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君山   亿万先生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注目礼 - 欧阳君山首页
经济学的“范式”革命(下)
2017-11-09
字号:
    ——从“经济人”到“注目礼人”(下)     “我再一次读了你的文章。你能够统观全局,审视过去大家们的成就,用批判的眼光回顾学术的发展,并且进一步提出自己的学术观点。文章具有非常的重要性。”     ——茅于轼先生2005年8月30日电邮回复本文     【内容提要】经济学帝国高耸入云,蔚为壮观,但作为经济学基石的“经济人”却陷入精神分裂,物质动机与非物质动机,理性与非理性,自私自利与“集体行动”,各说各话,正严重地威胁经济学的逻辑一致性和科学性,重新审视“经济人”已经刻不容缓。审视表明,人们在财富上自利、追求财富最大化只是一种表象,真正的用意是在于别人和社会的承认--注目礼,“经济人”原本是“注目礼人”。事实上,“注目礼人”原本是最最普通不过的常识,要不然,人类社会就不会形成,人也根本就不会走到一块。将“经济人”还原为“注目礼人”,实际上是为“经济人”作出了证伪,并为创建真正的经济学帝国奠基。本文写于2005年上半年,后来作为主题论文之一参加了2006年亿万先生制度经济学年会。     紧接上篇     社会是如何形成的     人是“注目礼人”,像“经济人”一样,“注目礼人”也可以用一个两点论概括:第一点,人是自利的;第二点,人是在注目礼上自利,即追求注目礼极高化。“注目礼人”是人的本色,“经济人”是人的殊态,一种特殊的“注目礼人”,是以“金钱竞赛”为游戏的社会形态或文明类型下的“注目礼人”,这种人以追求财富最大化为表象,底子里仍然是在注目礼上自利。     现在的问题是:人在注目礼上自利,这一点是必要的假设,还是也可以证明,抑或是像人性自利一样不证自明呢?人在注目礼上自利,没有哪个人可以不需要别人的认可、尊重和赞赏,这一点的确是每个人扪心自问就能够体识到的,可以说完全符合经验的事实。亦正如凡勃伦曾写到的,只有性格反常的人,才能长期地受人白眼而不影响到他的自尊心。18经济学之父在《道德情操论》中也说过类似的话。     但人在注目礼上自利这一点却证明不了,因为这里面没有任何可用以证明的东西;证明不是自说自话,它必须依赖别的东西。那是不是就不证自明呢?非也,人在注目礼上自利这一点没有任何自明感;前面也已经指出,这个天底下、这个世界上惟一不证自明的也就是人性自利:“我”就是“我”!别无选择,人在注目礼上自利能且只能作为必要的假设。     有意思的是,凡勃伦认为人在注目礼上自利这一点是来自人的本能,他把这种本能叫了一个看起来比较奇怪的名字--“作业本能(the instinct of workmanship,译为“社会本能”或“群的本能”要更妥些--笔者)”。19我们不敢随便地假设像本能这样的奢侈品,宁可假设必须的假设,也不假设必须的本能。     不管是假设还是本能,人在注目礼上自利是人类社会形成的钥匙。即是说,要是人不是“注目礼人”,就不会有人类社会这么回事。或者说,没有注目礼这一把钥匙,就不能真正解开人类社会形成之谜。正因为人是“注目礼人”,在注目礼上自利,人与人才走到一块,进行形成团队,乃至社会。     人类社会是如何形成的?这本是一个人类学的重大问题,需要进行详细的考证。但长期以来,对这一重大问题最流行的解释是:大自然是贫瘠的,甚至是险恶的,人类为了自己生存的需要,有且只有团结在一起,就这样,人类社会形成了。     十七世纪的英国哲学家托马斯·霍布斯所提出的“自然状态说”就包含这样的解释,霍布斯是最先论证资本主义社会制度的人,有“政治学之父”之誉。