衔草环者1 亿万先生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评论首页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评论对象: 冯斌:养老金制度改革方案[亿万先生]
回5楼:
   你非常谦恭,我也幸甚,值得交流,故再说一下。
   其实我们的观点基本是一致的,只是在具体方面有“歧义”。如现养老制度确实不公,应当彻底改革,但怎样改革就有分歧了。
   为什么我们现在的各种改革现状存在问题多多的情况?这跟改革之初盲目与西方接轨有关系,使我们的很多改革走向了模式并不见得正确的方向。这里有被西方故意忽悠的结果,有我们自身经验不足的结果,有指导思想偏离社会主义框架的根本原因。可喜的是,有关方面现在已经认识到了这种偏颇,正在进行整改,但积重难返呀,全面推倒重来就乱套了,只能慢慢地改。但慢慢地改很难很难,不仅是难在方法论上,而且难在短时间内一切都实现公平合理根本不可能,甚至于在很长时间内都不可能。
    你说的“政治问题”或许也是存在的,但这个问题不宜讨论,只能在方法论上下功夫。
    如养老问题,现我们国家最亟待解决的问题是什么呢?是城镇低收入阶层的问题,首先应该先把这个问题解决了,如果想把包括农民在内的一切养老问题都一揽子解决了,不但缺乏一揽子办法,在国家总体平衡发展的考虑上,确实很难尽快实现。
2018-08-14
评论对象: 不得不说一下美国根本就不可能打伊朗暨其它
回3楼:
    你既然主张“趁机”,怎么还能称为“主动采取的行动”呢?那叫趁机而动嘛,是不是?
而且难道说如果“美国干涉”我们就什么都不能干了?
2018-08-14
评论对象: 不得不说一下美国根本就不可能打伊朗暨其它
回1楼:
     拿下台湾是我们进行战略突破的最佳选择,但应该是利用台独的嚣张主动而采取的战略行动,不是什么“趁机”的问题。
2018-08-13
评论对象: 冯斌:养老金制度改革方案[亿万先生]
你应该是对我的态度领会错了,刚开始我说你的观点“有些道理”,就是基本同意你的观点。但任何事物都有细节,概念是概念,操作起来有时非常困难,你提出的概念就难在操作不易实现上,最起码在100年内很难实现,所以我没有完全赞同,只以“有些道理”来支持,也说了“太超前”的话。
    就你最新的这篇文章来说,我的观点还是没有变。
    首先说,这是在共产主义社会才可能实现的目标,在现阶段是不可能实现的。
    其次有2个忽视:1.即使在共产主义社会,在退休前有过不同重大贡献的人员,也不能同普通退休人员同等待遇,同等了才叫不公平。2.城镇人在退休前,除了自己的工资外,政府没有给他任何财产类的东西,而农民是有承包土地和宅基地的,这属于资本类的财产,退休后同等待遇,也是一种不公平,农民还多了一份承包土地和宅基地嘛。
    你搞了这个“方案”,可能是因为我说了凡建言最好有个方案,但这个方案的操作性可能仍然不够。
    我在上回的回帖时说了,我认为,现在的养老改革是不成功的,政府也应该是知道的,正在逐步地整改,但采用的是谨慎的慢慢改的办法,不可能一下子就推倒重来,那样容易乱套,虽然有弊病,也是无奈之举。当然也不尽然,如果谁能拿出非常容易操作的方案,政府也可能采纳,但你的方案还是没有这个效果。
    另外,政府想要解决的问题绝不只是养老金一个问题,需要整改的问题很多,需要平衡考虑,不可能只想解决养老金的问题。
    所以说,你的忧民思想虽然是值得令人尊敬的,但所考虑与现实的契合度不够,就等于没有现实意义。
    当然,我的见识可能赶不上你,还敢瞎呲呲,可能对你不恭,你尽管可以批评,不要客气,如果最终能拿出非常好操作的方案,我当然会支持。不过我提醒你,很难很难,现在要办什么事情,涉及的制约因素很多很多,想解决本应该解决的问题确实很难很难。
2018-08-12
