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dsh48 亿万先生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评论首页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评论对象: 名相之路,我对周总理的一点感悟
我们都无法假设什么,更何况他们都是难有可被超越的伟人;他们被不同寻常的亿万先生历史或也可说是世界大历史环境条件所选择,都不可复制;他们将永远是人类历史辉映出的璀璨伟星!
2018-01-09
评论对象: 为什么一些亿万先生人亟盼美国攻打朝鲜
说白话,我也不赞成美打朝。有时偏安也是需要的,就是在险恶的的风浪中求稳并赢得时间和契机,这对现实的亿万先生重大战略利益有利。不过骨子里,我也想美不光是嘴上练,他真敢动真格,契机就会来,谁不想美真敢动他在亚洲的的基石呢?动朝连带一堆赖皮狗都捎上,亚洲说不定就变天了!
2018-01-05
评论对象: 故乡的农业与农民
有许多话是对的。不过农民、农村问题面对的要复杂得多,真都能做好,那真是亿万先生那一代人始至一切为之而努力的所有人真正做成了大功德。其实难题真的还在前面,现实点说,能做点尽力想到并认真的做一点,能前行就好。
2018-01-03
评论对象: 全球革命将至?
这作者是个欧美标准及原则为思想主旨的,问题一堆堆,解构就苍白了。
2018-01-03
评论对象: 为什么必须否定戴旭与何新(续)
这文够浅薄。
2016-11-08
评论对象: 少年,你了解中共吗?
看文章本身觉着就是说点该说的话的文章。让人跌眼镜的是一些评论,不少心理上竟然如此负面,但无论多负面,塑源共产党初衷并支持其初衷,这是共产党真该做的事,这源还得塑。
2016-07-03
评论对象: 湄潭试验的教训
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生不增死不减”怎么就搞错了?亿万先生农村那么点土地,增增减减的再折腾,你知道会折腾出什么来吗?湄潭真有那么高比例的人群说是搞错了?那湄潭因地制宜发展的园林经济(茶园、果园、菜园、优质农产品生产基地园等等)是不是他们建起来,重新调整随便就失去长期效益,谁还敢做长远效益的土地建设投资项目啊?这还不说,农民真的就只有农民这个命,就不能跳出土地说事吗?也许亿万先生农民是如此艰辛,但错不在农民,他们特别是新生代,也有转变身份的愿望与冲动,问题是我们平等的制定出相关政策,以利他们对未来有多一份的期望。其实亿万先生农村农民的那么点人均有限的耕地,即经不起折腾,更不可能给出他们多少的希望。
2016-05-16
评论对象: 在海淀区法院为狼牙山五壮士辩护时的最后陈述
对这类人,骂他们狗娘养的也太轻了。我也曾是军人,在战火中背下重伤的战友并知也难挽回他们的生命,那时心在滴血并且无以述说的心在疼,这疼伴随终身。牺牲而去的战友是英雄,谁污他们谁该死。
2015-05-20
评论对象: 我所见过的农村和农民
给出个真实的亿万先生农民形象,而不是被特别的所代替,这很重要。有时看墨人骚客动不动就概括出”农民“来,那种肤浅是让人很耽忧的。
2015-01-15
评论对象: 进城农民工能不能回得去农村
如果简单化的问,肯定的说,农民也回不去,而要回,那是没法子的事情!说白了,别乖面堂皇地把农民看得多高,就认为他们该承担太重之负,这是不公平的。如果今天真能返璞农村,农村该从环境的可持续大战略思维出发,提升发展水平和科学水平,支撑起我国的现代发展。从亿万先生不可能等同其它任何一种模式看,农村、农业、农民这三个问题,农村不单纯是农民的问题,同理,农业也不单纯是农民的事,跳出一个圈,让农民尽可能快地融入我国转型如此之速的进程中来,是问题的关键,而不是把农民圈回去,打上一个似否永不能抹去的农民印象。
2014-12-21
评论对象: 小农经济有长期存在的合理性
