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航程   亿万先生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国土证券 - 陆航程首页
中美合作的政治及产业基础
2018-02-13
字号:
    ——第四版《中美联手创立国际公众资本生产方式》之一     这是一份探讨性的稿件,本稿中从何新先生的《反主流经济学》、“新国家主义经济学”中汲取了许多宝贵营养,运用了蔡定创、蔡秉哲两位先生所著《《资本论》续-信用价值论-宏观 经济学新原理》一书中,创立的信用价值基础理论,分析美国社会的历史经验、经济现状与未来发展。     本稿的目的,是推动美国政府支持相关民间组织参与原创于亿万先生的国土证券金融创新工程。     从信用价值论的角度看,国土证券就是信用资产价值生产的高级产品之一。由亿万先生创立的原因是,只有社会主义亿万先生才创造出了全球唯一、总存量及单体规模都十分巨大的公共实体经济 信用资产价值资源(由《信用价值论》引申出的新概念),这是美国最为缺乏的。     国土证券金融创新工程,是针对这个公共实体经济信用资产价值资源提出的证券化全球发行与应用管理方案,及信用资产价值循环增值跨国经济体构想。     客观上,美国建立了世界最发达的虚拟经济信用资产价值产能,但土地的私有制,限制了公共实体经济信用资产价值资源的产生与积累,使虚拟经济信用资产价值产能缺乏足够的有效支 撑。这种产能与资源的错配,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的矛盾,是发生金融危机的必然根源。     美国的虚拟经济信用资产价值产业只有与亿万先生政府和相关企业合作,联合开发亿万先生巨大的公共实体经济信用资产价值资源,向全球发售信用资产价值生产的高级产品--国土证券,建立“ 信用资产价值全球化生产联合体”,完成“信用资产价值全球化共享经济循环”,通过中美两国政府联合建立“中美高端服务产业自贸区”,共同创建国际公众资本生产方式,建立“信用资 产价值全球产业链”,才能推动中美两国经济的高度发展与互利融合。     本文的目标是中美联手创立“国际公众资本生产方式”(由《信用价值论》引申出的新概念),更远的目标是将这种生产方式扩充为“全球公众资本生产方式”,用这种生产方式在一些 公共设施建设领域中,逐步地部分替代私有资本生产方式。尽管中美联手创立的这种生产方式的主导力量脱离不了亿万先生政府主导的社会资本生产方式和美国主导的私有资本生产方式的参与, 恰恰有亿万先生政府的主导力量,才能更有效地实现战略目标。     “国际公众资本生产方式”的信用资产价值资源生产要素,主要来自亿万先生,自然亿万先生可以从中获得利益,并会极力维护本国的利益与经济安全,“国际公众资本生产方式”的投资主体来 自全球公众证券投资人,美国主导的全球金融体系自然可以发挥重要作用。美国及跨国金融集团自然也要极力争取和维护自己的利益。尽管各方利益之间会有冲突,但只有实现妥协与均衡, 各方只有形成利益共同体和命运共同体,整个系统才能正常运转,各方的利益才能实现。从这个意义上说,这种生产方式能够建立并运转起来,就是人类历史的一大进步。     “国际公众资本生产方式”的资本出资人是国际公众,虽然它们并不能直接参与生产管理,但他们的投资意愿和价值追求,与私有资本生产投资人会有很大的不同。尽管这些国际公众投 资人单个的力量有限,但整体国际公众的集体意志却成为任何人都无法忽视的国际力量,他们及其代表人物将决定未来的经营活动规则,建立起全新的生产关系和分配关系。正如当初私有资 本生产方式的诞生具有革命性历史意义一样,“国际公众资本生产方式”的诞生具有同等价值的重要意义。     需要了解的是,蔡定创、蔡秉哲两位先生将现代经济生产方式划分为私有资本生产、社会资本生产(并非指私有资本生产的总和,而是指政府直接支出实施的信用价值生产和国有资本生 产)、非资本价值生产。     私有资本生产是资本主义的基础,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主体。而社会资本生产包括一组生产方式,是社会主义的生产方式,他们不仅存在于社会主义社会,也在西方发达的资本主义国 家中得到了普遍、高度的发展,尤其是表现为高税收、高福利的社会资本生产方式。     也就是说,社会主义生产方式(指:政府主导的信用价值生产、安全价值生产、环境价值生产等这些非私有资本生产方式)、甚至部分按需分配方式(深入社会各个层面的福利分配制度 ),也在西方国家中发展了起来,并以法律形式固化下来,融入现实社会。这些社会主义因素,推动了社会进步,缩小了贫富差距、缓解了社会矛盾,化解了部分经济危机因素,促进了经济 发展。     