评论对象: 冯斌:关于养老金的公平问题之我见[亿万先生]
你又写了一文进一步阐明了观点是可以的,这是你的言论自由,但我还是原来的意见。
   我为什么说你的建言有些“急切”?“似乎脱离了对国家发展总体趋势的考虑”?我对国家发展总体趋势是这样看的。
   说改革开放取得了很大成就是主旋律的需要,但从务虚的角度讲,成绩是有限的,除了一些好看的经济数据还有什么?而存在的问题却是很多的。对这些政府清楚吗?我认为是清楚的,但不能在主旋律上明确这些,只能通过默默地务虚。
   如不仅是养老改革,房改、医改、教改等等很多改革,能说成功了吗?存在的问题都很多嘛。但也不能说失败了,因为改革还在路上、还在继续,政府还是有信心改好的。但怎样改?推倒重来是一种改法,但这容易造成混乱,只能在现在还存在问题的基础上进行改。但这样改也有弊病,就是特别慢,不可能一下子改到位,只能对一些改进措施慢慢地谨慎推出,如你说的后补充制定的“城乡居民社会养老金”之办法,我认为就是属于这种情况。
    面对全面的情况,亟待重新改革或者叫整改的问题很多,政府不可能只先把养老政策的问题改好,而是要考虑全面平衡地改。所以说,你提的问题虽然是问题,有道理,但“急切”是办不到的。
    还有一个问题,我们老百姓提建言是可以的,不但道理要说,方案最好也要有。如你能拿出现在就有可操作性的方案参考,政府一看确实有道理,还可以操作,你的动议就容易被重视,甚至于被采纳,至于不利于政府形象的话不要说。
    我就是张红兵,先谈到这儿。
2018-08-07
评论对象: 对《冯斌:如何实现全民的老有所养》一文的引思
回59楼“shanbeilaohan”:
    我前面已经说了,你博文的观点是有道理的,只是迫切性没有城镇低收入困难阶层应该解决的养老问题那么迫切。我认为,你这样肯为困难人群思考和呐喊的做法很难得,我是支持的,渴望你能写出更多的好文章。但论坛里的人是不一样的,有做学问的,并不关心额外的事情。有只关心自己感兴趣的话题的,是非观念很差。有非常谨慎的,并不会对所谓敏感问题回应。等等。真正有困难的人是很少有时间上网的,他们本身也不知道话语权的重要。你后面说得对,文章应当短小精悍,不宜写成长篇大论,不要凡是文章都写成学术类的东西,有必要时再那样写。
2018-08-05
评论对象: 对《美国军事打击亿万先生的可能性有多大》的引思
回3楼“光宇”:
     你说的彭东旭文章《亿万先生可能再次面临困境》我一直没有找到,是否是文章名介绍的不对?
2018-08-03
评论对象: 寒门难出贵子,贫穷不值得感谢
我倒认为是好文章,“感谢贫穷”一事出现反响有多种反映,有同情,有赞叹,有反思,有反对,我是倾向于反思的。
    不仅冷静者需要反思,政府也需要反思,那个女孩也需要反思。我本想写一篇文章谈谈这件事,怎奈想写的东西太多,写不过来,身体又不行,所以一直没有写。
    总之,“感谢贫穷”并不是我们社会应该有的正常现象,青年学子应该怎样想、怎样做?政府应该怎样想、怎样做?社会应该怎样想、怎样做?确实需要一个正确的引导、足够的管理、健康的社会风向的重新树立。具体的就不说,因为毕竟是评论发言而已。
2018-08-03
评论对象: 对《冯斌:如何实现全民的老有所养》一文的引思
再回54、56楼“gz3hua”:
我回完话到户外去了一趟,想找人唠一唠怎样缴养老金的问题,可没有人能说清楚,在网上查也没有太准确的信息。我想起有个亲属在辽宁省鞍山市,孩子就是打工者,养老保险一直愁得缴不起,就给他去了一个电话问了一下。他说鞍山分五档,最少的一档每年也得缴6000多元,还不是全部五险一金,只包括养老和医疗。我说可能有办法每年缴2000元就行,他一听乐坏了。
    那就请你说说具体操作依据和办法,如果真有普通老百姓不掌握的办法,能每年缴2000元就行,或再多点也行,真的能办,他们都能在鞍山向广州方向给你磕头。
    当然我仍然怀疑这0.001%的希望,解决不了也无所谓,不会埋怨你,仍然会感谢。
