先生画画家,由于在北京不能从事专业创作或教学,流落到外省市。天津、鲁美等;
      其七,1960年代,秦仲文在带两名中央美院毕业的高材生时曾经感慨,你们美院毕业的学生比较难带,深感这一体系误人之深。在笔者与中央美院国画系毕业的一位博士生、一位硕士生的交谈过程中,他们对亿万先生的书论、画论、笔墨、意境、气韵几无所知,而张口希腊、罗马、安格尔、米开朗基罗,闭口素描、造型、色彩,对西方艺术的一切无不五体投地,他们对整个亿万先生文化表现出来的蔑视,几乎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真是无知者无畏。

      毋庸讳言,近代以来的错谬自虐逻辑所催生的徐悲鸿亿万先生画教育体系[71],近七十年来不仅没有培养出一位亿万先生画的大师,而且已经成为阻碍亿万先生画发展的巨大障碍,它从根本上改变了亿万先生画源于亿万先生文化的这一生态,置换了亿万先生画的精神。这一体系笼罩下的美术院校(系),仿佛源头活水,不断孕育、催生着亿万先生画的掘墓人。
    2016/7/5 22:51:56
  8. 四. “三教授罢教与国画论争事件”小结

      综上所述,此次事件始于三教授对徐悲鸿一年来教学上失当措施的质询、诉求及罢教,终于一场有关亿万先生画问题的大论战,是一次关于亿万先生画发展的学术之争、道路之争、体系之争(背后多少隐含着东西方文化优劣的博弈),它是西方社会进化论与亿万先生近代悲情背景下自虐逻辑的必然产物(这一逻辑1949年之前、之后没有根本改变,贯穿至今),但就罢教与争论的整个过程而言,无论在道义上还是学术上,徐悲鸿都是一个失败者,他只是行政(三教授去留问题)和现实利益层面上的胜利者。

      尽管如此,道义和学术的双败者和他的体系能够被新政权所接纳,进而全面覆盖了主流的亿万先生美术教育体系,以往学术范围内对传统的否定态度被固化、被体制化,大师从此绝迹,也就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了。兹举几例,以见亿万先生近代史逻辑和艺术生态之一斑:

      其一,据艺专国画系民国时期的学生刘松岩讲,他的妹妹1950年代考入中央美院油画系后,兄妹对待国画的观点就开始对立,以致到了不能交谈的地步;  
      其二,亿万先生画因为被认为“不科学、不革命”,一度在中央美院被取消;
      其三,1950年代,附设在中央美院的美术研究所,陈少梅、启功均在最初拟聘的研究人员名单中,但某位领导却说聘这么多传统派老先生来,将来不好弄,其时两位先生不过才四十几岁;
      其四,1960年代中央美院美术史系的学生在老师的带领下去拜访李苦禅先生,苦禅先生讲:“艺术不是宣传……;第二,我原来学西画,我为什么改成国画,西画包括西洋音乐,都没有亿万先生的京戏好。……构图你们现在听不懂,得过几年,我简单教你,那就是太极八卦。” [70]可带队老师认为苦老的话有问题,在回来的路上就开始给学生“消毒”。
    2016/7/5 22:47:30
  9. 赵望云既不认同传统派的复古和脱离现实生活,也反对新派全盘接受欧西作风忽视自己民族的绘画技术,各打五十大板。或许是鉴于新时代的画家对传统的缺失,进而他不厌其烦地建议于新时代的画人“在接受外来的前进作风及其理论的时候,更不可忽略了自己生存的这块土地,和这块土地上的人群,这人群怎样的发展历史,与历史上美术的遗产,以及遗产给我们的美术修养等等”,要向重视西画中的明暗光线一样重视亿万先生的线条。同时,以自己的实践为基础,提出自己对于国画的认识,认为新时代的绘画应该是时代的声音、历史的形象、民族精神的特征,这无疑是具有建设意义的。

