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东   亿万先生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学无止境 - 魏东首页
伟大企业的诞生
2018-02-20
字号:
    这里所说的“企业”,当然不是指经济领域里的那些企业,而是指红蓝体制提出的一个专有名词——政治企业。     一、什么是政治企业     红蓝体制认为,我国的各级各类党政机关、事业单位等组织机构,虽然具备层级清晰、分工明确等优点,但同时,也不同程度地存在着条块分割、各自为政、活力不足等缺点。     因此,红蓝体制才主张在我国的政治领域适度引入行业内竞争、地域间监督、市场化运作、统一领导等一系列配套的改革措施,从而使我国政治领域的各单位,在维持原有政治功能不变的前提下,同时又能兼备企业运作的某些必要特征,这样,一种全新的组织形态--政治企业,也就随之诞生了。     下面,我们就举一些应用示例,对政治企业这个新概念加以简要说明。     二、政治企业应用示例     在红蓝体制前文中,曾经举过很多不错的例子,都是可以作为不同行业中政治企业应用示例的。     只不过,由于篇幅所限,下面我们仅节选两段文字,看看在质监和监察这两个行业中,红蓝体制所提倡的政治企业应该是什么样子的。     前文节选文字1:     在红蓝体制前文介绍“广义互检组”的相关文章中,有质监部门在红蓝体制条件下如何运作的描述:     再举一个食品监管的例子,在红蓝体制中,石家庄市生产的奶粉并非只能由石家庄的质监部门监管,你的“三鹿”奶粉不管卖到哪里,哪里的质监部门就都有权力按照红蓝体制的运作规则对其进行检验,如果发现问题,该监管部门就要立功,就要拿奖金,这是他们应得的,也是他们对于异地产品能够主动监督的动力所在。     在红蓝体制中,即便是相关的企业,也完全有权力对同行的同类产品进行抽检,如果检出了问题,就可以向相关质监部门举报。这样,企业之间同样会形成互相监督,共同进步的局面。     若红蓝体制实施得早,“三鹿”公司就应该是一家不会消失的企业。一是因为红蓝体制的运作规则会在萌芽状态即将问题发现,三鹿至多只是被停业整顿,而绝不会弄到天怒人怨、被迫关门的地步;二是在红蓝体制的运作规则下,三聚氰胺的事件很可能在三鹿根本就不会发生。只有在体制不健全的情况下,大家才会争先恐后的违规,因为谁违规,谁就会占便宜!但在体制健全的情况下,谁违规了,谁就可能吃亏!谁还会违规?所以,红蓝体制能够避免我国更多的企业再走三鹿的老路!     前文节选文字2:     在红蓝体制前文的专题文章《如何解决好扶贫最后一公里的贪腐问题》中,有关于反腐机构在红蓝体制条件下如何运作的描述:     红蓝体制就是要参考我国经济领域改革的成功经验,通过自身一系列程式化的措施,试图在我国的政治领域,也通过“放权”和“让利”等措施,取得同样好的治理效果:     ① 放权     在红蓝体制中,通过“行业内竞争”和“地域间监督”等措施,把抓贪官的权力开放给所有相关公务员。     也就是说,按照红蓝体制的运作规则,A镇的村长贪污扶贫款了,与其相邻的B镇、C镇、D镇、E镇的相关公务员,都有查处他的权力。     这样,就可以有效的避开本地的关系网,执行无障碍。     同时,A镇的百姓也更敢于踊跃异地举报,助推反腐工作的顺利进行。     ② 让利     所谓让利,就是制定相关政策,对于查处、举报和治理贪官得力的公务员或群众,一定要予以适度的物质奖励。     放权和让利,是一对儿相辅相成的配套措施,二者缺一不可。     我们不能怕抓贪官的公务员因此致富,也不能怕举报贪官的普通群众因此多赚钱。     如果真是为社会治理做出贡献了,相关公务员富了,举报的群众富了,贪官被抓光了,真的没有什么不好!     不难想象,如果用红蓝体制的思路治理基层扶贫腐败,很快就会收到立竿见影的效果,贪官很快就会被抓光的。     用不了多久,那些“A镇、B镇、C镇、D镇、E镇的相关公务员”们,就会发现抓贪官的“产能”已经严重过剩了,他们发愁再也没有贪官可抓,已经失去“腐败现象依然严重”时的“致富”机会了。