在霍布斯的眼中,自然状态下,“人的生活孤独、贫困、卑污、残忍而短寿”,20简直就是人间地狱,人类必须订立社会契约,团结在一起,众志成城,用社会大生产来改造大自然,从而创造人间天国。     把霍布斯这一思想发扬光大的人是十八世纪的英国哲学家大卫·休谟,尽管休谟在总体上并不苟同“自然状态说”,更着力反对霍布斯由此而引发出的社会契约论。在休谟看来,社会的形成是由人类与动物在获取生活资料的方式上的区别带来的,与人类的内部矛盾无关。人类个体与动物相比,有三个不利的条件:“1.他的力量过于单薄,不能完成任何重大的工作;2.他的劳动因为用于满足他的各种不同的需要,所以任何特殊技艺方面不可能达到出色的成就;3.由于他的力量和成功不是在一切时候都相等的,所以不论哪一方面遭到挫折,都不可避免地要招来毁灭和苦难。”21     那怎么办呢?“人只有依赖社会,才能弥补他的缺陷,才可以和其他动物势均力敌,甚至对其他动物取得优势。”22正可谓“一个人是只猪,三个人是一条龙”,“社会给这三种不利情况提供了补救。借着协作,我们的能力提高了;借着分工,我们的才能增长了;借着互助,我们就较少遭到意外和偶然事件的袭击”。23     初一看,无论是霍布斯的“自然状态说”,还是休谟的“社会补救说”,都言之有理。但问题是在于:“自然状态说”是假设的,它假设大自然是贫瘠的,乃至险恶的;“社会补救说”也是假设的,不但假设了大自然的贫瘠和险恶,还进一步假设了人欲和人手的不对称,怨天尤人的,用休谟自己的话说就是,“自然赋予人类以无数的欲望和需要,而对于缓和这些需要,却给了他以薄弱的手段”。24     十八世纪的法国启蒙思想家卢梭则与霍布斯、休谟大异其趣,提出了与“自然状态说”和“社会补救说”完全相反的看法。“如果天然肥沃的大地照原始状态那样存在着,覆盖着大地的无边森林不曾受到任何刀斧的砍伐,那么,这样的大地到处都会供给各种动物以食物仓库和避难所。分散于各种动物之中的人们,观察了而且模拟了它们的技巧,因而逐渐具有了禽兽的本能。此外,人还有这样一个优点:各种禽兽只有它自己所固有的本能,人本身也许没有任何一种固有的本能,但却能逐渐取得各种禽兽的本能,同样地,其他动物分别享受的种种食料大部分也可以作为人的食物,因此人比其他任何一种动物都更容易觅取食物。”25在卢梭笔下,大自然简直是洞天福地。     卢梭并进一步描绘了人最初在大自然中的生活:“我便可以看到人这种动物,并不如某些动物强壮,也不如另一些动物敏捷,但总起来说,他的构造却比一切动物都要完善。我看到他在橡树下饱餐,在随便遇到的一条河沟里饮水,在供给他食物的树下找到睡觉的地方,于是他的需要便完全满足了。”26倒是与《旧约·创世记》暗合,完全是一派“伊甸园”风光。     孰对孰错呢?我们不是人类学家,似乎不应该在这里手起刀落。幸运的是,原始的自然状态还没有被人类文明彻底“格式化”,偌小的地球村还多少有所保留。从被保留的自然状态来看,应该说卢梭是对的,霍布斯和休谟有点胡说八道。特别是按休谟的逻辑,地球上的生存环境极其险恶,似乎所有的动物都必须社会化才能得保小命,这与事实根本不符。如果真如休谟所说的那样,人类根本就不可能诞生,即使诞生,也不可能保存,谈何社会!古人有句话叫“为赋新词强说愁”,休谟存在严重的“为创新说强说苦”的嫌疑。     尤其是,休谟强调所谓“自然赋予人类以无数的欲望和需要”,大可阙疑。从表面看,人类的确有无数的欲望和需要,“骑着毛驴思骏马,官封宰相望王侯”,可这无数的欲望和需要究竟是自然赋予的,还是注目礼“捣鬼作祟”的,抑或是别的什么因素造成的?诚如经济学之父和后来的制度经济学之父所共同指出的,人们基本的生存和生活需要,最低级劳动者的工资都可以提供,额外的欲望都是注目礼“捣鬼作祟”的结果。     休谟所探讨的其实不是原始的自然状态,也不是人类社会的形成,而是已经在社会状态下的人为什么会一起合作。霍布斯也是这样,把社会状态当成了是自然状态。卢梭在《论人类不平等的起源和基础》不惜浓墨重彩来纠正这一点。需要指出的是,卢梭并不是抽象地反对霍布斯,他参考了许多欧洲旅行家游访美洲的记述。