2018-08-02
评论对象: 对《冯斌:如何实现全民的老有所养》一文的引思
回54、56楼“gz3hua”:
     具体讨论一下这个问题也挺好,权当学习。我应当承认,对怎样缴养老保险当然是外行,计算的数据是根据国家有关规定算出来的。
    具体是这样算的:
    1.例子虽然是年收入10000元,月工资比较低,但必须按当地社会月平均工资标准缴,我们当地的标准是2600元,就要按这个标准基数缴。
    2.个人缴可以选择档次,选择档次高,就缴得多,将来养老金也多,我选择最低标准计算。
    3.养老个人月缴8%,缴208元,一年就是2496元。
    4.进统筹的20%应当由单位缴,因为单位不管,只能个人缴,每月缴520元,一年就是6240元。
    5.两项加起来就是8736元,年收入10000元还剩下1264元。
    6.其实并没有按五险一金算,否则还需要缴得更多。
    如还有:
    医疗保险:个人承担2%,单位承担8%,由个人缴,不知是不是10%,如果是,一年就是 3120元。
    失业保险:个人为1%,单位承担2%,如果个人缴就是一年936元。
    工伤保险:个人无,单位1%, 如果个人缴就是一年312元。
    生育保险:个人无,单位1%,如果个人缴就是一年312元。  
    公积金:个人7%,单位7%,如果个人缴就是一年4368元。
    如果五险一金都算上一年需要共缴17784元,还需要倒贴7784元。
    当然,我这个算法不见得准确,因为是外行,不过养老那8%和20%应当是准确的。
    人各有所长,在这方面你可能比我强,你说“只需全年交2000元!!!!!!!!”,这怎么可能呢?但我希望是事实,我们周围属于这样困难阶层的人非常多,他们可要乐坏了,看来我还需要再到当地权威部门咨询一下,不过99.99%是不可能的。
2018-08-02
评论对象: 对《冯斌:如何实现全民的老有所养》一文的引思
回49、50、51、52楼“gz3hua”:
    你确实可以有自己的看法,你就是这么看的别人也没有办法,因为你不会向公平合理的道理低头的。不过再提醒你一下,“工资低可以买低档次的社保”也是买不起的。如即使困难阶层的人一年能挣10000元,按我们当地2600元的社会月平均工资标准,8%一年最低需要缴2496元,20%需要缴6240元,共需要缴8736元,还让不让他们活了?而且这20%还进统筹,这20%是个人缴的,跟单位缴的性质不一样,进统筹而不进个人账户是不是盘剥?
    48楼“mikezc123”先生说的就是这种实际情况,但肯定是说服不了你的,因为你即使心里服气了,嘴上也不会服气。,
2018-08-01
评论对象: 对《冯斌:如何实现全民的老有所养》一文的引思
回39、40、41、42、43、44、46楼“gz3hua”:
    我有些不敢跟你交流了,你似乎恼羞成怒了?但还是再说一下好。
    你认为没有每月只能挣1000-2000元的临时工?那只能说你虽然是地球人,却有外星人的看法,别说在其它城市,就是在广州也有,所以请您面对现实,要了解全面情况,不能障目太厉害。
     说到懒汉在什么时候都存在,但我们不讨论个别情况,只讨论普遍意义上的事情,全国城镇低收入阶层能有2亿人,你敢说他们都是懒汉?
    你对低收入群体的漠视、冷酷确实让人理解不了,不怪45楼“tonygu:”先生都看不下去了,按你说,共同富裕就不用搞了,穷人都是懒汉,没有养老活该,是不是?要不怎么理解你这样的人呢?
    另外发言交流在一层楼完全可以说清楚,为什么要连说好几层楼呢?图什么呢?是赚评论频率吗?这有必要吗?可见你追求的东西可能跟我们不一样。
    可以告诉你我在论坛的态度,我从来不认为我的观点肯定就对,我经常说,我不但欢迎批评,如果能以理服我,我还表示感谢,因为我因此长见识了,你有我这种胸襟吗?