这其实和当年的农民现在还养鸡不一定再赚钱,已经是同一个道理。     政治企业应用示例要点解说:     有了上面两段文字做铺垫,下面,我们就谈一谈“政治企业”都应该具备哪些企业运作的必要特征?     特征1:让“市场”来配置资源     按照红蓝体制的思路,对于质监行业来讲,石家庄市生产的奶粉并非只能由石家庄的质监部门监管,你的“三鹿奶粉”不管卖到哪里,哪里的质监部门就都有权力按照红蓝体制的运作规则对其进行检验;同理,对于监察行业来讲,A镇的村长贪污扶贫款了,也并非只能由A镇的监察人员来查处,与其相邻的B镇、C镇、D镇、E镇的相关公务员,都有查处他的权力。     这种思路,其实质,就是让“市场”来配置资源。     在我国的政治领域,也可以有“市场”吗?红蓝体制认为:当然可以!我们完全可以建立一个行之有效的“政治市场”。     所谓“政治市场”,就是将各个相关行业内应该被解决的问题、应该被抓的贪官等,都当做能够借以获利的“商品”,这样,各“政治企业”就会为了自身盈利的需求,或者踊跃抓贪官,或者努力整治“三鹿奶粉”,一个活力充沛的政治市场也就随之诞生了。     建立“政治市场”,需要把握好这样两个问题:     一是要从根本上转变观念     我国的政治领域可以适度引入市场化运作吗?我国公务员的收入也可以遵循按劳分配原则而不吃大锅饭吗?官员多做贡献多拿钱合理吗?这些,都是关系到我们的改革能否产生强劲持久的内生动力,能否被切实认真贯彻执行的大问题,是需要我们从根本上转变一下观念的。     对此,前文相关章节以及《李双双和孙喜旺》、《也谈“当官就不要发财,发财就不要当官”》等专题文章已经多有论述,因此,这里就不再重叙。感兴趣的读者可自行参阅前文,或搜索“魏东的博客草根网”,即可见更多详细内容。     二是要让“市场机制”或“价格机制”真正发挥作用     在市场经济中,资源的配置是通过市场机制或价格机制来实现的。这一点,“市场政治”当然也应该借鉴。     例如,在红蓝体制前文中曾经举过这样的例子,如果有人抓到了一个贪污一亿元国家资财的贪官,上级就可以拿出一亿元的1%,也就是一百万元,奖励立功人员。     这样,“市场”的激励机制就会真正发挥作用,大家也才会真正争先恐后的去抓贪官。     反之,若我国的各级各类党政机关和事业单位仍然沿用“大锅饭”式的分配方式,人们的工作积极性是很难被从根本上调动起来的。     这一点,在经济领域早已经得到了非常充分的证明,是一个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道理了!     特征2:“政治企业”可以拥有更多的“经营自主权”     按照红蓝体制的运作规则,能干的“政治企业”,因为贡献大,收益当然也会更多。     在这种情况下,就应该赋予“政治企业”更多的“经营自主权”,允许其合理分配和使用自身的收入所得。不管是用于奖励有功人员,还是用于投入“再生产”,或者是用于“招兵买马”,都是可以的。     这时候,上级是不宜过度干涉的。让“政治企业”拥有更多的“经营自主权”,其干劲自然会高涨,正能量也自然会增加。     特征3:“政治企业”也可以做大做强     “政治企业”,也是可以做大做强的。     例如,对于一个下辖9个区县的地级市来讲,如果市质监局领导的9个区县质监部门表现各异,有的成绩突出,有的表现一般,有的不仅没有任何成绩,还问题成堆。     那么,市级领导完全可以按照事先制定的奖惩规则,一面淘汰“落后产能”,一面鼓励“优秀企业”做大做强。     至于如何具体运作,则可以在实践中逐渐摸索,灵活掌握。     例如,是否可以将落后区县的质监部门降格,然后划归给能干的区县质监部门全权管理?用先进带后进?     或者,干脆取消“落后产能”的“番号”,将其“防区”直接划归给邻近的优秀质监部门管理?     上述想法,看起来有些超前,但这些做法,在经济领域,早已经司空见惯了。     例如,拿手机行业来说,全世界几十亿人,仅有的,就是那么百十家手机生产商。而其中的绝大多数市场份额,又都集中在更仅有的几家顶尖儿生产商手里。     这种局面,其实是市场竞争、优胜劣汰的结果。事实证明,这样的结果,并没有什么不好。     