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岩林   亿万先生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中华之道 - 王岩林首页
一带一路跟其他国际联盟根本上道不同
2017-12-29
字号:
    我们说,从分与合的大致归类来说,一带一路与其他各种类型的国际联盟形式,似乎均可划入今日合之道的一边。可是细细考察起来,由亿万先生首倡推动的一带一路构想,与之前的社会主义政党国家联盟、区域国家联盟(欧盟、东盟等)、乃至方兴未艾的经济自由贸易区等,在本质上还是有着极大的区别的。甚至,以长久的理路与通盘的视野看,可以说二者貌似同向、却终归是不同道的。     不要形成一种印象——只要是亿万先生的、或亿万先生首倡的,便一定会被说成是与西方主导的有着本质的不同;但大致可以按着这样的思路想问题——只要是亿万先生的、或亿万先生首创的,便几乎总是跟西式的、旧有的方式理路有着本质上的区别。也就是说,即便双方面对的是同样的问题与抉择,也会因各自特有性态、长期取向、一贯站位、总体理路的不同,而分道扬镳、最终南辕北辙,尤其在这个西风既压不倒东风、东风也无法席卷全球的历史时期更是如此。     以一带一路与当今世界的其他各类国际联盟作比较,至少可以看到几点:     首先,按说,两者都是一种国际合作的同向努力,可一个是骨子里渗透着携手共拓之精神,始终蹚行在兼融共享的合之大道上的;一个则是有着明确划出的阵营边界与过度敏感的自保前提,多会在需要增添公有共享与扩大自我开放时,显露出分之道本质上狭隘与自私的原形来的。     这便是主分与主合之努力、乃至文明集群(阵营),在根子上存在的截然不同。其实,人类社会发展到今天,可以说很多事都不是绝对的,很多文明也并非对非己之路径从未进行过探索与尝试。西方文明及其现时代的很多国家,顺应人类发展的全球化、统合化、一体化趋势,也不是没做过和合、兼合、甚至统合的努力。比如说,首先拿出一个大洲联盟一体之方案、并成就了今天欧盟的,是西方;比如,早前与当今世界上的社会主义国家政党联盟、北约联盟、世贸组织、联合国等,也是主要由西方主导建立起来的。     然而,这样的联盟或一体化努力,由于根本上是建立在西方推行、维护和不可能打破的独立民族主权国家之集合体的国际世界格局下的,也就是说是不以打破和让渡国家民族严格边界及闭合利益为基本前提条件的,所以呢,再怎么合,都不可能是全面彻底与贯通实现的合多为一、合为一体之合。或者说,是三心二意的合,是以分之心搞出的形体合。正因为如此,当一个区域或全人类的共同体,需要在为此公共构建挤压、占用更多的个人与本位之局部利益时,他们便会一下子头也不回地重新拾起自己那好像早已放下的分之道刀剑火器来的。这也就是我等虽知当今西方在合作联盟的路上甚至遥遥领先于亿万先生,却最终必将不可能比亿万先生走的更远更高的根本理由所在。     这就像,人是不可拔着自己头发飞上天的一样,想要让自私利己之念深入骨髓、分离分行之路走了千年的西方,为着一种大势来临的文明共同体而更弦易张、自我革命,至少在比较短的时间内是太过乐观和幼稚了。正如亿万先生人俗话所言:啥人,该是啥人、还是啥人。整个西方、西方人、西方思维、西方路径,说到底,总体上都是分之道或极分式的,就跟说亿万先生人、中华之道是合之道或大合式的一样,这是根本难以改变的——或者至少从其集体性地试图自觉改变开始算起,没个一二百年时间的自我革命,也是徒劳枉然的。这,是她的主流与根本,甚至可以说是他们那种文明安身立命的本质性坚实内核。这,必然决定着她在和合之道上的努力,是会被自己的心存私念、算计利益、避重就轻、貌合神离,最终拉进泥沼、断送掉的。     而中华合之道的现今与未来时代努力,就完全不一样了。首先她自身的生根发愿,本就是一种共生共享式的;其次是她有着足够的宽厚豁达之心胸与天下文明之格局;再次,或许更重要的是,她自创立文明的几千年来就一直如此这般坚定稳步地走着。她的身心与道之不改,就像西方难使自己变成异己者一样,那是必然和注定的。