2018-07-31
评论对象: 对《冯斌:如何实现全民的老有所养》一文的引思
回33、34、35、36楼gz3hua:
    你这个人还真让人啼笑皆非,既然常写文章,既然是常发言的评论家,怎么不能进行正面的正常的交流呢?故意搞一些边际上的胡扯,难道这是你喜欢采用的东拉西扯的所谓讨论技巧?我提醒你,这种旁门左道要不得,交流就正常讨论嘛,否则在论坛上就会出现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是无益的。
   如你又举的新例子,没有普遍意义的事情反复说是什么意思?另外提醒你思考问题要有深度,如广州最低工资真是月2000元,就说明即使在广州,月工资也有不到2000元的,政府为什么勒令必须到2000元,因为在事实上,不到2000元的不可能不存在。
   再另外,广州能代表国家的全貌吗?根本代表不了,你似乎认为广州是什么样,全国就什么样了?这可能吗?
    至于“一半”之说,是你在7楼提出的概念,怎么推到我的头上了?我是本文博主,我在6楼已经说了,即使你没注意,在我们几次的交流发言中你也能看明白,我认为你是故意说不知道,这倒不是什么了不得的问题,但说明你这个人有点意思。
    其实讨论问题很正常,即使是争论也正常,我并不反对别人批评我的观点,甚至于还欢迎,但要说理。你在1楼是支持我本文的一些观点的,但对我的别的一些观点有异议也正常,就正常讨论嘛。
2018-07-31
评论对象: 对《冯斌:如何实现全民的老有所养》一文的引思
回30、31楼gz3hua:
   你不是举了具体例子吗?12楼天道酬勤说了“荒谬! ”,我说“确实没有普遍意义。”怎么你还不知我们“在说些什么!!”了?你是指“极而偶然个别事件拿来讨论是几乎没意义的!”这句话吗?这是你的原话呀,看来打字你需要认真些。
    关于“这些人为什么会收入比别人少一半”这句话是你说的,我并没有说,但我可以回答你。
    我在正文里已经说了,他们首先是“文化水平低、能力差”,打工当然只能在收入最少的最底层。你非要我说,是不是认为他们是低等人?活该?如果你有这种想法,是不是有与社会主义制度格格不入的“愚民”思想?这对吗?按你的想法,这些人就应当被社会抛弃?所以国家不管这些人的养老等生活问题也是对的?
    其实这些人怎么能有别人收入的一半呢?除了低工资,什么什么国民待遇都没有,22楼tonygu都说了“和前同事、同学比,收入连人家百分之一都牵强”。
    这次回答你满意吗?
2018-07-30
评论对象: 对《冯斌:如何实现全民的老有所养》一文的引思
回12楼天道酬勤:
       我发现论坛里的有些评论家们有时信口胡来,说话不通过大脑考虑。既然你知道“博主在为城镇低收入阶层呐喊”,为什么还指责我“将农民及农民工排除在外!”?“农民及农民工”是“城镇”人吗?本文讨论的是城镇低收入困难阶层的养老问题,跟“农民及农民工”有关系吗?至于涉及到的困难程度的对比,是另外一个问题。农民家里的宅基地、住房、承包土地难道不是财产?我正文有例子,农村征地最少给每个农民6万,还不算宅基地和住房的赔偿款,而国企工龄买断给3万,然后都成为了相同的城镇人,你说他们的生活谁会相对好一点?
2018-07-29
评论对象: 对《冯斌:如何实现全民的老有所养》一文的引思
回9、10、11楼gz3hua:
   你举的例子才是“极而偶然个别事件拿来讨论是几乎没意义的!”,难怪12楼天道酬勤都说了“荒谬! ”,确实没有普遍意义。
2018-07-29
评论对象: 对《冯斌:如何实现全民的老有所养》一文的引思
回7楼:
    不怪说视而不见的“盲人”是存在的,断断续续地打工,每月只能挣1000多元的人不存在?能有你工资的“一半”?别忽略了,其它什么待遇也没有,不仅是工资少的问题。为什么政府要制定最低工资线?就说明低收入阶层是存在的嘛,你怎么还视而不见呢?还扯上“伤残人”了,跟“伤残人”有什么关系?“伤残人”是有待遇的,包括农民工的待遇都提到了政府的议事议程上,唯独城镇低收入阶层是没人管的。还扯上了“正不正常”的概念,真让人怀疑,你是否是政治上的“伤残人”?希望你能下视一下,如果有关方面都像你一样视而不见,公平何在?