否则,我们不妨设想一下,若是全世界范围内,每个县都有一个手机厂,负责为本县人民提供手机,那局面,该会有多糟糕!     但是,如今,在我国政治领域的很多行业,其实就存在着类似的这些现象。比如说,很多行业的机构设置,都是上、下一般粗,中央和省里有的机构,市县、甚至乡镇里也必须要有,开起会来,主席台上都是一坐一大排人,但实际工作成果呢?就很难说了!     我们多么希望,我国的政治领域也能够参考经济领域优胜劣汰的竞争经验,把那些不做实事、吃闲饭的多余机构都尽快精简掉!     虽然,政治领域的事情也不能完全照搬经济领域的经验,但对于一个下辖9个区县的地级市来讲,淘汰掉三、四家甚至四、五家不得力的质监部门,留下三、四家真正高效有竞争力的,真的也就足够用了。     不仅如此,如果哪一个区县的质监部门表现尤其突出,业务能力非常强大,那么,它完全可以凭借自己的实力在全国范围内打造出自己的品牌,承揽全国各地的相关业务,并把自己做成一个质监行业的巨无霸!尽管其仍属于区县级的级别。     也就是说,这类“政治企业”,如果凭借自己突出的贡献,也可以像手机界的华为、空调界的格力一样,把自己做大、做强,成为行业翘楚。同时,这类优秀企业,当然也可以用自身努力所得的“利润”,为自己的员工发高工资、高福利,以激发“员工”更高的工作热情。     特征4:“政治企业”存在和正常运行的基本条件要完备     在经济领域,现代社会市场经济存在和正常运行的基本条件包括这样几条:     1、规范的市场主体(市场主体具有自主性);2、完善的市场体系;3、规范的市场运行规则;4、有效的宏观调控体系。     上述几条,是成熟市场经济存在的基础,政治领域也是同样可以拿来借鉴的。     具体来说,在红蓝体制中,是用“行业内竞争”、“地域间监督”、“市场化运作”和“统一领导”四项基本措施,以及“公开、互检、奖惩”等基本运作规则来规范和完善“政治企业”所依存的“政治市场”环境的。     三、“政治企业”的作用     红蓝体制提出“政治企业”这个概念,当然不是想给党政机关等各类单位改称谓。而是想通过强调“企业”二字,来突出某些企业化运作对于我国政治领域改革的重要意义和作用。     下面,我们还是用红蓝体制前文的专题文章《如何解决好扶贫最后一公里的贪腐问题》为例来说明一下这个问题。     先看一段原文的描述:     如今,我们的基层扶贫腐败治理,既不缺治理基层扶贫腐败的人,也不缺治理基层扶贫腐败的相关技术和能力,更不缺大力支持反腐败的党、政府、和人民。但是,我们的基层扶贫腐败治理,就是距离党和人民的要求还相距甚远!     造成此种情况的原因是:     一方面,我国有能力治理基层扶贫腐败的公务员虽然很多,但却大多因有劲使不上,而英雄无用武之地。     比如说,A镇有一个村长贪污扶贫款了,与其相邻的B镇、C镇、D镇、E镇的相关公务员,都有查处他的实际工作能力。但问题是,他们都没有惩治A镇贪官的权限。所以,大量的治理能力就这样被闲置着、浪费着。     而另一方面,有权限惩治A镇腐败村长的A镇相关公务员,却因为种种原因,反而采取了不作为的态度。     所谓种种原因,有可能是,因为激励措施不到位,公务员们没有尽职尽责的工作动力;也可能是,因为公务员们本身就与腐败村长是熟人,是乡亲,而不便下手;或者是,因为腐败村长在本镇有“靠山”,是某些镇领导的亲朋好友,而导致公务员们不敢动手;甚至可能是,这些公务员自身,已经与该腐败村长沆瀣一气,早已成为“利益共同体”了。     在这种局面下,A镇村长的腐败,哪里还会得到有效的治理?     分析:     下面,我们就从体制机制性障碍的角度,分析一下这个案例:     1、什么是体制机制性障碍     一方面,有很多事,需要做,却无人做;另一方面,有很多能做事的人,应该做事,却不作为。     如果出现了这种情况,我们基本可以确认,是遭遇体制机制性障碍了。     2、体制机制性障碍产生的原因     目前,我国条块分割式的行政资源布局,以及相对不灵活的治理模式,是体制机制性障碍产生的根本原因。     这种模式的弊端在于:让本地公务人员治理本地问题的办法,很容易导致垄断、营私舞弊、不作为、乱作为、猫鼠一家等现象的发生。     