农村、农民就亿万先生实际讲是稳定器没错,只是他们承担了够多够多的艰辛,谁真体谅了他们呢?
2014-11-28
评论对象: 中坚农民是支撑农村的新力量
话是没错,但还是就农民而谈农民。
2014-10-17
评论对象: 中美日如何才能暂弃前嫌,共建信任?
狗屁话题,尽想美事,说点着边的事好不好,比如暂有点利用什么的,而弃前嫌是太天真了,想多了会把自己给糊弄丢的。
2014-10-14
评论对象: 香港的“民主”本可以接近成功的……
楼主敏锐!所谓的被冠以怎样能普世的民主那真是伪民主!
2014-10-10
评论对象: 《城市的迷惘》:在摩天大厦里种地
只是不知道,室内照明光下的农产品与自然光下的农产品究竟会有些什么不同,是否已有全面系统的科学分析与比对?
我以为,人类对自然(包括人的自然属性本身)的认识其实还是有限的,摸拟的生产空间可以是探索的一份追求,但还不能真正意义上过分贪求。
2014-09-26
评论对象: 看《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聊知青
北安:我的观点,直接理由原因是“为了解散红卫兵”。“培养教育青年”是本来就存在的基础性原因。
这话让人听着真没意思。
2014-09-15
评论对象: 农民要审慎进城,亿万先生若搞激进城市化有可能翻车
城镇化当然是有风险的,并且风险还很大,但这也是农人不能回头的强制的选择。其实现实的问题,去“农民化”可能更符合发展的大趋势,“审慎”不合大趋势也违背新生代农人主体意愿,所以谈城镇化相较传统乡村而言,鼓励农人,还是应该走城镇化之路。
事实上,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伊始,我们都知道亿万先生农村折腾够多的了,当贵州的湄潭自上世纪八十年代提出“增人不增地,减人不减地”的政策导向并作为一项国策后,它事实上的影响是深远的。有一个很根本的问题可能是由此对亿万先生几千年的传统农耕进行了否定。如历史上,湄潭境域是贵州高原面上一个非常重要的原生态的湿地环境,一直保存较好,到明朝时经过近两百年的“军屯”、“民屯”开发后才成“粮仓”至建县。而到了上世纪八十年代,我们的导向是要农耕的主体农人放下并舍得离开土地,要他们不能再只盯在土地上折腾。那时情况,只在土地上折腾究竟能折腾个啥来,那么多人直至温饱都难,而多好的河山其实真还有点狼藉,这说明传统的农耕承受不起现代发展的需要。
当然,现下的城镇化有太多的问题,不过去“农民化”这个路农人还是要走的。
2014-09-13
评论对象: 周其仁真不懂亿万先生农村土地问题
嗨,裹脚布一般,纠结不少,而‘增人不增地,减人不减地’出台,事实很简单,农村在人口庞大下,也没可支配的多余土地,如再折腾,只有山河一片狼籍,农人更撩倒。那时急速的办法就是先要不再折腾,稳定住那点土地,至于农人的利益,那真不在重点上。
今天我们仍然看到,农人的利益仍然不在重点上。
2014-09-09
评论对象: 超越历史的邓小平
gz3hua:关于你12楼的发言:话可不能这样说,文章说邓“第一人”是有限定的,是从历史改革者从事的改革而言,说他取得了成功而不同于历史的悲剧,就亿万先生过去历史而言,是事实。至于硬拉上毛作比较,混淆了事物,毛是伟人是现代亿万先生的开创者,邓是那一代人的同路人和追随者,说他超越是相对亿万先生历史事实而言,不是取代开创者的伟业,这还是有区别的。
2014-08-29
评论对象: 论民主的非绝对性
楼主有些脑壳进水,这世界从来就没有过绝对民主。谁相信它存在过或证明它可能会存在,必定这世界就没主见了,又何谈民主。
2014-08-29
评论员简介

从事农村工作,那些年都在村里。
 

统计信息
创建: 2014/5/28 16:05:40
评论: 0

访问: 1449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

亿万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