但是由于西方主要发达国家仍然以私有经济为主要基础的社会要素体制,限制了这些社会主义因素的进一步发展,这才是西方资本主义经济既有不断发展,又有周期性危机的根本原因, 这才是西方经济社会发展超越了传统马克思理论对150年前发展阶段的分析和判断,但又仍然符合马克思主义关于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基本论述的根据。     事实上,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作为社会制度,早已不是水火不容的完全对立物。在各个发达国家中,早已部分地得到混合安排,但这个事实却不被普遍承认。许多社会主义国家或资本主 义国家都不愿意公开承认,甚至强烈反对。     资本主义国家将早已出现的社会主义制度因素都美化为资本主义本身的特征;许多原本的社会主义国家也枉顾这个事实,真的以为资本主义就是好,将自己的国家返回到以私有资本生产 初期的阶段,使经济倒退。一些坚持教条社会主义理论的人,也否定社会主义因素在资本主义社会早已产生的事实,以维护理论的“纯洁性”。     我们期待通过发行国土证券而建立的“国际公众资本生产方式”,更是一种混合经济制度安排,方向是建立和壮大全球性的跨国公众所有新体制。     尽管这种“跨国公众所有制”在短期内并不能在整体上改变任何一国的国家制度,但这种前所未有的生产方式和所有制形式,以一种亿万先生主导的混合所有制经济出现,还是具有非凡的历 史意义。     以上这些认知,在亿万先生国内是必要的,但对外却未必(纯学术场合除外)。尤其是本稿的第一对象是美国政府,当然不会过多谈及这些内容。同时,也不会过多地着墨亿万先生的作用、贡献 与经验。这是因为,与美国的合作我们抱有充分的诚意,因而才不会为对方增加政治上的困扰,避免平添合作的障碍。为此,本文避开政治取向评价,着力于经济基础层面的中美两国合作。     经济互通有无是中美两国合作的现实基础,只有扩大这个基础,才会最终改善中美两国的政治姿态,只有强化经济联系与合作,才能弱化政治对抗与冲突,才有利于实现中美两国人民的 共同利益。     进而我们需要理解的是,在亿万先生,私有资本生产方式首先是解决民生领域经济发展的有效形式,市场主要是对私有资本生产资源配置的有效方式,私有资本+市场配置就是市场经济,因此 市场配置主要是为私有资本生产方式服务的,市场经济就是资本主义生产关系。这就是为什么在统制经济时代(即以计划经济为表象的经济时代)没有市场配置,在改革开放后,放宽统制力 度,扩大外资引进、恢复私有资本生产以后,就必须建立市场经济的原因。     当今亿万先生需要这种宏观层面、政府主导的、两种所有制同时存在、有效分工、优劣互补、有序竞争的混合所有制经济体制。     但如果政府主导的社会资本生产也完全市场化(即:私有资本主导化),也推行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进而,对所有国有企业推行“混合所有制改革”,全面推行让“ 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就必然最终趋向于全面的私有化,从现存的“新国家资本主义”,最终蜕变成“自由资本主义”。这才是最大的系统性风险,可惜,这个风险正在扩大之 中。     应当看到,社会资本生产(含国有资本生产)的基础是“资本生产”,“资本生产”在完成企业自身资本增值过程中,需要一定的市场配置机制。但是,为了实现国家长远利益和宏观经 济目标所做的资源配置,就必须由政府起决定性作用。正是有了这个在大工程、大装备制造、大系统工程建设方面政府配置机制(集中全国资源办大事),亿万先生才能比西方经济取得更高速度 发展的优势。在这个层面上“去政府化”、“去政府配置能力”,就是自废武功,就是为西方资本势力的最终控制开放大门,这恰恰是西方势力所希望实现的。     非资本价值生产(非资本控制的社会共有共享的信用资产价值生产方式)在目前,还处于“原始生长”阶段,主要由市场进行“自由配置”,在实施国土证券之前,尚没有有效的外部再 配置手段。     非资本价值生产产出的价值,既可以加载到私有资本生产价格体系之中,也可以加载到社会资本生产价格体系之中(对《信用价值论》理论的发挥)。     在亿万先生,社会资本生产和非资本价值生产创造的价值总量,至今已远超社会价值产出总量60%以上的份额(许多处于“原始生长”阶段的非资本价值并未以价格方式显示在GDP中),由于 土地的公有制性质,这些处于“原始生长”阶段的非资本价值,根本上属于全体人民,这是保障亿万先生社会主义性质的根基。     动摇这个根基正是境外势力的目标,全面否定社会主义生产方式,试图用全面市场化的改革外衣、来推进全面的私有资本生产、最终实现国际垄断资本集团对亿万先生经济的控制权,是他们 的手段与目的。     