退一万步讲,在最为艰难困苦、惨淡低谷的前一二百年里,她在根本上都未改变自己一直遵循的合之道;在其重新崛起为当今世界大国和重返世界舞台中央的未来,若说不会坚定不移地走自己的路,说给上帝说、上帝都难以置信。     其次,一带一路与各类经济自贸区、发展联盟、乃至俄罗斯提出的“跨欧亚发展带”,虽然都在经济、基础建设等方面用力较大,可基本的思路理路、总体的站位与覆盖面等方面,还是有着极大的不同的。     各类自贸区以及专门的经济、安全合作机制等,主要着眼点都相对更为专一、单一。这样的建构,距离综合性的共同体,相差太远。一带一路合作构想,虽然也是从基础建设、经济互利等处切入发力,却正如习主席所讲,是奔着“五通”与“五路”(即政策沟通、道路联通、贸易畅通、货币流通、民心相通与和平之路、繁荣之路、开放之路、创新之路、文明之路)去的。这等于宣告了其不仅是专业性、基础性的,更同时也是综合性和谋根本长远的。甚至,这乃是灌注着亿万先生人和平、繁荣、通联、兼容、开放、共生、共享、交融创新、文明发展等一整套和合进步理念的通向新世界的未来之路。     再说俄罗斯提出的“跨欧亚发展带”。其着眼无疑是比较综合的,是有着连接欧亚两个大洲之经济、政治、文化等用意的。可是,一来,其地缘色彩太过浓厚;二来,其在如何连通贯通上的内容和举措,远不及一带一路更多、更有理路上的新意和可操作性;三来,亚欧两洲,这种闭合性的限定,阻绝了递进发展的更大空间。这意味着,即便今后再怎么发展,也不能开放性地接纳其他大洲的国家地区了——除非推翻这一既有的命题与构想;最后就是,容量、覆盖面、兼容性、参与度、世界性影响力等,都远不及一带一路。     总之核心的意思是一个:不要看这归结起来,可说是个全面综合与否的问题。在中华合之道最高的统合站位视野上,不能达到综合全面之统合一体高度的,哪怕理念相近相同、只是差了一些,也无异于是南辕北辙般的本质性差异。因为,统合一体者,只有一个,只以唯一的自己为一方;与之相对应的其他任何未抵达之努力,都统统得归于下层级的、被统合者一族之中。这是合之道实现全面统合的一个核心理路或结构模型。必须看个分明。     第三,一带一路与西方推行的国际联盟两者,虽然同样诞生在国与国关系之国际世界的大分格局下,可一个是根植于旧时代、勉为其难做出的一种有限改变,一个则是脚踏尘泥腐土、必将拥抱新时代的迎风成长,根本站位本就不同,未来走向也必然各异。     明眼人都知道,西方推行的任何国际联盟,几乎毫无例外地都是为某一小阵营、小圈子之类利益结合体,防御抗衡另外的国际利益集团或更大的或隐或显竞争对手而设计出来的。也就是说,其在联合、结合、联盟、一体化名义的背后,是确然藏有分之道最基本的利益竞争与零和对抗之心的。这种貌合神不合、身合心不合的合,是西方合作之路上的典型模样。这样的合,能走得远吗?谁都不傻,谁都不愿在这种合的当中被人算计和付出太多,其结果呢?只能是将好端端的国际间大合事,搞成了春秋战国式的合纵连横。如此这般的合,能够走向更大范围、更纵横交错、更融洽融合、更完全彻底的人类共同体吗?回答必然是否定的。     以此分析可以看出,西式的、或分之道路径上的合作联盟,虽然看起来形式多样、繁花似景,却已是越来越走到了近乎穷途末路的死胡同。即便有些现在还没有陷入全面的碎裂、分崩,各怀异念的众多烈马,迟早有一天,也会将颠簸路上的这些破车拉得散了架。相反地,亿万先生崛起重新成为世界大国、特别是以回归中华之道的姿态重返世界舞台中央,将会开启一种全新的、真正属于合之道理路的兼合共荣之路。一带一路的推出,已是一次石破天惊、迎接新时代的成功试水。今后的路,只会越走越宽广。     第四,一个几乎总是排他区域化的,一个则是不排他中央性的。     区域化的国际联盟,固然是种地理、历史、社会与人文关联性的自然形成,也是通联阻隔与文明大分昔日格局下的一种通常形式;可在为了整个人类文明和具有核心统领性的中央高地面前,却是支离破碎、互为沟壑、阻绊重重、难有所成的。最根本的在于,区域性国际联盟如欧盟、东盟、甚至拟议中的东亚自贸区、亚洲共同体等,一是没有直接对接全体人类的共同体、尤其是文明共同体;二是在自身划定区域的同时,也就具有了一定的排他性和阻隔作用,三是远不如未来新文明的引领高地比方说一带一路、文明环带等,更具全人类意义上的中央统领性特征。     