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factor 亿万先生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评论首页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评论对象: 现代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本质区别浅析
社和资的区别主要在于:社会主义是共享发展成果,避免两极分化。
------------------
    许多人都这样认为。
2018-02-20
评论对象: 对恩格斯《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尝试新的解读
还想要消灭资产阶级,结果资产阶级一露面,就被资产阶级给消灭了。
2018-02-20
评论对象: 对恩格斯《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尝试新的解读
北安:
    难道还真是上不来气了?
2018-02-20
评论对象: 对恩格斯《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尝试新的解读
老刘:
    坏事了,北安怕是正在口吐白沫,找个人去看看他送医院吧,再晚怕是来不及了。
2018-02-20
评论对象: 对恩格斯《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尝试新的解读
65楼:
    那伙计见您一来,筛糠还来不及呢,那会顾得上算会计账?
2018-02-20
评论对象: 对恩格斯《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尝试新的解读
62楼老刘:
    坦率地讲,人与人之间的矛盾不可能被消灭,因为人具有人性与动物性的双重属性,消灭了动物性也就等于消灭了人性。这是非常清楚的。
2018-02-20
评论对象: 对恩格斯《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尝试新的解读
赞同59楼大老刘观点。
2018-02-20
评论对象: 对恩格斯《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尝试新的解读
北安就是最怕资产阶级,这不大老刘一来,就吓得不敢吭气了。
    对我们小老百姓,那可是不依不饶的。
2018-02-20
评论对象: 对恩格斯《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尝试新的解读
56楼大老刘:
    您可真是为高手,这上千万也是很快的事,看来您也要巴菲特一下了。
2018-02-20
评论对象: 对恩格斯《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尝试新的解读
55楼大老刘:
    您老兄原来还有“筹组新时代的民间左派政党”这种大志向,很是敬佩!
    我没有什么志向,对您更没有什么企图,只是想把你们拉在一起热闹一下而已。

    最好好好教训一下北安,他光欺负我。
2018-02-20
评论对象: 对恩格斯《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尝试新的解读
(续)
    五、以前学术理论界对马哲理解有误。关于历史唯物主义与辩证唯物主义的排序颠倒问题,根据矛盾的纵横运动,我国学术界原来的确是将其排序给颠倒了,这是非常明确的事实,我在本文和前文中都指出了这一问题。
    在对待这一问题时,理智的做法应该是,可以说我们学术界搞错了,但最好不要说马哲本身搞错了。在这个问题上不能犯糊涂。
    六、您用历史唯物主义子概念来反驳“基础”不妥。实事求是地讲,通过恩格斯的这篇讲话,我感觉他老人家也早就发现了一些问题。从其讲话中,我感觉很明显。比如他在第一个自然段中特别强调“基础”,而在第二个自然段中特别强调“特殊”。
    从其所强调的“基础”与“特殊”来看,他是在对矛盾进行层次的划分,而这种划分基本就将历史唯物主义与辩证唯物主义区分开了。而您却用“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来对“基础”来进行反驳,实质上等于用其反驳基础性的历史唯物主义,等于用子概念反驳母概念,这有些不妥。
2018-02-20
评论对象: 对恩格斯《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尝试新的解读
(续)
    三、矛盾的纵横运动则帮助分清了历史唯物主义与辩证唯物主义。在您的跟帖中,一直强调“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它们实质上属于历史唯物主义的子概念,属于推动历史产生纵向运动的矛盾。
    既然辩证唯物主义属于三维时空,那么,在历史唯物主义与其分开后,它就自然产生了历史维,并形成了四维时空。
    客观地讲,历史唯物主义与辩证唯物主义本身就在内容上存在着纵横运动的区分。而从主观上讲,自己也在努力往这方面促动,因为除需要深入挖掘马哲原理外,我党我国也必须要坚持这一理论,否则就会影响我党的执政地位。
    四、马哲需要转化为亿万先生哲学。您现在大概应该明白我为什么问您亿万先生哲学了吧,因为亿万先生古代哲学中就包含着纵横两大类矛盾运动,只是说得不够明白。虽然亿万先生哲学没有明确说出矛盾的纵横运动,但它对矛盾层次的区分则是非常明确的,比如太极图。
    既然矛盾存在着纵横运动,也存在着层次区别,从理智上来讲,那就也应该促成这一结果。
(待续)
2018-02-20
评论对象: 对恩格斯《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尝试新的解读
(续)
    二、历史唯物主义与辩证唯物主义区分得不够明确。就整个西方哲学来讲,它并不区分矛盾的纵横运动,更不区分层次,而是在三维时空的大箱体中,各种矛盾乱炖。而从资料介绍中也可以看出,历史唯物主义与辩证唯物主义基本是不加区分的,如:
    【历史唯物主义 - 辩证性批判(百度百科):马克思并没有赋予自己的哲学一个具体的名称,如辩证唯物主义、历史唯物主义或实践唯物主义,可马克思和恩格斯曾经在不同场合把自己的哲学学说称之为新唯物主义、“现代唯物主义”,将费尔巴哈之前的唯物主义都称之为旧唯物主义。新唯物主义相对于旧唯物主义有两个基本的特点:它既是历史的唯物主义,又是辩证的唯物主义。这并不是说它们是两个“主义”,而是同一个“主义”,称之为辩证的唯物主义也可以,称之为历史的唯物主义也可以,名称和内容并不能画等号。列宁在《唯物主义和经验批判主义》中反复强调对于马克思主义哲学来说重要的是“辩证唯物主义”,而不是“辩证的唯物主义”,也是“历史唯物主义”而不是“历史的唯物主义”。也就是说,在历史主义的方法中涵盖着辩证方法的原则,在辩证方法中涵盖着历史主义的内容,二者是统一的。而受前苏联哲学的影响,我国传统的哲学教科书人为地把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一般理论分离,历史唯物主义不过是它在社会历史中的运用而已,这与马克思的原意不符。】
    这一资料介绍中说得很明确,历史唯物主义与辩证唯物主义实质上是一回事。但根据其下面所反映的内容讲,它们实质上是有区别的,只是区别得不够明确。
(待续)
2018-02-20
评论对象: 对恩格斯《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尝试新的解读
陈教授:
    非常欢迎您能够这样认真地讨论问题,我也非常需要一位这样的专业学者给予指导。
    我这人心眼小,心里装不住事,有问题老是会在头脑中转。躺了2个小时睡不着,也有些口渴了,干脆起来喝杯茶再查查那些概念,以免出错。
    经反复核对您提到的那些概念,我想就其谈一谈,顺便给您归纳一下,望不要见怪。