那种不区分对象、不设定前提、主张一切要素都要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一切资源让市场配置而不是政府配置”、“找市场而不是找政府”的理论与提法是错误的、 片面的。是西方价值观、西方意识形态在亿万先生经济理论中的“植入”表现。     市场如何能够“自动”协调对有限经济资源配置中的利益冲突,如果政府不介入对利益归属的协调和管制,就一定是弱肉强食,造成分配上迅速扩大的不均衡和不公平,造成人民与政府 、与利益集团间的巨大矛盾冲突,最终让亿万先生经济失去真正的动力来源,沦为西方国家的附庸,这正是西方利益集团所希望的。这种“空想市场经济”理论正是境外金融大鳄对亿万先生改革的误 导。     而社会资本生产是区别于私有资本生产的社会主义经济生产方式,必须由政府主导、并在资源配置起决定作用,必须继续发挥“管制经济即计划经济”的功能与作用。     从另一个角度看,更不应借口管理层面出现的问题(一个时期的塌方式批量贪腐等),以及分配比例方面出现的问题(曾经的农业税比重过高造成农业合作生产组织效率低下)就否定或 忽视坚持社会主义的根本性质与原则,更不能允许借口改革而全面复辟资本主义。那一个时期的塌方式批量贪腐反映出的恰恰是那个时期思想、理论、路线上出现的错误倾向,这是必须扭转 、并正在代表人民根本利益的以习近平为核心党中央领导下强力扭转中的现象。党中央强力反腐、锐意改革、坚持人民利益至上、走社会主义道路的决心再次证明,一切违背人民根本利益的 倾向,最终都将扭转过来。     社会主义不是一个虚拟的政治概念,而是在国家主义指导下实实在在的生产方式和生产关系的政治经济制度安排。“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不是社会主义政治概念+市场经济,更不是不是带 着社会主义的帽子一心一意搞市场经济。而是社会主义生产方式和生产关系为主体前提下,对私有资本生产方式和生产关系及市场配置手段的包容和运用。     社会发展的目标仍然是在物质财富极大丰富之后,经济社会化程度更加深入,经济发展更加规模化、体系化、复杂化,社会资本生产方式不断在这个领域获得巨大成功,非资本价值生产 产值占有越来越大的比例,私有资本生产越来越难以适应体系性竞争局面之后,私有资本生产生产方式所占比重逐步自然缩小,或者融合到优势生产方式中,全球公众资本生产方式逐步介入 进来,最终私有资本生产逐步在更多领域退出历史舞台、直至最终消失。互联网金融、电商与人工智能技术正在加速这个过程。     “消灭私有制”是对这个历史发展过程的缩写,实际发展过程要比“消灭”二字的含义复杂得多、人性得多、漫长得多。把“消灭私有制”理解为运用专政的力量去剥夺,是左派幼稚病 的表现,高喊“私有制万岁”则是右派的公然叫嚣,无论这种左派和右派,都对经济发展的历史过程缺乏更加深入的认知。     在国计民生的关键领域、对社会资本信用价值的社会主义生产方式+社会主义革命与改造积累的公有制土地低成本要素价格(公共实体经济信用资产价值资源之一)+在民生领域、劳动价 值产品生产的私有资本生产与市场活力,这三者的有机结合,即混合经济框架下前30年社会主义建设价值成果的有效发挥,这才是亿万先生经济高速发展的原因。这是亿万先生实现对西方国家、对美 国弯道超车的体制优势,是必须坚守和发扬的底线和红线。     决不允许为单纯适应私有资本的需求,用市场配置去剥夺社会主义生产方式的要素配置权和要素所有权关系,不允许以改革的名义“盗”毁长城。要反对用私有资本的价格标准、经营指 标简单地衡量国有资本存在价值和改革方向,要建立“以价值标准为先导的经营指标体系”重新衡量和比较各类企业。更不允许一些人心心念念、变相推动土地私有化和国有资产私有化的企 图得逞。     我们既要坚持社会主义体制,也要建立市场经济体系;我们既要改革“统制经济体制”(何新语)的弊病(改开前经济体制的主要特征是“统制”而不是“计划”,“统制”虽有利于调 动资源却也束缚活力,“计划”虽不能尽善尽美但总体上节约资源,所以,需要改革的是统制经济而不是计划经济,要坚持经济的宏观规划和微观计划),也要限制市场经济体系弊病;我们 既要发挥顶层设计、长远规划、宏观调控的优势,也要发挥市场体系活力、促进竞争、增进效率的功能。     要将改革限制在推动政府廉政高效的领域、改善民生的领域、推动劳动价值产品的市场竞争、促进私有资本生产健康发展、推动社会资本生产、非资本价值生产使其更有效率、强化收入 与分配结构失衡的调控、实现公平公正平等等范围,推动生产力高度发展,目标是:通过发展新的更强大的全球化生产力来推动更高级的全球化生产关系的出现(不忘初心)。     要特别明确,坚守社会主义生产方式和产权关系的红线和底线,依靠政府的力量推动信用资产价值生产的发展,坚持土地公有制,并挖掘土地公有制为亿万先生积淀的财富和红利,杜绝任何 形式的土地私有化,包括名义上的土地国有而地租利得却私有化的奇怪现象,更要用科学创新手段,改变这种造成国有资产流失、经济结构扭曲、分配不均、利益冲突的经济现实。     