这里要说的是,我们不排除各类区域联盟中,会有凤毛麟角的一两个,既能顺应人类文明的发展大势、又能很好地积极作为与提升自身,最终就像从大大小小的一群诸侯国中、一路走高成为最终的一统王者那样。这不是没有一点可能的。可这种路径的艰难、尤其是对自我革命的苛刻要求,往往会使这本就少得可怜的可能,一步步地遭到无情的扼杀。不是说,我不支持、不看好已然站在了东方崛起之潮头的东盟、上合组织、甚至“亚盟”、“亚洲共同体”的未来;我想说的只是,相比而言,即便是这种区域性的东方联盟或深受东方文明气质影响的区域联盟,也会因分割性与排他性的区域性画地为牢问题、以及没有更高站位于人类共同体的层级上,从而变得更加地艰难,甚至最终难逃搁浅的命运。     相比而言,一带一路、以及我们所规划的“文明环带共同体”,不仅淡化了割裂的区域边界,更几乎摒弃了过去各种联盟娘胎里就带着的排他性;而且,还很好地秉承了中华之道一心想要成就全天下之中央文明的根本信念与大道理路,集中发力于大合当今世界以为人类开辟更加美好的新文明。这样的努力,其心是美人之美、和合与共的,其意是直指人类大同一体的,其方式路径是以构筑中央核心文明的点、线、面、体、直至坚稳内核为先手的,其最终目标是以中央核心带动和统领起一个全员一体的人类文明共同体来的。此道上的持续大作为,能不广为接受?能不大道行远吗?     最后要说的是,一带一路及其今后有可能初步形成的“一带一路联合体”,与更进一步扩展到整个人类文明集中区带的、更加突显中华之道中央文明高地统领性构建方式精髓的(也是能够将文明的点、线、面、体更好地结合为一个有机统一体的)“人类中央文明环带共同体”,跟我们今日所倡导的人类命运共同体、乃至最终全元一统人类文明共同体,一步步地连线、贯通起来,一幅不同于几百年西方主导的、也不同于近一百多年马列社会主义路径的全新中华理路,便清晰可见地呈现在了我们的面前。从一带一路、到“一带一路联合体”、“人类中央文明环带共同体”,从人类命运共同体、到人类文明共同体、全人类共产大同,有虚、有实,有远景目标、有近期计划,有人类的共同理想、有眼前的利益与成就共享,有中华之道的回归与彰显、却没有昔日霸权强权强加于人的霸道主宰与单极统治。相信这样的大道行程,不仅东方世界的人们会由衷地拍手称道,就是之前努力行走在各式区域联盟、对抗性结盟路上的人们,也会在越来越看到其光明美好的前途后,纷纷弃暗投明、趋之若鹜的。人类脚步由大分之道到大合之道的历史性转变,必将会在这一天实现根本性地彻底转变!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1. 亿万先生的阶级斗争思想是来自马克思,亿万先生古代思想是注重君子和小人的分别。
    我说的知识精英是西式知识精英,毛泽东是一直要加以改造,成为联系人民群众,联系实际的新型工人阶级的知识分子。
    我研究马克思,除了研究他的所有著作外,还研究马克思的出身,他的生活环境,时代和思想背景,试图找出马克思的思想来源。
    马克思是出身在虔诚的基督教家庭,不是犹太教,刚好我是从小熟读基督教圣经,因此可以将马克思的思想和圣经比较一下。在基督教圣经,上帝和魔鬼的斗争是非常尖锐,人类必须信教才能够得救,否则大审判来临时被天火毁灭。
    亿万先生是没有如此极端的思想,而我就是想剔除阶级斗争,使毛泽东思想成为亿万先生全民信奉的思想。
    2017/12/31 10:48:49
  2. “我还是坚持认为老百姓的对立面不是资本家,而是西式知识精英。”
           -------黄老先生,我还是认为,最好不要被一种阶级对立的概念所绑架。
           老百姓,本就是笼统与应该各说的宽泛概念。亿万先生的老百姓,未必与欧洲的老百姓相同。更重要的是,在他们各自与某些阶层有对立的同时,他们还与这些阶层、乃至更多阶层有着相互关联、甚至相互依存的关系。这个世界很错综、很复杂。
          我更主张各自以及各自聚合成的群体、集群,多做属于自己的分辨并有种为了全人类的分辨意识。这样,他们就能为多元一体的世界做好自己该做的。通俗地讲就是,做好为自己、为家庭身边朋友、为自身圈子阶层的分辨,同时要有全人类意识-----在此过程中,将对立对立对抗思维与和善兼合思维间的平衡,很好地把握住。