3、体制机制性障碍的破解办法     打破条块分割式的行政资源布局,通过放权和让利的办法,让市场来适度分配和引导治理资源,将是有效激活我国政治领域的关键。     A镇的村长贪污扶贫款了,如果A镇的监察人员不能、不敢、或不愿去管,那么,完全可以通过市场化手段,动用与其相邻的B镇、C镇、D镇、E镇的相关执法资源来管,这样,就可以有效的避开本地的关系网,执行无障碍。同时,A镇的百姓也更敢于踊跃异地举报,助推反腐工作的顺利进行。     事情真的就是这么简单!     四、伟大企业的诞生     2018年1月24日,在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二次会议上,习近平总书记再次强调了改革对于当今亿万先生的重要意义。     其中,总书记讲话中提到的“弘扬改革创新精神”、“推动思想再解放”、“凝聚起全面深化改革的强大力量”、“在新起点上实现新突破”等振聋发聩的话语,尤其令人感到振奋和鼓舞!     今天,本文提到的“政治企业”,就是能够将总书记的讲话精神尽快落到实处的一种革命性的改革创新。     1、通常所用的老办法,其功效已至极限     以反腐败问题为例,尽管党和政府多年以来,一直把反腐败问题上升到关系党和国家生死存亡的高度,并且一如既往、坚持不懈地在抓。     但是,“腐败现象依然严峻”的局面,一直是难以从根本上打破的,这是因为,通常所用的老办法,其功效已至极限。     2、“政治企业”的思路为什么管用     “政治企业”的思路,其实是对我国通常反腐老办法的一种有益补充。     在反腐领域适度引入市场化运作,那么,按劳分配、多劳多得的分配原则将会促使各“政治企业”迸发出无穷的内生动力,这种源自执行者内心的力,是挡也挡不住的。     同时,用市场机制来适度分配资源,还有利于打破区域界线,在各同行“政治企业”间产生有序的相互竞争与制衡,这种局面,将会在我国的反腐领域形成不可逆转的良性循环,很容易就能实现总书记所讲的“在新起点上实现新突破”。     这里需要特别说明的是,红蓝体制提出的“政治企业”这一概念,只是相对于经济领域常见的“企业”概念而言的,而其实际适用范围,则是可以超越政治范畴的。     例如,本文所提及的“让市场配置资源”的办法,不仅可以用于政府、人大、公安、质监等与政治比较密切行业的改革,同样也可用于国有企业等与经济领域联系相对更加紧密行业的改革。     但其改革要点,都是通过引入企业运作的某些必要特征,来激发出集体和个体所深藏的活力。     3、“政治企业”改革思路的可行性     如果按照“政治企业”的改革思路进行我国政治领域的改革,是完全可行的,这是因为:     ① 成本很低     党和政府所要做的,只是给下面一个好政策,就像当年经济领域给广大个人和农民一个好政策一样,人们的积极性很快就会被调动起来,基本上没有什么需要付出的其它成本。     至于在执行过程中可能会出现的一些问题,也是正常的,这些问题,应该都是发展中的问题,都是不难解决的。     例如,某县反腐机构因为长期不作为,其境内的贪官全被外县的反腐机构抓光了,那么,该县的反腐机构当然会面临被收编、甚至被裁撤的局面。这时候,人员安置就是个不大不小的问题,但此类问题,是否也可以参照破产企业安置下岗职工的方式来处理?     当然,我们引入竞争的目的,绝对不是要引发行业震动,而是要用适时适度的竞争,逼迫着政治领域的各行各业也都能够有所作为,否则,你什么也不干,要你何用?     当然,我们提倡在同行业间引入竞争,肯定也不是竞争越激烈越好,具体尺度,上级是可以根据实际情况把握和调控的。     ② 物质条件已具备     前文中多次讲过,我国交通和通讯设施的日益完善,是红蓝体制一系列措施都能够顺利实施的坚实物质基础。     如今,对于我国东部发达地区来讲,任何两个相邻城市之间的车程,一般都不会超过两个小时,成本已经极低。这在几十年前都是不敢想象的。     ③ 政治上的条件也已经日益成熟     以反腐败为例,在党和政府长期不懈的努力下,尤其是十八大以来,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领导下,通过大力反腐,正面力量的压倒性优势总体上已经形成。     