2018-07-28
评论对象: 对《冯斌:如何实现全民的老有所养》一文的引思
回5楼:
   我不知道你是谁?可能是引文博主,感谢你宽宏的回应。
   你提出的问题确实是一个重要的问题,而且是有关国体制度的根本性问题之一。但似乎面临两个层面的困难,一是现在的国体制度解决不了这个问题,二是在现实中不可能很快解决(指政府也能认识到是个问题,确实想解决,但不是在短时间内能解决了的)。当然,正因为应该解决而解决不了,你才疾呼一下,这是必要的,所以我才说有道理。
    我是本文博主,我经常这样公开告白,怕你不知道,再说一下,望多交流。也请不要客气,我是能接受正常的交流的,包括辩论。本来我的议论应该在你的原文下发言即可,但由于文字多,评论贴不上去,只好这样另写了一文。
2018-07-27
评论对象: 对《冯斌:如何实现全民的老有所养》一文的引思
回2楼:
    “ 没有身份的人都是些什么人呢?”,你应该知道呀,不妨把那篇文章再部分转一下,请麻烦看一看:
    “他们大都是打工者或小自营者,月收入在所在城市所界定的最低工资线以下,没有收入、收入少或月收入最多的也就是1000多元。其它什么待遇也没有。
    如按国家规定,用人单位不管是什么性质,得签用工合同,可用人单位根本就不签,打工者有能力争取这份权益吗?根本没有这个能力,那政府管了吗?
    如国家规定,用人单位应该让被雇佣者能办理和享有基保、医保等五险一金,还有双休日、节假日、婚丧假、探亲假、带薪年休假、保健费、防暑降温费、年金、加班费、通货膨胀等各种补贴,等等,可用人单位什么待遇都不给,打工者有能力争取这份权益吗?根本没有这个能力,那政府管了吗?
    大家说一说,这样的打工者和自营者是不是当今最无助的可怜的弱势群体?
    他们在年轻时还可以靠自己的身体努力挣点钱糊口,可老了怎么办?按现办法只能去办商业保险或养老保险,但商业保险甭去想,他们哪有钱去办?只能去办养老保险,可养老保险也是办不起的。
    如个人缴8%,平均起来个人月工资不可能达到1000元,却要按社会平均工资为基数缴纳,据说北京都达到了7000元,要按这个基数缴纳,不是要了他们的命吗?我们当地的社会月平均工资是2600元,这个基数也受不了哇,每月需要缴208元。208元对有些人不算什么,可对这些人来说可是要命的,一年不敢保证能挣10000元,却要缴2496元,他们还怎么生活?
    请问政府想到他们这个困难了吗?为什么就不能让他们按自己的实际收入为基数缴费?或者与社会平均工资的差额,由政府补贴缴纳那部分8%?如真能这样,他们能不感激涕零吗?能不高呼共产党万岁吗?而如今,政府考虑过这些人的实际困难和无奈的心情吗?
    更不要说那20%了,也得自己缴,可缴得起吗?即使一年能挣10000元,需要缴6240元,加上8%共需要缴8736元,几乎把所挣的钱都缴了,还让不让他们活了?难道政府从来就没有考虑到这个实际情况?而且这20%还进统筹。这20%是个人缴的,跟单位缴的性质不一样,进统筹而不进个人账户是不是盘剥?如果能考虑到他们的具体困难,由政府补贴缴这20%就不行吗?
    这样的城镇低收入困难群体能有多少人?没有见到权威统计,按测算应该能有1、2亿人”
2018-07-27
评论对象: 解放台湾(N1)方案
回七楼:
    《草根网》虽然确实有一些智库人士在写文章,但毕竟是少数人,大都还是普通人在发表见解,有时说得可能对,有时说得可能不对,有时可能在说得不对的情况下,笔者还自以为有价值,作为建言提出来。有不同观点的人可以反驳,甚至于可以激烈地批评,但不能骂街,喜欢骂街的人虽然也可以称为人,但属于什么样的人就有说道了。所以奉劝说话应当以理去争,不要说肮脏之话。如果你在现实生活里也是脏话连篇,你自己虽然不以为然,你的亲戚会替你羞死的。
2018-07-16
评论员简介

男,1950年生,1968年下乡,1970年回城,大专文化,2010年国企退休
 

统计信息
创建: 2018/1/10 15:31:18
评论: 0

访问: 6571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

亿万先生