    一、辩证法存在着缺欠。对这个问题自己有时不愿意谈的太多,但既然遇到您这位专业学者,那就不得不谈谈自己的看法了。
    辩证法的基本解释是:【关于事物矛盾的运动、发展、变化的一般规律的哲学学说。】但这个解释存在着问题,因为它并没有将纵横两类矛盾区分清楚,而是将它们混在一起,难以说清。
    通过对自然与人类社会的考察您会发现,矛盾存在着纵向运动与横向运动。比如人类历史社会形态的变革,它就属于矛盾的纵向运动,这是非常明确的;而在这种纵向运动中,社会中所存在的具体事物则在横向上相互之间存在着矛盾运动,这也是非常明确的。而如果在大类上对这两种矛盾运动不加区分,那是解释不清自然和人类社会的,这是肯定的,因为它不能准确地反映自然。学问如果说不清这两类矛盾运动,那就一定存在着问题。
    实事求是地讲,除亿万先生哲学外,目前还没见有那种理论或学说明确反映纵横矛盾运动。
    矛盾的纵向运动与横向运动,属于自然运动所产生的概念,不属于人为规定的,不存在唯心主义因素。
(待续)
2018-02-20
评论对象: 对恩格斯《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尝试新的解读
大老刘:
    记得去年您曾说过,用5万元做本炒股炒到了160多万元,算您还老实能说实话。不过,按照北安、红卫兵和李华亭的标准,您这已经算“资产阶级”了,那么,就应该将您的炒股所得拿出来给大家分分,或者变现后给大家打打牙祭也行。
    也记得老二拐曾老实交代,在中关村有套房子价值400多万,是准备拿出来给大家分分,还是给大家打打牙祭,由您自己决定。当然,您自己仍可以分一份。

    大老刘和老二拐:你们二位敢不敢上台来跟北安他们这些左派比划两下?既然身怀绝技,那就别藏着掖着了,露两招吧。

    下面,北安、红卫兵和李华亭做好准备,准备迎战大老刘和老二拐这两个“资产阶级”。
    要是高守研还在,他上场那会更热闹些,在他三个月实现共产主义的过程中,不把这两个“资产阶级”给枪毙了,那就算万幸。

    我只负责开场子拉桌请客,不参与你们的辩论。当然,也不从中抽头渔利,只为人民服务。
2018-02-20
评论对象: 对恩格斯《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尝试新的解读
48楼:
    睡醒了?

    马云就是资产阶级。
    我看,就在草根网给你找两个资产阶级让你反反,等着。
2018-02-20
评论对象: 对恩格斯《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尝试新的解读
这个北安,也就是我能激发他的发言积极性(不然就一直半死不活的)。不过,要发点好言才好。要像人家陈教授那样,脚踏实地地探讨问题,那才属于正能量。
2018-02-20
评论对象: 对恩格斯《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尝试新的解读
45楼:
    您那么能阶级斗争,那么想消灭阶级,您在我们的特色社会主义社会还有法活吗?因为我们这里有阶级,并且您还消灭不了。在这样的社会环境中生活,那对您不是活受罪是什么?所以,您应该找一处消灭了阶级的地方去活人才好。
    建议:您去找高守研,去他们家搭伙去,他们家一定是您所向往的无阶级社会。不过,您去与他搭伙,也要小心他说不定也会把您给消灭了,因为他更想消灭剥削消灭资产阶级。您想,您去与他搭伙,到那里光吃饭不做饭,他哪能不消灭您?!
2018-02-20
评论对象: 对恩格斯《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尝试新的解读
大老刘:
    您曾想讨论马克思主义话题,在此为您搭建了一个平台,欢迎您能畅所欲言。可别继续看不起老百姓,见了躲着走啊。
    说实话,我也不太敢与您辩论,因为我没您理论棒,辩不过您,甘拜下风。不过,我会邀请几位马克思主义高手来与您过过招,不知您敢不敢应招啊?
    现在就有一位 – 北安,他可是“阶级分析法”的守护神,小心别让他把您给阶级了。
2018-02-19
评论对象: 对恩格斯《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尝试新的解读
说你两句,也是你自找的,谁让你黄皮白心,背叛祖宗呢?
2018-02-19
评论员简介

破除对一切理论和权威的迷信,运用0或根思维,探索宇宙和人类社会的诞生、存在和运动,由此而揭示其基本矛盾和特殊矛盾。愿与众网友共同探讨并交流提高。
 

统计信息
创建: 2015/2/6 9:16:20
评论: 0

访问: 203916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

亿万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