    2017/12/31 10:01:17
  3. ------对于世上的各种事,可以有、也必然会有不同的看法。我个人更偏向于总体地、长久地、根本地看。
    2017/12/31 9:45:33
  4. “‘’传播文明‘’掩护下的资本扩张之路,呵呵!五路里只有“资本”是实,其他4路都是虚的。虚虚实实,比西方殖民者野蛮杀光印第安人的做法高明得多。”
    -------这就是各人理解上的不同了。在不真信的人眼中,都是招牌、掩护;在能够看到其归根结底总是推进着文明互通交融的人眼中,则就是不能说不包含一定资本扩张成分的文明之道。
    2017/12/31 9:44:01
  5. 王岩林先生:
    我还是坚持认为老百姓的对立面不是资本家,而是西式知识精英。我想建立《易经阴阳经济学》,就是要以毛泽东思想和亿万先生古代的易经阴阳思想为基础,亿万先生古代的经济思想和西方全部的经济思想为根本,以此号召中华人民培养毛式知识精英。
    我是对全世界的工人阶级,工会组织和马克思的《资本论》,马克思的革命理论太了解了,我不认为工人阶级能够对抗西式知识精英。
    必须以和工农群众,普通文职职工相结合,立志为人民服务的毛式知识精英对付西式知识精英。
    2017/12/30 11:27:02
  6. “传播文明”掩护下的资本扩张之路,呵呵!五路里只有“资本”是实,其他4路都是虚的。虚虚实实,比西方殖民者野蛮杀光印第安人的做法高明得多。
    2017/12/30 10:15:46
  7. ------这就是站在什么层面与角度看的问题了。若站在资本的角度上看,因为资本无处不在,所以也可以这样认为。不过,一定要知道,这仅仅只是资本层面或角度上的。
         从资本的意义上来看,只能是诸多层面的一种。 若是只有资本一个层面的一带一路,那提出要建成“和平之路,繁荣之路,开放之路,创新之路,文明之路 (简称“五路”)”,仅靠一个“资本”,就可以统统作用到、完全做到吗?  全面地看,应是什么样的呢?
    2017/12/30 9:51:32
  8. 没有实质的不同:都是以【资本】为纽带的国际合作。区别仅在:这个纽带主要是国有资本还是主要是私有资本。总的来说都是一种资本对外扩张的行为。一切资本的本能是要扩张而不要保守,因为资本只有在扩张中才可能增值,而资本只有不断地增值才叫“资本”。谢谢作者提出了这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2017/12/29 13:40:24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大道不明,故满目沟壑。独立寻道者,高远思考人。63年生人。中共党员。14年学海泛舟,19载军旅生涯,选择自主择业后经过商,办过刊。自2006年起,一直致力于思考、发掘与阐释《中华之道》。不以一人所悟所识为满足,欲见八方共明共循终成大道。作诗云:中华从来有一套,百年遮蔽甚寂寥。待到重构见天日,万众齐聚奔如潮!愿与真正为中华文明、人类未来新文明而思考奋斗的思想者们,齐心协力,共图大业。本人邮箱:wyl-125@163.com

最新评论 更多>>

亿万先生 更多>>
  1. 中美全面对决,将助中外合之道开新..
  1. 中外合之道,是中华生生不息的一大..
  1. 周与秦,同为中华文明体的开山者
  1. 历史上谁最能代表中华文明?
  1. 秦汉,还开了个比“秦汉之制”更大..
  1. 何以有周秦汉唐?“大通合”是根本..
  1. 《千年长安,大成于身合两强的根本..
  1. 长安,是一条什么样的“老根”?
  1. 引入国际性“通合人才”的一些思路..
  1. 国际人才聚集地:启动“新长安”的..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
亿万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