27     我们毫不隐瞒自己有一个非常朴素的信念,那就是:天地既生人,天地自养人,这应该没什么疑问!人们肉体生活的必需品,大自然完全能够担当,人类用不着为吃喝住穿而社会化做社会人。要不然,大自然中那么多的动物特别是那么多比人的消耗要大得多的动物都怎么办呢?!凡勃伦倒是干脆,旗帜鲜明地反对经济学家们动不动就把所谓的“生存竞争”挂在嘴上,好像生存竞争真的就那么回事。28     --促成人类社会之兴起和形成的正是注目礼!因为注目礼不像吃喝住穿,大自然不能够提供,蚂蚁不会向“我”注目致礼,老虎也不会向“我”注目致礼,向日葵不会向“我”注目致礼,蜡烛也不会向“我”注目致礼,太阳不会向“我”注目致礼,万物都不会向“我”注目致礼,注目礼只能够来自于人,而人则在社会上,这就决定了“我”必须步入社会,做一个社会人。说白了就是,没有注目礼这玩意儿,人与人根本就不会走到一块;即使一时因某事--比如说共同的敌人或共同的困难--走到一块,也不可能长久呆在一块,就像一个人不会与蚂蚁或任何一种非人的东西真正长久交往一样。     卢梭当年事实上已经提出这一问题,只是提出的方式不一样而已,他问的不是人与人为什么会走到一块,而是问一个野蛮人为什么会依赖或是能奴役另一个野蛮人:天地广阔,物产丰富,你住山脚下,我住河岸边,你吃你的瓜,我吃我的果,你走你的路,我跳我的舞,作为自然人,这两个人完全可以老死不相往来,可他们为什么要走到一起,乃至于有可能一个依赖另一个,或是一个奴役另一个呢?卢梭提出了非常天才式的思考:     一些人使用暴力来统治另一些人,后者呻吟于前者为所欲为的奴役之下,这正是在我们之间我所观察到的情形;但是我不理解如何能据此推断野蛮人也是这样,因为甚至使他们了解什么是奴役和统治都颇有困难。一个人很可能夺取别人摘到的果实,打死的禽兽,或者侵占别人用作躲蔽风雨的洞穴;但他怎样能够作到强使别人服从他呢?在一无所有的人们之间从属关系的锁链究竟是怎样形成的呢?如果有人要从一颗树上把我赶走,我可以离开这颗树到另一颗树上去;如果在某一个地方有人搅扰我,谁会阻挡我到别处去呢?有没有这样一个人,因为他不但力量比我大,而且还相当腐化、懒惰、凶恶,竟至强迫我替他觅取食物,而他自己却无所事事呢?那么,这个人就必须下定决心时时刻刻注意着我,在他要睡觉的时候,还得十分小心地把我捆绑起来,免得我会逃掉,或者把他杀死,也就是说,他必须甘愿给自己增加一种负担,而这种负担远比他自己想避免的和他所加给我的还要大得多。除此之外,他的戒备会不会稍微松懈一下呢?一个意外的声音会不会使他回一下头呢?我走进树林二十步远,我的束缚就解除了,他一生再也不会看见我了。这些细节,无须再加以赘述。每个人都会理解,奴役的关系,只是由人们的相互依赖和使人们结合起来的种种相互需要形成的。因此,如不先使一个人陷于不能脱离另一个人而生活的状态,便不可能奴役这个人。这种情形在自然状态中是不存在的。在那种状态中,每个人都不受任何束缚,最强者的权力也不发生作用。29     卢梭明明白白地摆出了问题,但他没有旗帜鲜明地作出回答。但通读《论人类不平等的起源和基础》一书,我们可以确凿地感觉到,卢梭的回答就是注目礼!他在书中曾写道:“实际上,野蛮人和社会的人所以有这一切差别,其真正的原因就是:野蛮人过着他自己的生活,而社会的人则终日惶惶,只知道生活在他人的意见之中,也可以说,他们对自己生存的意义的看法都是从别人的判断中得来的。”30     人是注目礼人,而注目礼是需要别人来提供的,就这样,野蛮人走到了一块,变成了社会人,进而也就使一个人依赖另一个人成为可能,同时也使一个人奴役另一个人成为可能。这也就像任何一场竞赛,每个参与者都希望自己能够脱颖而出,独占鳌头,风光无限,为着这一点,每个参与者都不得不接受规范,付出辛劳,甚至有可能为这里的明争暗斗而耗掉一生。     从心体认注目礼     回答人类社会是如何形成的,涉及到对“自然状态”的看法。