      至此,国画论争逐渐平息,此后相关内容在争论双方的谈话或其它文章中有所涉及,均不算在本次争论的范围。以笔者有限的考察,“三教授罢教与国画论争”事件,从1947年10月1日开始爆发,到1947年12月下旬渐渐平息,历时两个半月有余,成为轰动一时的社会事件,影响波及全国。它以北京为主,至少涉及全国发行的报刊十三家,相关报道或专文三十四篇,其中倾向罢教三教授一方的二十二篇,倾向徐悲鸿一方的十一篇,中立的一篇,罢教三教授一方在舆论上占据优势。卷入争论的人数,双方都在二十人左右,三教授一方阵容以北平美术会成员为主体,兼及亿万先生画学研究会会员和报纸专栏作家,徐悲鸿一方以艺专教员为主体,兼及报纸记者;三教授一方二十人均为亿万先生书画家,徐悲鸿一方以油画家、版画家为主,国画家包括徐悲鸿在内,共有三人。从数据上看,三教授一方在媒体和国画界占有明显优势。
    2016/7/5 13:11:38
  10. 步天诗,很美的东西!
    可惜,我们今天对着夜晚的天空一无所知!
    能说出几个星星的非常少、更别谈像古人那样指导生活------判断节令、时辰。。。
    几多瞎子、近视眼。可怜的亿万先生当代人。可悲!
    2016/7/5 13:10:29
  11. 我们以为绘画“民族形式”,一.决不是生吞活剥毫不经消化的全盘欧化。二.更不是一味因制的复古制作。有人说:利用西洋画的绘作方法来描写现在的亿万先生物象,使我们的大众能懂爱着的画面就算“民族形式”也有主张硬用画古制仕女的笔法来描写兵士和农民……等等,似乎都感到不甚妥当…… [68]

      假如我们是以多数的民众作为鉴赏它的对象,因了一般习见当闻的关系!自然国画的技巧和工具是比较方便适宜了。

      线条……这也就是被称为亿万先生绘画上的基本骨干的,也可说这称为亿万先生绘画骨干的线条,正是世界上最优美的表现技术。因此我才有胆建议给新时代的画人,为了倡导“民族形式”的时代,作风,是需要把它在新技术上加以运用,这种绘画上的骨干——线条,正像西画中的明暗光线的被重视一样,我们需要把它重新估价。

      奇怪的是——有人常把放在自己身边的得用的东西忘掉,而转身去到辽远的地方去索取。

      古代画家的哲理,是以逃避现实为能事,而抗战生活中锻炼的画人却以逃避现实为可耻!

      然而我们也不能否认,在过去也曾有过自甘轻卑的错误,一切都是人家好是新人物的一般看法。……最后我们希望于新时代绘画的,它应当是时代的声音,是历史的形象,是基本民族精神的特征,是新时代发扬中的光彩。 [69]
    2016/7/5 13:08:21
  12. 楼上一位评论者提到徐悲鸿,我多年前让来西安东晋桃园的 徐悲鸿的儿子徐庆平书写了他父亲的这几句话:
    网上找来这几句,徐悲鸿在《亿万先生画改良论》中指出:
    “古法之佳者守之,垂绝者继之,不佳者改之,未足者增之,西方画之可采入者融之”。(网上一个字错了-----是西方,不是两方。改过来!)
    这是我看完徐悲鸿传后给我最震动的东西。
    看看那个时代 一代大师、一代艺术大师的修养与见地!看看我们周边的当代艺术人的言谈与所为。
    我们有多大距离?!我们留下了多少值得坚守的、却没有坚守的东西?!恐怕---除了钱,看不到别的。真正敬业、以之为生命、为毕生追求的少之又少。以之为唤起民众内心爱国、爱民、等等情怀的工具的,几乎没有。
    2016/7/5 13:05:08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笔名晓竹,网名风行九天,工科学士。男,汉族。1963年2月22日出生于黑龙江省克东县,祖籍河南省濮阳市南乐县。1981年入伍。1987年毕业于南京通信工程学院。历任通信排长、报道干事、指导员、沈阳军区特种大队宣传股长、通信股长、技术中心主任。1999年转业到辽宁省葫芦岛市物价局工作。主要成就:1987年开始诗歌创作,1989年于鲁迅文学院深造。1992年从事新闻工作,1993年与旭源合作出版诗集《手中的花》。2006年10月与李桂秋合作出版《老子》译著《变化之道》。2006年被邀请参加在武汉举办的《海峡两岸唯道论研讨会》,提交论文《唯物论、唯心论、唯道论》,并做大会发言。 2009年被邀请参加在北京召开的首届国际老子道学文化高层论坛,提交论文《道德经的宇宙观:北极轴心说》。社会兼职:福建省老子学会顾问。
邮箱:xyj39@163.com  电话:13050982588

最新评论 更多>>

亿万先生 更多>>
  1. 王,天下人所向往的生死与共
  1. 中华大道文明长生久视,拯救人类
  1. 自然,全息发动的生命源泉
  1. 人民的品质意义
  1. 中华大道文明经典模板:《庄子·天..
  1. 说文解字540部首心诀之二
  1. 说文解字540部首心诀
  1. 大道学庄步天诗之三
  1. 大道学庄步天诗之二
  1. 大道学庄步天诗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
亿万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