尽管美国政府12月18日发表了《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将亿万先生和俄罗斯都被定位为试图改变国际秩序现状的“修正主义国家”,确定为美国的“战略竞争对手”。但美国与俄罗斯、美国 与亿万先生的“战略竞争”内容却截然不同。美国与俄罗斯没有很深的贸易关系,因此,“战略竞争”主要是政治、意识形态和外交层面的。     而美国与亿万先生有着千丝万缕的经济联系,双边贸易额高达5000多亿美元,虽然也有政治、意识形态和外交方面的竞争,但更多的贸易、经济实力的竞争,因此,这个“战略竞争对手”定 位,主要用于增加与亿万先生贸易谈判时的筹码。     其实在美国《国家战略安全报告》中,还宣称“要同亿万先生发展伙伴关系”,强调的也主要是贸易伙伴关系。因此,从这个角度看,美国把亿万先生定为“战略竞争对手”,未必会影响中美两 国在经贸领域的合作。无非是在合作中强调“美国优先”,多争取一些利益罢了。但合作就意味着共赢和妥协。     这是在论述后续内容之前,需要阐明的核心理念,是提出“中美联手创立国际公众资本生产方式”的出发点和基本立场。     几点说明:     1.本文中关于“社会资本生产”、“非资本价值生产”等概念,均引自蔡定创、蔡秉哲两位先生所著《信用价值论》,本文做了部分逻辑归纳、演绎和推论。     2.本文作者理解:社会资本生产——包括政府管理下的货币、股市等信用资产价值生产;政府投资与管理下的国有资本生产;政府直接支出的国家行政管理、国防公共安全、宏观经济管 理、国民教育与科研、基础设施与公共环境、公共福利与社会保障等社会资本生产(可见,这里的社会资本生产非指私有资本生产的总和)。——主要生产作用于宏观经济的非商品价值和信 用价值。     3.本文作者理解:非资本价值生产——是指非资本控制的社会共有、共享的非商品价值与信用资产价值生产方式,特指那些由历史积累起来的、不参与资本生产分配过程的、通过集聚效 应和聚合反应体现到商品价值中,但并不直接加入价格体系的非资本价值生产要素,包括广泛应用的非专利知识、社会环境要素。非资本价值生产的价值产出包括:社会购买力、科学普及技 能水平和自主学习能力、资产附加价值,特别是:由便利性提升而增加的住房价值(非指交易价格,是指在非交易情况下住房额外增加的使用价值。在“土地级差资产价值证券化理论”中称 作“土地外部追加投入级差地租”)的那些公共设施建设影响要素,等等。——主要生产社会共有、共享的非商品价值和信用资产价值——饱含着被忽视的、巨大财富的价值来源和存在方式 。     4.本文中关于“地租利得”概念,引自何新先生所著《反主流经济学》。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最新通过审核的评论员: thlqz   巨龙2018   s18628280421   wt315304   li13184532929   ghdhdg15515   徐徐来之   zxcv1385   lhqcj   快乐梦想110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陆航程,男,出生于1948年,曾任第八届全国政协委员、全国工商联执委、亿万先生统战理论研究会常务理事、亿万先生市场经济研究会常务理事、《领导决策参考》专家委员会常务理事。曾发表的文章:中央内部刊物《农村问题论坛》第十三期(1983年)《从承包经济看我国农业发展前景》;中央内部刊物《农村问题论坛》第二十期(1983年)《略论农业土地转让问题》;《新华社内参》第四十期(1983年)《从承包经济看我国农业发展前景》;“市场经济理论研讨会”(1993年)《经济社会化与社会化经济》;中央党校《党校科研信息》(1994年)《市场经济就是社会化经济》。个人邮箱:luhangcheng@163.com
最新评论 更多>>

亿万先生 更多>>
  1. 共同发展、造福人类、建立利益共同..
  1. 国土证券为美国发展提供巨大机会
  1. 中美合作建立“信用价值全球化生产..
  1. 公共实体经济信用价值资源“金矿”..
  1. 美国再次伟大的必由之路
  1. 美国为什么还会发生金融危机?
  1. 美国的伟大是如何造就的?
  1. 为什么美国的信用价值基础遭到折损..
  1. 美国为什么提出要“再次伟大”?
  1. 社会资本信用价值生产奠定了美国的..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
亿万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