可“自然状态”究竟怎么样,是如霍布斯所假设,还是如卢梭所论说?这是一个人类学问题,牵连到考证,而考证往往又是层出不穷的,今天考证是这样,明天考证又那样,老后天的考证还不知咋样,争议几乎是不可避免的。我们不否定人类社会是如何形成的是一个人类学问题,需要进行考证,但我们同时也认为这是一个心理学问题,可简化成人为什么要做社会人,从而让每个人都可以扪心自问,从心体认。     2004年2月初的时候,一个叫弗朗西斯·茹瓦永的法国人创造了一项单人驾船环游世界的最新纪录。这不是没有代价的,茹瓦永坦言,在73天的航行中,孤独感是无法抑制的,几乎使人窒息。人们常常会说到孤独,可什么是孤独呢?我们愿意在这里抛砖引玉,为孤独作一个定义,就人而言,所谓孤独,就是长时间缺乏人与人的对比、得不到注目礼滋润的感觉。     没有注目礼的日子,常人不能过,就是希圣希贤,恐怕也难以忍受。曾国藩是一位大名鼎鼎的历史人物,我们一直认为曾国藩当得上希圣希贤,他或许没有系统地“立言”,但他功勋盖世,尤其是“立德”功夫不错,这主要表现在他的主静功夫上,包括他对主静的认识、实践和谆谆以主静教人。翻看曾国藩的家书和日记,处处可见有关静修的论述和记录。这就够了,立言关键是务本,长篇大论就一定希圣希贤?     就是这样一位希圣希贤,而且主静功夫特别高深,而且谆谆以主静教人,却忍受不了孤独,说白了,也“猫”不住。咸丰七年(1857),曾国藩因为替湘军争权,被朝廷撤销兵部侍郎之职,并开缺回家乡守制,到他第二次出山,时间共一年零三个月。应该说,这是一段大好的静修时光,一是乡下世外桃源地,一是无官一身轻。     遗憾的是,在这一段时间里,曾国藩觉都睡不好,如热锅上的蚂蚁。不只是因为大权旁落,更因为别的人一个个都步步高升,作为湘军创始人的他越来越不被人注目了。《湘军志》有这样一段记载:“时国藩久谢事,无旧军,诸名将后出,……而杨载福已升提督,官品高于国藩,由是负沉滞重望,亦郁郁不自得,更欲以和辑收众心,颇悔前者所为。”31     看,曾圣贤都“猫”不住!开缺回家乡守制可被认为是近似退出社会,世外桃源地,无官一身轻,吃喝住穿等一切生存和生活的需要更是不在话下,直可谓悠游岁月,可曾国藩为什么受不了这样的好日子而宁愿再上社会去苦去累去奔波去操劳甚至有可能随时血洒沙场呢?因为且只因为社会上有注目礼!     一个人可以受苦受难受冤,甚至慷慨受死,但受不了没注目礼的日子,当年的汪精卫就曾经这样公开声称。别人注目礼一大堆而自己“猫猫无闻”,谁都受不了,谁都“猫”不住,那个声称天热要脱下戒指的可怜打工妹“猫”不住,崇高的曾国藩也“猫”不住,任何人都“猫”不住。     哲学家康德当年就瞅见了人心里这只“猫”;在西方哲学史上,虽然有影响的思想家实质上都瞅见了这只“猫”--如卢梭,甚至早在亚里士多德就说过人本质上是“社会性动物”,但第一位旗帜鲜明把这只“猫”揪出来论的恐怕是康德,他把这只“猫”称为“非社会的社会性”,并且直接用这一点来解释人类社会的形成。在一篇叫《世界公民观点之下的普遍历史观念》的论文中,康德写道:     人具有一种要使自己社会化的倾向;因为他要在这样一种状态里才会感到自己不止是人而已,也就是说才感到他的自然秉赋得到了发展。然而他也具有一种强大的、要求自己单独化(孤立化)的倾向;因为他同时也发觉自己有着非社会的本性,想要一味按照自己的意思来摆布一切,并且因此之故就会处处都遇到阻力,正如他凭他自己本身就可以了解的那样,在他那方面他自己也是倾向于成为对别人的阻力的。可是,正是这种阻力才唤起了人类的全部能力,推动着他去克服自己的懒惰倾向,并且由于虚荣心、权力欲或贪婪心的驱使而要在他的同胞们--他既不能很好地容忍他们,可又不能脱离他们--中间为自己争得一席地位于是就出现了由野蛮人进入文明的真正的第一步。