在这种局面下,作为对现有反腐治理思路的一种有益补充,“政治企业”的治理实践将会很容易试行并推广。     4、伟大企业的诞生     “政治企业”的改革思路,既是对我国政治领域各单位运作模式的一次革命性改革,也是对我国现有改革实践的一种有益补充。如果试行成功,那么,我国政治领域的各单位,不仅会继续保持本身特有的政治功能,还会兼具某些企业运作才具备的朝气蓬勃、活力充足、生命力顽强等特征。     这样,一种新型的伟大“企业”,也就诞生了!     如果顺利的话,“政治企业”的改革思路,应该能够使我国四十年经济领域改革的成功故事,在我国的政治领域快速翻版。我们伟大的祖国,也将会在政治改革领域,探索出一种新的党政机关治理模式,再次震惊整个世界!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1. 感谢5楼、6楼的支持。
    红蓝体制也很支持6楼的具体做法。
    2018/2/27 1:47:38
  2. 其实在行政管理中也可引进企业的项目管理法,将某些长期得不到解决的问题,例如,某个路口的交通拥堵,某个路段的乱摆摊设点,某种产品的假冒,等等问题的管理立为项目并在系统内部公开招聘项目管理人,项目管理人有在系统内部调动资源和指挥的一定权限,打破论资排辈的单一用人模式,使级别薪酬和项目薪酬结合起来,人尽其才而充分发挥各级别、各年龄段等各类行政工作人员的积极性,将工作内容的固定性和暂时性(问题解决该项目管理自动撤消)结合起来并由此建立起长期的上下级管理与暂时的以项目为中心而无级别管理相结合的指挥系统(从而能上能下,换位思考而有助于建立和谐的上下级关系)。例如打仗,战略谋划肯定是将军胜于士兵,但解决某个火力点,那么下级的办法未必会比上级少。
    2018/2/26 23:01:57
  3. 此法若能的推广,将是国之大幸。
    2018/2/26 22:16:22
  4. 回三楼:
         感谢理解和支持,我会继续完善红蓝体制的。
    2018/2/22 18:45:02
  5. “魏东”先生提出了“红蓝体制”,我认为非常非常好,当然,我还没有细读其有关文章,但感觉就很好,不是指即刻有可行性,而是指是一个非常好的改革思路。
        支持“魏东”先生把“红蓝体制”的构想继续完善,也呼吁政府参考研究。
    2018/2/22 15:39:47
  6. 当政治代表资本,政治组织就变成企业。政治企业因资本而“伟大”。

    都是以资本为主线的政治企业,还有主义区分的意义吗?
    2018/2/22 3:28:52
  7. 当政治代表资本,政治组织就变成企业。政治企业因资本而“伟大”。
    2018/2/20 13:07:52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91年大学毕业后,一直在企业从事生产技术工作。业余时间关心国家大事,长期致力于我国政治体制改革方面的学习和研究。主要作品《政治体制改革新突破—红蓝体制2014》(尚未彻底完稿)。希望有认同《红蓝体制》观点的专家学者或科研机构能够与我一起共同完善和提升红蓝体制,使之能够为祖国的政治体制改革大业提供一种切实可用的选择。希望有认同《红蓝体制》观点的各级各类官员能够用红蓝体制的思路进行改革试点,从而为我国的各类深水区改革开辟出一条柳暗花明的新路。联系邮箱:ylxd1997@126.com
最新评论 更多>>

亿万先生 更多>>
  1. 如何推动思想再解放
  1. 又一次意义非凡的进步
  1. 红蓝体制如何激发官场活力?
  1. 让我们的民警动起来
  1. 伟大企业的诞生
  1. 网络投票,也应该有个适用范围
  1. 华为虽致歉,隐患仍未消
  1. 正面看待名与利
  1. 从制度创新层面根治传销犯罪
  1. 解放军也可以这样干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
亿万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