32     所谓“非社会的社会性”,简单地说,就是一个对立统一两点论,一点是人是自利的--人的本质是自私自利,这决定了“他不能很好地容忍他们”;一点是人是社会的--人不得不作为社会人,因为人所自私的东东不是别的,而是注目礼--即康德所谓的要在同胞们中间为自己争得一席之地位,这决定了“他又不能脱离他们”,真可谓爱恨交架,这一个对立统一两点论实际上也就是“注目礼人”的两个内涵。     走笔至此,我们又想起可恶又可怜的马加爵。2004年4月24日,云南省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马加爵死刑。才英华22岁,就这样完了,要是马加爵周围的人当初对他多一些“吹吹拍拍”,不那么否定他,或许不会酿就这样一部惨剧。从他后来向警方交待的言语看,马加爵非常自卑,太需要别人的赏识和鼓励--太需要注目礼,奇怪吗?毫不奇怪!因为人原本就是可爱而又可怜的“注目礼人”。     结论     人是“注目礼人”,这原本是最最普通不过的常识,人人都可以扪心自问,从心体认。长久以来,西方经济学之所以没能够注意到这一点,原因可能是西方经济学是与资本主义经济一起成长的,其主要目的是服务于经济建设和富国裕民,这样一来,它更多地就是先验地将人当作了“经济人”。凡勃伦的《有闲阶级论》有一个副标题,叫“关于制度的经济研究”,可见他在这里是研究更广泛的社会方面,而不是社会的经济这一个方面,这正是他能够对“经济人”作出深刻的分析和反省的原因。     将“经济人”还原为“注目礼人”,并不是否定“经济人”,而是为“经济人”作出最明确的证伪,确定了“经济人”的适用边界;在“金钱竞赛”的范围,“经济人”是完全有效的。这也正是穆勒先生一方面声称没有人会如此荒谬地认为人就是“经济人”但另一方面又坚持“经济人”是最接近真理的假说的原因。     而今的经济学帝国大厦虽然高耸如云,但却岌岌可危,因为地基上出现了严重的分裂和混乱。把“经济人”还原为“注目礼人”并以“注目礼人”作为基石,可以解决经济学帝国的地基问题,避免并修补分裂与混乱,“注目礼人”既能够把“经济人”、“非物质动机”和“非理性”都涵盖在内,也能够把经济学第一定律和第二定律涵盖在内,实现最高的逻辑一致。     事实上,把“经济人”还原为“注目礼人”将带来一次巨大的颠覆,一方面是平反了许多原被认为不太好或不太现实的观念,如自利,虚荣,无私,大自然,窝里斗,一盘散沙,中华民族性,中华文明;另一方面又要求重新思考许多原被认为是十分正面甚至非常好的理念,如平等,自由,民主,组织化,现代化,科学技术,市场制度,西方文明。拙作《天下事--中华文明的经济学证明》对这一系列问题作出了详细的论证和阐述,有兴趣的读者可参看。     我们认为,经济学不应该只是在伦理、政治、法律、文化、制度、社会、历史等领域攻城略地,它完全能够侵入全部的哲学社会科学领域,包括被认为是一切科学之母的哲学,乃至对作为哲学最高峰的“形而上学”发动攻坚战,把哲学家康德当年所提出的“作为科学的形而上学”从梦想变为现实,从而真正地经邦济世平天下,建立真正的经济学帝国。(全文终)     注释与索引:     01.夏业良:《“经济人” 为何不理性--2002年度诺贝尔经济学奖述评》,上海证券报,2002年10月17日     02.[美]劳拉·常:《纽约时报50位科学家》第128页,海南出版社,2003年6月第1版     03.[英]亚当·斯密:《道德情操论》“译者序言”第8页,商务印书馆,1997年11月第1版     04.黄汉平:《世纪之交脑筋更新》,《知识就是力量》1995年第6期第20页     05.[英]彼得·柯文尼  罗杰·海菲尔德:《时间之箭》第49页,湖南科学技术出版社,1994年10月第1版     06.黄汉平:《世纪之交脑筋更新》,《知识就是力量》1995年第6期第21页     07.黄汉平:《世纪之交脑筋更新》,《知识就是力量》1995年第6期第20页     08.北京大学数学科学学院:《数学史上的三次危机》,《心桥》(北京大学数学科学学院院刊)第24期     09.同上     10.程恩富  顾海良:《海派经济学》第6辑第140页,上海财经大学出版社,2004年6月第1版     11.[英]亚当·斯密:《道德情操论》第101-102页,商务印书馆,1997年11月第1版     12.程恩富  顾海良:《海派经济学》第6辑第138页,上海财经大学出版社,2004年6月第1版     13.同上     14.[英]亚当·斯密:《国民财富的性质和原因的研究》(上)第315页,商务印书馆,1972年12月第1版     15.[英]亚当·斯密:《道德情操论》第60页,商务印书馆,1997年11月第1版     16.[英]亚当·斯密:《道德情操论》第61页,商务印书馆,1997年11月第1版     17.[英]亚当·斯密:《道德情操论》第62页,商务印书馆,1997年11月第1版     18.[美]凡勃伦:《有闲阶级论》第26页,商务印书馆,1964年8月第1版     19.[美]凡勃伦:《有闲阶级论》第14页,商务印书馆,1964年8月第1版     20.[英]托马斯·霍布斯:《利维坦》第95页,商务印书馆,1985年9月第1版     21.[英]大卫·休谟:《人性论》第526页,商务印书馆,1980年4月第1版     22.[英]大卫·休谟:《人性论》第525页,商务印书馆,1980年4月第1版     23.[英]大卫·休谟:《人性论》第526页,商务印书馆,1980年4月第1版     24.[英]大卫·休谟:《人性论》第525页,商务印书馆,1980年4月第1版     25.[法]卢梭:《论人类不平等的起源和基础》第75页,商务印书馆,1962年12月第1版     26.同上     27.[法]卢梭:《论人类不平等的起源和基础》第38页,商务印书馆,1962年12月第1版     28.[美]凡勃伦:《有闲阶级论》第22页,商务印书馆,1964年8月第1版     29.[法]卢梭:《论人类不平等的起源和基础》第108页,商务印书馆,1962年12月第1版     30.[法]卢梭:《论人类不平等的起源和基础》第148页,商务印书馆,1962年12月第1版     31.曾国藩传世经典编委会:《挺经解读》第248页,亿万先生三峡出版社,2000年5月第1版     32.[德]康德:《历史理性批判文集》第6-7页,商务印书馆,1990年11月第1版

微信订阅号:caogenzhiku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最新通过审核的评论员: cgl4661   cuixiangying   xinhangxing   zxghf   腾帮微容张谋   和光同尘   z1561367230   1qaz2   正能量RJ   xpyxpy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天下事尽在“我”的注目礼争夺中!
QQ:838854395
E-mail:ouyangjunshan@163.com
手机:13021995899

最新评论 更多>>

亿万先生 更多>>
  1. “看得见”“看不见”都是“手”
  1. 两只“手”的缠绕
  1. 自由为什么需要证明
  1. 唯大学问能本色
  1. 重新思考中医
  1. 货币作为商品交换的一般均衡解
  1. “汇率”是个伪命题
  1. 西方经济学的要害在于不符合人性(..
  1. 西方经济学的要害在于不符合人性
  1. “宇宙元真理”为何称名“注目礼”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
亿万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